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4日

[朱白] 影帝和小演员(2)

6

《狐猎》如期在春节档上映,这部集结了双影帝及众多戏骨的豪华贺岁片,铆劲做足了前期宣传,热度却始终有些微妙的不温不火。

翻翻实时的观影评价,分明也不算差。影评基本说的都是大场面多,特效看起来爽,主演演技都过关。

大概每年贺岁档都会出现这样一部炮灰电影。阵容豪华,演技在线,制作过关,但大多缺乏爆点,要么剧情平板,题材老套,不对观众的胃口,要么就是被同档期异军突起的新秀抢去了风头,最后扑得无声无息。

剪刀轻轻咔嚓两下。理发师指间夹着一撮刚剪完的发尾,冲房意道:“怎么样?”

房意抬眼看了看镜子里的发尾,又垂下眼去接着看手机:“行,就这样吧。”

理发师笑道:“快过年了还这么忙?”

“随便看看。”房意道。

理发师低头一看,那人手机里头播着的像是哪部电影的宣传片,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窗外都市夜景流光溢彩。烟雾渐散,蓄须的男人取下唇间的雪茄,神情冷淡。

“哟,这白宇吧。”理发师道,“这是不是狐猎的宣传片?”

房意瞥他一眼:“你也看了?”

“看了,”理发师剪刀一动,“就冲着影帝去的嘛,演技好,有保证。”

“我手底下有个艺人也去了,”房意垂着眼道,“小龙套。”

理发师给房意剪了快十年头发,早知道她是个手下有不少艺人的大经纪人。前段时间手底下艺人集体出走,就剩了几个不火的。怕她气不顺,都没敢说话。这会眼见房意自己提了,这才敢聊。

“是不是那个什么聋仔,”理发师换了把造型剪,“最后死白宇怀里那个。”

房意一抬眼:“你怎么知道?”

“真是他?”理发师也笑了,“随便一猜还真给猜中了。”

房意难能可贵地来了兴致:“为什么会猜上他?”

“演得好咯,”理发师道,“电影里那么多龙套,来来去去的,别的我也不记得。就这个镜头多点的,演得又好,可不就猜他。”

房意心下一动,开了狐猎的实时影评。

刨去水军及粉丝的无意义溢美又以及打节奏带方向的恶意差评,有几条真观众的影评里竟还真提到了这个配的不能再配的小配角。

“特效很震撼,剧情相比之下有够无聊,看完啥也不记得,就记得聋仔好帅。”

“求求那几个所谓的老戏骨别再腆着脸吹戏骨二字了,戏油子还差不多,演什么都一个样,龙套都演得比他们清新。逃亡那场戏简直两个画风,龙套小哥是真像要死的人,隔壁王sir是真要死,看他那张便秘脸我就想送他去洗手间。”

“冲着双影帝去的,看了觉得一个不如一个。电影很烂,最多三星,冲聋仔可以多打一星。他死的时候整个影院都在和白宇一起哭,旁边小姑娘哭得没纸了,管我借,我说我也不剩了,最后我俩拉着手一块哭了两分钟……”

实时影评里提到聋仔的影评并不算多,只有寥寥数条,更多的是在提及影帝时捎带着提了嘴这个常在反派边上待着的小角色。但在没有任何前期宣传的前提条件下,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观众是最诚实的,一场电影下来,他们只会提起自己印象最深的东西。这样一个小角色能给人留下印象,甚至在评论时提一嘴,出影院查查演员表,看看这人还演过些什么,就已然是了不起的成就。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一些看完就叫人忘了的主角更有价值。

房意虽是小朱的经纪人,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就记得电影学院刚毕业,大眼睛,不太说话。也怪他倒霉,签约的时候赶上多事之秋。先是房意手底下两个大艺人出走,再是另一个刚红了没多久的小爱豆翻车,十余个代言解了个干干净净,电影里刚捞上的角色也掉了。房意自己这也残垣断壁,没心思看别人热闹,啧过两下嘴,很快把这事抛了脑后头。谁知又过两天,剧组的通知发到她这来了,意思是小朱试镜表现不错,那个空出来的角色最后定了由他补。

