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1日

【洪翼舟X乔一成】父母爱情番外2:月圆夜

“该起来啦老婆,太阳都晒屁股了,起来吃早饭啦!”洪翼舟俯下身去给了乔一成一个早安吻,温柔地叫醒了他,手往被子里一伸,却只摸到了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

尾巴上的毛发又浓密又柔软,一下子就缠上了洪翼舟探进去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却被乔一成那么顺势一拉,跌到了床上。

“再让我睡十分钟就起来。”乔一成平时的生物钟很准的,今天却觉得懒洋洋不想动,只想往温暖的地方钻,闻闻洪翼舟身上的香味就能让他心情愉悦。

“宝贝,你先起来!”洪翼舟面色凝重,严肃地说道。

“别闹,再睡一会儿……”乔一成翻了个身,将胳膊往头上捂,却只摸到了一对毛绒绒的狼耳朵,吓得他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和洪翼舟大眼瞪小眼,“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先换衣服,我带你去看医生。”洪翼舟说着,在衣柜里翻找了好些时间,才找到了一条较为宽松的牛仔裤,可即使这样那条大尾巴还是从裤头那里钻了出来。

乔一成是那种不易胖的体质,腰身纤瘦得很,平时睡觉的时候穿着背心卷起来连腹部都会微微凹下去,现在穿了一条完全不符合他腰身的牛仔裤,不仅称得他的臀部又圆又大,而且为了让尾巴出来透透气不得不往下拉了几寸。只要洪翼舟此刻微微拉下他的裤头,就能顺着乔一成的股缝滑进去。

看起来诱惑力十足!

两夫夫去了医院挂了号,把所有的检查都做了一遍,最后却怎么都查不出狼尾巴和狼耳朵出现的原因,除了平时碍事些,倒是对生活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长尾巴也不是全无坏处,女儿洪乔丽就喜欢得紧,平时她可害怕严厉的乔爸爸了,可此时在大尾巴的诱惑下面,她反倒主动地窝在乔一成的怀里,顺着毛发的方向将之撸顺。

“别总玩你乔爸爸的尾巴了,那样他不舒服。”洪翼舟还是很护妻的,伸手将乔一成的尾巴护在怀里,严肃地说道。

乔一成觉得奇怪,女儿揉捏他的尾巴一点感觉都没有,可偏偏落到洪翼舟的怀中尾巴就变得又麻又痒,连带着多长出来的那块尾巴肉都觉得热得慌。他急急忙忙制止了洪翼舟的动作护住了自己的尾巴,脸上慢慢泛上了化不开的红晕。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洪翼舟关切地问道。

“痒……”说着,乔一成微微并拢了自己的双腿,把大尾巴夹在中间轻轻地磨蹭着,明明他是他不想在丈夫女儿面前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的,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身体里冒出来的欲望与热浪。

乔一成在床上什么动人的情态洪翼舟他没看过,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知道乔一成的心思。洪翼舟赶忙把女儿送到住对门的朋友那边,让女儿陪着她的小闺蜜玩一会儿。

明明分离不过十来分钟,回来的时候洪翼舟见到的却是这样一番情景——乔一成半倚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嘴唇被咬得通红仿佛染了血,连唇边的那点奶痣都变得媚人了起来。他的手控制不住地总要往下探,抓着自己前端渗出黏液的分身与柔软细腻的尾巴轻轻摩擦,揉得直打哆嗦。

“翼……翼舟……好老公,帮帮我……下面好像坏掉了……”乔一成泪眼婆娑地求助,大张着双腿拉着洪翼舟的手就要往下探,一摸腿间全是湿漉漉的水。

虽然荒诞,但洪翼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想到前晚给女儿讲的睡前故事里有这么一段:在中秋月圆之夜,婆奕洛会挑选适合的人类作为他们血脉的延续,被挑中的人类会长出狼尾巴和狼耳朵。

婆奕洛也只是童话书中的一个反派形象,但此刻的乔一成就像童话书里描写的婆奕洛那般诱人,微微泛红的眼尾,身子酥软得像化开了的春水,白皙的大腿中间像是藏了一个破漏的瓷壶,里面装着的甜泉水潺潺往外涌。

