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3日

[朱白]书信二则

亲爱的小朱同志:

你好!

昨天和你视频,你又一次叮嘱我写信,临挂前也再三嘱咐我不要忘记。必须承认你相当了解我的记性。我吧,真把这事儿给忘了,半个月没想起来。于是痛下决心,今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起笔给你写信,很久没写字,写得像狗爬,希望你原谅我。

你最近到底怎么样?每次视频都说自己什么都好,一点事没有,可我还是不放心。腰伤如果犯了真别拖,越拖越严重。你就老是工作第一你第二,但我说真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别老那么拼命,身体折腾坏了谁也不赔你,不值当。还有,注意保暖。你一忙就抵抗力下降爱感冒,上海的冬天又特潮特冷。

你还忙着,我倒是闲了。回来第四天,作息仍然没倒过来。杀青前几天连着熬了几个大夜,现在就总是四点醒。神奇的是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是睡在床的一侧,给你留了个位置。我都不记得我多久没跟你一块儿睡了,潜意识居然还记得。

 你在的时候总挤我,家里的床无论多宽都不管用。所以要我说当初没买king size的决定正确,横竖也是浪费。床就是有两百米,你也还是挤着我睡。人家都说睡姿最暴露本性,我觉得没说错。你也就是看着脾气好,本质和睡觉的时候一样蛮不讲理。无怪是一名多年的单身汉,没有哪个姑娘或小伙肯要你。如果不是遇到我,恐怕还得继续单着,单好多好多年。

那也没办法啊,谁叫我人好呢。宇哥心地善良,不忍心看你再这么单着过下去,于是只有咬咬牙狠狠心,我不入火坑谁入火坑,自己跳了。

开玩笑,开玩笑,不许生气。你即便是火坑,也一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火坑,能烤肉烤馕烤得喷喷香的那种。

写到烤肉,饿了。从新疆回来好几天,仍然想念那里的伙食。想烤馕,也想奶皮子和奶疙瘩。在剧组的时候我总吃不下去,偏偏sunny奉您御旨,是每天盯着我一日三餐,我看她连我一天吃了几粒米都恨不得向皇上汇报。其实我也不想让她和你操心,可是真吃不下去。这把sunny给急的啊,我还没瘦,她先愁瘦好几斤。当年挺圆润一个小姑娘,现在瘦成这样。可见其尽职尽责,你得给她加工资。

她也是真有办法,最后找了个剧组附近的农户大娘给我开小灶。(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不愧是小朱同志的得力干将哈)平时的时候装饭盒里给我送来,有的时候没戏,也去人家里。每回去大娘都给我塞酸奶疙瘩。她知道我胃不好,嘱咐我多吃这个,说酸奶疙瘩好,对肠胃好。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原理,益生菌?但是真有用。在大娘家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每回回来打嗝都一股奶味。后来才知道那些酸奶疙瘩全是大娘给孙子留的,小朋友每年寒暑假才回来,多的那些零嘴儿全进了我肚子了。

有时候想想真奇怪,无论我年纪多大,总有人把我当小孩儿,我爸我妈我老姐,你,还有大娘。为什么呀,哥,我是真想不明白,虚心求教。

大娘家养了好多小动物,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崽儿,母大王,我不敢惹。一条黑狗,看见我就摇尾巴。还有只羊,可小了,才几个月。我好多年没见过小羊了,也就小时候在农村见过,但那时候我家不养,我也就远远见过别人家的,或者路上打个照面。羊可有意思了,你冲着他们咩,他们以为你跟他们打招呼,也应,长一声短一声的。那时候我就可喜欢羊了,老想着养一只当宠物。

你别觉得我奇怪,羊可好玩了。那只小羊认得我,我每回去都给她(小羊是位女士)喂苹果,她就认识我了。大娘喂她她都不叫,我一去她就叫。羊也会撒娇,蹭你的手。真不知道是所有的羊都这样还是她特别。