房意虽意外,也没指望他能演出点什么。刚毕业的学生,能争取到这个角色就已经算了不起。原本只想送人去大剧组去混个脸熟,见见世面。结果呢,还真演出点花头来了……

小朱吧,有点像哪个大家庭的懂事孩子。家里不缺孩子,会哭会闹的,叛逆爱惹事的,嘴甜会撒娇的,家长忙得团团转,没闲工夫理他。他也不吭声,自己乖乖吃饭洗澡上学放学。中考完了家长一看录取通知书,省重点。

房意没什么慈母情,她只要利益最大化。小朱刚毕业,愣头青一个,最好拿捏不过。长相过关,自己上进知道争,演技这么一看也还行。现如今她手底下艺人不算多,分点精力出来捧一捧,未尝不可。

房意一翻手机,冲理发师道:“还要多久?”

“半小时吧,”理发师道,“一会还得吹个造型。”

“这回不用吹造型,吹干就行。”房意道,“赶着回公司,辛苦你。”

理发师道:“快过年了还这么忙?”

“不算忙,”房意笑道,“就是有事做。”

7

这一年的春节档说来奇特。原本最受期待的是警匪片《狐猎》及喜剧片《合家圆圆》。谁知《合家圆圆》因为“实在难笑”扑得惨烈,老戏骨温候也因为过于夸张的表演被骂上热搜。《狐猎》中规中矩,说不上好看也谈不上烂,若没有队友衬托,兴许也能拿个好看点的成绩,偏偏撞上新人挑大梁的《良渚》天降紫微星,一时风头被人家占尽,只能不尴不尬在中间卡着。

影评大V的风向也悉数从捧戏骨转向了夸新人。例如电影博主螳螂变焦,素以犀利毒舌不留情著称,这次也毫不留情地槽了贺岁档戏骨变戏油,影帝影后表现平庸,对照组是几部电影里亮眼的新人演员,《良渚》自然挑了大梁。不知是不是为了给《狐猎》留点面子,倒也夸了一句里头表现出彩的小角色,带了张预告片里聋仔唇齿染血的动图——聋仔血流如注,躺在他赤诚忠心跟了一辈子的大佬怀里,哑声重复着两个字:快走。

热评里除了影帝影后粉撕逼抗议,小花鲜肉粉感谢欣赏,插了条路人真情实感的评论:

草,这小哥吐血好美。

这条评论热度不算高,跟评数却明显高出一大截。

真的好美啊我操……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这狐猎里的聋仔吧,我记得不是吐血,是腹部中弹。

这角色叫聋仔吗 我看电影的时候以为是龙仔来着

是聋仔,主角说过的,演员本人也是一只耳朵听不见,电影里很少说话貌似也是因为听力不好。

战损美人真实在我杏癖上反复横跳……但演员本人真的听不见未免太心疼了,小哥真的很好看哎,演技也很好。

怪不得台词都很短,最后那一段其实听得出来他说话有点怪怪的,我还以为是想表达那种生命垂危的感觉就也没多想,现在才知道是聋哑人

太可惜了,虽然不是很严重的残疾但也应该会影响演戏吧。他演技真的很好,特别有感染力,在影院看的时候感觉他完全不输白宇。

逃亡那一段应该是全片最动人的戏了,别的都没什么意思,全在卖特效。主角演技太拉胯,影帝也带不动。逃亡那段白宇和聋仔对戏就感觉味一下对了。

很快某颜值博的调色动图九宫格也过了千转。配词简明扼要:

聋仔/朱一龙 真·战损美人。

有人在底下问博主为什么是真·战损美人。博主回他:

演员本人是聋哑人哦

8

另一头正在老家包饺子的龙仔本人打了个巨大无比的喷嚏,扬起一阵面粉。

“哎呀你!”朱妈妈登时就怒了,“恶心死了!喷嚏对着案板打,这饺子还吃不吃了!”

