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6日

【朱白】刺杀对象是未婚夫

特工朱×特工白

南北双煞,白龙双骄,加利福尼亚的烈日和阴冷潮湿的梦魇

· 1 ·

“朱家?”

“白家?”

· 2 ·

“这位客人,你可能不大了解规矩。”

傍晚,残霞一笔挥就,在远处的群山顶上抹了道赤练。

天空染了血色,峻岭浸成靛青,长安古城的高塔亮起人造景观灯,历史迈着踉跄又笨拙的步伐,坠入一片不伦不类的现代风光。

白宇把脚从酒柜上抬开,坐在高脚凳上悠悠地转了个圈,面向吧台。

“要搞垮一个家族企业,办法多得很,咱们这一行,轻易不做要人命的买卖。”

他拿起一旁的玻璃瓶,给自己斟上半杯琥珀色的烈酒。

“除非你和那朱家有什么血海深仇,正规渠道又不顶用,我才考虑要不要替你走这个偏锋。但是如果仅仅因为商业纠纷,就想要置朱家少爷于死地……”

白宇慢悠悠地呷了口酒,轻笑一声。

“……那不好意思,这单生意我没什么兴趣。”

· 3 ·

“我不缺那点钱。”

夜幕沉沉,向着水天相接处漫去。

城市的糜烂才刚刚被点亮,长桥如卧龙,车流翻着灯浪,从漆黑的长江水上淌过。两岸的高楼亮着夜灯,在水波中洒下一点易碎的光迹。

朱一龙双手环胸,静默地站在落地窗前,剔透的玻璃映出一道精悍身影。

“您给的理由不够充分。”

他转身离开客厅,乘电梯到达地下室。指纹开锁,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恕我无法满足您的要求。白少爷的命,您还是另寻高人去取吧。”

朱一龙打开面前的柜子,取出一把手枪。

“很抱歉,您这单生意,我暂时不打算接。”

· 4 ·

电脑响起提示音,酒楼里被入侵的摄像头终于拍到了蹲守已久的目标。

白宇喝掉最后一口酒,趿着双人字拖,打开已经租了小半个月的酒店套间的房门,溜溜达达地出去了。

二楼是宴会大厅。白宇把挂在T恤领口的眼镜抽出来戴上,电脑在尽职地传输着信号,佩戴者可见的信息在小小的镜片上不断跃动。

319包间。

荣华府。

他斜斜地扯了下嘴角,嗤笑一声。

从饭店扶梯上到三楼,迎面走来一个西装马甲的服务生,胸牌上赫然写着三个数:319。白宇一看,便悠悠地转了个圈,跟了上去。

走廊拐角处,尽头有面反光的幕墙,服务生看到身后一道邋邋遢遢的身影,愣了下。

“这位小哥,工作很辛苦吧?”

那道邋遢的身影竟先开口跟他搭话了。

“啊?啊……不辛苦不辛苦。先生您是哪个包间的,需要帮助吗?”

胡子拉碴的男人咧嘴一笑,冲他露出一口齐整的白牙。

“319。”

“啊!那正好是我要……唔!”

服务员闷哼一声,软绵绵地向下倒去。

白宇化掌为爪,劈在人后颈的手刀方向一转,牢牢托住服务生的脖子,另一只手飞快地接住托盘,稳稳当当,半滴汤汁也没洒出去。

“啧啧啧,鱼翅啊。”

他一边摇头感叹,一边拽着服务生的领子,几下就把人拽进了旁边的洗手间,关门落锁,一气呵成。十分钟后,白宇换好了服务员的马甲套装,他站在镜子前,左瞅瞅右看看,一头乱七八糟的头毛和邋里邋遢的胡茬实在是和这身装束很不搭调。

他于是右手摸上左手,食指上一圈银环随着指腹扫过,竟射出一道亮光,再抬头时,镜子里映出的,赫然是一张头发梳得齐齐整整,胡子修得优雅有型的俊朗面庞。

虽然五官只做了些微调,乍一看去,竟和白宇的本来样貌有极大不同。

型男服务生满意地点点头,拿起托盘,走了出去。

“客人您好,这边给您上下菜。”

这次来的服务生跟之前不一样。

小瑟听见那道声音的时候就敏锐地抬头看了过去。这一看,眼睛便放了光。

果然是位帅哥。

帅哥服务生看了一圈,向她这边走过来——只有这里还有放盘子的空位。

不得了,帅哥身上好像还喷了香水。

小瑟被旁边大腹便便的局长搂着细腰,心却都在她旁边上菜的服务生身上。

服务生的手真好看,胳膊伸长的时候,扣紧的袖口上滑,露出腕骨。他盘子端得真稳,放在玻璃上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手背发力的时候还能看到漂亮的青筋,这手……可真白啊。

“领导,您先尝尝!”

