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0日

【朱白】致命诱惑

总裁居x调香师北

“致命诱惑”这款香水一经面世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制作这款香水的人正是被誉为“最天才的调香师”——白宇。

这款香水不仅仅只是一瓶香水这么简单,而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信息素转换成对方喜欢的气味的特殊香水。

不论是omega还是alpha,甚至是普通的beta都对这款香水趋之若鹜,然而这款香水并没有公开售卖,他们就是想得到这瓶香水也求之无门。

朱一龙盯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关于“致命诱惑”这款香水的新闻,照片上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拿着手中的香水瓶向采访的记者展示着自己研制的最新成果。

“致命诱惑”的确是个不小的商机,自己必须得抢在所有人前面拿到这款香水的经营权。

当然……也不光是为了香水的经营权……

朱一龙想到这,果断的拿起了手边的电话机,“娇娇,约一下今天上新闻的那个调香师白宇。”

“好的老板。”

能短时间改变信息素味道的香水吗……呵,有意思……朱一龙放下了手机的听筒,盯着照片里的男人眼底闪过一抹莫名的深意。

娇娇顺利的约到了白宇,事实上她还没有开口对方好像就已经知道了她的用意。

“我知道你们老板想要‘致命诱惑’的经营权。这样吧,这个星期五晚上,让他单独到我指定的地方来跟我面谈。”电话里的白宇快速的说完,将地址报给了她,然后不等对面电话里的人是什么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娇娇默默的盯着手里一阵忙音的电话,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记下的地址,暗暗的给自己摸了一把冷汗。 这人……居然把老板约到情趣酒店……到底是想干嘛啊……

反正……自己约到人了就行了吧……娇娇深吸了一口气,转手打通了老板的座机,“老板,人约到了,这周五晚上在恋语酒店903房,说要您单独跟他面谈。”

恋语酒店?朱一龙听了忍不住挑高了眉毛。这家酒店他是知道的,L市最著名的情趣酒店,里面所有的客房都是针对喜欢新鲜的年轻人设计。

朱一龙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照片,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好,帮我把那个时段的行程空出来。”

——————————

周五,朱一龙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电子钟,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便叫司机将自己送到了恋语酒店。

朱一龙上了楼站在房间门口,屈起食指在门上轻敲了两声,不一会儿门便应声而开。

“你总算来了,进来吧。” 白宇懒懒的倚在门框上,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酒店的浴袍。

或许是因为刚刚洗完澡,他的头发还有点湿湿的,挂在发尾的水珠顺着衣领没入更深处的地方,脸颊被热气蒸得泛红,眼底氤氲着一团未散的水汽。

朱一龙忍不住舔了舔后槽牙,眼角微眯了起来,看着白宇故意的抬起手扯了扯松垮垮的浴巾,然后凑了上来将自己的脖颈环住。

“你在勾引我?”朱一龙的眼底闪过一层暗光,被压低的嗓音变得有几分沙哑,白宇凑得太近了,近的他甚至都能闻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 那是馥郁的玫瑰花香的味道,也是他最爱的味道。

“你来之前不就应该已经猜到了?”白宇轻笑了一声,更加凑近了朱一龙,伸出舌尖轻轻的在他的脖子上舔了一下,“冷松的味道,我不讨厌呢。”

朱一龙眯了眯眼,揪住人的后衣领把人扯进了房间,快速的反手关上门,一把将人按在门边的墙上迅速的吻了上去。

关上房门以后,房间里浓郁的玫瑰花味直冲进朱一龙的鼻腔,简直就像是自己吻着的这个人大声的叫着“快来操我”。

朱一龙的呼吸一下变得粗重了起来,手指抽下白宇绑在腰上的浴巾带子,松垮垮的浴巾一下大敞开来。

朱一龙搂紧男人纤细的腰肢,将人紧紧的禁锢在怀里,捕捉住钻进口中的软舌,舌尖与舌尖迅速的纠缠了起来。

整个房间里只听到两人粗重的喘息声,还有接吻时发出的水声,玫瑰的香水与冷松的味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朱一龙的手掌慢慢的抚摸着掌心贴合着的腰线,入手处的肌肤简直就像是软滑的凝脂,只要稍稍用力,手指就会深陷入柔软的皮肉,然后留下几道深色的指痕。

