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日

【胡杨X君君】君姐

摄影师的嘴,骗人的鬼。

“宝贝们,这个动作太漂亮了,哎呀眨眼了,再拍一张。”

其实是感光快门光圈没调好。

“这个眼神太好了,太漂亮了,再来一次”

其实刚刚的眼神压根没抓拍到。

胡杨举着单反挡着脸,扭头朝旁边摆弄灯光的小助理眨巴眼睛吐了吐舌头。

今天一大早起床去一家娱乐公司的摄影棚开工,给一个新出道的男团拍摄活动宣传照,男团人数多,本来拍平面照就比较麻烦,何况拍摄时间给得非常紧凑,因为这群男孩上午拍完室内的平面照,下午还要赶去参加另一场商演。

商拍是一份需要投入激情来调动模特情绪的体力活,现场放着动感的音乐,但是胡杨今天状态并不太好,他只能尽量集中精神,把专注力投入到棚内的镜头里。

胡杨已经连轴转半个月没休息过了。

他所在的这家视觉工作室规模不大,但是出品在业内有口旨碑。最近工作室另一个摄影师住了院,他只能把工作室原来签下来的其他商拍活动也揽下来。一场商拍连着平面照和视频花絮一起记录,有时要拍一整天,虽然有小助理帮忙,但是他的工作习惯是每个镜头都要亲自过目的,拍摄、选稿、修图,忙下来连饭都顾不上吃。

忙碌不是坏事,至少没时间乱想。

胡杨最近心情不太美丽,因为他刚失恋。

准确地说也不是失恋,因为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起劲。

胡杨表面看起来像只浪荡花孔雀,虽然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是一段时间只处一个人。

他追了一个多月的那个小男生也是拍摄的场合认识的,大学生兼职的素人模特,却把白衬衣穿出了雨后初晴的清新,气质第一眼瞧上去干干净净像只小白兔一样纯,胡杨觉得自己盘正调顺多么阳光帅气一条大灰狼,在这个四处飘零无一可靠的年代,哄小白兔还不是一口一个准,结果连手都没牵到就被小白兔发了好人卡。

胡杨估摸着对方心有所属了。

等等,这个世界一和一之间的竞争已经这么激烈了吗?

“胡杨哥,辛苦了。”男团的其中一个小经纪人是个戴眼镜的短发姑娘,趁着休息的时候给胡杨递上一杯咖啡。

“谢谢。”胡杨接过抿了一口,发现是自己常喝的意式浓缩。他觉得有点奇怪,这小姑娘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口味的,往期是另一个摄影师跟进团队拍摄的,他跟这个艺人团队还是第一次接触。

“咖啡是刚才君姐来的时候叫我点的,您忙着拍摄,可能没留意到她。”

“君姐?”

“君姐我们公司的企宣,她上午正好过来探班,说给您点意式浓缩,我以为你们认识呢?”

胡杨皱了皱眉,在脑海里搜索带有“君”字的女性联系人,一时没想起来。

干他们摄影这一行的,每星期都可能在工作场合接触新的联系人,工作交接后再不联系的也有很多,何况娱乐圈很多人用的也不是全名,对外叫Tracy或Amanda,对内叫梅花或二丫,他也没法一个个对应上。

他看了看手表,上午的拍摄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刚刚的咖啡让他找回了一点状态,他深呼一口气,提醒自己要投入。

后面的拍摄很顺利,他尽可能地捕捉到棚里这几个小鲜肉各自的鲜明特质,在镜头里定格。

蹲下身收拾摄影道具的时候,胡杨听到几声清脆的高跟鞋“咔哒咔哒”由远及近走过来的声音。

听声音就知道是个专业的职场美人,胡杨心想。

胡杨自认为自己是有美人雷达的,从事摄影摄像这个行业,他了解光与影,也欣赏人物骨相和风情,他理解的美,有时只需要一个侧影,或一抹弧度。

那双高跟鞋慢慢在他跟前停下脚步,胡杨顺着对方细瘦的踝关节向上看,笔直的小腿裹在黑色丝袜里,连接着玲珑的膝盖骨,再往上是包臀的短裙,裹住不盈一握的细腰。两手分别握着一部手机,中性的短款皮衣中和了下半身的柔媚,却泄露了胸前的曲线。精致的妆容、齐耳的卷发、剩的钻石耳饰都显示出了职业女性的干练,

这个身材本来就高挑的女子穿上高跟鞋足足有1米9高,胡杨不得不抬头仰视。

对方丰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与唇线平行的小痣一下灵动起来,唤醒了胡杨记忆深处的某个明媚的夏天。

“胡杨,好久不见。”

“君君?!”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这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君君”吗?

十年过去了,那个从小便向往当女生的男孩,终于如愿以偿变成了一个女人?

