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2日

【何开心X韩沉】Lunatic

*Lunatic是指被Luna暂时剥夺了理智。在十九世纪英国,被认定为Lunatic的人,哪怕是犯下重罪,也会罪减一半。原因是这不能怪他们,而是受了月亮诱惑的缘故。

庚子年九月十五,月圆夜。

妖类对月光最敏感,在那一晚他们会丧失理智,即使是修为最高的银龙也无法免俗。

韩沉是一条修行千年的银龙,平时那层人类的皮兜得紧,一到月圆之夜就会暴露自己。龙性本淫,一发情就没完没了,嘴巴干涩得很,浑身又烧得厉害。他不通情事,几乎是靠着自己的本能去撸动自己的分身,葱白的手指一揉捏上去,底下的小批又泄出一股儿蜜水来,把他的手掌都打湿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出水出得那么厉害,里面像是藏了一汪堵不住的泉眼,只能靠疏通。先用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戳刺,那样能让他获得片刻的快感与缓解,手指刚进去就被绞得死紧。韩沉本人严肃高冷,却偏生得一副淫贱的身子,底下的小批就是无师自通地会吸东西,就是会渴望更大更饱满的东西去填满自己。

韩沉被快感逼得出了些许泪花,嘴巴含着枕巾的一角,任由口中流出来的水儿将这三角打湿,他小声地呢喃着心上人的名字——那是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名叫何开心,打扮得跟马卡龙一样,性格也像马卡龙,甜得齁人。笑起来那洁白的牙齿可以闪瞎一群人的双眼,明明是个不着调的轻浮小子,但就让韩沉念念不忘。

何开心敲门的时候韩沉正锁在被窝里自疏欲望,这里他是藏了一点私心的,他想着去试探这个小朋友,比起拿着话语去恐吓他,不如用实际行动让他看看自己的妖性——一发起情来就没完没了。韩沉故意没落锁,还锁在被窝里高高翘起他的臀部,就对着大门展示,连房间里的气温都急剧上升,闷得他脸上一片绯红。

“沉沉,哥哥?我进来啦?”何开心轻轻推开了门,蹑手蹑脚地进了屋。他环顾了四周,还未等他察觉到空气中这股甜香,他就被从房间传出来的娇吟给吸引了注意力。他辨认出这正是韩沉的声音,明明叫得沙哑,语调听起来却甜得发慌。

何开心正当精力旺盛的年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一推开门就看见了被窝里的隆起,他皱了皱眉,上手去扒开,出现的场景让他看得眼都直了——平时连穿着黑衬衫都要规规矩矩把扣子扣到最高处的韩沉,此刻大胆地赤裸着身体,胸前袒露一片春光,衬衫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裤子褪到了小腿那,两腿间也是湿漉漉的,如果你仔细一看,还可以看见那进出小批的龙尾巴把那小嘴撑得又肿又红,还咕噜咕噜地进出着,喷出来的水正好附在他的龙鳞上,把龙尾巴打得湿漉漉的。

韩沉只是本能地追求舒服,但当这一切都被暴露在灯光下又让他羞愧难当,只能欲盖弥彰地想并拢双腿,想掩盖他那淫荡的行径,其实收缩的小批早就把龙尾巴绞到更深的地方去。

龙角也发着红光,暗示着这幅身体的主人遇到了多么棘手的情况,需要求助于眼前人,摸一摸也好亲一亲也罢,只要能让他舒服的都成。可何开心他却不说话,就那么僵僵地站在那,让韩沉心里有些忐忑,他早就预料到了自己这怪物的身份可能会吓到这个胆小的男孩,可当这一切真实发生的时候,又让他难受。不过现在发热的脑子没能让他想得太多,浑身燥热得不到缓解,情欲早就占了上风。

韩沉主动地跨坐在何开心的身上,用自己湿漉漉的小批去蹭何开心的裆部。还是有戏的,那裆部里的巨物硬邦邦的,像把尖刀抵在韩沉的大腿内侧,湿漉漉的水儿从小批滴落到了何开心的牛仔裤上,留下梅花一朵朵。

何开心也不是什么柳下惠,爱人都投怀送抱了,这不上他就不能算是男人!他伸出手去揉着韩沉的小批,蜜液流得更欢了,全部都淌落到了何开心的手心里,又黏又热。何开心饶有兴趣地抚摸着那张裹着龙尾巴的小嘴,时不时还戳进一两个指节,把原本撑得发肿的小批拓得更开。

“你是龙吗?”

“嗯……”韩沉小声地回答道,“你会……会害怕我吗?”