小朱本人也很愧疚:“我不是故意的,突然鼻子好痒……”

“滚滚滚滚滚,”朱妈妈极不耐烦地把他赶出了厨房,“就知道添乱,滚远点,叫你爸过来。”

小朱说:“他又不会包饺子。”

朱妈妈:“他不会对着案板打喷嚏。”

小朱:……

旋即蔫头巴脑出了厨房,对客厅里看小品的他爹道:“爸,妈妈让你去厨房。”

“叫我去干什么,”他爸道,“我又不会包饺子。”

“她嫌弃我打喷嚏,”小朱说,“哎呀你快点去,不然一会她骂的反正是你。”

他爸摸摸后脑勺,嘟囔着去了。小朱进了房间,拿起正充电的手机,被里头满满当当的未接来电和微信通知吓了一跳。

经纪人的电话就在这时候拨过来。小朱接起来,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得对面道:

“发给你的文案看了吗?”

小朱:?什么文案

“给你十分钟时间,”经纪人房意在那头噼里啪啦敲键盘,“看完了按你自己的语气简单改改,改完发给我看,我说可以了就发微博。”

“哦……哦。”

延迟互联网八百年的小朱终于开了微博,也终于惊喜地发现:他变红了,也变……他怎么聋了?

小朱的微博刚加了认证,还没发过几条,光转了狐猎官博的几条宣传微博。

聋仔的演员也是聋哑人这事也不知是怎么传出来的,这事连房意都没想到,同时也敏锐地观察到大众似乎都对这点很感兴趣。同样的动图,提及演员本人是聋哑人的微博明显数据更好。于是顺势加了点热度,准备好了文案,就等着热度到了最高点时辟谣。

文案也很简单:我真的不聋,也不哑(笑哭表情)

“最好配段你唱歌的视频,”房意甩了甩鼠标,补充道,“你之前朋友圈发的KTV那段还可以,别的就算了,水平太次。公司接下来会给你买个热搜,聋仔其实不聋,你到时候配合一下,带个话题……”

“房姐,”

小朱沉默了一会,最后道,

“这个文案能不能改?”

“可以。”房意并不当一回事,“按你平时发微博的语气来,免得被人看出来不是你自己发的。”

“我的意思是,”小朱道,“能不能更严肃一点?”

房意在电话那头翻了个大白眼。

“怎么着,”她阴阳怪气道,“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你不是聋哑人?”

“身体上的残疾是个严肃的事,”小朱道,“不适合娱乐化。大学的时候我和学编导的同学拍过一个公益广告,就是有关听障人士的。也是因为了解过才知道他们真的很不容易,各……”

房意冷笑一声:“所以呢,你道德高尚,我低俗娱乐是吧?”

小朱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道德模范?

房意两片嘴唇一张一合,刀片一样刻薄锐利,

“聋哑人这事又不是我们编的,天知道谁传偏了,借着炒作一把蹭点热度犯什么罪?好容易因为这事有了点热度,搞点有意思的回复辟谣正好,路人看了觉得你有意思,才会关注你。怎么着,这就低俗了?娱乐化了?就你高尚又正式,当这是上世纪香港还是日本,出了事第一时间开记者招待会是吧?”

电话那头没声了。

房意一张嘴最毒,她知道自己说话难听,从没想过收着。小艺人被她讽哭了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小朱是个温吞脾气,这会没了声音,想必也是被训委屈了。没办法,谁都是这么过来的。

“给你十分钟,”房意合上笔记本,“想明白了再和我说。”

她挂了电话,径直去厨房开了咖啡机。咖啡机有了年头,运转的时候噪声明显许多。房意在微弱的运转噪声里冲着窗外的雨幕发了会呆,终于消了火。

是不是说重了点?房意想。

小朱确实是个老实孩子。从入职以来就没让她操过心,基本就是只放养的羊。试镜的机会是他自己争取的,能进组也是靠自己演技过关。演完了也没什么消遣,出去旅了趟游,回来就待家。比她之前带过的那几个玩咖小鲜肉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能那么想也不奇怪。毕竟也是电影学院刚毕业出来的,心气儿高,觉得自己是“演员”,用不着炒作。哪个刚入圈的艺人就上赶着和大染缸“同流合污”啊,谁还不是那么潜移默化过来的。

算了,一会再安慰两句就是了。房意想,这人不笨,能明白。

手机就在这时候响起来。房意拿起来,果不其然。

“怎么样,想明白了?”房意道,“文案改好了吗,改好了发给我看。”

