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6日

[朱白]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熊猫精(一发完)

竹笋精小朱 x 大熊猫精小白

在山林深处一片茂密的竹林里,生活着一头孤独的大熊猫,为什么说它孤独呢,因为他活了好久好久,久到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

它能听懂人的语言,有一次,有游客误入这片密林,掉了个手机在林子里,他还学会了玩手游,当然玩了没多久手机就没电了,他觉得自己成精了,可是他变不了人形,苦闷。

某个春天,正是竹林里冒笋尖的时候,大熊猫在竹林里快乐的跑来跑去,突然,他被一个小笋尖绊了一下,滚在了地上,它看着这个小笋尖,不像其他的笋尖那么脏,它看起来绿绿的嫩嫩的。

大熊猫把它刨了出来,用它小小的舌头舔啊舔啊,把这个小笋尖舔的得更干净!更漂亮!

这之后,大熊猫就把他揣在怀里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宝贝,他还会对这个笋尖说话,当然说的是人话。

这个笋尖就陪着它在森林里面度过了一个快乐的春天。

有一天,大熊猫正坐在一个石墩子上抱着笋尖舔,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类小孩的喊声。

“看啊!大熊猫!”

它赶紧往森林深处跑去,笋尖没有揣紧就掉了下来。

小朋友跑到了石墩子边上。

“咦?熊猫呢?”

“这地方怎么会有熊猫。”小朋友的妈妈哭笑不得跟在他身后。

小朋友没看到熊猫,但是他捡到了笋尖。

“这个好可爱啊!我要带回去!”

“脏死了,什么东西啊,快丢掉。”

“不要不要,我就要带回去。”

当妈的拗不过孩子,只好让它把笋尖带了回去。

等那边没有了动静,大熊猫才敢回去找他笋尖,他不知道他的笋尖竟然被人带走了,只当是找不到了,大熊猫很伤心,因为他真的很喜欢那个笋尖,它都舍不得吃它。

这孩子是山脚下火锅店的小东家,回到店里他就把笋尖跟收银台上的一盆富贵竹插在了一起。

这只笋尖,因为整天被熊猫精的唾液舔舐,又一直听它跟自己说着人话,所以也开了心智。

他天天在火锅店里看电视,还识字了呢!闻着火锅的味道,他心想,要是能变成人吃一回火锅,那竹生也值了啊!

可能是他的愿望太过强烈,有一天晚上他竟然真的化成了人形,他裸着身子站在收银台边上,瞥了眼发财竹上围着的红绸,上面写着“一鸣惊人,龙腾虎跃”,于是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竹一龙,有姓竹的吗?不如姓朱吧?

好有文化一竹子精!

朱一龙寻思着别人穿的衣服是啥样儿,就给自己变了一身荧光绿的衬衫和鹅黄色的裤子,很好看鸭。

他偷偷溜出去在街角蹲了一宿,第二天就来应征成了火锅店的伙计。

朱一龙走上了竹生巅峰,有宿舍住,有火锅吃,还交上了几个店员朋友。

有一天晚上,他们在宿舍里聊天,有人说后山有熊猫,提议去后山的竹林里找,有人就说不相信。

朱一龙信啊,他记得那个熊猫,抱着还是笋尖的他舔啊舔,那怀里暖烘烘,怪舒服的,大熊猫还一直对着他说话,有点想念。

熊猫也成精了吗?他为什么不化成人形?为了报答他,我愿意请他吃火锅!

于是朱一龙应和着说要去找熊猫,当下就定了周一火锅店休息的那天一起去后山探险。

跑到半山腰的时候,朱一龙假装不舒服,说想先回去,其实他知道那些人这么走是找不到熊猫的,他也不会告诉他们熊猫到底住哪儿。

他偷偷地换了另一条路,直奔熊猫住的山洞。

果然,大熊猫正坐在山洞口,抱着一支竹子在啃。

大熊猫看到人的时候吃惊极了,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隐蔽了,要穿过没有缝隙的密林,踏过布满泥潭的沼泽。

“你你你……”他一时紧张竟然暴露了自己会说话,赶紧举起两个爪子捂住嘴巴,妄图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球,假装不是个活物。

“猫猫不怕,我是尖尖。”朱一龙赶紧表明身份。

“昂?”大熊猫露出茫然的表情,“你是尖尖?尖尖!”

