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8日

【洪翼舟X乔一成】父母爱情3:种菜记

洪老太太平时也没啥爱好,就喜欢和自己的小姐妹一起去跳广场舞,跳着跳着竟然还获得了小区里广场舞大赛的第一名,当晚洪老太太就非要热情地把小姐妹们一起请回家来吃饭。

王阿姨是小区广场舞大队的主力,平时对街坊邻里都是很热情的,心也不坏,但就是爱攀比,说话总是要压人一头。一会儿说洪翼舟的工作不如自己的儿子,每天弄得灰头土脸的又不安全,还不如去找个办公室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会儿又说乔一成没那富贵命,住在上海外滩最好的小区里,竟然还在阳台拿着花盆养菜影响美观不懂享受。

洪老太太有点不乐意王阿姨这么说话,说他儿子工作还好,怎么还人身攻击他儿媳呢?当初洪翼舟和乔一成结婚,洪老太太比谁都欢,他们老洪家一辈子没欠过什么人情,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他那男儿媳。洪老太太都要把乔一成看成他们老洪家的恩人,哪里忍得了当外人这么说他,当即就黑了脸把人赶出了门外。

虽然这事处理得及时,但王阿姨那几句话还是在乔一成心里留下了疙瘩,他知道自己没那富贵命,所以现在过上好日子了还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哪一天这一切美好都只是一场梦。

当初提出在花盆里种菜的时候,洪翼舟也不太理解,他总觉得记者这么忙的工作,乔一成是怎么做到的能照顾好女儿,还能分心在家种菜吃,谁家花盆里面种芥菜啊!

不仅白天要搬出去阳台晒太阳,晚上还得驮回屋子里,怕风太大把菜吹弯了吹折了。乔一成甚至还做了个竹编的篮子,倒扣着将花盆罩起来,生怕被人给偷了。人嘛,有点小爱好正常,但洪翼舟是真不喜欢乔一成心疼他那两盆宝贝的样子,乔一成对他都还没那么上心呢,那两盆芥菜凭什么?

所以当乔一成在床上跟洪翼舟抱怨今天发生的事时,洪翼舟不仅没支持他,反倒撺掇他把那两盆芥菜炒了吃了得了。这下乔一成是真的忍不了了,腿一伸就把人踹下了床。

冷战就那么开始了。

原先是洪翼舟和乔一成说话遭冷落,后来乔一成连洪翼舟下班回来给他带的夜宵也不吃了,睡觉也背对着,晚安吻也没了,洪翼舟想主动抱抱自己的乔一成,也会被

乔一成掐一手的淤青。

都说两夫夫一起生活这七年的感情有什么不能说开的,非为了一盆芥菜闹成这样,不值当!

“你今天的这盘青菜炒得真的很好吃,色香味俱全!”洪翼舟笑眯眯地讨好,想在乔一成面前刷点好感度。

“是吗?我刚从花盆里拔的,喜欢你就多!吃!点!”乔一成正眼都不愿意看他,阴阳怪气道,“吃吃吃,撑死你!”

洪翼舟喉结鼓动着,这下他是不敢再扒拉一口饭了,吃了乔一成的宝贝芥菜,皮他都得被蜕下来一层,回过头看阳台上放的两个瓷制花盆,果然已经光秃秃了。

“老婆,其实花盆里种芥菜还挺好的,都还没熟不能吃,你怎么就给拔下来了呢?”

“没熟不能吃,你还不是跟猪一样啃了那么多。”像是要验证自己的话,乔一成还特地给两盘菜挪了位置,让芥菜正对着洪翼舟,“看看,这半盘都是你吃的。”

洪翼舟不怕他媳妇抡拳头打他,也不怕被指着指鼻子破口大骂,他就怕乔一成那么冷笑着看他,说的也尽是阴阳怪气的话,怪瘆人的。

洪翼舟都被看毛了,只差自己抠喉咙把刚吃进去的芥菜都吐出来,再写十封保证书,保证绝不插手乔一成的种菜事业。可是怕归怕,想到最近受到的冷落,洪翼舟委屈的情绪更甚,心里就算打翻了五味瓶,酸不是酸苦不是苦的,连眼眶都红了。

“就为了一盆菜……就为了一盆菜!你就非要凶我气我,在你心里女儿第一,芥菜第二,我就是菜市场买一送一赠的就是了。”洪翼舟都被逼出了颤音,他委屈又难受,也闹上了别扭,红着眼睛看了乔一成一眼,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哼哧哼哧地喘气。

平时洪翼舟在铁路局可是出了名的精英高材生,可以说是他们部门硬汉成熟的代表,但此刻闹小孩脾气的又是他,这下是真的给乔一成搞不会了。

乔一成长这么大,就怕的就是看到别人哭哭啼啼的,小时候弟弟妹妹们掉几颗金豆子他那火气就消了,还会手足无措地安慰几句,现在看着自己的男人也哭哭啼啼的,他是既无奈又无措。

“我不是那个意思……”乔一成叹了口气,解释道。

“你哪里不是!你巴不得把我丢回菜市场便宜卖了是吧?相反我要告诉你,我这盆赠送的芥菜就扒在你家的花盆里了,挖都挖不走!”

