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0日

【all牧歌】日晷(下)

(五)
⼀⼤早胡杨便被闹钟叫醒,他想起今天有个
拍摄任务,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穿⾐服。
胡杨收拾完东⻄,轻声说:“牧歌,对不
起,我得回去⼯作了。”
牧歌缩着身体裹在被⼦⾥,他眼⽪困倦,软
绵绵地应了⼀声,像只没睡醒的⼩⽺。
胡杨挠了挠后脑勺:“那我们……下次什么
时候⻅?”
牧歌抬⼿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朝他弯了弯
嘴⻆,脖颈以下的⽪肤都是粉粉的,有种迷
⼈的柔软。
胡杨依依不舍地看着牧歌翻身⼜睡了过去,
⼼⾥却有些怅然若失。
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胡杨⾛后,牧歌睁开眼睛,拖着酸痛的关节
去浴室冲澡。
温暖的⽔流顺着光滑的⽪肤往下流淌,他摸
了摸⾃⼰的下体,还有点事后的肿涨,⼀想
到今天罗勤耕还要过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稀⾥糊涂跟胡杨发⽣了⼀夜情,不知道这种
越轨⾏为算是任性,还是天性。
昨晚罗勤耕的消息让他⼼情复杂,难得罗勤
耕向他示弱,他却不知道第⼆天怎么去⾯对
他。牧歌⼀瞬间产⽣了很多念头,甚⾄想到
连夜买⽕⻋票逃跑。然⽽他⼜能去哪⾥呢,
他最多回到那个并不温暖的养⽗⺟家。按照
罗勤耕的效率,⼀天之内就可以找到他。就
算躲过了春节,下学期还是得回学校上学。
他犹豫再三,终于在第⼆天快中午的时候,
拿起⼿机回复了个“好”,⼼⾥⾃暴⾃弃地
想:睡都睡了,还有什么要发⽣的,尽管来
吧。
他在宿舍等到⻩昏,却始终不⻅罗勤耕出
现。
屏幕上的⽂档还停留在第三段,他坐在书桌
前,写了⼀幕的开头却反复删改,然后怎么
也写不下去。
⼿机每响⼀声都让他思路中断,打开⼀看却
是各种⽆关痛痒的消息推送。
天⾊渐暗,他渐渐莫名担⼼起来。
罗勤耕还不来,是不打算过来了,还是路上
发⽣什么事了?
他终于忍不住给罗勤耕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不愿被这样的困惑⼀直笼罩着,便拨通了
罗家的固定电话。
话筒那边传来罗浮⽣清亮的声⾳:“喂,谁
呀?”
“浮⽣你好,我是⼩牧⽼师。”
“牧哥⼉呀,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勤耕已经连续发了三天低烧。
近来他⼤意地觉得⼀个⼩感冒熬⼏天就过去
了,忘了这是件应该防微杜渐的事。
这些⽇⼦忙着⼀个新公司收购的事,尽职调
查和⻛险分析交给专业的团队,他最擅⻓的
事情是商务谈判,耐⼼地等待时机合适,便
像捕猎⼀样把潜在⽬标收⼊掌下。他从商多
年,情场同样得意,关系的建⽴在他看来⽆
⾮是价码和时机,看中的⽬标鲜有失⼿的时
候。
只是他的⼝味向来挑剔,从不会把⾃⼰拘于
⻓期的关系⾥,也不会拒绝短期的尝鲜。
直到遇到牧歌,⼀个上⻔做家教的⼤学⽣,
却给他带来不太⼀样的感觉,斯⽂⽩净,身
体纤瘦,笑起来有点腼腆,不笑的时候眉眼
⾥却有些忧郁的⽓质,在他脑海⾥ഀ之不
去,让他产⽣了久违的征服欲。他找⼈做了
调查,知道这个男孩在单亲家庭⻓⼤,因为
⼀场意外丧⺟,后被远房亲戚收养,和养⽗
⺟的关系也⼀般,似乎还有个关系暧昧的发
⼩。牧歌的背景勾勒起来并不单纯,罗勤耕
却难抑⼼中的冲动,他瞅准了时机,终于成
功把对⽅拿下,意外发现这是具特殊却迷⼈
的身体,把这样难得的⾦丝雀圈养在身边⻓
期品玩,未尝不是⼀件乐事。
他⽐牧歌年⻓了⼗⼋岁,关系的建⽴也不是
从平等的基础开始,相处的时候难免带着年
上者的强势,原以为这只⼩鸽⼦性格懦弱顺
从,没想到也有发脾⽓挂电话的时候。
他并不清楚牧歌在⽣什么⽓,这段时间忙着
项⽬收购的事根本没时间约会,有个⽼朋友
问他能不能借个住所玩乐⼏天,他便借了别
墅的钥匙,莫⾮是被牧歌发现,产⽣什么误
会?
就当是⾃⼰做错了吧,为了哄回他的⼩鸽
⼦,他昨晚半夜开⻋去牧歌学校,⼈没⻅到
发消息也不回,他在宿舍楼下开着⻋窗抽烟
吹了⼀夜⻛,早上起来便觉得身体不太对
劲。
他强打精神把公司的要事在电话⾥交待给秘
书,电话声嗡嗡响,震得他脑壳疼,挂了电
话⼲脆关了机,免得⼜有⼈打扰他。
天塌下来先让⽼⼦清静⼀会。他想。


⼀觉起来,头痛的症状终于缓解了不少。
他朦胧中听到浮⽣在楼下吱吱喳喳,似乎是
跟谁正聊天。
主⼈还病着,家中的保姆断然不会这么不懂
事。
罗勤耕捏了捏⿐梁,披上外套下了楼,便⻅
到浮⽣正坐在沙发上跟牧歌说话。
“我爸感冒好⼏天了,早上起来就不太舒
服,中午有家庭医⽣来过了,他吃了药⼀直
睡到现在。”
“那我们⼩点声说话,不要吵到你爸爸休
息。”
“爸爸!”罗浮⽣⻅罗勤耕下楼了,便⾼兴地
⻜扑到罗勤耕怀⾥。
牧歌看到罗勤耕下楼,并不⼗分惊讶,站起
来冲罗勤耕点点头:“罗先⽣,您身体好些
了没?”
对于这个秘密情⼈的突然到访,他有点不太
⾼兴。他并不清楚牧歌直接来家⾥有什么⽬
的,更不想让牧歌看到⾃⼰病中憔悴的样
⼦。
“好些了,你怎么来了?”罗勤耕蹙眉。
“您忘了,”牧歌扶了扶眼镜,微笑着对罗勤
耕说,“上次您跟我说等浮⽣考完期末考
了,抽空过来帮他点评⼀下卷⼦的。”
“是吗?⼩牧⽼师有⼼了。”罗勤耕⾯上微笑
着,⼼⾥却清楚牧歌在撒谎。他跟牧歌每次
⻅⾯都忙着偷欢,哪有空讨论浮⽣的学习。
是病中的错觉吗,他觉得今天的牧歌有点不
⼀样了,⾯对⾃⼰时好像少了⼀些原来的⻘
涩,多了些成熟的淡定。
趁罗浮⽣⾛开的功夫,牧歌⼩声说:“叔
叔,你不是说要来找我吗?我等了你⼀天,
你⼿机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你,有点担⼼你
出事了,所以特意来你家看看你,你不介意
吧?”
听完牧歌的话,罗勤耕⼼中的愠⽓早已消了
⼀半,却故意佯装⽣⽓地说:“⼿机关机是
我的⾃由,你昨晚不也是关机的?你知道我
昨晚在你宿舍楼下等了你多久吗?”