大熊猫想冲上去把尖尖揣怀里舔,可真揣怀里了却不知如何下嘴。

“你怎么变成人了啊?”

“说来话长,猫猫。”朱一龙被熊猫抱着,感觉特别舒服,“我被个人类小孩捡走了,在火锅店里待了半年,结果就成精了,肯定也跟你以前一直舔我有关。”

大熊猫若有所思的听着,垂下头有点懊恼。

“为什么我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变成人。”

朱一龙怔了怔,原来大熊猫不会变人,那他怎么带他去吃火锅?

“猫猫,你真的不知道你们熊猫怎么才能变成人那?”

“我不知道,印象里只要成年了就可以化形,但是我活了很久很久了,肯定已经到岁数了。”熊猫可怜兮兮的低着头。

“这个成年是不是跟年龄没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啊?”

“动物是不是要交配过才算成年?”

嗯?大熊猫眨巴一下眼睛,盯着朱一龙看,也许尖尖说的有道理!他只要交配了说不定就可以变成人了!

“我觉得行,但什么是交配?”

朱一龙也是看cctv播的动物世界看来的,说什么成年的动物又到了交配的季节,至于到底怎么做他也不是很清楚。

好在他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上网查一下就行。

大熊猫看到他拿出手机,酸的不行,伸出毛绒绒的爪子指着手机撒起娇来:“哥哥,等会可不可以借我玩下手机。”

“等你化形成功,哥哥给你买一个新的!”

一人一熊高高兴兴的打开搜索框,头靠在一起输入关键字“熊猫交配”。

哇哦,原来是这样,可是哪里去找另外一头熊猫呢?

“我在这片竹林里住了好久了,一直都只有我一个熊猫。”

那怎么办呢?

“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变成熊猫?”

“哥哥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回报你。”大熊猫感动的都快哭了,黑黑的眼眶耷拉着叫人看着怪可怜的。

朱一龙把大熊猫搂怀里拍了拍,又拉开距离仔仔细细的把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瞅了个遍。

还低头看了看大熊猫浑圆的屁股。

“砰”的一声,朱一龙也变成了一个熊猫,他俩模仿着记录片里熊猫的样子,在地上滚到了一起。

大熊猫还是第一次被另一只大熊猫紧紧的抱着,原来在毛茸茸暖烘烘的怀抱里这么舒服的吗?

他们两个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身上的皮毛磨磨蹭蹭,就觉得蹭到腹部的时候特别痒,这种痒又不难受,反而停不下来的把那里靠在一起继续蹭,平时嘘嘘的地方都硬的发疼。

朱一龙力气要大一些,滚着滚着不知怎滴就把大熊猫压到了自己的身下,不让它动弹,只顾着自己磨蹭下身。

突然,他的觉得自己嘘嘘的地方变得好大好硬,戳到了一个滑溜溜软绵绵的洞洞口,忍不住就往里面戳去。

大熊猫扭来扭去挣脱不得,只好哭憋着脸受着,好疼好难受,但过了一会儿,竟然觉得有点舒服,撅着毛绒绒的屁股主动去吸朱一龙的大家伙。

原来交配是这种感受吗?

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这么干?

大熊猫觉得自己以前一个人过得那都是什么日子?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两个人连在一起的地方太舒服了,朱一龙词汇量多一些,他除了用舒服,还会用爽来形容现在的感受,这很爽,非常爽,大熊猫的配合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只管动的越来越快。

大熊猫也感觉自己屁股里的家伙越来越大越来越烫,诡异的是他还不觉得难受,只觉得越来越舒服,一个激灵就这么撅着屁股嘘嘘了,还飙了好远。

“砰”

朱一龙怀里一松,大熊猫身上的毛毛都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四肢纤长的光屁股少年。

而他也在缴械之后立刻变回了人身。

两个人光滑溜溜的叠在一起,朱一龙的大几把还在他的身体里。

“成功了哥哥!”