洪翼舟闹起来真是要命,这妥妥就是乔妈妈养的大儿子,不哄也不行,洪翼舟是他先生,登记在户口本上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

乔一成一时哭笑不得,连忙哄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

“你主动跟我说话,晚上睡觉也不能背对着我,还得主动亲亲我!”洪翼舟小声地嘟囔道,那怨夫样儿看着委屈死了。

乔一成也知道自己最近真有些过火了,自然是提什么要求就答应什么,他主动地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呼吸的热气都扑到对方的脸上,气氛也暧昧到了极点,说不清是谁身上更热些。只知道这样的热气会传染,把两个人都勾得燥了起来,渴求着更多更疯狂的事情。

洪翼舟的吻技一直都很好,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每次都能把乔一成折磨得浑身发软,灵活的舌头侵犯着口腔,被翻搅得迷乱的不仅是口腔,乔一成连脑子都被搅得乱成一团。

“一成,我的好老婆。”

洪翼舟急切地喊着他,声音不大,但却听得乔一成哪哪都又酥又痒,需要洪翼舟的大手揉揉摸摸才能平息体内的那一股欲火。

乔一成被洪翼舟顺势压到了沙发上,双颊染上了媚人的潮红,两人闹那么久的别扭连亲亲都没有一个,现在就像两簇干柴遇上了烈火,噼里啪啦就烧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将手探进对方身体里的,乔一成只知道要用力地抱紧身上人,才能不像缺水的鱼一般挣扎救生。

洪翼舟就是他的命,就是他的救赎!

洪翼舟得到了乔一成的肯定与引诱也变得越来越大胆,吻已经不仅仅流连在乔一成的脖颈处了,他要在乔一成身上全部都盖满印子,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乔一成的胸脯软软的,明明离上一次生育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可他身上总会有一股奶香味,就像每天抱着小婴儿睡觉的那种香气,也像是被奶汁浸透了又扑上婴儿粉的香气,洪翼舟一闻就上瘾。

乔一成毕竟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大男人,胸自然也比女人小了不少,但用两个手指往中间聚拢再慢慢夹起来,还是可以挤出两个小丘陵,软软的,又暖暖的。洪翼舟喜欢啃咬吸吮正中间的红樱桃,叼在嘴里细细品尝,还可以感受到其中迸发出来的香气与甜蜜。

乔一成的东西早就站了起来了,毕竟老夫老夫了还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也不避讳直接拿着自己的小兄弟去磨蹭洪翼舟的裆部,男人这样紧密相贴最能激起热情。这不,洪翼舟丢掉了自己所有的矜持与冷静,只知道要狠狠地征服身下人,闯进乔一成的身体里。

洪翼舟没戴套就撞了进去,酥麻的快感从乔一成的天灵盖就涌到了四肢百骸,连神经末梢都是这种要命的刺激。两夫夫自从决定要二胎之后,都是不怎么在乎避孕问题,这样倒让两个人更加痛快——乔一成可以尽情感受那火热的刀刃与自己的敏感点碰撞的感觉,洪翼舟也更加的畅通无阻,还能把自己的东西全部都灌进自己老婆的身体里,完成最彻底的标记。

身体就是最本能的反应,乔一成觉得胀满,也觉得快活,他被洪翼舟圈在怀里重重地操。他从未觉得沙发如此狭窄,窄得两人要紧紧地贴住彼此才不会被快感甩下去,两条细细的腿也被撞得颠来倒去,连洪翼舟的腰都夹不稳了。

每一下都被撞到深处,一下比一下还要更深更重,顶得心都要颠出来了,也快得乔一成什么都看不清,双眼被溢出来的生理泪水和额头流淌下来的汗液糊住,什么都看不清。他就像是海上迷茫的水手,船舵早就坏了,他只能随着扑过来的风浪摇过来又晃过去,完全不知道下一个高峰在哪。

他得受着……他得受着……

因为他的身体还是如此的燥热,需要洪翼舟完完全全地射进来,浇灭他熊熊的欲火。洪翼舟很喜欢乔一成求饶的哭腔,黏黏糊糊的勾人得很,每次都能让他把持不住——他总会在乔一成破碎泥泞的呻吟中把自己的精液原原本本地灌进去。

乔一成的小腹抽搐了好一会儿,又微微地鼓了起来,似乎在接纳来自外界来自洪翼舟的东西。他的眼神都涣散了,还在轻轻喘息,两条腿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颤巍巍地合拢。合拢了那浓白的精液又会从里面流出来,濡湿了他的腿间。乔一成伸出双手,将洪翼舟卷在怀里,声音慵懒又有磁性,听得人酥得不行:

“你才不是我从菜市场买一送一盘回来的,你不要当我花盆里的菜,我怕你会被人偷了。你要就当我的宝物,我每天都把你抱在怀里带在身上,谁都偷不走。”

这段话听得洪翼舟心都软了,他把人紧紧地搂在怀中,两口子美美地回到卧室一直躺被窝里,说一些夫夫的枕边话:

“老婆,等明天早上,我再去买几个花盆,咱这回不止要种芥菜,还要种白菜芹菜香菜!”

“你不觉得在高档小区阳台种菜掉价吗?”

“这哪里掉价了,种兰花的都俗气,咱们走的是务实路线!这次我保护你,你保护菜,谁也偷不走。”

“好,谁也偷不走。”

谁也偷不走我们的幸福。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