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1日

【双杨】汽车,相机,和黄昏的酒(剧本体)

摄影师胡杨×杨修贤

斜体文字是机长。公路艳遇,准备坠机。

【第三个小时。又一辆车卷着尘土过去,烟灰被吹落了。垂手抖了两下,百无聊赖地坐在车前盖上,眯起眼睛。远处,太阳正在下落】

【已经路过的车倒了回来,车窗摇下】

先生,需要帮忙吗?

【慢吞吞地转头看,抽了口烟,没说话,打量男人的脸】

先生懂车?

【挑了挑眉,熄火下车】

可以帮你看看。

【眉梢一跳,从前车盖上跳下来,插着腰踱开】

您请。

【把车前盖打开检查】

发动机正式皮带断掉了,叫拖车吧。

嘶……问题这么大。

【皱眉抽出一根烟叼住,想起打火机也报废了,冲来人挑挑下巴】

借个火?

【盯着对方,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直接给人点上】

先生要去哪?

【垂下眼帘,夹着烟笑】

点背,出来兜风。

【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看了看还剩3%的电,忍不住笑】

【了然点头】

不介意的话,我车上可以充电。

【展示手机屁股】

先生有线么?

有的。

【走到自己车前,扬了扬下巴,让对方上车】

【抬手示意稍等,打开车门,探进半个身子拿东西。要越过整个后排,抬起一条腿往前够了下。傍晚起风,夹克里的打底衫往前滑,腰上被冷风吹得起鸡皮疙瘩。拿好东西藏在身后,看了看左右没车,往对面溜达过去】

【心里默默给了个评价:腰细腿长。拉开后车门,示意把物品放在后座】

你坐前面。

【从身后拿出两罐酒,其中一瓶在男人右脸上轻轻一碰,从他左边开门上车】

多谢。

【舌头舔了一下后槽牙,拉开驾驶座坐了进去,拿出充电器递给对方】

拖车什么时候来?

【咔一声开了酒,轻轻扫了他一眼】

很着急?一时半会儿到不了的,先生耐心点。

【扬扬下巴,示意男人拿另一瓶酒】

尝尝?

【把车座椅往后调,拿起另一瓶酒跟对方碰了碰】

倒也不是,这路上也没个伴,跟先生遇见也是缘分。

【看他喝得这么顺溜,挑起眉,无声地哦~了一下】

看来先生不怕酒驾,这是准备好长期作战了,挺好,有觉悟。

【舒服地叹了口气,也把座椅调平 ,抬腿往前一架】

你永远可以相信拖车公司的速度。

【笑着摇了摇头,发现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那今晚…能跟先生一起度过,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没搭话,笑着转头看了看司机,又扭身往后座看了一眼】

摄影师?东西挺专业啊。

【又喝了一口酒】

是,平时喜欢自己出来拍点东西。

【冲前方扬了扬下巴】

荒野日落,不值得记录一下吗?

确实。

【喝完的酒罐放在方向盘上方,伸手到后方拿起小型单反。镜头对着副驾乘客的侧颜,“咔嚓”一下】

不过……荒野日落看得太多了。

【调出刚才拍的照片伸到对方面前】

【笑了一声,慢悠悠地喝酒,偏头看面前的相机。暮光从窗外照进来,轮廓有点模糊了,还挺好看。把手枕在脑后看他】

需要个模特?

先生感兴趣吗?

【把单反放回后座的包里,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方向盘,侧身看着他】

【目光晃晃悠悠地跟随着对方的动作,最终移回来,落在男人唇角】

我听说……摄影师拍人,拍的是躯壳、灵魂…还有自己的性。

【慢慢地掀起睫毛,和他对视】

先生拍的是什么?

美,我拍的是美。

【对方的眼神很勾人,说话的时候嘴角那颗痣更勾人】

先生也很美。

【笑着眯了眯眼,舔去嘴角的酒沫】

那么…为什么不拿起你的相机呢,摄影师?

先生这是要做我的模特吗?那要看你怎么展示自己的美了。

【重新从后座拿出单反调试,镜头对着副驾的男人】

【低头笑了起来】

你有些过于狡猾了,摄影师。不应该给新手一些指导吗,嗯?

