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3日

【朱白】龙凤呈祥

白宇是一只活了上万年的老凤。

至于他的名字,那可是女娲娘娘亲自取的。因得他通身羽毛皆为纯白之色,又生在宇宙混沌初开之时,故而起名为——白宇。

白宇活了上万年,以至于后来修炼得再厉害的大妖怪都得叫他一声“老祖宗”,不过白宇只是一只成天混吃等死的老凤,这么些年了也只堪堪到化形的境界。

这天白宇在梧桐树上睡得正香,他正要懒懒的翻个身子继续睡觉,突然被一阵狂风从树上给卷了下来。

“朱一龙!又是你!!”白宇慌忙的扑了两下翅膀,软软白白的羽毛吓得都掉了几根,抬头怒瞪着浮在半空中的那条赤色长龙。

这条傻龙也是跟他一起在宇宙初开之时出生。而名字是跟女娲娘娘一直不太对付的伏羲大人所取,这名字当时还被女娲娘娘嫌弃了许久,不够后来叫习惯好像也就没什么了。

“早安呀~小白~”朱一龙仿佛根本没察觉到白宇的怒气,笑眯眯的浮在彩云里向白宇打招呼。

“老子跟你一样大!不许叫我小白!”被吵醒的白宇自然没什么好脾气,恨不得把这条笑眯眯的傻龙的龙鳞给一颗一颗拔下来。

“嗯……那不然叫老白?”朱一龙的话音刚落,就看见白宇气得要飞起来啄他,一个摆尾便缠住了白宇,任由他尖尖的鸟喙在他的龙鳞上乱啄,“哈哈哈哈~小白,别闹了,好痒呀。”

我才没有在挠你痒痒啊!!

白宇被朱一龙死死缠住动弹不得,挣扎间羽毛又掉了几根。

“小白,你再掉羽毛可就要秃了。”朱一龙垂头看了一眼白宇掉在地上的白色羽毛,心里惦记着等会怎么才能偷偷的把羽毛带回家去。

这可是小白身上羽毛诶……嘿嘿嘿嘿……身上一定有小白的味道……

这么想着,朱一龙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你才秃!你全家都秃!!”白宇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害怕自己是不是真的会秃,指尖捏了个法决变成了人形。

朱一龙见怀里的白宇变成了人,转瞬间也变成了人形,只不过手里还牢牢的抱着白宇的窄腰。

“喂,你能不能松开我。”朱一龙变成人形之后白宇显然对他口气松动了许多。

没办法,谁叫他天生就喜欢美人呢?这个傻龙虽然惹人讨厌,可偏偏化成的人形俊美无双,纵使有一肚子的火气下一刻也就烟消云散了。

“为何要松开?”朱一龙不满的皱了皱眉毛,怀里温香软玉,实在让他舍不得放手。

“因为……”

“老,老祖宗……”

白宇的话才刚说了一半,就被身后弱弱响起的声音给打断,白宇听到来人的声音眼睛止不住的亮了亮,赶紧从朱一龙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

“怎么样?人来了吗?”白宇快步的走到那人跟前,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来了……就等老祖宗您过去了。”

“是谁来了?”朱一龙有些疑惑的跟了过来,看了一眼来人,发现是一只刚进入化形期的小麻雀。

小麻雀感受到龙族的威压,身子不由得抖了抖,差点受不住的就要变回原形。

白宇转头瞪了一眼朱一龙,朱一龙只好乖乖的往后退了几步,威压稍减小麻雀终于放松的吐了口气。

“回,回大人,是一只朱凰……”小麻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朱一龙突然爆发出的威压吓得吱得尖叫了一声,吓得变回原形的小麻雀拍着翅膀赶紧飞走了。

呜呜呜呜……他刚刚说错什么了?小麻雀飞着逃走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然而想了半天还没想出自己刚刚到底是那句话说错了。

“你干什么呢……”白宇无语的斜了一眼朱一龙。

这家伙……莫名其妙生什么气啊?不过白宇现在没心思想这么多,他只想赶紧见见等候他多时的美人儿。

白宇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还幻化出镜子来照了照自己,“我看起来怎么样?”白宇转头征求朱一龙的意见。

“嗯,好看。”朱一龙蹲在地上托着脸懒懒的回了一句,眼睛抬都没抬一下。

“你都看没看。”白宇不满的挑高了眉毛,见朱一龙不做声,气得哼了一声。

白宇也懒得理他,甩了甩袖子往外边走,没走几步就看见了等在庭院外,着一身红色罗裙的女子。

“朱凰?”

白宇背着手步上前,女子听到声音赶紧转过身来,低头向白宇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见过老祖宗。”

白宇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虽然他平日里都被大大小小的妖怪叫老祖宗,可今天他却是来相亲的,再被叫老祖宗……总觉得……自己像是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你不用这么叫我,叫我白宇就行了。”白宇随意的摆了摆手,见朱凰仍是有点拘谨的模样,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如……到我府中的梧桐树上歇歇?”

朱凰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还没能等她回话,一条赤色长龙突然从白宇的身后冲了出来。

“不行!!”