没想到罗勤耕昨晚就在⾃⼰宿舍楼下,也不
知道他会不会发现⾃⼰跟胡杨的事,牧歌突
然有点后怕,他咬了咬嘴唇,⿐头有点发
酸,拉了拉罗勤耕的⾐⻆:“对不起,昨晚
是我任性了。”
罗勤耕忍不住刮了刮牧歌的⿐⼦,笑道:
“算你懂事。”
牧歌咀嚼罗勤耕这句“懂事”,⼼⾥却不是滋
味。
晚上牧歌惯例被留在罗家吃晚饭。
这次期末考罗浮⽣考得还不错,牧歌在餐桌
上把他好好夸奖了⼀把,⼜指出⼆年级下学
期的建议,中⽂的识字ᰁ上来了,要给孩⼦
培养阅读的好习惯,最好是亲⼦阅读。
“罗先⽣,可以的话以后早点回家,晚上多
陪浮⽣看看书。”牧歌坐在罗勤耕斜对⾯,
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下之意是说:你可
劲⼉在外⾯浪吧,耽误了孩⼦不关我的事。
“好,听⼩牧⽼师的。”罗勤耕眼⾥带笑,桌
⾯上殷勤地给牧歌夹菜,桌⾯下却不⽼实,
抬脚轻轻撩了撩牧歌的⼩腿,牧歌⼀⼝饭吃
了⼀半差点没噎着,皱了皱眉轻轻踢了⼀脚
回去。
罗浮⽣好奇地望向牧歌:“牧哥⼉,你⽿朵
怎么那么红?”
罗勤耕给罗浮⽣夹了⼀⼤块⻥⾁:“好好吃
饭,别那么多话!”
“爸爸,这⻥刺⼉好多呀!我怎么吃!”
“你都这么⼤了,⾃⼰学着剔⻥刺!”
“来,浮⽣,我帮你。”牧歌拿起公筷,帮浮
⽣的⻥剔起了⻥刺。
“牧哥⼉,你真好,我爸都没这么关⼼我。”
牧歌温柔地跟浮⽣聊着天,罗勤耕则⼀直盯
着牧歌⽩净的⿐梁,上⾯挂着那副斯⽂的眼
镜,看起来孱弱⼜漂亮。罗勤耕⼼中暗⾃决
定,下次上床要当着牧歌的⾯射在他眼镜
上,再让他⼀点点把眼镜舔⼲净。


吃过晚饭,浮⽣回房间看书,罗勤耕⼩声问
牧歌那天⽣⽓挂电话,是不是发现别墅被其
他⼈住了?他解释说那是个误会,下次再也
不把别墅钥匙借给朋友了。
牧歌脸上⽩⼀阵红⼀阵,最后摇摇头,苦笑
了⼀次,说确实是⾃⼰⼩⽓了。
罗勤耕把牧歌送到⻔⼝,提出要开⻋送牧歌
回去,牧歌连忙推辞:“叔叔,我⾃⼰打⻋
回去就可以了,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呢。”
“我᯿感冒还不是因为你,半夜在你楼下吹
了那么久的⻛,你要怎么补偿我?”罗勤耕
轻轻揽了揽牧歌的腰。
牧歌贴着他⽿朵,⼩声说:“叔叔,晚上等
我视频好不好?”
“好,我等你。”罗勤耕按捺不住内⼼的欣
喜,毕竟牧歌很少这么主动。
牧歌坐上计程⻋,却没有回学校,⽽是径直
去了罗勤耕的别墅。
⼿指轻轻搭在⻔把的指纹锁上,⼤⻔应声打
开。
⾛进屋⼦,⽞关的感应灯亮起来,他看到那
条红⾊的⽺绒围⼱还在⽞关柜上。
他摸了摸围⼱,打开⽞关的鞋柜⾥,除了两
双罗勤耕备⽤的⽪鞋,⼏双拖鞋⼲净整⻬地
摆放着。
他换了拖鞋,把⾃⼰的鞋⼦放回鞋柜⾥,慢
慢⾛上楼,卧室的⻔依然虚掩着,他推开
⻔,看到床铺整理得整整⻬⻬,洗⼿间⼀尘
不染,就像他以前每次来的时候⼀样⼲净。
昨天的味道消失得毫⽆踪迹,就像从来没出
现过⼀样。
也不知道在他不在的时候,罗勤耕找⼈把这
个屋⼦打扫过多少次,为了迎接他,或是其
他客⼈。钥匙可以轻易借给朋友玩,或许在
罗勤耕的朋友圈⾥,情⼈就跟屋⼦⼀样就可
以随便换的。
⼀想到⾃⼰也背着罗勤耕跟胡杨上了床,⼼
⾥还装着⼀个井然,牧歌⾃嘲地笑了。


视频电话⼀拨就通,看来罗勤耕⼀直守在⼿
机前。
“⼩鸽⼦,你今晚回了别墅呀?”
“嗯,这边的灯光⽐较明亮,你喜欢吗?”
“喜欢,⼩鸽⼦很醒⽬。”
他看着罗勤耕英俊的轮廓显示在屏幕前,感
觉到那双深邃的眼睛⼀览⽆遗地盯着⾃⼰,
突然有点害羞。毕竟,这还是他第⼀次在视
频⾥跟罗勤耕约会。
“⼩鸽⼦,⼿机拿远⼀点,你的脸都变形
了,不好看。”
牧歌便把⼿机固定在床头,保持了⼀个合适
的距离。
“叔叔,这样可以吗?”
牧歌没戴眼镜,刚吹过头发,刘海松软地垂
在额前,遮住了眉⽑,显得脸部的轮廓很乖
巧。他的眼睛笑起来像⽉⽛,⼭根⾼耸,⿐
头却是圆圆的,混合了冷漠⼜娇憨的⽓质。
嘴唇红润饱满,唇边的⼩痣总让罗勤耕吻得
留恋忘返。
“很好,⼩鸽⼦,把⾐服脱了,让我看看你
的身体。”
牧歌犹豫了⼀下,问道:“叔叔,你不会录
频吧?”
罗勤耕调整屏幕,坐直了身⼦,严肃地问
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吗?”
牧歌摇摇头,⼼⾥却打定主意,视频的时候
绝对不能在镜头前露出真正的私处。
牧歌跪在床上慢慢脱了睡袍,露出了⾚裸⼲
净的上身。他以前从来不在别墅过夜,所以
不会在这边留换洗⾐物,他洗澡前在⾐柜⾥
翻了翻,只找到罗勤耕的换洗内⾐。罗勤耕
与他身⾼相近,身材却⽐他⼤了⼀个码,就
连内裤穿在⾃⼰身上,也明显宽松得很,像
⼀个⼩孩⼉偷穿了⼤⼈的裤⼦。
“⼩鸽⼦,你穿的是我的内裤吗?”
“嗯,我觉得穿上后跟叔叔好像亲密了⼀
些,叔叔喜欢吗?”
“喜欢,⼩鸽⼦穿什么都好看,改天我给你
买点新⾐服。”
“叔叔你可别买那些奇奇怪怪的⾐服!”
