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2日

【生贤】放浪者求饶

罗浮生x杨修贤

“啧……不行啊……今天没什么灵感……”杨修贤丢了手中的画笔,靠在椅背上想要抽一根烟,结果摸了摸口袋什么都没摸着,就连放在桌上的打火机都没了油。

杨修贤这会儿才想起他已经好几天都没进项了,再没张画卖出去,自己不止烟抽不起,就要饿死在这几平方的画室里了。

“唔……没办法……得去赚钱了……”杨修贤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短短的T恤顺着往上溜,露出一节纤细的腰线。

杨修贤抓了几把头发,换上了衣服,外面穿的正正经经的,牛仔裤里却穿了件骚包的丁字裤,裤子的边缘露出一点儿丁字裤的细绳,臀肉被低腰的牛仔裤勒着溢出了一点软肉。

杨修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吹了个口哨,卷起T恤的下摆弄了个结,将自己的腰线彻底的露了出来。

杨修贤这么打扮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卖屁股,事实上他每当没钱的时候都这么干,钱够的时候无聊了也做这个,被人操得爽昏了头没拿到钱也是常有的事。

不过杨修贤也不怎么在意,他一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二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毕竟上下两张嘴,总得有一个要吃饱不是?

杨修贤这么想着,走进了喧闹的夜店,只有这里才是他狩猎的场所。

杨修贤眯着眼在夜店中巡视着,一边扭着腰往吧台的方向走着,一边注意着瞄过来的视线。

杨修贤全当做没看见,歪着身子坐在了吧台边上,撑着下巴看向吧台后面的调酒小哥,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小哥哥,给我来杯烈点的。”

小哥哥盯着杨修贤,眼睛都快看直了,他虽然也见视不少人,可像这样又骚又浪又不让人觉得太过下流的,还是第一个,就像是他天生就适合这样轻佻的动作。

杨修贤见状不由得低低的笑出了声,小哥哥听见杨修贤的笑立马反应了过来,慌慌张张的调酒去了。 “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不出杨修贤所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有男人过来搭讪,他撑着下巴转过脸去,看向身边的男人。

唔,模样倒算是周正,打扮嘛……看着也还凑合……看着虽然不是多有钱的公子哥儿,倒也是个家境宽裕的,就是不知道那玩意儿用起来怎么样……

杨修贤瞟了一眼男人的胯间,鼓鼓囊囊的一团,像是分量不小的样子,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倾身凑近了男人,“我说帅哥,出了找乐子就干脆一点儿,我可不是矫情的女人,想要我就这个数,怎么样?”

杨修贤说着,手里比了个数,见男人爽快的点头,搂着他的脖子站了起来,舌尖迅速的在男人的耳垂上舔了一下,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哥哥……你的鸡巴看起来好大……要不现在就让我尝尝?”

男人的欲火轻易的就被杨修贤勾起,忍不住抓着杨修贤的屁股狠拧了一下,“去哪?”

“卫生间啊。”杨修贤对着男人挤了挤眼,看见男人明显粗重起来的呼吸笑弯了眼。

男人当即扯着杨修贤的手腕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恨不得把人扯进去以后就将他就地正法。

罗浮生被不停围过来的女人弄得烦不胜烦,刺鼻的香水味儿搞得他都呼吸不上来,不耐烦的推开贴在身上的女人,想去厕所里抽根烟缓缓神。

灯光一晃,罗浮生看见不远处的两个男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那个打扮得异常暴露的男人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直到两人往卫生间的方向走过来,罗浮生才看清了那个男人的相貌。

这人他何止是见过?罗浮生抓着烟盒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咬牙切齿的瞪着被陌生男人拉进厕所的杨修贤,而且很明显杨修贤看见自己了,还对着自己抛了个媚眼。

这个小东西!罗浮生恨得牙痒痒,当即就跟了上去。

杨修贤扭过头,看着跟上来的罗浮生眨了眨眼,跟在男人的身后任由他拉着自己,走进厕所的隔间,就这么敞着门蹲下身把男人的裤子脱下,一口叼住鸡巴吞吐了起来。

“嘶——”男人舒服的倒抽了一口气,他没想到杨修贤居然这么迫不及待,连隔间的门都不关上就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杨修贤蹲在地上吞吐着男人的肉棒,两腿叉开分向两边,低腰的牛仔裤往屁股上更溜下来了一点,丁字裤的细带明晃晃的露在外面。

罗浮生跟在后面的脚步一止,盯着杨修贤的背影脸色变得铁青起来,几个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把杨修贤给拉了起来,“杨修贤!你他妈的要不要这么欠操!”

杨修贤舔了舔嘴没说话,倒是边上的男人被打断了好事恼火起来,提了提裤子一把揪住了罗浮生的衣领,“你他妈的谁啊?”

“滚!”罗浮生正在火头上,这男人竟好死不死的还要撞上来,当即抡起拳头把人给打晕了过去。 嘭——的一声,男人晕倒在了地上。

“喂,罗浮生,你可是把我今天的金主给打晕了,你打算怎么赔我。”杨修贤不怕死的环住罗浮生的脖子,坏心眼的对着罗浮生的耳朵吹气。

罗浮生狠瞪了一眼笑得得意的杨修贤,把他的卷到胸口下面的T恤下摆放了下来,扯着他的衣服使劲的擦着杨修贤的嘴。

“什么人的鸡巴都吞,你也不嫌脏。”罗浮生恨恨的擦着杨修贤的嘴,打开水龙头用手捧着水把杨修贤的嘴里里外外都洗了一道才肯罢休。

杨修贤的嘴巴被弄得又红又肿,沾了水变得水润润的,微微肿起的唇勾起了男人天生的劣根性,恨不得将这两瓣软肉狠狠的咬破,只留下自己的印记。

罗浮生这么想了,自然也这么干了,拽着杨修贤的手腕将人拖进怀里,叩着他的下巴惩罚性的啃咬着他的唇肉,手心迅速的钻进杨修贤的T恤下摆,指尖用力的揪住乳尖揉捏着。

杨修贤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眯着眼笑了起来,软了身子靠在罗浮生的怀里,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他衬衫的扣子。