哎,明白了就好。年轻人嘛,谁还不是从社会的毒打过来的。打完了就明白了,人情世故这种东西,就是得明白。艺人,说到底你就是人家茶余饭后的消遣,端着那么高的架子有什么用,迟早掉下来摔个粉身碎骨……

“房姐,”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

“我有一个新的想法,”小朱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可以听我说。”

9

白宇在家的造型万年没变过,旧T恤旧大裤衩,以及一副够轻够方便看电视的无框眼镜。又没镜头又没人盯着你看,唯二的两双眼是他老爹老妈。家庭,永远的照妖镜。任你在外金金贵贵流光溢彩双飞翼,回了家在你爹妈眼里照样是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他老妈前段时间刚迷上了智能机,彼时正是智能机刚打开中国市场走入千家万户的时候,最火的系列还是三星galaxy,几大运营商玩了命地推广3G,办套餐就送智能机。他老妈也跟着办了一部。开机的时候还带个slogen:x翼,带你畅游3G!听得多了,住进你脑袋里生根发芽,赶都赶不走。

他老妈是多年的追剧专业户,最早靠电视,后来靠电脑,到如今既不开电视也不开电脑,全靠一部手机追剧,还是那种动辄四五十集的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在家的一多半时间都是陷在沙发里追剧。甚至还赶时兴注册了个微博,看看新闻和明星八卦——主要是她儿子的。

白宇上厨房倒水,眼见他妈又在客厅窝着沙发老太看手机,十分谄媚地凑到他妈身边去探脑袋:“看什么呢?我的剧?”

他妈笑一声,送他两字:“自恋。”

“支持支持自己儿子的剧怎么了,”白宇义正言辞。

手机里的影片画风古早,4:3的画幅框进屏幕里多了两道黑边,画质也模糊得可怜, 显然不是影帝演过的那些品质精良的好剧。

“这……画质寒碜了点啊,480p?”白宇说,“啥剧啊,这么老?”

“你懂什么,”他老妈道,“公益广告。”

白宇看看屏幕,又看看他妈:“妈你什么时候觉悟这么高了?”

“别说话,”他妈嫌弃道,“烦不烦你。”

母后下令,不敢不从。遂闭嘴不谈,无声观影。

广告的内容并不复杂,拍摄手法粗暴直接。大体就是看似迷糊的男主角一天之中发生的诸多笑话。里头的男主角看上去略显青涩,顶着头毛毛躁躁的中长发,睁着双大眼睛,时常看起来很迷茫,到也为女主角眼中的“迷糊”形象多了些说服力。

“怎么这么眼熟?”白宇道,“这人好像之前和我搭过戏。”

影片里的男主角蹩脚地向女主角道了别,转头向后门走去。女主角正低头羞涩,忽然想起门口正在修路,猛地抬起头,大喊了一声“小心!”男主角却充耳不闻,径直向门口走去。

这该摔跤了吧,白宇想,或者车……额?

女主角的提醒并不起效,下一刻,男主角仍然慢慢地走出了门口,旋即突遭不幸,直直地消失在了画面——真就是竖直笔挺地,有如幻灯片平移特效一般地往下一坠,不见了。

白宇:这什么意思,男主角遁地了?

直到镜头一切,到了医院。才知道男主角是因为没听见女主角的提醒,掉进了施工时的坑里。

白宇和他妈:……?

这样迷惑的特效在片中还有不少。女主角暗恋男主角许久,却又为他奇怪的口音和迷糊的行动困扰。直到影片最后误会解开,才发觉男主角竟是听障人士,那些看似滑稽迷糊的笑话,其实都是听障人士一天之中遇到的诸多不便。

这则公益广告吧……非常诡异地介于一种好笑与不好笑之间。你能看出来他似乎在一些桥段试图逗乐观众,譬如男主角奇怪的口音,但由于青涩得略显尴尬的演技,这些桥段并不招笑,只让人觉得脚趾扣地。到了试图严肃的地方,譬如男主角因听不见提醒而坠入深坑受伤,反倒因为异常廉价的特效而显得好笑了起来。

原博对此公益广告的概括也很直接:“画风清奇的魔性公益广告——他的一天”

白宇捏捏鼻梁,忍不住道:“妈你为什么要看这个?”