“你要对我的眼光有信⼼。”
“好吧。”
牧歌慢慢侧躺下来,在屏幕前露出⼀截细韧
的腰,因为侧躺的⻆度,腰侧的曲线向下深
深地塌陷,看起来简直玲珑得不盈⼀握。⼩
腹平坦⽽柔软,腹中线有⼀条浅浅的凹线,
在微⻩的灯光下,像⾦⾊的河流⼀样流淌过
⼩巧的肚脐。
罗勤耕盯着屏幕,忍不住咽了咽⼝⽔。他向
来喜欢牧歌这杆细腰,没想到在视频⾥更增
添了可望不可及的诱惑,是⼀种模糊了性别
的美。
“⼩鸽⼦,你的腰很漂亮,我很喜欢。”
牧歌顺着⼩腹向下摸,慢慢把⼿放在宽松的
内裤上,隔着内裤轻轻地揉弄⾃⼰的阴茎,
很快那物什便充⾎顶⽴起来,若隐若现地透
出可爱的轮廓。
牧歌隔着内裤拨了拨⾃⼰的阴茎,那可爱的
玩意上下轻轻跳动着,却始终没在宽松的内
裤边露脸,只从布料的内侧划下浅浅的⽔
痕。
“⼩鸽⼦,你湿了。”
牧歌轻声笑了笑,把⼿抚到修⻓紧实的⼤腿
上,由下往上轻轻撩起内裤,眼看着私处光
洁的⽪肤即将揭幕,牧歌却⽌住了动作,偏
⽣不在镜头前裸露更多细节。
牧歌⼜把⼿放回到内裤的宽边腰带上,轻轻
弹了弹,然后⽤⻁⼝夹着裤腰慢慢往下褪,
却在三⻆区前停下了动作,只露出⼀侧薄薄
的胯⻣,底下的⻛光依然没有露出来。
“⼩鸽⼦,把⼿伸进去,摸⾃⼰。”
牧歌的⼿在裤腰附近徘徊了⼀会,终于把⼿
慢慢伸进宽松的内裤⾥,轻轻地揉弄起⾃⼰
的阴茎,时⽽左右摆弄,时⽽上下撸动,内
裤⾥的⻛光随着⼿的动作若隐若现,却始终
没有完全⾛光。
牧歌加快了⼿⾥的动作,最后⻓叹⼀声,泄
在了⼿⾥,罗勤耕看到那内裤前端也洇湿了
⼀⽚。
牧歌挪动了⼀下身体,寻找纸⼱擦⼲净双
⼿。
“叔叔,我弄脏了你的内裤了,你不介意
吧?”
“⼩鸽⼦,把内裤脱了。”罗勤耕的喘息变得
粗᯿起来。
牧歌犹豫了⼀会,调整了侧躺的⽅向,让⾃
⼰的背部朝向镜头,随后他慢慢把内裤往下
褪⾄⼤腿根部,露出⽩嫩的两瓣娇臀。
这⼏周来,在罗勤耕的癖好调教下,牧歌除
了定期剃除私处⽑发,每周都⽤磨砂膏细细
按摩臀部,去掉坐印上的死⽪和暗沉,然后
⽤专⻔的护肤霜保持⽪肤的滋润和细腻,为
的就是保持最光洁可⼝的蜜桃状态,⽆论是
亲吻啃咬,还是揉弄拍打,都让罗勤耕爱不
释⼿。
牧歌向镜头⽅向微微扭动臀部,最私密的位
置却始终被腿根的内裤遮挡着,两个迷⼈的
腰窝随着臀部的扭动反射着⾦⾊的光泽,罗
勤耕不由得回味起每次后⼊时的美妙滋味。
牧歌的⼿指像弹琴⼀样,在臀部上轻轻跳
舞,来到腿根处,⼜顺着臀中线极为调逗地
往上抚摸,随后轻轻拍打了⾃⼰的臀部两
下,似乎是在跟屏幕前的⼈打招呼,问:
“进来吗?”
罗勤耕咬了咬后槽⽛,恨不得⽴⻢掰开这两
瓣娇臀,露出那诱⼈的美⽳,结结实实地操
进去,撞得牧歌呻吟破碎。
“⼩鸽⼦,⽤⼿操你⾃⼰。”
牧歌把内裤⼜往下褪了褪,顺着臀部后侧往
前抚摸着,最后终于把⼿伸进两股之间,爱
抚起⾃⼰的雌⽳。罗勤耕看不清他的雌⽳,
只⻅到两条粉嫩修⻓的⼤腿紧紧夹在⼀起,
中间只有⼀只葱⽩修⻓的⼩⼿深深浅浅地动
作着。牧歌瘦⽽薄的背腰部微微颤抖着,时
⽽把腰绷得紧紧地忍耐着,时⽽妖娆地摆动
着臀部以获得层次更丰富的快感。
牧歌慢慢泄出难耐的喘息,那声⾳沙哑⽽甜
腻,听得罗勤耕⼼神荡漾。牧歌最终把⼿伸
到镜头上,⼩⼩的⼿指上⽔光⼀⽚,湿漉漉
的,罗勤耕仿佛闻⻅了牧歌私处的雌⽳ᇿ有
的甜腥荷尔蒙味道。
罗勤耕觉得⾃⼰简直要疯了,没想到牧歌只
是穿着⾃⼰的内裤就可以玩得如此情⾊⽽不
艳俗,这个⻣架漂亮的男孩或许是个天⽣的
模特和演员,镜头感⼗⾜,对⾃⼰的肢体语
⾔有天然有操控⼒。
罗勤耕看着牧歌把内裤彻底脱了,把屏幕的
取景调整回⾃⼰的脸上,他趴在床上,⽤内
裤擦了擦⼿,露出天真的笑容,俏⽴的乳尖
在镜头上若隐若现。两截粉藕似的⼩腿翘起
来晃动着,罗勤耕想象到这⼩家伙浑圆的臀
部这会正⾼兴地摇摆着。
“叔叔喜欢看我⾃慰吗?”
“喜欢,叔叔还想看。”
“可是,⼩鸽⼦不喜欢⾃⼰⼀个⼈玩。”牧歌
咬了咬⼿指,直勾勾地看着屏幕,“我想要
叔叔操我。”
罗勤耕的脑⼦嗡⼀声炸了,这还是他原来熟
悉的那个⻘涩的19岁男孩吗?换作原来的
牧歌只会红着脸,⼀句骚话都说不出,怎么
今晚完全在镜头前不⼀样,⽆论肢体还是语
⾔都上了⼀个台阶,由内⽽外散发着性感却
不失清纯的⻛情。
“叔叔,你的烧退了没?”
罗勤耕摸了摸⾃⼰的额头,说实话他身体还
没完全恢复,脑袋依然昏沉,但是今晚跟牧
歌视频完,只觉得浑身燥热,⽐发烧更甚。
“⼩鸽⼦乖,叔叔很快就好了。”
牧歌舔了舔嘴唇:“叔叔,我很喜欢舔你的
蛋蛋,⼜⼤⼜垂,特别饱满,可惜你发烧
了,这会蛋蛋的⽪应该是松的吧?!”
“你!”罗勤耕没想到牧歌会这么调侃他,但
是牧歌说的确实是真的,男性的睾丸很怕
热,发烧的情况下睾丸会变软,阴囊的⽪肤
也会变得松弛,实话说,这种状态下阴茎就
算能硬起来也不持久。
“⼩鸽⼦,你给我等着,下次在床上好好收
拾你!”