大熊猫扭过头,眼睛亮晶晶湿漉漉,伸出粉粉的舌头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

朱一龙低头就吮了上去,勾着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的舌尖挑逗着它舔舐自己的唇舌。

他太喜欢大熊猫这样舔自己了,下次试试让他舔自己身上别的地方试试,朱一龙这样想着不知道为啥又硬了几分。

不过他强迫自己清醒一点,毕竟在这野外两个人这么躺着不太舒服的,毛毛都变没了嘛。

他退出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的身体,把他拉了起来,自己变好了绿衬衫和黄裤子,让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试试自己变衣服。

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想着刚才看纪录片片头那个主持人的样子给自己变了件白衬衫黑长裤,特别的适合。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尖尖真的好看啊,是笋尖的时候就那么出众,现在变成人了,比刚才搜索页上跳出来的广告里的明星还要好看!

“猫猫,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叫朱一龙,以后就叫我龙哥吧?”

朱一龙看着他的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变成人了为什么也能这么可爱呢?就好想伸手摸摸他头上蓬松的发,看他笑死起来眉眼弯弯嘴角翘翘的模样。

“好嘞,龙哥真有文化!我还没有名字呢。”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眨了眨眼睛,撅起了小嘴,委屈巴巴。

朱一龙环顾四周,不知在思忖些啥。

“你看这里风景宜人,放眼望去,游丝冉冉花枝静,青壁迢迢白鸟过,不如你就叫做白……羽吧?”

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疑惑的看着朱一龙,他没听明白刚才龙哥说的到底是啥。

“不是,你也不是鸟,咱把这羽字换成宇宙的宇!浩瀚大一些!”

大熊猫(此时已是人的形态)满头问号,什么冉冉,什么迢迢,宇宙又是啥?浩瀚能吃吗?

“龙哥起的我就喜欢,我以后就叫白宇了。”他哥真真有文化,他真是崇拜极了。

朱一龙拉着白宇的手。

“跟我下山吧,我给你买手机,带你吃火锅”

“好嘿嘿”

他俩手拉着手,走向人间~

(后续)

做人,真的是,太开心了!

这是大熊猫精白宇第N次在家里发出这样的感叹。

朱一龙夹着一片牛肉,涮熟后妥帖的放到他碗里,大熊猫精憨憨的,拿筷子的姿势也跟常人不太一样,不强求能夹起黄豆,只要能扒饭就好,这种涮肉的细活儿就教给了朱一龙。

白宇吃得齿颊留香,辣的满脸通红,一大口可乐咕嘟咕嘟灌下去,打出一个响亮的嗝儿,再透过火锅升腾起的热气看着他的漂亮哥哥,传说中的熊猫生巅峰不过如此罢。

那天他们下山以后,朱一龙就把白宇带回了员工宿舍,在同一张床铺上挤了一宿。

同事纳闷说你不是不舒服先回来了嘛,又从哪里领回来一个漂亮弟弟。

机智如竹子精就随口瞎扯,说白宇是他老家的远房表亲,来城里想要找一份工,这不刚从火车上下来,就打电话投奔他来了。

朱一龙平时跟大家关系都挺好,白宇也是个讨人喜欢的,话倒不多见人就笑,不一会宿舍里几个大哥都放言,朱一龙的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朱一龙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怎么这些人都随随便便认哥哥的,都想当我家猫猫的哥哥吗,这怎么行。

第二天,他先带着白宇去火锅店给他也找了份工,接着就立刻就拿出所有存款,付三押一,在火锅店边上的小破公寓楼里租了一间独立的屋。

这屋子小的只够放一张五尺的床,两边分别是一个衣橱,一个床头柜,挨着床头柜放了个小小的双人沙发沙发,再一个桌子,就是房间的全部了。

浴室也非常小,干湿两用更节约地方。厨房是这一层楼的三户人家共用的。不过他们两个既不会做饭也不会想要学做饭,只会偶尔带点火锅店卖剩下的肉和蔬菜回来吃火锅。

每天兄弟俩一起去上班,晚上下了班回来就洗洗干净,在一张床上睡觉,小日子过的挺舒坦的。

除了一件事之外。

白宇这会吃的饱饱的,抱着朱一龙给他买的手机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朱一龙把锅子、碗拿去厨房洗,回来就看到白宇盘着腿,捧着手机,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脑袋还会跟着屏幕上的战况晃动,有时还会小小声哎哎啊啊几声,猫猫真的好可爱啊。