对面的老板眼神示意她布菜,小瑟作为“秘书”,心里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要照办。然而才刚伸出去一只手,还没站起来,头顶就传来一道微哑的好听声音。

“女士,小心烫。”

肩膀被一只骨感的手轻轻一按,小瑟却觉得仿佛浑身过了电,跌回了椅子里。

服务生低头冲她笑,“我来帮您。”

小瑟看着服务生取出几只新碗,盛好了,一一送到几人面前。一圈走回来,他依旧站在她旁边,笑盈盈的,“各位慢用,不打扰了。”

哎……

她抬头看过去,心里有些遗憾。

正想着,腰上的力量突然一松,小瑟一低头,就看到那局长的手竟然越过自己,在服务生挺翘的臀部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这小哥挺懂事啊,模样也俊,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

服务生脸上的表情没变,依旧不卑不亢。

“实习生。”

“哦~”局长的手拍完也没松开,还在服务生挺直的大腿处逡巡,“实习生挺累的吧?工作压力挺大。”

“应该的,”他说完,微微一鞠躬,撤身离去,“几位客人慢用。”

包间的大门关上,对面的总经理就冲局长了然地笑:“看上那小孩儿了?您要是喜欢,我派人去说,这酒楼也是咱们公司的,好办。”

局长笑得开怀。

“行行行,你们那事儿也好办!”

小瑟在一边听着,暗暗地翻白眼。

地产公司为了拿到一块地皮,什么“礼物”送不出来?真是可惜了那么优质的帅哥。

· 5 ·

夜店开在很深的巷子里,爆炸般的音乐声也能九曲十八弯地传出来。

朱一龙迈步走进小街,循着音乐一路往里走。走到尽头,是一个破旧的地下室入口,他抬手往下压了压帽子,一步一阶地往下走去。

人很多,光影很乱,刺眼,音乐扎耳。

朱一龙眯了眯眼睛,穿过魑魅魍魉的人群,来到一个门前。

“哥们儿来夜店不嗨?”

门口站着一个壮汉,光头,胳膊上全是纹身。朱一龙看他这形象,实在不适合作为一个最外围放哨的。目标太大,凶神恶煞,难以融入环境,过于显眼。

于是他很嫌弃地翻了翻眼睛,抬起头来。

壮汉只来得及看到一双藏在阴影里的冰冷的眼眸。

“嘭!”

朱一龙反手关上门,另一手还勾着壮汉的脖子。

音乐的声音瞬间变小了,他随便一松手,被手刀一招劈晕的壮汉就“通!”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朱一龙拿出手机,拇指在拨号键盘上慢悠悠地按了三下。

“喂?”

电话接通,他小心地压低声音,显得非常紧张。

“警官您好……我这边好像发现一个、一个非法买卖的据点……就在xxx路,巷子里……我说不好具体的……就是心情不好想来发泄一下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里的人像是在嗑、嗑……哎,好的好的,麻烦您尽快,尽快啊。”

说完,他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掐断电话,关机。

朱一龙用右手食指划过左手食指上的暗金指环。一道光芒闪过,原本白玉似的脸上竟冒出乱七八糟的胡茬,帽子后露出的精致小啾啾也消失了。

他蹲下身把瘫软在地的壮汉扛起来,做了近百个深蹲,然后摘了帽子,露出一头支棱八叉的短发。

朱一龙喘着气,向黝黑的走廊尽头跌跌撞撞地狂奔而去。

“你这批货掺水,还想跟我涨价?”

“现在管得多严你不是不知道啊!你知道我为了过关是怎么……”

“嘭!!!”

“不好了老大!外面有人闹事!”

青年破门而入,怀里抱着个鸭舌帽,一脸惊慌,胡子拉碴的脸都能看出面颊通红,喘得跟破风箱似的。

“说是来撑场子的!”

“什么?!你他娘的跟老子做生意玩儿这招是吧?”

“少他妈血口喷人!”

“嘭!”

“啊——”

卖家那边有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谁!谁开枪了!”

报信的青年惊恐地大喊,吓得一下子蹲到了地上。

“都说不是老子叫的人,你他娘开枪几个意思!妈的……真他妈欺负人是吧?干他丫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