牧歌吃吃笑了起来,慢慢抬起身⼦,正当罗
勤耕以为⻢上会看到他可爱的私处时,却发
现镜头前突然漆⿊⼀⽚,原来牧歌⽤内裤把
摄像头盖了个严实。


罗勤耕身体彻底恢复后,开⻋陪牧歌回了趟
学校,帮他把常⽤的⾏李搬到别墅去,还找
了个阿姨定时过来做饭和收拾家务,让牧歌
寒假⾥可以安⼼写作。
罗勤耕还给牧歌报了个驾校:“等驾照考下
来给你买辆⻋,回学校上学也⽅便。”
牧歌⼼想这也太明显了吧,他可不能让同学
知道他被包养了,这会影响他在学校⾥的名
声的。
他表⾯上接受了罗勤耕的各种安排,⼼⾥却
坚定⾃⼰绝不能当⼀只笼中雀,等开学了⼀
定要找借⼝搬回学校⾥。
牧歌把⾃⼰的⾐服挂到⾐柜⾥,罗勤耕⼀边
看着⼀边嫌弃地说:“这些⾐服都太寒酸
了,丢了吧,我下午让秘书给你᯿新买⼀
批。”
牧歌只能抱着⾐服点点头,默默地把⾐服放
进垃圾桶⾥。
秘书送过来的⾐服有好⼏袋,很多是牧歌不
认识的⼤牌副线,正适合他这种20岁左右
的年轻⼈⻛格,修身低调却不失品味。
有⼈按⻔铃,原来是别墅区保安把快递送到
楼下。这个⼩区很私密,快递员不允许进
来,每幢别墅有单ᇿ的电梯直达地下停⻋
场,快件统⼀由保安亲⾃送到地下层电梯⼝
外⾯的储物柜⾥,保证业主收件的隐私。
罗勤耕笑着说:“太好了,给你买的⾐服到
了,你快去取来看看喜欢不。”
牧歌满脑⼦疑惑:屋⾥不是刚送来⼀堆新⾐
服吗?怎么罗勤耕还在⽹上买⾐服,莫⾮他
还有⽹购的爱好?
储物柜⾥新到的快递不只⼀件,除了⼀个衬
⾐那么⼤的盒⼦,还有⼀个更⼤的盒⼦,᯿
ᰁ却很轻。
牧歌把快递拿上楼,拆了第⼀个盒⼦,⽩⾊
的硬壳包装盒⾥,填充着同样⽩⾊的拉菲碎
草,⾥⾯赫然摆放着⼀件⽩⾊的……围裙?
牧歌把围裙拿出来,只⻅肩带是两条柔软的
荷叶边,下⽅的布料轻盈且窄⼩。这种真丝
的质地是贴肤穿的,⼀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做
饭⽤的围裙,盒⼦⾥还有⼀双⽩⾊丝袜和配
套的袜带,牧歌瞬间明⽩了罗勤耕的⽤意,
不由得⽿根发烫。
罗勤耕⾛过来,从后⾯环住牧歌,亲了亲他
的脸:“晚上穿这个,好不好?”
牧歌只能害羞地点点头。
罗勤耕往包装盒⾥掏了掏,从箱⼦⾥掏出⼀
副⽩⾊的动物⽿朵发箍和⼀根⽩⾊的项圈,
上⾯有个⼩铃铛:“卖家还推荐了这个,我
⼀起买了,⽩⾊果然跟你很配。”
牧歌悄悄翻了个⽩眼。
另⼀个快递拆出来原来是两件东⻄。较⼤那
个原来是个收纳盒,容ᰁ可以放进⼀瓶酒,
⾥⾯有些紫⾊的⼩灯泡,内外都有充电的
usb⼝。
“这是个紫外线消毒箱?”牧歌觉得奇怪,这
个尺⼨的消毒箱,是⽤来给⼿机眼镜和内裤
消毒的吗?其他更⼤的物品也放不进去呀?
“哦,这是卖家送的玩具消毒箱。”罗勤耕⼀
边拆着⼩快递,⼀边笑着说。
“玩具?”牧歌满脑⼦问号。
罗勤耕亮出⼿⾥的⽩⾊按摩棒和润滑液:
“给你买的⼩玩具,⼀会⽤之前消毒半⼩
时,哦对,⾐服也⼀起消毒,更卫⽣。”
牧歌只觉得眼前⼀⿊。


牧歌在浴室洗完澡犯了愁,那件⽩⾊围裙的
布料也太少了吧?
上⾯的荷叶边肩带不能调整⻓短,除了稍微
遮住肩膀,上半身的⽪肤⼏乎⼀览⽆遗。下
⾯的布料窄⼩得可怜,后⾯则完全是镂空
的。那个盒⼦⾥除了⽩⾊丝袜和吊袜带,再
没有其他⼩内裤,也就是说,他只能真空上
阵。
他笨拙地试穿了半天,才把吊袜带扣在正确
的位置,他调整了⽿朵和项圈的位置,⼜把
丝袜往上提了提,紧张地拽着围裙的下摆,
难为情地⾛出了浴室。
罗勤耕坐在床上的沙发上等着他,⻅到的便
是这样⼀个害羞的⼩美⼈。
⼜细⼜⻓的双腿被⽩⾊的丝袜包裹着,膝盖
⻣的线条玲珑可爱。围裙下摆只堪堪遮住正
⾯的私处,侧⾯的⽩⾊袜带绷在光洁的⼤腿
上,衬得那段膝盖以上的绝对领域纯洁⼜神
圣。若隐若现的私处阴影,更勾起⽆边的遐
想。⼀截细腰被围裙勾勒得恰到好处,肚脐
以上则⻛光毕露,嫩红的乳尖因紧张⽽可爱
地俏⽴着,肩膀两侧的荷叶边轻轻晃动,锁
⻣附近的⽪肤也微微发红。
罗勤耕知道,他的⼩鸽⼦的⽪肤极薄,稍微
⽤⼒就会留下痕迹,只是他们好⼏天没上
床,上次做爱留下的标记早已消弥⼲净,正
好今晚可以᯿新补上。
牧歌低着头不敢看他,罗勤耕拉着他在⾃⼰
腿上坐下,掌⼼爱不释⼿地爱抚着他光洁细
腻的脊背,感受到牧歌起了⼀身细密的颤
栗。他不由得暗笑,前两天在视频⾥⼩鸽⼦
不是挺浪的么,这会⾯对⾯就怂了?牧歌脑
袋上的兔⼦⽿朵轻轻摇晃,罗勤耕忍不住摸
了摸⽑绒绒的⽿朵,突然后悔地⼀拍脑袋:
“可惜,没顺便给你买个兔⼦尾巴,给你后
⾯玩玩。”
说着,罗勤耕的⼿摸到牧歌柔软的臀部,⼜
轻轻捏了捏。
“尾,尾巴?”牧歌吓得瞪圆了眼,他知道这
种尾巴其实是肛塞,他还没被⾛过后⻔,不
由得有点害怕。
“⼩鸽⼦不喜欢吗?”罗勤耕拨了拨牧歌项圈
上的铃铛,清脆的响声撞击在牧歌⽿膜上,
清醒地提醒他:他现在的⻆⾊就是罗勤耕的
宠物,顺着主⼈的喜好来表现,也不失为⼀
种情趣。
牧歌垂下眉⽑,温顺地说:“叔叔,你想怎
么玩都可以的,⼩鸽⼦都听你的。”
“好,⼩鸽⼦真乖。”
罗勤耕拿起消毒过的⽩⾊按摩棒:“⼩鸽
⼦,叔叔想看你⾃⼰玩⼀玩,好不好?”
牧歌接过那根按摩棒,发现是双头使⽤的,
中间柔软可弯折,⼀头光滑只有⼀指粗,牧
歌猜想是这⼀条是插⼊式的,另⼀头脑袋有
个更⼤的膨起,中间有处花⽣粒⼤⼩有的凹
陷,看起来像个巨⼤的⽿塞。牧歌不太明⽩
这⼀头是怎么玩的,这么⼤,也不好塞进去
呀?