朱一龙顺着白宇的下巴吻下来,齿尖轻轻的啃咬着他薄弱的耳骨,耳骨边上的软肉因为牙齿的碾磨而迅速的变得通红了起来。

“嗯唔……”白宇放松的靠在墙上,任由着男人在蹂躏着自己的耳朵,手心贴上他的胸口,扯下了他脖子上板板正正的领带,将拆下来的领带塞进了朱一龙的手里,“绑在你喜欢的地方……然后操我……”

朱一龙惩罚性的用力的咬了一口白宇的耳垂,将手中的领带拉紧绑在了白宇胯下抬起头来的肉棒上。 领带紧紧的绑在龟头下段的位置,多余的布料垂在卵蛋上、大腿间,深色的布料印衬着奶白色的肌肤,显得淫靡异常。

“你可真坏啊……不过这样的我喜欢……”白宇坏笑着舔了舔唇瓣,转过身背对着朱一龙,双手扶着墙壁压着后腰把屁股翘高,“来吧……宝贝儿,快把你的东西操进来。”

“这么等不及了?”朱一龙贴着他的脊背吻了吻他的后颈,掌心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臀肉,弹性十足的软肉被打得激起一阵肉浪,白宇的呻吟在喉咙里转了几圈被拉长。

“啊……”白宇眯了眯眼,翘高了屁股扭动着胯部,用丰盈的臀肉磨蹭着男人贴在自己屁股上的大腿,西装的布料蹭过腿间卵蛋的后方,深色的水渍迅速的在布料上晕开了一大片。

“怎么就这么湿了?”朱一龙轻轻啄吻着白宇的后背,手指慢慢的滑入了臀缝中,勾着盈满了臀缝中的淫水,轻轻的按压着躲藏在臀缝中间的穴口,指腹一点一点的抚摸着穴口上褶皱。

“嗯啊……因为……想要你……操我……哈……”白宇忍不住的喘息出声,分开两腿将后腰压得更弯下来,两手向后伸向两边拉扯开臀肉,将已经湿透了的穴口彻底的展露在男人眼前。

他为什么还不进来……白宇有些焦躁的咬了咬唇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之前喷的香水是不是太少了,以至于对这个男人一点用处都没有。

按理来说,他应该会被自己制造出来的伪信息素勾引,然后控制不住的插进来才对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了?你的‘致命诱惑’失效了?”朱一龙低沉的笑声在白宇的耳边响起,指尖用力将指腹慢慢一点一点的推进湿软的穴口。

“你……你怎么……哈……”白宇控制不住的轻颤了一下,开始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惊慌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朱一龙。

“你是想问我怎么没有受影响?”朱一龙安抚的吻了吻白宇的唇,用指腹摸了摸他唇边上那颗黑色的小痣,“我因为体质的关系,所有omega的信息素都对我起不了效果,当然了,这并不是代表我没有欲望,只是我不会被轻易的勾引而已。”

“勾引人之前,先做好功课再说吧……”朱一龙低笑着吻了一下白宇的唇瓣,并起两指一个用力将手指整根顶入了肉穴,轻易的找到了肠道上那块凸起的软肉,指尖对准那里快速的顶撞了起来。

“嗯啊啊……”白宇承受不住的尖叫了起来,敏感的穴肉被手指操弄着生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快感,穴肉一张一合的绞缠着手指,泊泊的淫液顺着穴口被手指搅弄出来。

朱一龙慢慢的舔吻着他的后脊背,手指却快速的操弄着穴肉,另一手伸到白宇的胯下,握住被领带绑缚住的肉棒上下的撸动起来。

白宇忍不住哽咽了一声,肉棒在朱一龙的手心里抖动着,明明已经舒服得要射出来了,可是肉棒却被领带紧紧的绑着,填满了的精液从铃口里满溢出来,将朱一龙的领带润湿了一片。

“唔啊……不……不行……哈……要射出来……”白宇承受不住的哭泣起来,明明并没有射出来,只是被手指操着,他的后穴就经受不住的高潮了。

“怎么?只被操屁股高潮不习惯吗?”朱一龙吻了吻白宇的耳垂,将人一把横抱了起来,抱着人到了床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了一支狼牙按摩棒,带上安全套直接顶入了白宇张张合合的穴口。

“嗯啊……”白宇的身体止不住的弹跳了一下,双腿被朱一龙压在胸口上动弹不得,后穴被粗大的按摩棒一寸一寸的拓开,带着硬度的颗粒凸起蹭过娇嫩的肠肉,白宇受不住的哭叫了起来。

