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3日

[朱白]晚风

情侣搞异地恋,注定较为艰难,白日里见不成,只能起早摸黑,和时间赛跑通一些视频电话。

他哥的视频通话拨来时白宇正在被窝里缩着。本打算小眯一觉,没留神睡过了头就成了大眯一觉。此刻终于在微信提示音中惊醒,伸着手在床头柜一通乱拍,先是拍亮了灯,好容易拍着眼镜儿再把眼镜儿摸索着戴上。

视频一通,啥也没有,惟余他哥一双大眼睛赫然陈列,很像一些R级片的特写镜头。

“吓死我了,”白宇惊魂未定,“你这,干啥呢,露个脸不行?”

“在卫生间。”他哥在视频那头瓮声瓮气,“你干嘛呢?”

白宇没理他,猫肉卷在床上顾涌顾涌半天,像调整位置。镜头终于亮起来,仍然是一些怼脸直拍,自下往上,近大远小,视觉效果可想而知。一个没忍住,困意直往上涌,又是连着三个眼泛泪花的哈欠。

朱一龙在视频另一头直接目睹了一些上牙膛特写,心态平和。

“睡着了?”

“嗯。”白宇哼唧两声,“没熬住,太困了,睡了一会。”

“那我挂了,你睡吧。”

“别呀,通都通了,聊个两块钱的。”白宇眯着眼调戏他,“哥哥露个脸,让我看看你。”

他哥磨磨蹭蹭没答应,白宇就在那儿催:

“哎呀,别磨蹭了行不行,等着续命呢。哥哥快点,救北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朱一龙在镜头那边直笑,终于肯伸长手臂让其余四官出镜。R级片春风化雪成了偶像剧,然而男主角眼下青黑,快垂到下巴,仍有一些R级片遗风。

“你这,”白宇咂摸半天,“黑眼圈挺特别,多少年没睡了?两百年?”

“这两天睡得少。”朱一龙道,“拍完就排练,排完练洗个澡睡四个小时就起了。不过也没事,反正久了也睡不着。”

语气平淡,像在陈述事实,其实还是卖惨。要等着男朋友摸摸脑袋。

“唉,小可怜,”白宇道,“宇哥抱抱,啊。”

朱一龙没说话,撇了撇嘴角,耷拉着眼看他,委屈巴巴的样子。

白宇在镜头那端长吁短叹半天:

“唉这可怜劲儿,白宇看了想嘬你一口。”

朱一龙直笑:“干嘛嘬我啊……”

“生动形象嘛。你想啊,我上来就是一个饿虎扑食,把你扑倒,再朝你脸上嘬一口,有画面没有?”

“有,”朱一龙说,“有。”

在家的时候白宇总爱突然亲人,聊戏聊到一半,突然就在他脸上亲一下,亲得他直发懵。

他看白宇,白宇看他。两个人对视半天,白宇还问他,看我干嘛。

你干嘛?

看你可爱,亲一口。白宇道,没事儿,接着聊。

朱一龙还要继续,张口时才发现早把要说的忘光。

啊——我都忘了!

不能怪我,我又没骚扰你,就亲了你一下……哎哎你干嘛,不带打击报复的……

于是还是没有聊下去。热恋情侣一概如此,荷尔蒙上升内分泌失调,任何话题都能以吻结束。

只可惜他们如今远隔天涯两端,只能隔着屏幕望人止渴。看得见亲不着,最多咽咽口水。

两人隔着屏幕默默无言,只是对视。白宇把镜头朝着枕边,倚着看他。

就这么倚着看了半天,终于咂摸出点不对了。

他哥背后怎么净是瓷砖呢?这看着也不像酒店房间啊?

至此,终于忆及一些方才的对话细节。

“不是,”白宇说,“哥,你现在蹲马桶上和我聊呢?”

朱一龙在那头沉默良久,最后问他:

“……你觉得呢?”

白宇:……

“虽然吧,”他说,“情侣走到最后基本都是这么个屎尿屁不忌的路。但我原来还以为吧,我哥这么个讲究人,怎么着也得再过两年……”

朱一龙在视频通话那头翻了好大一个白眼。眼睛大,连翻白眼效果都特好。

镜头天旋地转五秒,最后在盥洗台上停了,他哥弓着腰摆弄一会镜头,最后在浴缸边上坐下,怀里抱着把吉他。

“什么日子啊今儿,”白宇缩在被窝里直笑,“排练唱上瘾了?拍一天戏了还唱?”

“就五分钟。”朱一龙道,“给你唱完我就睡了。”

“行呀,”白宇说,“哥哥今天给我唱什么?”

朱一龙只是弯着眼睛笑。

“温柔的晚风,轻轻吹过,爱人的梦中……”

啊,好妹妹的晚风。

他想,要换了他估计就得唱月儿明风儿轻树叶儿摇窗棂了,他哥毕竟是他哥,唱催眠曲都有花样。

温柔的晚风 轻轻吹过 故乡的天空

西安什么时候下雪啊,他想,等回家的时候能赶上吗?

温柔的晚风 轻轻吹过 城市的灯火

灯太亮啦。他想,等关了灯就该睡觉了。

今夜的晚风,你要去哪里,请告诉我……

唱歌的人再抬起头的时候,手机那头听着的人已经睡着了。

他太累啦。他想,他们都太累啦,是应该睡一会了。

他把手机充上电,抻长了数据线放在枕边。视频那头的呼吸声细细的,轻轻的,像一朵小云,就落在他枕边。

“晚安。”

他低声道。

晚风吹过天空,吹过灯火。

若夜里有风吹开窗帘,是我来吻你,入爱人梦中。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