牧歌羞红着脸,指着膨起的那头问:“叔
叔,你可以教教我吗?这个我不太懂。”
“⼩鸽⼦,这是吮吸头,⽤来舔你的⼩⾖⾖
的,超声波震动,你可以从第⼀档试起。”
牧歌只觉得头⽪发麻,他虽然知道阴蒂是⾃
⼰身上最敏感的地⽅,但是他从不知道还有
这样的玩具,想象⼀下那个花⽣⽶⼤⼩的凹
陷如果正好锁定在⾃⼰的⼩⾖⾖上,这样的
刺激也未免太⼤了,他能受得住吗?
“⼩鸽⼦,不⽤紧张,到床上找⼀个舒服的
姿势躺下来。”
牧歌从罗勤耕身上下来,慢慢爬到床上,他
害羞地看了罗勤耕⼀眼,开始堆起枕头,他
微微塌腰,⾚裸肥嫩的臀部便翘起来正对着
罗勤耕,两条⼤腿并在⼀起跪着,⽩袜以上
的腿根中间有道漂亮⽽ሀ⼩的罅隙,围裙后
背中间的系带垂下来,半遮半掩地遮住了臀
瓣的中线的暧昧阴影处,罗勤耕只觉得喉咙
有点发⼲。
牧歌转过来,咬着嘴唇⾯向罗勤耕,靠在枕
头上坐下。
“⼩鸽⼦,舔湿你的⼿指,再摸⼀摸⾃⼰的
乳尖。”
牧歌听话地把⼿指放进嘴⾥舔了舔,然后轻
轻地玩弄起⾃⼰的乳尖。他的胸部没有发
育,平坦⽩净的胸膛上只有两处嫩红的⼩
果,受着抚慰便颤颤巍巍地⽴起来,乳晕扩
⼤了⼀些,颜⾊更加艳红了。
“试试你的玩具。”
牧歌拿起震动棒,按下了其中⼀个开关,光
滑的那头嗡嗡震动起来,他把震动棒轻轻抵
在⾃⼰乳尖上,感到有点好玩,并不让⼈反
感,他试了⼏个不同的震动频率,甚⾄有点
乐在其中。
“⼩鸽⼦,⽤另⼀头吸⼀吸。”
牧歌关掉震动,按下另⼀个开关,那个较⼤
的吮吸头并没有看到明显震动,但是凹陷处
同样嗡嗡作响。他把吮吸头轻轻靠在乳尖
上,闭上眼感受这种集中式的吮吸,跟震动
的感觉不⼀样,虽然受⼒点只在乳尖,但是
他觉得整个前胸都被牵动着酥麻起来,他两
边乳房都玩了⼀会,⼜调⼤了⼀个档,这下
吮吸感更加强烈,他觉得后背都起了⼀层颤
栗。
“⼩鸽⼦,上⾯玩够了没,摸摸你的下⾯。”
牧歌慢慢抬起膝盖,打开⾃⼰的双腿,围裙
下摆的布料正好遮住了腿间的神秘⻛光,罗
勤耕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看⼩鸽⼦接下
来如何取悦⾃⼰。
牧歌没⽤震动棒,⽽是先把⼿伸进围裙下
⾯,正准备抚慰⾃⼰的阴茎作为前戏,罗勤
耕却不满地抬了抬眉⽑,说:“⼩鸽⼦,能
不能不碰你的阴茎,把⾃⼰玩出⽔来?”
牧歌只能作罢,他把腿打开得更⼤⼀些,往
下摸到⾃⼰的雌⽳,私处早已因为罗勤耕的
⾔辞挑逗⽽有些⽣理反应,呼吸张噏着等待
牧歌⼿指的到来。然⽽隔着⼀层围裙的布
料,罗勤耕什么变化也看不⻅。
牧温柔地梳理了私处的两瓣⾁花,感觉到花
⼼适应地充⾎膨胀起来,泌发了更多的湿
意,才拿起按摩棒,他调回了到⼀个和缓的
节奏,慢慢地探到围裙底下。
他先在⼩腹和腿根附近的敏感区碰了碰震动
棒,等私处稍微适应了,再慢慢⽤震动头触
碰⾃⼰的雌⽳。雌⽳的神经末梢明显要⽐乳
尖更密集,偶尔触碰到⾁蒂,层层颤栗的感
觉从脊柱爬上来,让他感到愉悦和湿意。这
个按摩棒的头部只有⼀指宽,⾮常适合新
⼿,他慢慢找准位置,就着⾃身分泌的润
滑,轻轻推进了雌⽳。嗡鸣声在外侧消失
了,取⽽代之的是内⾥的波潮汹涌。他配合
着调整了呼吸,阴道⼝附近的麟状⾁膜在震
动棒的刺激下充⾎舒展着,讨好地含吮着这
根可爱的震动⼩棒。牧歌发出舒服的呻吟,
眯着眼看着罗勤耕,不知道他是否满意。
“⼩鸽⼦,把围裙掀开,我要仔细看你下
⾯。”
牧歌红着脸掀起围裙,⽤⽛⻮叼着⼀⻆,把
⾃⼰最隐秘的私处暴露在罗勤耕⾯前。罗勤
耕看到看到那根⽩⾊的⼩棒在雌⽳⼝深深浅
浅进出着,露出的震动头⽔光潋滟,艳红的
雌⽳也是⼀⽚淫靡。
罗勤耕的呼吸急促起来。
“⼩鸽⼦,换另⼀头,吮吸的,玩⾃⼰的⼩
⾖⾖。”
牧歌依依不舍地取出湿漉漉的震动棒,打开
吮吸头,在罗勤耕的注视下,⼀⼿轻轻拨开
⾃⼰私处的花瓣上⽅,露出早已微微充⾎的
阴蒂。
他咬咬⽛,径直将吮吸头对准了⽬标,莆⼀
触碰到⼩⾖,原本没什么声⾳的震动头突然
发出空⽓震动的响声,加上阴蒂的刺激瞬间
迸发,他忍不住⼸起身⼦,夹紧双腿,拿开
吮吸头,让⾃⼰⼼情平复下来。
“怎么了?”罗勤耕觉得好戏才刚开始。
“叔叔,这个有点太刺激了,我有点怕。”牧
歌⿐头发红,委屈地说。
“那叔叔来陪你玩,好不好?”
牧歌点点头,顺从地躺下来,看着罗勤耕慢
慢爬上床,握住了他的⼿,᯿新打开吮吸头
的开关。
“放松,叔叔会从第⼀档开始,如果你感到
不适应,就把腿夹起来。”
吸吮头在罗勤耕牵引下,᯿新覆盖到⾃⼰的
⼩⾖⾖上,这⼀次⼀次到位,盖得严严实
实,没有多余的空间漏出,吮吸头安静地没
有发出声响,但是内⾥的震感却⽐刚才更加
集中,牧歌忍不住倒抽⼀⼝冷⽓,只觉得⾃
⼰在微妙的痛感中瞬间攀上顶峰,那是⼀种
远胜于阴道抽送的快感,甚⾄连呼吸都⼏乎
停滞,只剩下狂乱的⼼脏,他下意识地夹紧
了双腿,他拼命推着罗勤耕哭着求饶,罗勤
耕却毫不⼿软,抵着他的⼩⾖持续进攻。牧
歌像条濒死的⻥⼉⼀样在床上反复翻滚,直
到罗勤耕松了⼿,他依然觉得雌⽳的肌⾁不
受控制地跳动着,仿佛渴望吞下⼀切。
牧歌全身潮红,娇⼩的阴茎挺翘着吐着⽔。
他眼⻆酸涩,吸了吸⿐⼦说:“叔叔你太坏
了,是不是偷偷开到最⾼档!”
