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井然X牧歌】手链

《项链》的平行番外,时间线发生在井然和牧歌分手后。

绿茶牧歌预警。


井然在书店找书的时候,碰巧在同一个书架前跟牧歌打了个照面。

会重逢也不奇怪,那家书店是他俩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去逛的,二楼有个书咖,也适合情侣谈恋爱。

“这么巧?”两人站在书架前,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默契这个东西,是很难消失的。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井然礼貌地寒暄着,眼前的牧歌气色很好,换了一副金边眼镜,气质比原来更斯文内敛,他往牧歌手腕上看了一眼,那处现在戴了一条银质的手链。
“挺好的。”牧歌轻轻点头,“白阿姨,身体怎么样?”
“我妈还是老样子,身体还硬朗着。”
“那我就放心了。”牧歌弯了弯嘴角。
井然发现自己忍不住盯着牧歌的嘴唇看,他知道牧歌并不靠脂粉打扮,两瓣粉唇却天然的饱满诱人,唇边的小痣意外地生动。说不怀念是假的,他跟眼前的Omega谈过七年的恋爱,品尝过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有段日子没见,这个Omega的风情更成熟了些。牧歌今天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西装,棕色的皮带勾勒出细韧的腰身,西装的领口有点低,胸前露出了一片奶白色的皮肤,锁骨上的项链一览无遗,看来,这条项链依然没摘。想到这一点,他不禁喉咙有点发干。

“你……还是单身吗?”井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句,又有点后悔,他俩都分手那么久,又何必在意对方是否单身呢?
“你问这个干嘛,你自己呢?谈朋友了吧?”
“相过几次亲,不过,没遇到特别合适的。”井然自嘲地笑了。他不好意思说,每次去相亲,他都试图在相亲的对象身上找牧歌的影子,然而每一次都失败告终。牧歌,始终是那个独一无二的Omega。
“噢。”牧歌应了一声,继续往书架上找书。
牧歌的肩膀擦过井然身边的时候,井然忍不住嗅了嗅牧歌身上淡淡的信息素香气,茶味还是那么纯粹,也许是有段日子没被标记过了。

“那个……你一会有什么安排吗?”井然只觉得自己今天太奇怪了,跟牧歌重逢后,那淡淡的茶香仿佛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无法消散,他站在这个Omega身边,简直不舍得挪远一步。这个Omega对他有天然的吸引,就像当年在学校图书馆,第一次遇到牧歌时,心里就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平时高冷的他甚至主动跟牧歌交换了联系方式,只为了可以在学校里跟这个Omega再次联系。跟牧歌分手后,他一直没对其他人心动过,他自认为是一个有自制力的Alpha,寂寞的夜晚手动抒解欲望时,想到的还是牧歌的脸。

“你不是想约我吧?”牧歌突然回头,扶了扶眼镜,眼角弯弯地笑了,“不太合适吧。”
井然的脑子嗡的炸起来,救命,为什么这个Omega笑起来那么诱人。
他越想越着急,身为一个单身Alpha,凭什么不能坦坦荡荡向一个并未被完全标记的Omega发出邀约?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不合适呢?”井然伸出手,帮牧歌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两人的手轻轻碰了一下,仿佛有股微弱的电流,轻轻从两手接触的地方酥麻地流过。

牧歌盯着眼前这个熟悉的Alpha漂亮的眼睛,脑海里唤起了一些亏欠的回忆。


自杀第二天,牧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的床上,嘴唇发干,手腕隐隐做疼,划伤的地方已经妥善包扎过了。
扭头看到床边趴着个黑发的脑袋,他当然认出这是井然。
看来是井然陪了一夜的床,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他突然无比自责。

昨晚这么一闹,只怕井然心中以后都会有阴影吧。
相恋了七年的伴侣,宁可自我攻击也要跟他分手。
他这样轻生,对井然会带来多大的伤害。

“你醒了?”井然抬起头,头发蓬乱眼底布满红血丝,那是牧歌从未见过的憔悴模样 ,不由得有点心痛。
“对不起……”牧歌张了张嘴,发现喉咙沙哑得发痛。
井然伸出手,想要碰牧歌,却在触碰的一瞬间缩了回去,抿了抿嘴唇:“醒了就好,我很担心你。”

眼前这个男人叫了自己七年的“宝宝”,终于在一朝天亮之后,停止了这个称呼。
牧歌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遗憾和空虚。
路是他自己选的,分手也是他自己提的。
他有什么可委屈呢?