“我看微博上都说挺好笑的,”他老妈说,“看看。”

“……是挺逗的,”白宇道,“电影学院学生参加比赛拍的片子吧。那男主角我认识,刚毕业,之前和我一个剧组。”

“知道,”他老妈说,“你那个小弟,替你挡了一枪,死在你怀里那个。”

白宇惊奇道:“你连剧情都知道?”

他老妈看他一眼,用他的话还他:“支持支持自己儿子的电影怎么了。”

白宇大笑,又问他老妈:“怎么样,好看吗?”

“还行吧,我又看不懂。”他老妈道,“这种大片,你们年轻人看看还差不多,我这种老太太看不懂了。”

“哎,哪里老了,我妈妈还年轻着好吧,头发都黑着呢。”白宇哄他老妈,又问,“我演的怎么样,好吗?”

“好,”他老妈认真道,“特别招人恨。”

白宇:……我就当这是夸奖吧。

“你,还有那个警察,还有你那个小弟,演得最好,”他妈道,“特别招人恨,死的时候看了,又觉得可怜。”

“胡玉老师演得当然好了,人家那是大前辈,国家一级演员。”白宇道,“龙仔也挺好,认真,特别努力一个小孩。拍逃亡那场戏的时候我都给他惊着了。”

他妈感叹道:“聋哑人能做到这份上,真是不容易。”

“什么聋哑人,”白宇道,“那是人家演的公益广告!又不是真的。要这么说我还是黑社会呢,过两天该上牢里吃年夜饭了。”

“他不是聋哑人?”他老妈道,“网上都这么说啊。”

“哪就聋哑人了,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他老妈见他不信,还特意打开方才那条微博的评论区给他看。

评论区起初都是一片哈哈直乐。

“开始还没觉得有多好笑,直到27s男主直接从路上消失了那段。真的就,原地消失了……”

“这个特效真是要了我的命,直接平移进大坑里。”

“还扑通一声。”

笑着笑着,某条评论被顶了上来:

“可能有人不知道,男主角就是最近上映的狐猎里的聋仔,是个聋哑演员,在广告里也算的上本色出演了。特效是挺搞笑的,但一想到这些事情可能是小哥哥现实生活中真实受过的伤,就有点笑不出来。”

“我妈妈就是听障人士,因为听不见,说话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小时候不懂事,只觉得妈妈这样很丢人。长大才知道妈妈为了能够说话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类似的评论还有许多,听障人士生活中遇到的不变,还真是比广告里反应的还要多。

“我还特意上网查了,网上都这么说。”白宇他老妈说,“他在你那电影里不也没说话吗,到最后才说了两个字,让你快走,说得还怪怪的。我看他们说是因为他听不见,所以说话才怪。”

“是他演的那个角色听不见,”白宇道,“不是他听不见。”

“那他怎么在这个广告里也听不见?”

白宇:…~!@#¥这怎么还解释不明白了

他干脆拿过他老妈的手机,想当着面搜给她看,又想不起龙仔的大名。抓耳挠腮了一会,干脆搜了聋仔两个字,很快找到了对方认证过的微博。

“你看!”白宇道,“头一条就是,人家都专门发微博出来澄清了。”

视频里的小朱像是坐在自家的沙发里,并没做什么造型,刘海柔顺地覆在额前。神情局促又认真,说话的语速有些慢。

“大家好,我是在狐猎里饰演聋仔的朱一龙。

“首先得向大家说明一下,我并不是听障人士,只是碰巧出演了两次此类角色。其实我也没想到大学时候拍的公益广告会被翻出来,还造成了一些‘本色出演’的误会……”

“不过正是因为饰演听障人士的经历,让我对这一群体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在生活中所遭遇的困难远比正常人想象得还要多得多。也希望大家能放下成见,多关心身边的听障人士。”

翻翻微博主页,除了一本正经录制了视频的辟谣,剩下几条都是转发,大多是科普,讲的都是如何通过生活中的举手之劳帮助视障、听障人士,以及国家有关听障人士配备人工耳蜗的相关补助政策。

“这是啥?”他老妈问。

“科普,”白宇道,“讲怎么帮视障人士或者听障人士的。”

“昂,”他老妈接过手机,翻了翻,“这小伙子挺好,心还挺善。”

“大学时候就能拍这样的公益广告,应该关注这方面挺久。”白宇道,“这还挺难得的。”

10

“影帝给你那条点赞了,”房意道,“看见了吗?”