罗勤耕⽆奈地摆摆⼿:“我明明只⽤了第⼀
档,不信你⾃⼰再试试?”
牧歌拼命摇头,罗勤耕觉得他的反应实在太
可爱了,决意要让牧歌玩⼀次,便好说⽍
说,⼜亲⼜摸,终于把⼩鸽⼦哄答应了。
“放松,注意呼吸。”罗勤耕压着牧歌的腿打
开到最⼤,那充⾎膨胀的⼩⾖颤颤巍巍地等
待着,他忍不住低下头舔了舔⼩⾖⾖,安定
了⼀下牧歌的情绪,把玩具从中间对折成U
形,将震动的细柄送进牧歌体内,然后᯿新
打开吮吸头,覆盖上去。
牧歌闭上眼,慢慢接纳了这个玩具的玩弄。
低低的嗡鸣声微不可闻,这⼀次的感觉似乎
没有刚才那么锐利,他放松了呼吸,以适应
⼀波⼜⼀波的快感,每当他觉得即将攀上下
⼀层云颠的时候,便压低腹部,微微蓄⼒以
适应下⼀波⾼潮的来临,⽽在渐渐适应了当
前的强度时,他⼜控制着顶起⼩腹,让⼩⾖
去迎接⾼潮的冲刷。他全然不知道⾃⼰的呻
吟声⼜沙哑⼜甜腻,眼眼迷离⽽荡漾,他的
脚底软绵绵的,像踩在棉花上,体内震动的
细柄如隔靴搔痒,有些淅淅沥沥的湿意不受
控制地从下身⼀滴滴漏出,他在反复的⾼潮
中只知道努⼒张合着私处⼩嘴,让饥渴的潮
涌来得更淋漓⼀些。挂钟滴答滴答地⾛,他
仿佛听到了云层堆叠,⼀场⼤⾬倾盆⽽⾄。
等到云⾬初歇,牧歌发现身下的床垫上湿透
了⼀⼤⽚,像张地图⼀样。身上的围裙则⼀
塌糊涂地挂在⼿臂上,全然⼀副被奸淫亵玩
后的⻛景。
罗勤耕亲了亲他的脸,说:“⼩鸽⼦好棒,
潮吹的时候特别漂亮。”
罗勤耕的睡袍早已半松半垮,底下那根那根
早已经昂扬挺翘的巨物若隐若现。牧歌盯着
罗勤耕的物什,舔着嘴唇夹起腿,磨蹭着解
私处的痒。光是磨蹭还不够多,他渴望着被
进⼊,被顶弄,被撞击到最深处。
他只觉得两颊发烫,满脑⼦被情欲挟持,贴
着罗勤耕的⽿根,⽤蚊⼦⼀样⼩的声⾳说:
“叔叔快点戴套,我等不及了。”
罗勤耕低声笑了,抚到牧歌的腿根,毫不客
⽓地掰开他的双腿,把早已经硬得发疼的阴
茎结结实实地操了进去。
没有避਀套的阻隔,罗勤耕感觉到⾃⼰的阴
茎零距离地被牧歌⼜湿⼜滑的阴道吮吸缠裹
着,那是⼀种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罗勤耕
忍不住发出⼀声声舒服的喟叹。
“啊……啊……⼩鸽⼦好棒……叔叔真想死
在你身上……”
牧歌在密密麻麻的⾼潮中慢慢觉得今天的性
交过分湿滑亲密了,他意识到罗勤耕没有戴
套,慌忙中⼜⽆法拒绝,只能接受罗勤耕⼀
个⼜⼀个新姿势的顶弄,⼼中祈祷着罗勤耕
千万不要射进来。
幸好罗勤耕在最后关头把阴茎拔了出来,跨
坐在牧歌身上,射到他脸上。
半透明的粘液顺着他的刘海往下流淌,牧歌
如沐⽢霖地舔着嘴唇上的精液,⼼脏突突地
跳着,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罗勤耕摸了摸他的脸,说:“下⼀轮,让叔
叔射进去,好不好?”


井然开⻔进来的时候,牧歌正坐在宿舍洗⼿
间的⻢桶上,⼿⾥的验਀棒浮现两条浅浅的
红杆。


牧歌⼼有余悸地睁开眼,眼前是鸽灰⾊的⼲
净墙纸,抬头是枝状的吊灯,他躺在⾃⼰今
年新买的公寓卧室床上。
怎么会梦到⾃⼰怀਀呢?他望向床头柜,⾥
⾯确实放了⼏根验਀棒和⼀些紧急药品,这
些是他给⾃⼰特殊的体质⻓期准备的药物,
毕竟男⼈在床上并不可靠。
破旧的⼤学宿舍,窄⼩的铁架床,昏⻩的台
灯,回忆起来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了。
就连井然,也是个很远的梦了。
井然⽐他⼤两届,⾃从牧歌搬出宿舍后,他
们⼏乎断了联系。
娱乐圈说⼤也不⼤,偶尔也会在微博上看到
井然新戏上映的娱乐新闻,甚⾄主创⼈员跟
他的⼯作也有些交集,那⼜如何呢?他们之
间保持着⼀条鸿沟,默契地互相不联系。
如果不是⼀档综艺节⽬的通告,他甚⾄没想
到⾃⼰跟井然会有᯿逢的⼀天。


⼴电中⼼的化妆间⾥灯光通明,节⽬的造型
师、化妆师来回忙碌。牧歌坐在化妆镜前,
他刚做完发型,乖巧地昂着下巴,⽅便化妆
师往他下颌补修容。
⼏年前他刚⼊⾏的时候,被推到镜前化妆时
会忍不住问化妆师:男孩⼦上镜也要扑那么
多粉吗?
如今他已经习惯上镜前的化妆修饰,甚⾄清
楚⾃⼰脸上哪些凹陷的线条需要⽤额外的⾼
光去填充。化妆师经常夸赞他天⽣唇形漂
亮,颜⾊也红润,只要提前做好润唇,对嘴
⻆的暗沉略做遮瑕,就可以轻松上镜。
“杨⽼师那边已经化完妆了,半⼩时后开始
正式录制。”⼩助理左左⾛过来,给牧歌递
了保温杯。
为了配合新播的剧组宣传,他和剧组的⼥主
⻆杨蓉会在今晚合作表演⼀⾸歌,唱的便是
这部热播新剧的主题曲,歌词他早已记熟,
上午他们已经在台上彩排过,有⼏个需要互
动的动作需要强调⼀下。这次的节⽬录制,
还有另⼀个同期热播的剧组也来参加活动,
所以在游戏环节,会是两个剧组对抗的形
式。节⽬组提前已经把流程都跟⼏位演员的
⼯作室沟通过,希望⼤家能共同配合。
⼀周前接到通告的时候,牧歌就知道井然作
为另⼀个剧组的男主⻆,也会出席这次综艺
节⽬的录制。
牧歌的⼼咯噔⼀下,该来的总是会来。
井然⻅到⾃⼰,会怎么想呢?