后来要走的时候我可舍不得那只小羊。羊多可爱呀,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像你。就是太久没洗,有点灰扑扑的,毛都打绺,不过洗完一定很白。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家首尔的羊咖,拿羊毛洗衣液洗羊,特别白,还有点香,哈哈。真想试试看给小羊洗也是不是这效果。

大娘说我都把小羊胃口喂刁了,草料里不放苹果不肯吃饭,跟小孩儿似的。我特别不好意思,问大娘那怎么办啊。大娘说没办法呀,只能多给她喂点蔬菜水果。大娘年纪大了,养小动物不为了吃,就为了作伴,把小动物都当小孩儿养。

小朱同志,如果下回我们能一起去新疆,我领你去看小羊,喂苹果,好不好?你也一定会喜欢的,我有信心,毕竟我们两个的喜好总是一致。

年底的时候下过两场大雪,大娘腰不好,我帮她铲过两回雪。傍晚的时候雪化了点,亮晶晶的,夕阳照在上头的时候就是金的,特漂亮。

那时候我突然就想,哎,要是以后能和你一块在这儿养老就好了。像大娘一样,养点小动物,狗啊羊啊什么的。鸡就算了,反正咱俩都不喜欢。可以多养一只小羊,让他俩像咱俩似的有伴儿,那多好。如果下雪了,咱俩就窝在屋子里暖和,不出去,等第二天早上雪停了再出去铲雪。反正你力气大,都是你来。

哦不对,你腰不好,还是得我来。也没事,反正我都铲过两回了,有经验,熟练工了。那就你做饭吧。记得抓紧学习西红柿炒蛋的做法,我爱吃。

北京倒是不下雪,阴了多少天了,阳台上的花晒不到太阳,都打蔫儿。我觉得如果,我说如果啊,我把你的花养死了,你真的不能怪我。得怪天气,怪冷空气总是不走,没太阳。

你说春天到底什么时候来?虽然北京的春天总是很短,稀里糊涂就过去了。跟咱们俩每回见面似的,都不知道干了点啥,就又要走了。但人还是总盼着春天来。有晴天,有太阳,有小孩儿放风筝。情侣手牵着手在公园散步,看鸭子和天鹅在解冻的湖里游泳。春天吧,就这样,不管它多短,人们都永远想念它。

希望春天能早些来,希望能早日再见你。

亲一下,特别响的那种。

你的

老白同志

亲爱的老白同志:

你好!

已收到你的来信。今天失眠了,褪黑素不起作用,翻来覆去两个点,始终睡不着。翻出你的来信又读了一遍,感觉心里平静许多,于是决定起来,给你写封回信。

PS. 不必担心我。明天早上没我的戏,可以睡到中午,晚上少睡两个点不要紧。

我也很喜欢羊,你猜的没错,我们的爱好确实常常一致。或许因为年龄相仿,又都是白羊,我并不如何相信星座,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它的奇妙。

你在信里问我,为什么无论你年纪多大,总有人把你当小孩。第一次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笑了,当然,不是嘲笑你,只是觉得问题实在很可爱,很白宇,是你会问的问题。

爱你的人,总是把你当作小孩的。就像你,虽然比我小两岁,但始终坚持称呼我为“小朱同学”,其中固然有许多其他原因,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不也证明了你同样把我当作小孩看待吗。要知道爱说人“幼稚”的可不止我一个,你也是。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身上确实有一些少见的,天真又明亮的少年心性。这种特质许多人都会有,但都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地将它遗失了。你却将它保留下来,留在身上,使你永远像一个小孩。就像我常说的那样:成熟和可爱在老白同志的身上总是可以并存的。

前几天我的戏占大头,郭导对我并不满意。他常说我演得不够近,知道扣细节,但细节拼出来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那段时间我很难受。我想过许多,或许是因为这个角色离我太远,又或者真如我所猜测的那样,演了太多大的、好的角色,我开始演不好一个小的,不那么好的角色了——这也正是我那时候争取这个角色的原因。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时候我常常在想,如果是你来演这个角色,你会怎么做。你总有一种奇异的真诚的力量,使得所有人,包括你的角色,都愿意和你亲近。你同我说过,要到角色的高度去,和他看同样的世界,呼吸同样的空气,使自己的一部分成为角色。