其实韩沉更想问的是你还会爱我吗?可是把这句话说出口他就失去了成年人的稳重,对于十八岁的何开心来说,他就是个上古老妖怪,是一个行走的活古董,到现在还把什么情啊爱啊挂在嘴巴上,是很丢脸的一件事。

他强迫自己稳重。

“怕什么?怕你拿这张小嘴吃我?”何开心揉着韩沉尾椎骨上的那片龙鳞,那是一条龙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敏感的地方,只需轻轻一点,就能激起韩沉一阵激颤。

“我拥有你无法想象的能力!”像是急于证明自己一般,韩沉用着妖力粉碎了一旁的花瓶。

“那又怎样呢?”何开心反问道,“即使你拥有我无法想象的能力,你也不愿意拿它来伤害我,对吗?”

何开心说得没错,韩沉对何开心是无条件的溺爱,他是那个给自己玫瑰花盖上玻璃罩的小王子,即使远航了,也牵挂着自己那朵红玫瑰,他不会舍得伤害何开心的。

何开心的动作很温柔,似乎是在体谅那个已经肿了的小口,慢慢地抽出龙尾巴。小批得了趣怎么会那么随便地放过冰凉的尾巴,每抽离一分就绞尽一分,十几厘米的龙尾巴弄得何开心大汗淋漓,他生怕自己伤到了韩沉。

“不要拿走,我会想要的。”韩沉红着眼睛小声地恳求道,连眼里都蒙上了一圈水雾,看起来楚楚可怜。

“让我给你,好不好?”

韩沉活了上千年,都用的这种笨方法疏解,他并不知道何开心可以给他什么,但出于信任,他还是松了嘴,乖巧地点了点头,等着何开心的抚慰。何开心顺着势去摸韩沉湿漉漉的小批,里面早就被扩张开了,随时可以接受下一轮更加汹涌激烈的性事,所以没让韩沉等太久,何开心就换上了自己胯下的东西闯了进去。

和尾巴不一样,何开心的分身是火热的,是更加坚硬的,就像有一块烧红了的长烙铁,狠狠地破开了自己的身子,如果仔细感受还能感受到上面的青筋跳动。韩沉没忍住叫出了声,所有甜腻的呻吟都被何开心听了去,所有火热的鼻息全都扑进了何开心的耳蜗里,在里面生根发芽,肆意生长。

何开心还是有自己恶劣的因子在的,所以还没等韩沉习惯,便大开大合地动了起来,还偏偏在韩沉崩溃大哭的时候吻住他的唇,把所有的呻吟喘息都堵在他的喉间。拇指还去揉捏韩沉胸前的两颗小红豆,轻轻地拉扯着,就像是要把那物摘下来似的。

疼痛与快感夹击着韩沉,让他有些迷糊,分不清今夕是何夕,只能把晕晕乎乎地接受何开心的吻,忍受双腿间的酸涩与痉挛,有的时候敏感点被碾得狠了就会激得韩沉想逃开,可每次又会被拉扯回来,换来更深的惩罚,撞到更深的地方去。

顶到最深处会把韩沉的肚皮顶起来一块儿,韩沉迷迷糊糊地去揉,嘴里还喃喃着“破了”“坏了”,怏怏说“我不要了”,他还没发现这事的主动权就不在他身上!

何开心仍然大开大合地撞击着,他知道铺天盖地砸过来的疼痛会把韩沉淹没,可他就是不愿意停下,因此他只能去寻找更好的方法补救,例如去刺激韩沉其他的敏感点——啃咬他的锁骨,亲吻他的耳垂,吸吮他的ru蒂。如果那软兔子还能蓄奶就好了,一个深吸会满溢出来,喷到自己的舌苔上,肯定是甜的。

龙会生龙蛋吗?鼓鼓的肚子装着一筐的龙蛋,他们争先恐后地往那张紧致的小嘴涌,把他的龙爸爸折磨得大汗淋漓,就像从泉里捞出来似的。小嘴被龙蛋撑得合不拢,只能那么大开门户,露出里面粉色的嫩肉来,再挤出一颗颗硕大的圆蛋。

太过于沉浸自己的幻想,没注意自己的频率,何开心把身下人给欺负狠了,等待他回过神来时,韩沉早就两眼翻白尖叫了交了精,全部都喷到了两人的小腹之间。底下的小批也没闲着,又溢出一股水来,这下被何开心的东西牢牢堵住流不出来,让他腹腔更加涨得慌了。

窗外的月亮在这一刻挂到最高处,也是最亮的时候,透过偌大的落地窗照进来,就洒在这两具躯体上,他们交缠着,缠绵着,亲吻着,拥抱着。

罪恶总会被黑夜掩藏,月光会给它披上一层冠冕堂皇的皮,把原本在潮湿阴暗中滋生的苔美化成午夜的玫瑰花。

所以犯了错,不能怪何开心,更不能怪韩沉。

是月亮结结实实地让人发了疯。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