小朱差点把嘴里一口水喷出来。

“什么?”

“就你那条辟谣视频,他点了个赞。”房意道,“你在剧组那时候认识上了?”

“不能算认识……就是搭戏。不过宇哥人很好,对大家都很好。”小朱说。

“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呢,知道抱人大腿了。”

经纪人刷了两趟评论和转发,眼看风向还可以,这才嗤笑一声朝着电话那头的小朱道:“满意了吧,新闻发言人先生?”

房意这会还气不顺着呢。手下的艺人不愿意顺从公司的意思营销并不算好事。年轻艺人最好是在还没红的时候就好好敲打敲打,免得以后红了就飘,太把自己当回事。

可你说他无理取闹呢,他说得又像挺有道理。不把“聋”、“哑”当做戏谑的点,也免得日后被人黑不尊重听障人士。经纪人不会像小朱这样真想着什么帮助残障人士,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在入圈初期树立一个认真、平和、尊重残障人士的形象,确实不失为一个好人设。

说他不听话呢,也没真梗着脖子和公司唱对台戏,还主动和经纪人商量想替代的营销方案。想出来的方式也明显比原来的自然许多。公益广告特效清奇,本身就有好笑的点。像这样突然红了一把的古早广告也不是没有,大家看了觉得逗,自然就会转。这时候炒相关热度再辟谣,还真比原来的方案行。

就这样吧,骂骂他好像也不合适,不骂又膈应。也只能阴阳怪气两句。

小朱在电话那头讪笑了两声,并不说话。

“我还是希望你搞明白,你既然当演员,在娱乐圈过日子,就少不了炒作营销,这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人人都在做,就你做不得?什么低调生活高调演戏,那都是红了以后的事了,”经纪人道,“现在你不炒作,不营销,就没热度,没热度意味着什么?就意味着没好本子找你,到时候只能天天在家抠脚……”

“我知道,我知道,”小朱道,“我以后一定好好配合公司,听您的话。”

“你最好是!”经纪人道,“行了,懒得和你废话,发给你的本子你记得看,这两天再发条微博,日常就行,维持热度。”

“我知道了,”小朱道,“姐新年快乐。”

经纪人房意闻言,轻轻哼了一声。

“朱一龙!”他妈在门外喊他,“出来吃饺子!”

“来了!”小朱应了一声,又和房意道别,“我吃饺子去了,房姐也早点吃晚饭。”

“吃你的饺子去吧,”房意道,“挂了。”

这正是旧历的尾声,窗外瑞雪飘扬,在路灯下打着转。小朱坐在自家热气腾腾的饭桌前,咬着指甲思考了一会。

他妈看见了,毫不犹豫抽了他手背一记:“又啃指甲!叫你吃饭,你还玩手机?”

“不是玩手机……”

小朱揉了把手背,没忍住龇了龇牙:“有个前辈帮了我一把,想谢谢人家。”

“那就谢啊,你啃手指有什么用。”他妈道。

唉,他倒是想谢,也得有人家联系方式啊。

“快点谢完快点吃饭,”她妈道,“汤要不要?”

“给我盛一碗吧,”小朱道,“谢谢妈。”

“谢谢有什么用,”他妈边往厨房走边道,“碗晚上你洗!”

想着想着事,手指头不知不觉就又到嘴边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离下巴两寸远,小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干脆把拇指藏起来,捏了个拳抵着下巴。

他删了又打,打了又删。最后在微博私信的对话框里留了八个字:

谢谢宇哥,新年快乐。

10

有些话注定是不会被看见的。老榕树洞里的心事,寺院木牌上的祈福,硬币入水时的愿望。它们的生命只有一句话的时间那么长,说出来就消散在空气里。只有风知道,只有云知道,只有天上的月亮知道。

那么当一句告白消散在赛博汪洋里,也会有电子月亮望见吗?

tbc

6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