“唔……”杨修贤的手心贴着罗浮生热烫的胸口,只觉得自己像是要化在罗浮生的怀里,口中的舌被罗浮生吮吸得发痛,竟被罗浮生吻得有些窒息起来。

“杨修贤,是不是没有男人喂你就不行?嗯?”罗浮生松开了杨修贤,在他的脖子上狠啃了一口,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一圈明显的牙印。

“二当家不是都知道么……干嘛还问……”杨修贤舔了舔唇,单手解开了罗浮生腰上的皮带,顺着缝隙摸了进去,隔着内裤抚摸着罗浮生硬挺起来的肉棒,“再说了,二当家不就喜欢我欠操的样子吗?”

罗浮生眯了眯眼,一手解了杨修贤的裤子撸了下来,钳着他的手腕将人翻了个身,按着人趴在洗手台上,拉着他的手腕将他的上半身扯了起来,抽出腰间的皮带圈成一圈,狠狠的抽在了杨修贤的屁股上。

“啊!”杨修贤被这一下打得疼得快哭出来,被皮带狠狠抽过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罗浮生故意曲解杨修贤的叫声,皮带隔着蕾丝的内裤轻轻的滑动着,用温度较低革面的轻轻蹭过被打得发红的肌肤。

“唔……二……二当家……”杨修贤不自觉的打了颤,凉凉的皮带轻拂过被抽打过的肌肤,原本火热的地方被贴上微凉的东西,这种强烈的反差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喘了口气,胯下的东西居然不听使唤的硬了起来。

“这样也能硬?”罗浮生轻轻的用皮带拍了拍杨修贤腿间的硬挺,肉棒被拍打着一晃一晃的,领口中溢出的前列腺液将薄薄的蕾丝面料浸湿了。

“嗯……唔……”杨修贤紧了紧手,这样陌生的体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本能驱使着他想要更多,扭着腰磨蹭着罗浮生的大腿,“二当家……”

罗浮生挑了挑眉,抓着皮带又在杨修贤的屁股上狠抽了一下,啪的一声脆响,杨修贤的臀肉被皮带抽得几乎要沁出血来,可是杨修贤的呻吟声却变大了,扭着腰浪叫着,肉棒在胯间一抖一抖的,像是下一秒就要射出来。

罗浮生当然不会让杨修贤这么快就射,压着他的后腰分开他的双腿,将丁字裤的细绳拨到一边,从裤子里掏出了肉棒,随意的在穴口蹭了两下就猛地操了进去。

“唔啊……二当家……呀嗯……不……不行啊……”杨修贤的身子此时不知为何敏感的不行,罗浮生一操进来自己就忍不住的射了出来,肉棒哆哆嗦嗦的在丁字裤里发抖,射出的精液被布料兜着往下掉,顺着腿间的缝隙漏了出来。

“打你屁股这么爽?怎么我一操进来就射了?”罗浮生狠狠的啃咬着杨修贤的耳朵,一手扶着杨修贤的细腰,用力的将肉棒顶到最深处,凸起的龟头狠狠的蹭过肠壁上那块凸起的软肉。

“啊……啊……不行……太爽了……呀唔……”杨修贤翘高了屁股,臀肉被操得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刚刚高潮过的身子变得越发敏感,尖叫了一声射出一股前列腺液来。

被布料包裹着的股间变得越发濡湿,湿哒哒的直往下面滴水,肉穴被操得大大张开着,肠液被肉棒一顶就咕啾一声挤出淫水来。

杨修贤被这样的快感逼得哭出来,呜咽着颤抖着双腿,被罗浮生扶着才能勉勉强强的站着,身子不停的颤抖着,肌肤透着淡淡的粉色。

罗浮生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到处发骚的小妖精,挺腰操进去的同时用皮带狠狠的抽在杨修贤的屁股上。

屁股被抽打得清晰的印出几条皮带印子,痛感与快感交织在一起,带给杨修贤完全陌生的体验,颤着双腿又哭又叫,前列腺液一波又一波的涌出来,双腿被不停流下来的水弄得湿哒哒的。

“二当家……饶了我……唔啊……我不敢了……我的屁股再也不对别人发骚了……我不行了……呜呜……要死了……”杨修贤爽得脑子都蒙得,抽抽噎噎的向罗浮生求饶,被操得忍不住尿了出来,双腿软得就要跪在地上。

“下次别再让我发现你出来卖屁股,杨修贤。”罗浮生低下头,狠狠的啃着杨修贤的肩膀肉。 丢了手里的皮带,抱紧他的腰又快又狠的对着肠肉操了好几下,把肠肉操得直发抖痉挛似的绞紧着肉棒。

罗浮生闷哼了一声,将肉棒顶到最深处射了出来,肉棒一股一股的往用甬道的伸出灌着精液,热烫的精液将杨修贤的腹腔都填满了。

“唔……”杨修贤舒服的眯了眯眼,整个人彻底的软倒在罗浮生的怀里,软下来的肉棒顺势从穴里滑了出来,未合上的穴口张开着往外涌出泊泊的精液。

“二当家……我要被你操死了……”杨修贤懒懒的靠在罗浮生的怀里,撒娇的环住了他的脖子。

“死了活该,看你还敢不敢背着我出来卖屁股。”罗浮生揪了一把杨修贤的脸颊,低下头狠狠的吻住了杨修贤的唇。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