“对不起……”牧歌鼻头有点发酸,他低下头,摸到自己中指上的订婚戒指,慢慢转动着摘了下来,递给井然,“我辜负了你的心意,对不起。”
井然盯着牧歌手上的戒指,叹了口气:“你真的想清楚了么?”
“对不起……”牧歌的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
井然不忍心眼前这个脆弱的Omega情绪又一次崩溃,只能收回牧歌手中的戒指,他只觉得眼眶也有些湿润的东西在打转,只能扭头向别处看,嘴唇抿了又抿,最后决定站起身,往病房外走去。

那便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牧歌出院回家后发现,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井然默默地把自己的物品都打包带走了,离开前把牧歌家的备用钥匙留在玄关,仿佛他从未出现在牧歌的生活里。


“进来……”

牧歌也不知道那天下午是怎么回事,鬼使神差就答应了跟井然一起去看电影。
电影看了一半,井然试探性地牵了牵他的手,他没有拒绝,紧接着,井然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有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趁着电影院昏暗的灯光,井然悄悄亲了亲他的脸颊,在他耳边说:“我好想你,想要你。”
对方身上那股熟悉的桂花香气,让他无法拒绝。

于是他俩便去了酒店开房。

牧歌脑子一片混乱,他明知两人已经分手,却无法抵挡对方一步一步的进攻。
两人还没到达床上已经把衣服脱了一地,如饥似渴地吻着,甚至连嘴唇都咬破了,尝出点铁腥味。
前戏缓慢而深情,井然太熟悉自己身上的每一寸弱点了,一点点地舔弄他,讨好他,牧歌只觉得自己全身软得像一滩春水,前身和后穴被井然逗弄得汁水横流,牧歌觉得自己越来越饿,饿得想吞下一切。
他迫不及待地把井然推倒,然后舔着嘴唇骑在井然的小腹上,滴着水的小穴饥渴难耐地啜含了一会井然湿滑的冠头,然后深深地吞吃下去,内壁饱涨的感觉带来的满足还不够,他牵着井然的手指,放在自己嘴里口水四溢地舔玩着,腰肢妖娆地上下摆动,主动地用内壁最甜美最敏感的位置去磨弄井然冠头翘起的部位。高潮来得又凶又急,牧歌只觉得全身舒服得快要痉挛,内壁难耐地收缩,一波又一波的情液从身体深处涌出。
井然从未见过这样的牧歌,脸颊绯红,眼神迷离,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敏感得发颤,但是对他的索求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
他慢慢把牧歌放倒,性器刚离开牧歌的小穴,牧歌便主动地用长腿盘住他的腰,脆弱的眼神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不要走……别离开我……”
井然咬咬后槽牙,压住牧歌的双腿,大开大合地操弄起来,决意要把这个Omega干得汁水四溅。
“啊……啊……舒服,不要停,再粗鲁一点,把我操坏!”
井然终于精关失守,射在了牧歌体内。
“啊,对不起,没忍住……”井然歉意地说。
牧歌轻声笑了一下,用小穴夹了夹还没软去的小井然:“没关系,射进来更舒服。”

两人任凭身上又脏又粘,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抱在一起温存,井然轻轻抚着牧歌的背,举起牧歌戴着手链的手腕,亲了亲上面的疤痕。

“伤口还痛吗,宝宝?”

这个跨别许久的称呼又回来了,牧歌眼底有些发酸,他亲了亲井然的脸,小声地问:“我可以抽支烟吗?”

“嗯。”井然点点头,迷恋地看着牧歌赤裸地靠在床头,慵懒地点起了一只烟,烟雾缭绕,他有点看不清牧歌的脸,高挺的山根轮廓带着一丝距离感,脖子上的项链莫名地增加了性感的风情,他只觉得这种状态下的牧歌,比以往都要迷人,原来这才是真实的牧歌么?这些年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宝宝,我们复合好不好?”井然凑近牧歌,含着他的耳垂,一只手轻轻拨弄他的乳尖,“你可以一直戴着项链,只要你高兴就好。”

牧歌吐了一口烟,弯起一条纤细的腿,一只手轻轻拨开小穴,然后慢慢地插送进去,掏出一丝粘稠的精液,在手里捏了捏,扭过头来,眯着眼睛看着井然,说:“你最近有点燥,记得多吃点蔬菜。”

(没头没尾,牧歌不一定是单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