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拿身高举例,没人想过一个角色该有多高,我是一米八,他就是吗?哪怕只差一厘米,看到的世界也会不同。譬如孩童看到的世界,和成人所看到的比起来,无论是视角和关注点都有太多的不同。同样的杂货店,孩童仰着脸看到的是满罐糖,成人的眼光平视过去,看到的就是老板背后的烟。一个角色有他的视角,他的利害关系,他的思维方式。而这正是我常常忽略的,从前无论我怎样思考,用的总是我的思维方式。却忽略了我与角色并不相同的人生经历,决定了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从而又有不同的看法和选择。试着从全然不同的角度观察,全新的思维方式思考,慢慢就会发现更多的细节。

这个发现让我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在试着用一种与以前不同的方式去诠释这个角色,虽然差别很细微,但看得出来。郭导说我快钻出那个牛角尖了,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说,得感谢家里人。

我们俩总是相像,却又有太多不同。所以我时常感谢能和你在一起,感谢你带来新鲜空气,带来我没见过的全新世界。你的粉丝说你是“长安自在风”,一个很可爱的比喻。虽然我们都知道,可能没有那么“自在”,但你确实是风,有蓬勃的,使生活焕然一新的力量。

以及,你不肯好好吃饭的事情sunny和我汇报了。刚刚表扬了你许多,下面是一些批评。情绪确实影响胃口,但不可以因为没有胃口就不吃饭,或者只吃很少的一点。你有时候和小羊一样,吃饭全凭自己的喜好来,总是碳水摄入得太多,优质蛋白质又摄入得太少。不要又和我狡辩“面都不让人吃了吗”,没有让你不许吃面,适当的少吃一些,多补充一些蛋白质,好不好?像酸奶疙瘩就很好。你寄来的酸奶疙瘩我已经吃了,没有胃口的时候就吃一些,效果和你说的一样好。

还有,睡觉挤人这个事情,你不要总是提好不好。再说了,你有的时候睡觉不也挤我吗,别耍赖,我记得清楚着呢。那回凌晨两点的时候我热醒了,想起来开空调,发现你整个人缠在我身上,压根动不了。我已经尽量小心地把你的胳膊腿挪开,你第二天还抱怨我半夜摆弄你,把你弄醒。我好冤枉,平白无故我来摆弄你做什么?但凡你缠得松一些,我能动,也就不来挪你了。

你在信里怪冷空气总是不走,现在倒是南下了。上海这几天降温了,常下雨,每天都要带伞。北京湿度该比原来更低了吧?你要记得早晚都涂一些面霜,不要自诩糙汉就想起来的时候涂,想不起来的时候就不涂,等被北京的风吹裂了脸就知道疼了。

花已经死了,对不对?我本来就没有指望你能养活。经你手的东西总是没几样能幸存,我习惯了。如果我们以后要养小动物,千万少养几只,咱们俩这辈子做不成养殖大户的,毕竟你在养东西这件事上只能算半个劳动力。还是像你说的那样,你铲雪吧,我负责养大朋友和小动物。上次休假的时候钻研了几次番茄炒蛋,效果显著。还没来得及和你分享,下回咱们都休息的时候我做给你吃。

至于别的,不必担心我。请组织上相信小朱同志,在照顾自己这件事情上,我总是要比你好一些的。健康状况很好,在剧组也能吃得香,腰伤这些天没有再犯。失眠问题略有一些,可能也是因为想你,视频一次即可缓解。

春天什么时候来,我也不知道,但它总会来的。在不会很远的一天,它一定比我们动作更快,赶在我们见面之前来。这样我们再见的时候就不用再穿厚外套,拥抱时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亲两下。

你的

小朱同志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