“哈唔……不……不行……呀……”白宇哽咽着摇晃着脑袋,被快感冲昏了的脑子已经让他完全无法思考,硬粒的凸起物刻意的一下接着一下蹭过自己最舒服的那处,过度的快感让他简直快要发疯。

朱一龙低头含住白宇胸口上的乳头,同时的打开手中按摩棒的电源,握住按摩棒的底部一下一下的往穴里狠操,牙齿咬住乳头碾磨,将乳头折磨得红肿起来。

可怜的白宇被弄得又哭又叫,小穴被按摩棒折腾得发红,湿软的穴肉被按摩棒操得熟透,合不上的穴口不停的往外喷出过多的淫液,将身下的床单都晕湿了一大片。

被绑着的肉棒摇摇晃晃的贴在他的小腹,精液一点一点的从被绑紧的铃口处满溢出来,星星点点的白色粘液挂在黑色的耻毛上异常显眼。

朱一龙一把抽出了按摩棒,将按摩棒随手的放在了边上。扶着肉棒的根部趁着穴口还未合上,腰部往下一沉将整根肉棒轻易的操进了热乎乎的穴里。

“唔啊啊……”白宇一下抓紧了脑袋下的枕头,脚趾都舒服得蜷缩起来,双腿被朱一龙架在肩上,细瘦的脚腕被朱一龙握在手里。

“不行……哈……不要了……小穴受不了了……”白宇胡乱的摇晃着脑袋,肉棒一操进来他就受不了的高潮了,屁穴被肉棒操得爽得不行,一抖一抖的绞缠着肉棒。

龟头紧紧的抵在肠道深处的生殖腔口上,内里的腔口要被按摩棒玩弄得松软下来,只要朱一龙一个用力就能把龟头直接顶进张开的腔口里。 “真的不要?”朱一龙挑了挑眉,身子往后退作势要抽出肉棒。

“要……要……嗯啊……别……别出去……呀啊……”白宇的话刚说到一半,朱一龙就握着他的脚腕重新把肉棒操了进来,这次比刚进来时还要用力,龟头一下挤开了松软的生殖腔口。

“呜呜……好……好深……嗯啊……”白宇被顶得差点爽昏过去,生殖腔被肉棒直接操弄的快感完全不同于之前被按摩棒玩弄,让他想要更多却又忍不住想要逃离,逃离这让他快要疯掉的快感当中。

生殖腔口被操得大大张开着,生殖液直接顺着被顶入生殖腔的肉棒涌了出来,黏黏糊糊的沾满了两人交合的位置,肉棒往里一顶小穴就咕啾一声喷出水来。

朱一龙顺势解开了绑在白宇肉棒上的领带,精液瞬间从铃口中喷射出来,白色的精液射在了白宇自己的小腹上,甚至有一点飞到了他卷翘的睫毛上。

“哈……哈……”白宇承受不住的连连倒抽着冷气,神智好像都随着被精液一起从脑子里飞了出来,晕晕乎乎的承受着男人一下比一下狠厉的撞击。 龟头狠狠的蹭过肠壁上凸起的软肉,再整个的操进张开着的生殖腔口,泊泊的生殖液粗大的肉棒都堵不住,被肉棒一顶就兜不住的喷了出来。

“啊……啊……”白宇被朱一龙操得失了神,眼神失焦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射过一次的肉棒软绵绵在小腹上晃动着,身子一抖射出来一股透明的前列腺液来。

被操得熟热的穴肉紧紧缠着朱一龙的肉棒,终于在白宇承受不住的昏过去的时候,朱一龙将龟头操进生殖腔里,将精液全部的射进了生殖腔中。

白宇迷糊的哼了一声,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朱一龙给内射了,无意识的揪紧了手指,晕倒在朱一龙的怀里。

朱一龙吐了口气,将软下来的肉棒从白宇的体内退了出来,浓稠的精液顺着松软的穴口一下涌了出来。

“小傻子……还想用香水勾引我……”朱一龙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低头吻了吻白宇被汗湿的额角,“就算你不用那个,我也会被你诱惑……”

毕竟……这家恋语酒店可是用小家伙的名字命名…… 因为,对于朱一龙来说,白宇本身就是“致命诱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