上午彩排的时候,牧歌假装不经意地让左左
去问,另⼀个剧组也排练吗?却被告知对⽅
的节⽬是下午彩排,跟他们的时间错开。牧
歌如释⼤负,⼜有些失望。
化妆间有⼈敲⻔,牧歌听到⼀句“杨⽼师来
了”,扭头⻅到杨蓉身后除了助理还有⼀个
男⼈,正是井然。
杨蓉⻓相古典柔美,出道多年却戏红⼈不
红,⼀直熬到三⼗岁才开始出演⼥主⻆。她
外号冻龄⼥神,少⼥神韵娇俏,这次牧歌第
⼀次拿到男主剧本,便是与杨蓉搭档,名IP
改编,男俊⼥靓,制作精良,⼤有爆⽕的潜
⼒。
巧合的是,前⼏年井然刚出道的时候,也是
与杨蓉在⼀部⺠国背景的电视剧中搭档出演
⼀对夫妇,第⼆年⼜在⼀部时装剧中扮演男
⼥朋友,两⼈虽然相差七岁,却毫⽆违和
感,很受观众喜爱。
杨蓉和井然有说有笑的样⼦,氛围⼗分愉
快。牧歌眨眨眼,他⼤概知道井然跟杨蓉合
作过两部剧,没想到两⼈私下的关系居然真
的这么好。
“⼩牧,我带井⽼师来串⻔。”杨蓉笑着说,
“你们应该不陌⽣吧?”
科班演员对于⾃⼰毕业的院校都有强烈的归
属感,哪怕毕业了也会以师兄弟姐妹相称。
牧歌点点头,微笑着说:“井师兄,好久不
⻅。”
井然眼神⾥闪过⼀丝转眼即逝的错愕,随后
便淡然地笑了,回应道:“好久不⻅,牧师
弟。”
TBC
(六)
新学期开学⼀周了,井然依然没⻅到同宿舍
的牧歌回学校。
牧歌的书桌和床铺收拾得很⼲净,书架上还
有些他常看的书,仿佛他随时会回来。
然⽽他⼀直没出现。
整个寒假,牧歌没联系过井然,他从来不更
新朋友圈,所以井然也不知道牧歌的寒假过
得如何。
⼀周前井然发消息问牧歌⼏号回学校,也没
收到回复,电话永远是关机状态。
他忍不住跟牧歌同班的同学打听了牧歌的消
息,被告知牧歌因病休学了。
莫⾮是牧歌病得太严᯿,顾不上跟⾃⼰打声
招呼?
印象中牧歌身体确实单薄,眉宇间总有些欲
⾔⼜⽌的惆怅,难道他⼀直被疾病困扰吗?
井然想去探望牧歌,可惜⼀直联系不上他,
也不知道他是在北京住院还是回⽼家养病。
牧歌就这么悄⽆声息地失联了,井然却⽆时
不刻想起他。
透过书桌上的台灯,总会想起那个⼈窝在椅
⼦上聚精会神打字的样⼦,眼镜反射着屏幕
上的光,唇边的⼩痣随着嘴⻆上扬。超市⾥
抓起⼀排酸奶,才想起喜欢喝酸奶的那个⼈
已经不在宿舍⾥住。有次在操场打篮球,井
然恍惚间看到观众席有个穿⽩⾊⽻绒服的⾼
瘦身影,扔下球跑出去才发现⾃⼰认错⼈。
夜深⼈静的时候,井然悄悄打开牧歌的抽
屉,看到⾃⼰从意⼤利带回来的⼿⼯项链还
完好地装在当初的礼物盒⼦⾥,印象中牧歌
⼀次也没拿出来戴过。⾃⼰的⼼意,在别⼈
看来只是⼀件可有可⽆的礼物罢了。
井然不由得攥紧了⼿⼼。
这是⼤四最后⼀学期,井然的时间很快便被
毕业表演的排练淹没,签约的娱乐公司⼜⻢
不停蹄地给他安排各种试镜,每天早出晚归
疲惫不堪,关于牧歌的⼀切终于淡出了他的
视ᰀ。


“佟阿姨,我明天可以出⻔吗?”牧歌靠在床
上,盯着窗外发了很久的呆,假装漫不经⼼
地问。
“这个我可不能帮你做主,罗先⽣交待我要
好好照顾你,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佟阿姨
在他床边坐下,眼神严厉⽽慈爱,“你忘
了,你有点先兆流产,头三个⽉⼀定要在家
静养……”
“我知道了……”牧歌抿抿嘴,摸了摸腹部,
只觉得⿐⼦有点发酸。
这些⽇⼦,罗勤耕托关系帮他办了休学⼿
续,名义上是养病,实际上是在别墅⾥秘密
保胎。
开学前⼀周,牧歌陪罗勤耕过38岁的⽣
⽇。
他照着⽹上学来的⽅法,⽤厨房的烤箱笨拙
地烤了个蛋糕。
牧歌腼腆地问罗勤耕好不好吃,罗勤耕点点
头,盯着他身上的围裙津津有味地舔了舔嘴
唇。
蛋糕品尝到最后变成了品尝做蛋糕的⼈,罗
勤耕把牧歌扑倒在厨房的中岛上,剥下牧歌
的内裤正准备开展饭后运动,却发现上⾯有
点褐⾊的分泌物。
牧歌有点不知所措,罗勤耕脸上阴晴不定,
当机⽴断开⻋送他去私⽴医院做检查。
医院的验਀棒很快便测出2条鲜明的红⾊杆
杆。
罗勤耕握着他的⼿,欣喜地说:“这可真是
意外的⽣⽇礼物。”
B超的结果是宫内਀,਀酮偏低,有点先兆
流产的出⾎,情况并不乐观。
关于怀਀的事牧歌⼀⽚茫然,他还不到20
岁,还没安排好⾃⼰的⼈⽣,怎么就稀⾥糊
涂਀育了⼀条⽣命了呢?
医⽣礼貌地问牧歌要不要留住胎⼉,牧歌⼀
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红着眼眶望向罗勤
耕。
“你要是没想好,我们就先安好胎,我会对
我们的宝宝负责的。”罗勤耕搂着他的肩
膀,眼神坚定地望向医⽣,“医⽣,想办法
把胎⼉保住。”
牧歌盯着报告上的“਀囊发育七周”,咬了咬
嘴唇。


怀਀这个秘密他只告诉了胡杨,⾃⼰怀了罗
勤耕的孩⼦,要休学⼀段时间。
电话那端的胡杨明显沉默了好⼀会,说:
“那你好好照顾⾃⼰,他要是欺负你了第⼀
时间告诉我。”
“哥哥,你对我最好了。”
罗勤耕为他编造的休学理由天⾐⽆缝,成功
瞒住了学校,为了避免来⾃同学⽼师的频繁
问候,他索性在办完休学⼿续后彻底关了
机,所有信息⼀律不回复,包括井然的问
候。
夜深⼈静的时候,他会悄悄打开⼿机看井然
的朋友圈更新,想到井然送给⾃⼰的项链,
还放在宿舍的抽屉⾥。
寒假⾥他回过⼀次宿舍整理内务,本来想把
项链带上,却担⼼罗勤耕不⾼兴项链的来
源,毕竟他第⼀次从宿舍带回别墅的旧⾐
服,都让罗勤耕扔了。
在别墅⾥安胎的⽇⼦牧歌⽆⽐煎熬,按照医
嘱他需要定期服药调节激素⽔平,不能过度
运动,他连下床都是⼩⼼翼翼,⽆法外出更
⽆法回学校,罗勤耕从罗宅调了个⼼腹的阿
姨24⼩时看护他,其实是变相的监禁。
早਀的反应也慢慢出现,迷糊嗜睡,情绪不
稳定,嗅觉变得极灵敏,味觉变得怪异,਀
期的维⽣素补剂嚼起来像电池,任何油腻味
都让他想呕吐,怀਀三个⽉,他反⽽⽐਀前
瘦了⼀些。
਀早期牧歌⽆数次想要放弃这个孩⼦,毕竟
这个意外的到来,影响不只是他的学业,还
可能是他的未来。⼈⽣的前20年⾥他从来
没想过⾃⼰要养育孩⼦,他从⼩对婚姻和家
庭并不抱有美好的幻想,也不觉得⾃⼰能以
积极的态度去学习当⼀个称职的家⻓。
罗勤耕⼗分珍视这个意外的⼩⽣命,他⼀该
往⽇的强势,每天都抽时间过来陪他,虽然
没对外公开他们的同居关系,罗勤耕却向他
承诺着,只要牧歌愿意,等孩⼦⽣下来,他
们就去国外办理结婚证,给孩⼦⼀个合法的
身份。
因为牧歌的预产期在九⽉,罗勤耕给腹中的
宝宝取了个⼩名叫九⽉。
牧歌笑说这⼩名听起来像⼥孩的名字,罗勤
耕点头说,⼥⼉好,希望是个⼥⼉。
罗勤耕如此期待这个孩⼦,让牧歌很难开⼝
提出想要终⽌妊娠的想法。
他也说不清⾃⼰对罗勤耕到底是什么感觉,
成熟男⼈的⽓韵确实充满魅⼒,两⼈在床事
上也⽆⽐契合。但是他并不认为⾃⼰真的爱
这个男⼈。因为⼀个⽣命的诞⽣,这辈⼦就
得依附在这个男⼈身边了吗?