如果有人能看这副场景把持得住,那他肯定不是个男人。洪翼舟单手脱了背心,露出一身腱子肉来,慢慢地爬上沙发,用自己的鼻尖去厮磨乔一成的脸颊,细碎的吻从眼睑一路印到了下颚。两人的眼神缠绵交融,连带着接下来唇舌相触也变得情色与暧昧起来,新长出来的尾巴和耳朵也变成了乔一成新的敏感点,稍微碰一碰揉一揉又能让他乖乖就范。

乔一成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一直都是比较克制禁欲的人,平时行夫夫之时也不曾这般羞愤,现在他紧紧闭着眼睛抿着嘴巴,睫毛一颤一颤的。

在沙发上做难度系数总是比较大的,洪翼舟生怕乔一成会受伤,往他腰下面垫了一个柔软的抱枕,他认真地盯着肉批与尾巴的连接处,拨开尾巴的毛发,还能看到那块又稚嫩又通红的软肉。洪翼舟的工作让他不得不飞檐走壁,手上连虎口处也长了厚厚的茧子,掌心热烘烘地覆着整块软肉,按得乔一成的私处又湿润了起来。他羞愤得要死,下意识地要合拢双腿阻止洪翼舟的动作,却没想到这样子只会把洪翼舟的手夹得更紧更深入而已。

“老婆,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洪翼舟又惊又喜,想着前戏也做得够足了,再不满足月圆之夜正值发情期的狼人老婆,怕是要被反制服后榨干了。

乔一成懒得回洪翼舟的浑话,但身体还是很老实地接纳了洪翼舟的爱抚与拥抱,批里的软肉像是有生命一般,自觉地缠上来噬咬着洪翼舟的肉刃。洪翼舟两颗沉重的囊袋顺着他的冲撞一下又一下地拍在乔一成稚嫩浑圆的臀部上,尾巴也渐渐失去了控制,只知道要将身上的腰压下一些,再缠得更紧一些。

分身与尾巴末端连接处的嫩肉原先是粉红色的,被洪翼舟操得都熟透了,像樱桃一般鲜艳通红,沁出一点软烂的红来。窄小的肉批要接纳洪翼舟的肉刃总是有些不太适应,得到的疼痛却总比快感多,这个时候洪翼舟总要耐心地哄,偏头亲吻着乔一成的后脖颈,安抚般地揉揉柔软的狼耳朵。

乔一成被洪翼舟拱得一耸一耸,葱白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紧紧地攥着抱枕的一角。洪翼舟调整了一下姿势,手卡在乔一成的腿根上慢慢往下摁,肉刃也可以就着这个姿势戳刺得更深,连带着扁平的腹部也被戳出了一个小小的隆起。

身体深处的瘙痒与火热终于被闯进来的肉刃磨平,连脚趾都舒服得蜷缩起来,小腹一抽一抽的,没几下就快要高潮。乔一成的小腿往后绷紧,肉批哆嗦着冒出一股水儿来,尾巴上的毛发也沾上了溢出来的蜜水变得又亮又润,连身子都透上了粉。

肉乎乎的臀部快要被洪翼舟快速的冲刺撞出花来,乔一成泪眼迷蒙地求饶,可此刻遵守动物本能的洪翼舟怎么可能会听他的,男人的大脑都长在下半身,命令着他们要继续开拓疆土,驰骋疆场。

洪翼舟被乔一成里面的软肉绞得极爽,他也知道乔一成的极限在哪里,也不刻意延长射精时间,将自己的子子孙孙全部都灌进乔一成的身体里,白精被烂红的嫩肉挤压着啜吻着,装不下了就往外渗,黏在乔一成的腿缝中,看起来情色得很。

乔一成也真的是累坏了,他从未有一次被情欲的热浪这么痛苦,他缩在洪翼舟的怀里轻轻地喘气,微微眯着眼睛,看起来慵懒又随意,像一只完全放松的波斯猫。

洪翼舟把洪乔丽接回家时,乔一成早就睡了一觉醒了过来了,如果忽视那双颤抖的双腿的话,看起来倒是神清气爽的,多出来的狼尾巴和尖耳朵也没了,取而代之的就是那条蓝色的围裙。洪翼舟分不清刚才的春情是否真的发生在那个柔软的沙发上,现在更像是无数次洪翼舟下班去学校接女儿回来一般,家里有贤惠的老婆等着,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

家的味道,团圆的味道比什么都重要,他爱上了这样的感觉,甚至幸福得有点想哭。

“老婆,中秋节快乐!”

“乔爸爸,中秋节快乐!”

(番外二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