他刚这么想,白宇大概是中弹了,他啊啊叫了两声,头上就冒出了两个熊猫耳朵,哎呀,更可爱了。

白宇好像化人形还不是很稳当,只要看到他露出耳朵,就说明他快要变回熊猫了。

果不其然,白宇抱着手机的手突然变成了爪子,手机噗叽一下掉到了沙发上。

“啊我就要吃到鸡了!”他想把手机抓起来,但是又薄又滑的智能手机根本捞不起来,手机还被他的爪子撩着撩着掉到沙发下面去了。

白宇已经整个变成了熊猫,肥肥的腰身坐在狭小的沙发上不太好控制,就这么圆咕隆咚的头朝前栽了下去。

“噗……”朱一龙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宇不管手机了,懊恼的爬起来靠着沙发座一屁股坐在地上,转过头郁闷的看着门口的朱一龙,下垂着的黑眼眶显得委屈巴巴。

“龙哥!你笑什么呐?”他气鼓鼓的转过身背对着朱一龙,不理他了。

“还没死还没死!”朱一龙赶紧去把手机捡起来,挨着熊猫白宇坐下,搓起了屏幕。

“别!哥哥那里有人!嗷!这下真死了!!”熊猫白宇皱起了眉头,如果他可以的话。

“嘿嘿……”朱一龙把手机放沙发上。

“快帮我变回人!”熊猫白宇两只爪子拍上朱一龙结实的胸膛,看上去凶巴巴,其实轻轻柔柔地把他推到在地,爪子在朱一龙的胸大肌上来回踩。

嘭的一声,朱一龙也变成了一只熊猫,他一个翻身把白宇压到了地上,两团毛绒绒的身体抱在一起。房间里可不比在竹林子里头,两头熊猫只好拘谨一些,紧贴着下面磨磨又蹭蹭,看差不多了,熊猫白宇乖乖的趴着,熊猫朱一龙抱着他的腰,拿下面戳,戳着戳着,他们好像又回到了春天的竹林子里,阳光穿过竹叶投下斑驳阴影,春风拂过蓬松的毛发,令人心旷神怡……嘭,白宇又变回了人。

朱一龙也立刻变回了人,他跟白宇交换了一个亲吻,便从里面出来了。

白宇光着坐在地上,懒得再变衣服,感觉还有点爽,他迷迷瞪瞪在朱一龙怀里发了一会愣,伸长手臂从床头柜上的纸巾包里抽了两张纸巾,把屁股上黏糊糊的粘液简单擦一擦,又把地上的那一摊粘液擦了。

“啊,地上又都是毛……”他不开心的嘟了嘟嘴。

“我来收拾,猫猫快去洗澡吧!”朱一龙已经给自己变好了衣服。

“谢谢哥哥!”白宇光着爬到朱一龙身边,微微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就去洗澡了。

所以,他们碰到的唯一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就是,白宇化形不稳,变成熊猫就需要朱一龙跟他交配一下再变回人,然而这么搞一场,地上总是会有许多毛,收拾起来实在麻烦。

好在朱一龙任劳任怨,多花点力气打扫卫生根本不算什么,两个人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晚上再抱在一起睡在五尺小床上,他真的很满足了。

白宇做人的时间不长,还不太擅长交际,朱一龙借口他从小在乡下长大,不懂和顾客打交道,让火锅店老板给他安排在后厨,洗洗菜,摘摘菜叶子,摆摆盘什么的。

这份工还挺适合白宇的,他穿着围裙坐在火锅店后门口放着的小板凳上,快乐的摘着菜。

洗碗工小红端着一个大红色的盆挨着他坐下,盆里放满了脏盘子,她又去打了两桶水倒在盆子里,戴上手套。

“哥!”

“?”叫我?白宇有点诧异的看向小红。

“等会下班,你留一下呗。”小红拿着块抹布,朝上面挤了些洗洁剂,拿起一个盘子搓起来。

“……哦。”平时午市结束他都会跟龙哥回家去躺会,反正也就五分钟的路程。不知道这小红骨子里卖的什么药,大不了让龙哥在大堂里等会呗。

快到两点,顾客们依次结账走人,白宇那些洗菜配菜的活儿早就干完了。

小红攒了一盆脏碗没去洗,趁着大家都去大堂里打扫卫生,就招呼白宇到厨房角落,她低着头,捏着自己衣角,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咋了?”白宇忍不住先问了,他想快点走,好去找龙哥一块回家。

“宇哥,你,你有对象不?”小红涨红了脸,总算憋出了一句话。

“对象?”白宇以为小红要问他借东西,这个对象是啥东西,他不知道啊。

“你没有?”