***

君君是胡杨学生时代的第一个人像摄像模特。

那时胡杨是摄影系的学生,老师布置了人像摄影作业,其实大家都知道,一副作品的好坏有70%是由模特决定的,胡杨也没什么模特资源,就满校园溜达,试图寻找合适的学生当自己的模特。

然后就遇到了坐在湖边写生的美术系学生君君。

他当时只看到君君的侧影,卡其色背带裙包裹着鹅黄色的衬衣,细而薄的肩膀,饱满的后脑勺,蓬松的黑发短发上,别着一个粉色的发卡,指尖修长,因为握着画笔沁出一点白。

应该是个可爱的姑娘吧?他忍不住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个瞬间。

当对方因快门的声音受惊回头的一瞬间,胡杨突然不确定,眼前这个身影,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君君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伴随他成长的却是长期的性别焦虑。

他从小便认为自己应该是个女生,却在家人的管制中被包装成一个普通的男孩。

考上远方的艺术院校后,君君终于可以脱离家人的束缚,以心爱的裙装打扮自己,即使在作风前卫的美术学院,他的女装姿态也会招来师生异样的眼光。

除了胡杨。

在胡杨的审美概念里,美人是不分性别的。

君君的中性美,不只体现在他白嫩的脖颈和纤细的四肢,还在于他无意识中露出的柔弱神情和天真姿态。

哪怕是在生气的时候,娇嗔的神情也让胡杨心生怜爱。

那柔嫩丰润的嘴唇总是微微张开,透露着不谙世事的年轻萌动。

最妙的是快感巅峰状态下那雾气迷离的眼神,简直让胡杨欲罢不能。

学校附近的便宜小旅馆里,胡杨抱着君君纤细的腰肢撞得床板吱呀吱呀响,君君一手支撑着床板,一手拼命捂着嘴,生怕漏出自己沙哑的声音。

“君君,叫出声来,怕什么,让他们听到才好。”

“嗯……啊,啊,啊……”

“对,我恨不得让他们都听到,你叫得有多好听。”

“胡杨,我要是真正的女人,你会不会更爱我?”

“瞎说什么呢,你这样的,我就挺喜欢的。”

疲惫状态下的两人通常会分享一根烟,把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话堵在喉腔里,随着烟息慢慢沉淀掉,两人都选择了沉默,关于现实,关于未来,关于理想。

这段学生时代的露水关系,于君君大三出国后无疾而终。

胡杨知道,君君的梦想,是把自己改造成真正的女人。

***

“所以,你现在……”胡杨微微颤着指着君君的身体,吞了吞嗓子,问“梦想成真了?”

结束今天的拍摄工作,两人去了一家酒吧叙旧,几杯小酒下肚,胡杨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君君俏皮地歪了一下脑袋,耸了耸肩膀,伸出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指尖,轻轻捋了捋胡杨衬衣的领子,贴着胡杨的面颊,用性感而沙哑的嗓音轻声问:“想知道吗?由内而外的变化?”

胡杨的耳朵瞬间热起来。

***

“等我一下,回复完这个邮件。”

君君蹬掉脚上的高跟鞋,靠在玄关的鞋柜上,低着头快速敲打手机键盘,发出邮件前又皱眉检查了一遍,然后才点击发送,松了一口气。

“这么晚了,还有工作?”胡杨边扫视着君君的单身公寓边问,生活气息浓郁,沙发上还有没来得及换洗的衣服,其实也可以理解,忙碌的人是没有时间做家务的。

“干我们这一行,24小时不能关机的。”君君把手机充上电,脱下皮衣,丢到沙发上,“洗手间在走廊右边第一间,你先洗澡吧。”

“要不要……这么急?”胡杨觉得这进展也太快了。

“我老板刚通知我,明天上午飞北京开会。”君君拉开裙子的后侧拉链,解下裙子踢到脚边,开始脱连裤袜,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裤和纤长的两腿,“我们还有4小时。”

***

胡杨看着坐在身上的君君,闭着眼浪荡地摇摆着,两颊又浮现似曾相识的酡红,君君不时舔弄着自己水红色的嘴唇,发出沙哑的叹息,穿透进胡杨的耳朵,他忍不住抬腰,迎合君君的动作一起顶弄。

君君在难耐地揉弄着自己的乳房,那饱满的曲线隆起从一开始就招惹了胡杨的眼,胡杨忍不住伸手去捻弄君君的粉嫩的乳尖,逗得她咯咯笑。

他示意君君慢慢抬臀躺下,拿起枕头垫高君君的臀部,又拉开君君纤长的双腿,轻轻嘬吻她的腿根细嫩处,君君的柔韧度跟当年一样好,慢慢打开到一个最大的角度。

胡杨撸了两把,缓慢地重新进入君君,那窄于常人的人造甬道像有生命一样紧紧描绘着自己的器物的形状,润滑剂在研磨中慢慢渗出一些在穴口处,两人连接的地方一片湿腻。

“胡杨,我是不是像女人一样湿?”

“嗯,好湿,我好喜欢。”

胡杨苦笑,这么多年,君君还是这么执着自己是不是女人。

胡杨压低身子,他不太敢太过用力去挤压着这人造的肉浪,只是轻轻用舌尖压上君君的乳晕,然后像婴儿嘬奶一样地衔住君君的乳房做吮吸的动作,君君为他温柔又缓慢的舔弄而沉醉,伸出手抚摸胡杨汗湿的额头。

“君君,你的奶真好吃,我天天吃,好不好?”胡杨呢喃地说完,又迷恋地埋下头,去吮弄另一边的乳房。

“好,以后都给你吃。”君君颤抖地回答,她努力仰头,两行泪水慢慢流入双鬓。

在胡杨的怀抱里,她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没头没尾的突然Ending就是小毛衣搞君君的风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