2022年9月2日

【朱白】长夜将明

沉默的真相

死亡,灰暗。
寂静的河滩。
喧闹车流。
逼仄广场。
残败灵魂,
辽阔的行李箱。
 
沉默,呐喊。
愤怒的山川。
寂寞人潮。
沸腾心海。
死亡,燃烧。
啼血的鸟。
 
奔腾河江,
金色烈阳。
黑暗将明——
——长夜生光。

-上-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群满怀希望的人用自己的力量,去促使黎明到来,或者说……等待黎明的到来。”

白宇说自己的状态“没啥太大变化”。

记者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内心其实很难做出赞同。

她没有用“美男子”或者“帅哥”之类的代称,虽然这是公认的。不过白宇今天翘着二郎腿,胳膊却不像以前访谈中常见的那样自然下垂,然后双手交握在身前。此时他选择的是双臂抱胸的姿势,甚至有一些不太明显的驼背。

非常难以想象的是,十分钟以前,他面对三个穿得像特工一样的彪形大汉对着自己疯狂拍照的时候,身上还有种泰然自若的强大气场。

甚至有点嘻哈。

“你的衣柜是什么样子的?”

“嗯?我衣柜是什么样子?”

白宇做出了一个很经典的疑惑表情。

半晌,他收回自己的下巴,很认真地回答了问题。

“我的衣柜是个长方形的。”

关于穿搭心机,白宇只有三个关键词:简单、大方、舒适。

“男人的魅力要靠内在去体现!”

这是白宇不忘补充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宇笑了起来,音量提高了一些,胳膊也大方地展开了。

记者这才觉得有些熟悉。

白宇的三十岁让他的笑容有了更多岁月的沉甸感。不难从那些纹路中看出困苦和磨练留下的刻痕,但同时,旁人也能自然而然的感觉到他被生活宠爱的甜蜜。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你刚才也提到了,有‘演HIGH’。”

采访的最后,话题转回了一开始的切入点。

“你觉得自己现在出戏了吗?”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记者自诩浸淫文字工作多年,不算登峰造极,也能够得上炉火纯青。但是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白宇的状态。

他的胳膊又回到了自己身前,弯曲,交叠,环在胸口。

白宇的背似乎有些驮。

“出了吧。”

记者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时间已经到了,他们签的合同里每一分钟都规划得很仔细,明码标价。她准备说点什么作为结尾,但竟然一时又不知道该搜刮些怎样的句子。

于是沉默。

“……喂……嗯对,在这边拍……什么……”

直到白宇的经纪人突然小声地打着电话走过来。

她一手按着听筒,伸长脖子和白宇讲话。

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但是经纪人还是选择了一种很奇特的、用力的气声。

莫名就有种隐秘的……

……甜蜜感。

古来素有“女为悦己者容”一说。

记者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内心突然很难做出赞同。

她没有用“美男子”或者“帅哥”之类的代称,虽然这是公认的。

白宇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突然就不自觉地坐直了。他的脸上一直保留着拍片时精致的妆容,头发也是造型师精心设计的。

但是此刻,他眼眸里有了光。

白宇突然显得很漂亮。

是漂亮。

记者看着他在瞬息间荣光焕发起来,内心觉得惊奇。

“龙哥来了。”

男人走进来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如今人人都知道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会很难把他和那个斯文安静的青年演员联系到一起。

朱一龙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不是很夸张的那种,挺日常的,配着锃亮的皮鞋,还有一副墨镜。刚刚杀青的新戏让他的头发依旧很短,于是整个人往摄影机后的阴影里一站,硬朗神秘得让人觉得他不是艺人,而是背后的大佬投资方。

记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再回过头时,白宇已经站了起来。

她微微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抬头去看演员的脸。

在笑。

“已经结束了吧?”

白宇笑着低头看过来。

“啊……是的,对,已经结束了,非常感谢您愿意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没事。”

他笑着和站起来的记者握了手。

然后就迈开步子往远处的阴影里走去。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白宇向自己走近,像一座沉默的大山。

穿着修身潮服的漂亮模特走到了男人的右手边,于是后者把手机换到左手,然后抬起胳膊,很自然地顺着青年的鬓角摸下去,抚到下巴,再自然地收回。

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朱一龙手上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吃饭了吗?

记者读出了男人的嘴型。

白宇听了,很乖地摇了摇头。

请原谅。

远远旁观的记者很难不让自己选定这个第一时间就从自己脑海里蹦出来的形容词。

朱一龙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笑了一下,冷峻的面部线条瞬间柔和了不少。

他再次抬手摸了摸白宇的下巴。

乖,先陪你去换衣服。

朱一龙这么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圈内盛行一则传言,这场面任谁看了,都会觉得白宇面对的不是前搭档,而是包养自己的金主。

记者转过身。

她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把它们别到耳后。

所以,传言是真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