“……没有没有”不知道就是没有吧?

“那那你跟我处对象成不?”小红终于问出来了,她羞得捂住了自己的脸。

“怎么跟你处对象啊?”

“就……”小红快要羞死了,宇哥好坏啊,怎么还这样调戏人家,哼。

“就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一起看电影,吃饭,手拉手逛街……还可以还可以亲亲……啊说不出口了,你讨厌!”小红这么说着就拿脑袋往白宇胸口扑。

“哎别别!”白宇捏着小红的肩膀,想推开她,可没想到这小红劲儿好大,闷着头害着臊一时半会还推不开。

朱一龙在外面等白宇呢,怎么比平时出来的晚呀,他有点等不及了便去后厨找猫猫。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对象了啊!”

朱一龙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小红埋在白宇胸口处,白宇捏着她的肩膀说道:

“我对象就是我龙哥呗!”

本来朱一龙看到这场面已经快要暴走,指不定能当场变成一根竹竿挑开这两个靠在一起的人儿,听了白宇的话他稍稍冷静下来,大步走上前把发懞的小红从白宇怀里掰了出来。

“没错,他的对象是我。”朱一龙对小红露出了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

“小白,你去外面等我。”

“好嘞。”终于可以走了,白宇走到大堂靠窗的位子坐下,等朱一龙出来。

刚才他头都要炸了,一点都没搞清楚发生了啥事儿,只觉得好麻烦,单纯如熊猫不应该有此遭遇,交给龙哥吧,他拿出手机开始网上冲浪。

“你你你们是一对?!”小红捂住嘴,瞪大了眼睛。

“是的。”朱一龙觉得这可能对这个小姑娘来说有点残忍,但是他必须把话说清楚,“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你放弃吧。”

朱一龙不忍心看小红此刻的表情,他像插在发财竹边上那会,被迫看过的偶像剧里的那些霸总男主一般,转身离开,留给小红一个决绝的背影。

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小红憋的满脸通红,抖窣着肩膀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按说她告白失败应该好好大哭一场,没曾想,她竟然不是在哭,而是在窸窸窣窣的憋笑。

小红一个人从老家跑到这儿来打工,她也不擅长交际,每天下了工就窝在被子里抱着手机看那些情情爱爱的小说,嗯,就是男的跟男的谈恋爱的那种。

只是最近火锅店新来的员工白宇实在是她的菜,鼓起勇气想要结束单身,没想到竟然碰到一对真基。

她看到朱一龙说我们已经住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轰然闪过一大堆不可描述的马赛克画面,脸还是这两个人的脸,紧接着眼前就出现了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我可以。

不过,宇哥才刚从乡下过来,看起来像个没被盘过得愣头青,涩的能掐出苦水来,看来朱一龙功夫下的还不够深。

爱他就要看他被压。

第二天晚市的时候,小红得了个空,神神秘秘的跑到大堂,递了个U盘给朱一龙。

“昨天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俩……”小红稳了稳声音,“这几部小电影是我精心挑选的,你们回家一起看吧,就当是赔罪。”

也不等朱一龙说谢谢,她就一溜烟的跑回后厨去了。路过厨台,白宇还在那儿摆盘,看到小红匆匆忙忙的跟他擦身而过,想打个招呼,可人根本当他空气一般,完全不理他。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这么复杂的事情大熊猫搞不明白,他转头就把这一茬忘了,期待着下班跟龙哥一块回家打游戏呢。

晚上,两个人洗了澡爬到床上已经很晚了,白宇提议吃鸡,朱一龙提议一起看电影吧,顺便告诉了他小红拷电影的事情。

“看电影?在家也能看电影吗?”白宇靠在床头问朱一龙。

“昂!”