【笑着喝完酒,把易拉罐往边上一放】

来嘛,教教我。

先生身段好,应该很会展示自己的优点。

【把车里暖气调高了点】

不介意的话…可以脱一下外套吗?

【挑挑眉,脱掉夹克,往后座一扔,摊开手示意】

【打底衫衬得人更加单薄,眼神毫不掩饰地在对方身上扫射。夜幕降临,天边还有一线红映在窗外,拿起单反抓拍了一张】

确实随便一摆就是一幅很好看的画。先生你可以…稍微把衣摆撩起来一点,你的腰线很好看,不应该藏在衣服底下。

【挑眉,勾住衣摆,往上拉了些】

一点?

先生可以再稍微往上拉一点。

【腰间露出来的一点白嫩勾得人心痒痒,忍不住抬手帮人向上拉了一下,手假装不经意碰到对方腰线】

【覆住男人的手,带着他攥住自己衣摆,慢慢地一路掀到嘴边,有些惊讶地挑眉】

哦~原来先生是这个意思。

【笑着偏头咬住衣服,露出自己的身体】

是要这样吗?

【妖精。眼神暗了一些,舔了舔后槽牙,举起单反按动快门】

先生,接下来…可能需要在你身上加一些装饰。

【把单反放在一边,俯身过去压住对方,在男人粉红的乳头舔弄,乳珠颜色更深了些】

嗯……

【有些迷醉地闭了闭眼,嘴里还咬着衣摆,唾液染出的深痕渐渐扩散】

【静谧的空气中暧昧因子在不断碰撞,抬手把对方的上衣脱掉,从侧颈往下制造一个又一个吻痕。】

嗯…哈啊……

【偏着头,抬手摸着男人的头发,低低地笑起来】

摄影师先生,模特快进入状态了,你不拿好自己的相机吗?

模特需要听从摄影师的安排,别急。

【伸手向人身下摸去】

这里硬起来影响拍摄效果,我先帮你把它消下去。

【拉开裤子拉链,握住对方的性器】

唔…!

【仰头喘了口气,任由男人缓缓地撸动】

【加重了手上的动作力度,在对方脖子上轻轻地舔吻】

【男人手心有细细的茧,不时磨过龟头,舒服得厉害,忍不住喘了几声。自己抬起手,揉捏乳粒】

【看着对方享受的表情,停下手上的动作,拿起一旁的相机对着又拍了两张。随后在旁边的收纳盒里翻出润滑,褪下对方裤子,微抬起他臀部方便润滑,就着液体,手指伸进后穴里】

【呼吸着放松身体,偏头看着摄影师的脸笑】

你平时……嗯…也是这么给模特拍照的?

【缓缓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在人后穴里抠挖,柔软的小穴着急地吮吸着手指,里面湿漉漉地透着热。没打算回答对方的问题】

【笑了笑,并不在意男人的沉默。身体里开始有饱胀的感觉,享受地闭上眼,抚慰自己的阳根。体内的敏感点突然被戳到,抖了一下,右手拍在门上,指尖有些泛白。半晌,胳膊垂下去,手在侧边的收纳格里摸到了一个方形的小包装】

唔……看我发现了什么?

【把东西拿起来,叼在嘴里,冲男人笑】

【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扩张,觉得体内松软湿润后,微微起身隔着裤子蹭着对方】

帮我戴上。

【拉开男人的裤链,把内裤扯下去。一手撸动他胯下的东西,一手撕开嘴里咬的安全套,取出来,熟练地套上,吹了声口哨】

我们的小摄影师迫不及待了,是吗?

【滚烫的龟头蹭着人软绵的后穴,俯身堵住对方不安分的嘴,对准后穴挺了进去。开始缓慢地动作,扶着人劲瘦的腰,拇指轻柔地摩挲着他的髋骨,每一下都顶得很深】

唔!唔嗯……

【抬起腿,环住男人的腰,反手抓着座椅的靠枕。摄影师的东西很大,把身体完全胀满,每一次抽插都带来极大的快感和满足】

【车内的空间有些闭塞,拦腰把人抱起换成了骑乘的姿势】

先生真的…很美。

呼……

【这个姿势让阳根进得更深,撑在摄影师肚子上缓了口气。半晌,抬手在他下巴上勾了一下,擦掉一滴汗,含进嘴里】

唔…先生的味道,我也很中意。

【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在狭小的车厢内不断响起,身子前倾,手覆在对方背上。车里弥漫了腥膻的体液味道,插入没有停止,反而增加了力度,一边抽插,一边在他耳边问,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

先生舒服吗…嗯?