轰隆一声响雷,炸在了朱凰的脚边上,飞溅起的火星子烧焦了朱凰用羽毛幻化出的红色罗裙。

朱凰:……我不就是来相个亲吗?为什么把我毛都烧了??

“那个……老祖宗,我想起我今天还有急事,就不去您的梧桐树上歇了……”朱凰干笑了几声,心疼自己被雷炸焦的羽毛,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下一颗雷就会直接劈到她脑袋上。

话音刚落,朱凰赶紧变回原形匆匆忙忙的飞走了。

白宇看着朱凰被烧焦的尾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转过头怒瞪向肇事龙,恨不得把这傻龙的龙须子都给拔了。

“朱一龙!你又干嘛?!”白宇气得昏了头,几步转身上前一把揪住了朱一龙的衣领子,拽着他的衣领子用力的摇晃,“我好不容易才托麻雀精找了个单身凰,就这么被你给吓走了!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那要不……把我自己赔给你……?”朱一龙被白宇晃得脑阔晕,一把握住了白宇的手,抬起眼认真的看向白宇。

白宇怒吼的声音就像是被朱一龙按了静止键一样,他眨了眨眼睛,又掏了掏耳朵,“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要是找不到单身凰……这里还有一条单身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朱一龙说着说着,脸颊止不住的就涨红了起来,可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看着白宇。

白宇被人盯得脸颊也跟着热烫了起来,心脏咚咚咚咚得在胸腔里跳得飞快,感觉下一刻就要从他的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你……”白宇稳了稳气息,凸起的喉结上下的滚动了一下,眼睛定定的看着朱一龙,“你喜欢我?”

“嗯,喜欢。”朱一龙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绯红色比之前更深了。

白宇低下头,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会儿。原来平时这傻龙老来闹自己,竟然是因为喜欢他……?

这个傻龙……真是……

“小白。”

白宇有些忍不住想笑,却听到了朱一龙委屈巴巴的声音,抬头一看那人果真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泪珠儿晃晃悠悠的就要从眼底滚落下来。

“你……你别哭呀……”白宇一下慌了手脚,抬起手就要给人抹眼泪,结果刚伸手手腕就被人给攥紧了起来。

“你喜不喜欢我?”朱一龙抽了抽鼻子,将额头紧贴在了白宇的额上,哭红了的鼻头蹭了蹭白宇的鼻尖。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白宇只是一只堪堪到化形期的老妖精,美人儿梨花带泪让他看得心神都晃了一晃。

“咳……不算讨厌……”白宇掩饰性的清了清干涩的喉咙,心神荡漾不自觉的红了脸。

“那……以后你在梧桐树上睡觉,我都陪着你……可好?”朱一龙的眼神瞬间晶亮了起来,手臂更加环紧了白宇的窄腰,带着热意的鼻息直扑向白宇柔白的脖颈深处。

白宇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浑身就像是着了火似的滚烫了起来,脑袋抵在朱一龙的胸口上胡乱的点了点。

对于凤凰来说,共栖梧桐树,便等于同意交配之意。

朱一龙快速的吞下一口唾沫,盯着白宇的眼神越发炙热起来,掌心火热的温度透过衣衫浸染到白宇的肌肤,惹得怀里的人儿禁不住轻轻颤抖。

朱一龙当机立断的一把将白宇横抱了起来,足尖轻点带着人飞回了梧桐树,见人羞得不肯抬起头,藏在心底的劣根性止不住的就冒了出来。

“小白……我有没有告诉过你龙都是有两根的……”朱一龙坏心眼的用齿尖咬了咬白宇耳垂的软肉,将那块小小的软肉贪心的吸入口中,舌尖煽情的舔过他的耳廓。

“什,什么两根?”白宇迷迷糊糊的拽紧了朱一龙的衣襟,眼中浮起的一层水雾让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多了几分诱人的风情。

白宇泛红的眼角,勾得朱一龙体内的欲火腾得一下就烧了起来,忍不住用力的咬了一口耳垂,牵着白宇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胯间。

“怎么样?可摸到了?”朱一龙流氓似的在白宇的手心里蹭了蹭自己已经硬挺起来的阳物,一边说一边急吼吼的解着白宇身上的衣服。

白宇这才反应过来朱一龙说得两根是什么,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好奇,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自己的衣服早被朱一龙给解了个干净。

“你……唔……”白宇又羞又气,正要抬手打这急色的傻龙两下,结果手腕轻易的就被人捉住,就连嘴巴也被人用吻给堵了起来。

“嘘……乖小白,现在别说话。”朱一龙在白宇的唇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绵长的吻,把白宇吻得直透不过气来,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腰间,慢慢的向腿间溜去。

“嗯唔……”白宇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虽说他活了上万年,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爱抚,被朱一龙指尖拂过的地方,都变得酥酥麻麻的。

“小白……”朱一龙听见白宇喉间抑制不住的喘息,更深的吻住了他,贪心的吞咽着他口中甜甜的津液,用力的吮吸着他口中又香又软的舌。

炙热的吻顺着白宇的脖颈慢慢往下,在他茭白的肌肤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红痕。朱一龙一边向下吻着白宇,一边用手握住了白宇腿间颤颤挺立起来的玉柱,用手掌小心的包裹着娇嫩的肉棒,轻轻的上下撸动了起来。