他们租的屋子有一个电视机,就按在正对着他们床的那面墙上,这电视机虽然不新了,但是功能完好,还可以直接插u盘。

朱一龙把电视机打开,插上u盘,按了几下遥控器,里面有好几部,名字是看不懂的字。

嚯,还是外国电影呀,长见识了,白宇眼睛都瞪圆了,好奇的不得了。

“嘿嘿。”朱一龙觉得白宇可爱的不行,赶紧回来钻在被子里挨着他坐好,按下了播放键。

电视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亚洲男性,好像不是中国人,他不知道对着镜头说着什么,下面还有字幕,大熊猫认字有点费劲,不及朱一龙,朱一龙毕竟看电视看的多一些。

“这个男的说他很期待跟另外一个人见面。”朱一龙一边看一边给白宇翻译。

“这个就是刚才那个要见的人,他说他有点紧张。”

一会电视机里两个男的见上了,他们开始一起做饭。一个在炖汤一个还在后面看着,抱着前面那个人的腰,贴的紧紧的。

腻腻歪歪的烧完饭,两个人吃了起来,还喝了酒。

“他们在交流对方都喜欢啥。”

“这剧情很日常啊。”

“……嗯对。”朱一龙觉得这片跟他以往在火锅店里小电视机上看的那些电影都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也说不清。

电视机里两个人很快吃完饭,一块洗澡去了。

“这电视上怎么有一块花了呢?刚才还好好的啊”白宇指着电视画面说道。

“这好像不是电视机的问题,这块花的地方……好像是拍的时候就有的。”

“就有点看不清楚。”白宇掀开被子,拉开自己内裤,看了一眼。

电视里两个人为了洗澡虽然脱光了,但是这个地方怪怪的看不清楚。

难道还有长得不一样的,他又去拉开了朱一龙的裤头……龙哥的是比较大,但形状还是差不多的嘛。

“龙哥,要是咱们也有个浴缸就好了,可以一起洗澡。”

“……是啊。”朱一龙有点害羞的低下头,刚才被白宇这么拉开裤头看一眼,他都脸红了。

电视机里两个人总算洗完了,擦干净光着身体躺在床上抱在一起。

“睡觉啦?这就演完了?”白宇有点纳闷。

“好像还没吧?”朱一龙拿着遥控器点了一下,“还有半个小时多呢,再看看。”

电视上的两个人开始接吻,接了好久,久到看着的两个人都满脸通红。

镜头往下扫,其中一个人的手还捏着另一个人的几把,揉捏撸动,老电视机滋滋啦啦的旧音响里传出那两个人啧啧的湿吻声。

“哥哥,他们……”白宇一开口,声音哑的不行,他自己都吓坏了,不敢再说话,只听到心脏怦怦乱跳。

朱一龙好像有点明白这两个人在干嘛了。

他跟白宇只看过熊猫交配的教育指导片,每次也都是白宇变回熊猫了他们才赶紧交配,压根没想到,做人也是可以交配的,一旦想通了个中缘由,朱一龙觉得浑身的血气都翻涌了起来,几把翘得把被子都顶出了形状。

白宇虽是只老精怪,但他的经历单纯啊,天天的就在竹林子里瞎晃荡,哪经得起这种场面,整个身子都僵了,动都不敢动。

“猫猫……我想像他那样亲亲你。”朱一龙脖子都给熬红了,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话。

电视上的两个人总算舌吻完了,压在上面的那个人开始啃下面那个人的脖子,啃一下发出啵一下的声音,听得两人心眼儿发颤。

“……嗯”白宇轻轻点了点头。

朱一龙就学着电视机里的人那样去亲白宇。

白宇才变成人多久呀,那个脖子这里的皮肤就像是日本豆腐一样滑嫩,朱一龙的嘴唇才嘬上就不想离开,反复亲吻舔舐个不停,留下一片片粉红印子。

朱一龙的小嘴儿唇薄息热,所经之处酥酥麻麻,好像那初春的淫雨打在身上,撩的白宇心里直发痒。

“唔……哥哥……”白宇有点受不住,一脚蹬开被子,拉住朱一龙搁在他腰上的手,按在自己的几把上,“摸这里……”

“啊……”朱一龙才隔着内裤握了一下他的几把,白宇就抑制不住的喊起来,呜呜呜,好舒服啊,他抬着腰,把几把往朱一龙的手心里顶,几把顶端开始渗出清液,染湿了一小块布料。