【欢爱的节奏骤然激烈起来,被男人紧紧抱着,伏在他肩头喘息,闭着眼迷醉地享受被贯穿的快乐】

啊……啊啊…舒服的,很舒服……

【答了两句,突然低下头断断续续地笑起来】

你的技术这么好,模特是不是…都很喜欢你?

那我的模特先生…喜不喜欢我?

【手在人胸口把玩着,食指在他的乳尖上随意拨弄了两下】

哈啊~

【忍不住挺起胸,把自己往前又送了些】

喜不喜欢,摄影师自己感觉不到么?

【笑着喘了两声,往后摸了摸捣出泡沫的交合处,另一只手捏住男人下巴,凑过去低语】

里面舒服得在哭了,想要你更用力一点……

【后穴的肉棒好像又灼热了几分,臀间的顶弄越来越快】

先生是妖精吗?这么会勾人。

【配合着他开始往上顶,对着那个点狠狠地进出操弄。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越来越频繁】

好棒……

【仰起头喘气,扶着男人的肩,自己也上下起伏着】

【双手抓着大腿向两边掰开,最大限度地露出穴口,毫不留情地抽插起来,整根拔出又整根没入】

先生低头看看…先生的小嘴很会吸。

【往后微微仰倒,闻言低头看交合的地方,喘了口气】

哈啊……太、太深了……穴肉会被…翻出来的……嗯……

先生现在这个样子…就很美。

【拿起相机,对准交合的地方,逐渐上移。男人脸上是被情欲沾染的失神的表情。捏着他精瘦的腰肢使劲顶弄,舔咬着对方的乳头,在胸口留下一个个吻痕和牙印】

【被肏得有些失神,突然被镜头晃了一下,眯了眯眼。半晌缓过劲来,一边被顶弄得颠簸起伏,一边看着相机笑,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指尖】

【封闭的空间里,滑腻的水声不断,荷尔蒙的浓度达到了最高,对方这个动作纯属是赤裸裸的勾引】

先生这个样子…真的很欠肏。

【伸出手,指尖越过镜头,按在男人的嘴唇上】

摄影师对模特的表现……满意吗?

【相机放在一旁,抓过人的手腕在手心舔弄】

我很满意,先生的表现…非常出色。

【另一只手环着腰,对着内壁的凸处大开大合地操弄,按住腰把人钉在自己的性器上】

啊~哈啊……

【身体里的攻势太猛,手被死死地攥住,动弹不得,被完全掌控着。快感即将冲上顶峰,放开支撑自己的另一只手,撸动性器,急促地呻吟几声,射了出来】

【刚一个深插顶到最深处,小腹处便一阵湿润,空气中腥味弥漫,伴随着射精,后穴阵阵强烈的紧缩,被吸得头皮发麻,也射了出来】

【闭着眼感受了一下余韵,下一秒,闪光灯突然在眼前咔嚓咔嚓地亮起来】

唔,做什么?

【笑着抬手挡了下眼睛 】

事后留念?

【拍了几张男人高潮后的样子,才把性器抽出来,把安全套打了个结,在座位上抽几张湿巾把人的下体擦拭干净,拍了拍屁股】

美好的东西当然要拍照留念。

丰富先生的作品集了?

【腿根有些抖,爬起来慢吞吞地穿着衣服,扭头看他,笑了一声。然后抬手拔掉充电器,冲对方扬了扬手机】

麻烦提供一下拖车公司的电话?

【没想到对方刚才真的骗了自己,认命的拿起手机,把拖车公司的电话给他】

小骗子……

多、谢。

【无声地做口型,冲摄影师眨了眨眼睛。拨通电话,开门下车,走进夜色中】

【不久后,拖车公司派人过来,那个小骗子跟着车一起走了,喝了酒的胡杨只能在公路边停车睡了一晚】

The en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