“嗯……朱一龙……”白宇的十根手指都攥紧了起来,指尖紧紧的揪着朱一龙的衣襟,指尖用力的都泛白了起来,哽咽着抬高了胸口,肉棒一颤一颤的在朱一龙的手心里抖动着。

“小白……要叫哥哥……”朱一龙低下头含住了胸前挺立着的乳豆,用舌尖慢慢撩拨着,乳豆被舌尖挑逗得渐渐肿胀了起来。

“嗯……啊……哥……哥哥……唔……别……别再弄了……”白宇被身体里逐渐积累的快感弄得快要发疯,无措的在朱一龙身下抽泣着,泫然的泪光晃晃悠悠的在眼底打转,顺着泛红的眼尾落下隐没在乌黑的发丝里。

“小白……”朱一龙本想再多些耐心,可白宇这副可口的模样让他实在忍耐不住,低头狠咬了一口肿胀的乳头,掀起衣袍就将怒张的阳物直接抵进了臀缝之中。

“小白……别担心……不会疼的……”朱一龙吻了吻白宇的耳朵,往外沥着淫液的肉棒紧贴在白宇的臀缝中磨蹭,将黏黏糊糊的液体涂满了白宇的臀缝之中。

“嗯……”白宇难耐的扭了扭屁股,龙族阳物中分泌出的液体自带了催情的效果,被情欲充满的身子此刻变得更加滚烫起来。

“热……热……”白宇胡乱的蹬着小腿,脸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眉眼中皆是被情欲所诱惑的春情。

“乖宝……别急……现在就给你……”朱一龙用吻堵住白宇的唇,将其中一根抵上紧窄的穴口,慢慢的挺腰,龟头抵开穴口,一点一点的挤入了温热的肠道。

“嗯嗯唔……”白宇被堵住唇,模模糊糊的呻吟从交叠的唇缝中溢出,仿佛体内所有的空虚在这一瞬间被填满,让他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声。

好……好大……白宇迷迷糊糊的喘了口气,只觉得整个肠道都像是被肉棒塞满,硬生生的直顶到自己的肚子里。

缩紧的穴肉让朱一龙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牙齿咬了咬白宇的唇肉,双手握紧他的窄腰慢慢的挺动了起来。

肉棒耐心的拓开每一寸肠肉,渐渐的顶入了深处,又圆又大的龟头挤开肠肉,狠狠的刮蹭过肠壁上敏感的软肉。

紧致的穴口被肉棒折磨得发红发肿,穴口上沾满了朱一龙铃口中流下的淫液,顺着臀缝滴答滴答的掉落下来。

“嗯啊……哥哥……慢……慢点……”白宇被操得脑子发晕,快感就像是一波又一波涌上的潮水,直把他推入了高潮的顶峰。

穴肉被操得剧烈的颤抖着,肉棒也哆哆嗦嗦的在腿间抖动,黏黏腻腻的前列腺液止不住的从铃口中涌出来,沾满了白宇平坦的小腹。

白宇紧抓着朱一龙坚实的肩肉,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大声的在他的身下婉转呻吟,扭着屁股迎合着朱一龙的每一次顶撞。

肉棒狠狠的操进变得绵软的小穴,半根拔出来以后再用力的全部操进去,操得肠液咕啾一声从穴缝里涌出来,将两人交合的地方变得湿漉漉的。

“小白……小白……”朱一龙激动的吻着白宇大声呻吟的嘴,脑子一热就在白宇的小穴里射了出来,射完以后马上把那根拔了出来,而后快速的操进了另一根,掐住白宇的细腰操得更狠了。

“呀唔唔……不要了……不要了……”白宇受不住的哭叫起来,肉棒未经过抚慰的射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射了自己一身,甚至有几滴都飞到他的头发上。

这般淫靡的景象更加刺激了朱一龙,肉棒又快又狠的往穴里狠操,之前射进去的精液被肉棒顶撞得从穴里挤出来,弄得白宇的屁股里黏糊糊的一片。

朱一龙干得正猛,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梧桐树居然承受不住的倒塌下来,两人眼看着就要光溜溜的跌入云中。

“哇啊!”白宇惊慌失措的捂住发烫的脸,想也不想的赶紧变回了原形。

朱一龙的肉棒还留在白宇的穴里,见白宇化成原形也只好变回了龙身。

只见空中一龙一凤缠做了一团,地上的凡人们一时看得出了神。

“这是龙凤呈祥啊!好兆头啊!”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句,其余的人们也跟着纷纷附和起来。

“朱一龙!!你赔我梧桐树啊啊!!”白宇又羞又气,狠啄了几下朱一龙硬邦邦的龙鳞,翅膀扑闪着打向朱一龙的龙头。

“嘿嘿嘿……小白……你要什么都行。”朱一龙终于把白宇吃干抹净,心满意足的抱紧了白宇,在他的颈子上狠亲了两下。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