朱一龙扯下白宇的内裤,大拇指划过顶端,手上弄得湿乎乎滑腻腻的,他的手很热,掌心粗糙,才摸上几把揉了两下,白宇就爽利的发起抖来。

朱一龙的吻一路向下,含上白宇胸前的红点,他不太敢用力,舌尖传来的触感实在是太嫩,怕一不小心就咬破。

白宇的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呻吟,乳尖痒的要命,他绷着身子,把胸往朱一龙嘴里送,想让哥哥好好疼一疼那处。

朱一龙见他如此,便大力吮吸,牙齿轻磨着乳粒撕咬,手上不知不觉也加重了动作。

“哥哥啊……唔……好舒服呜呜啊。”

青涩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些,白宇将几把往朱一龙手上顶了几下,就喷出了一股白灼在腰腹。

他大口喘着气,眼神涣散,刚才那感觉比做熊猫时候爽多了,就是好快啊,转瞬即逝让他回味无穷。

“哥哥……还想来……”他遵循内心的冲动,喃喃地嘟囔。

朱一龙又揉起了手掌里的几把,他的猫猫刚射过的几把又变硬了。

“嗯嗯嗯哼……”白宇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朱一龙一个手摸着白宇,另一只手分别把他的膝盖朝两边打开成M字,然后握着自己肿胀的大几把去戳白宇下面的穴口。

“啊嘶……”大龟头才碰到穴口的嫩肉就传来过电般的快感,比做熊猫那会的感觉强烈千百万倍,他迫不及待的想顶进去。

“唔……哥哥,疼……”白宇前面舒服,后面却有种被撕扯的疼,他难受的摇了摇脑袋。

朱一龙咬了咬后槽牙看了眼电视,压在上面的两个人正在用手指抠下面这个人的后穴,应该是吧?虽然花了一块有点看不清。

他也用手指往白宇的穴口里伸去,指尖比龟头细多了,不过虽然伸进去了一个指节,还是觉得干涩的不行。猫猫咬着下唇,喉咙里呜呜咽咽,一副难受的样子。

“宝宝乖,忍一忍,么么么……”朱一龙俯下身,伸长了脖子去亲白宇的脸颊嘴角,想要安抚一下他。眼神游移的时候瞥到了白宇肚子上的白色液体,他抽出那个做着开拓的手指,沾了点那液体,粘粘的,突然灵光一闪,把两个手指都抹上粘液,再去抠那小穴。

有了精液的润滑果然方便了许多,抠着抠着就伸进去两根手指,白宇还在感受几把被撸动的快感,好像在竹林里抱着尖尖在草地里来回翻滚,柔软的青草像百万只小手,拂过他毛茸茸的身体,一浪又一浪,把他推向欲望的顶端。

“啊啊……”朱一龙的手指不知道抠到那处,白宇弓起背尖叫起来,被撸着的几把一下子又飚出一股液体,这感觉来的太过强烈,白宇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一个无底洞,坏心眼的猎人并不想抓住他,挖得这么深,只是为人让他体验坠落失重的感觉。

朱一龙看着白宇为他意乱情迷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了,握着自己的巨物,撸开顶端的清液,来回搓了几下让它湿润后,趁着他还在愣神,就往那个洞口里面挤去。

穴口的褶皱被撑开,朱一龙足够硬,他一下就戳进去半根,又退出来一些,白宇里面又嫩又紧,感受跟做熊猫时完全不一样啊,这舒爽劲儿放大了岂止千百倍儿。

“猫猫……呼……好棒……好舒服”朱一龙开始抽抽插插,火热肠道里细密嫩肉包裹着坚硬的大几把,从四面八方挤着它压着它,给它按摩。

白宇两个手无措的拉着朱一龙握住他腰部的手臂,指尖在手臂上划来划去,被顶一下就闷哼一声,射过两次身子软的像一滩春泥。

朱一龙略微皱了皱眉,电视机里传来男人的叫床声,就,不太好听,他一个吸气,额上青筋暴起,把整根几把没入,换来身下人的惊呼,然后他把白宇扣在怀里,伸长了手臂去摸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反着手对准电视机按了个关闭,松开手又去搂着白宇。

这糟心的声音终于没了,他一边磨着小穴慢慢抽插一边又去啃咬白宇胸前没被疼过的那枚乳尖,胀大的肉棒虽不快却每一下都能摸到肠内骚处。

“唔……不,不行了……”白宇吸着鼻子呜呜咽咽,通红的眼角淌下泪珠,不知道是生理眼水还是泪水,几把硬硬的,可是射不出来了。

朱一龙直起身,掐住白宇的薄腰,大力抽插起来,白宇的几把被顶的左右晃动,他伸手去抓自己的几把,却被朱一龙握住了手,拉到嘴边,温柔的亲了亲他的手背,又被握着按回了他自己的肚皮上。

“宝宝,再忍一忍,我……呼……就要到了……”说罢又加快了冲刺的速度。

白宇低声喘息,细碎的呻吟像奶猫叫唤,整个身体泛着潮红,摸着自己的肚子,朱一龙的巨物一下一下破开肠道,还把他的肚子顶出弧度。

“宝宝,你叫响一点……”那肠道完全被肏开了,湿哒哒得都是淫水,朱一龙大幅度的抽插带出噗叽噗叽的滑腻水声,顺着白宇被抬起的臀缝往下淌,滴滴答答晕在素色的床单上。些许细碎的白沫粘在了朱一龙的耻毛上。

“哥哥,呜呜……啊啊啊……”就算朱一龙不这么说,白宇也早就按捺不住了,他咿咿呀呀的叫着,脑袋不停地乱晃,层层叠叠的快感把他的肉体快要挤爆了,却射不出来,他快要脱力了,肠肉却仍然发着春儿,欢愉的吸着肉棒。

太舒服了,汗水打湿了朱一龙稍长的额发,贴在额角,闭着眼睛感受了交配的快感,那肠肉软绵火热,还突然痉挛颤抖,压着他的几把快要擦起火来,又几十下深顶之后,他射在了深处,射了好久都没射完,稍微变软的几把更加敏感的感觉到肠道的跳动,一波又一波似乎没有停的时候。

白宇早就抓不住朱一龙的手臂了,摸着自己肚子的手也滑落在床上,十指抠着床单,压出白色,干高潮的快感猛烈又持久,他眼前模糊一片,耳边嗡嗡声响……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朱一龙趴在他胸前,穴里含着的那个几把即使软下来了还是硕大的卡在里面。

“哥哥……”白宇不好意思的轻声叫唤,穴口无意识的缩瑟了一下。

朱一龙觉得自己好像又硬了。

“唔……”白宇被朱一龙吻住嘴巴。

“好猫猫,再来一次好不好?”含含糊糊的声音从朱一龙嘴巴里冒出来,温柔如春风拂面,白宇糊里糊涂的闷哼一声,朱一龙就当他答应了。

第二天,朱一龙帮白宇请了假,午市结束便赶紧打包了白宇最喜欢的奶油小馒头和白粥,配上他们店里的特色酱菜,回去喂他的猫猫。

第三天,白宇去上班了。

开市前,白宇打算坐在后门口的小凳子上边晒太阳边摘菜,蹲了半天却没蹲下来,最后岔着腿别别扭扭地捧着装菜的盆子,站到后厨的大水斗前面去搞了。

小红坐在小板凳上把这情况尽收眼底,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狂笑出声。

午市结束的时候,朱一龙招呼白宇去大堂坐着,他去一趟后厨,好把U盘还给小红。

“好看吧?”小红把U盘仔细的收到自己围裙前的口袋里。

“昂……”朱一龙低下头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这个话题。

“下次有好看的再推荐给你。”

“可以。”朱一龙突然抬头看向小红,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操,小红的心漏跳一拍,这两个人真是天造地设的绝配啊啊啊,她红着脸跑开了,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今天也是为绝美爱情哭泣的一天,小红早就忘了自己曾经也是渴望爱情的单身狗,只要朱一龙和白宇恩恩爱爱,性生活和谐,她脱不了单又有什么关系。

自从他俩学会了用人形交配以后,白宇再也没有突然控制不住变成熊猫的情况了,还可以在交配的时候变个耳朵出来增添情趣。

朱一龙想着要不要再去打一份工,他想要赚多一点钱,可以租一间有浴缸的房子。

做人,真的是,太开心了!

竹子精朱一龙感叹道。

1 Comment

  • 我只想說孩子的教育不能等,我會被笑死,感謝腐女小紅助攻。傻傻的小白好可愛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