਀四个⽉的时候,产检的各项指标终于稳定
了⼀些,牧歌⾼兴之余,⼜有点失落。
罗勤耕应酬不归,牧歌⼀个⼈对着窗外的⽉
亮发呆。
佟阿姨在楼下睡着了,他给⼿机充上电,开
机后⼀个电话便响了起来。
是胡杨。
怀਀的⽇⼦太苦闷,牧歌每隔⼀段时间都会
跟胡杨通电话,毕竟胡杨是世界上了解他最
多秘密的⼈。
“牧歌?”
“哥哥。”
“最近身体怎么样?还难受吗?”
“好多了。”
“他是不是⼜出去应酬了?”
“嗯。”
“……你困不困?不困的话,哥哥陪你聊会
天?”
“好。”
胡杨说他最近报了⼀个吉他班,学了⼏⾸曲
⼦,问牧歌要不要听⼀听。
轻轻靠在窗边的沙发上,牧歌闭着眼睛听胡
杨扫起弦,开始边弹边唱。
那歌声他熟悉了很多年,⼩时候他俩去ᰀ外
观星,胡杨每次捡着⼩树枝都会哼起歌。
就在胡杨唱到副歌的时候,牧歌突然感觉到
肚⽪明显地动了⼀下。
这是⼀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的
胎动吗?
由内⽽外的,不受⾃⼰控制的,微弱⼜蓬勃
的⽣命。
这种感觉太奇妙,因为在此之前,腹中的⽣
命从未给出如此物理性的反应。
他不敢乱动,屏住呼吸伸⼿轻轻摸了摸刚才
胎动的地⽅,试图⿎励腹中的宝宝再动⼀
次,却没迎来如期的胎动。他有点懊恼地叹
了⼀⼝⽓,电话那边的胡杨停下吉他,问他
怎么了?
“哥哥,刚刚你唱歌的时候……”牧歌说着说
着,突然哽咽起来,“宝宝动了,这是第⼀
次……”
“你稳住情绪啊别激动,宝宝现在还在动
吗?”
“没,它只动了⼀下就没动静了……”
“那……我给你再唱⼀⾸?”
“不⽤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好的,晚安。”
牧歌挂了电话,眼泪⼜忍不住流淌下来。


产检依然是在罗勤耕联系的私⽴医院,隐私
性做得极好,单ᇿ的诊间⼀对⼀接待。
“真的要做⽺⽔穿刺吗?会不会有危险?”牧
歌看着护⼠抱出的⼀套抽⾎的器具,针管特
别⻓,不由得觉得肚⽪发紧。
罗勤耕搂着他安慰道:“这个检查是为了查
看胎⼉染⾊体⽅⾯的问题,因为你的基因跟
常⼈不⼀样,为了⼩九⽉,克服⼀下。”
਀五个⽉,牧歌身上依然不⻓⾁,腹部终于
有点显怀,⼩球⼀样地紧绷着隆起,背后看
腰部却依然是细细地绷着,有种奇妙的韵
味。
天⽓开始暖和了⼀些,牧歌怕热,早早就换
上宽松的短袖⾐物。
原来的睡⾐腰围不合穿了,罗勤耕便给他⽹
购了新的家居服。
牧歌打开包装,⼜⼀次为纵容罗勤耕⽹购⽽
眼前⼀⿊——这次罗勤耕买的是睡裙,雪纺
质地,轻飘飘挺透⽓,颜⾊还是半透明的。
那天晚上他洗完澡换上睡裙,被罗勤耕抱在
怀⾥,睡裙的下摆被慢慢卷起,露出了⽩皙
⽽紧绷的肚⽪,罗勤耕温柔地吻了吻牧歌的
肚⼦,试探地问他:“好久没做了,医⽣说
五个⽉以后应该安全了。”
牧歌害羞地点点头,说不想是假的,伴随着
激素的上升,⼏个⽉没满⾜过的性欲早已累
积得⽆⽐旺盛,他甚⾄在梦⾥湿过好⼏次内
裤。
揉弄着牧歌丰满⽽柔软的臀部,罗勤耕摸出
他内裤⾥的湿意,满意地说:“看来⼩鸽⼦
也饿得不⾏了,叔叔今晚⼀定喂饱你。”
前戏漫⻓⽽温柔,久未打开的⼩嘴在罗勤耕
⼿指灵巧的逗弄中湿成⼀汪春⽔。罗勤耕⼜
加了⼀根⼿指,咬着牧歌的⽿朵说:“⼩鸽
⼦下⾯好紧,⽣的时候怎么办,叔叔多陪你
锻炼锻炼,好不好?”
腰部被罗勤耕稳稳地扶着,牧歌骑在罗勤耕
身上,咬着嘴唇慢慢往下坐,他按照⾃⼰喜
欢的节奏轻轻摇摆,交合的地⽅越来越湿
滑,顶到深处的愉悦酸涨感带来久违的满
⾜,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个⽉的⾜不出户
为他呵护出不⻅天⽇的⽩皙肤⾊,⽿根到锁
⻣总是轻易被情欲烧成漂亮的绯红⾊,਀期
的激素让他的⽪肤变得更光滑细腻,抚摸起
来让⼈爱不释⼿。望着身上这个可⼝的美
⼈,罗勤耕觉得怎么品尝都不够。
牧歌突然害羞起来,这些⽇⼦他早已发现⾃
⼰胸部有微微的涨痛感,伴随着妊娠反应明
显地发育起来。⽽那两颗涨红的樱果,此刻
被罗勤耕轮流衔在嘴⾥,柔软的⾆⾯刮挠着
樱果尖细⼩的乳৿缝隙,伴随着罗勤耕的温
柔的舔弄吸吮⽽越发酥麻,后背激起⼀阵阵
性愉悦的颤栗。
隐约的痛感逐渐变得清晰,牧歌觉得有些东
⻄不受控制地从胸部分泌出来,带来过电⼀
样的刺激,他咬住嘴唇不让⾃⼰叫出声来,
罗勤耕抬头舔了舔嘴唇,迷恋地说:“⼩鸽
⼦的奶,好甜。”
罗勤耕把牧歌轻轻平放在床上,腰下垫了枕
头,拉开他纤⻓的双腿᯿新顶⼊花⼼,紧实
湿滑的感觉太美好,他不由得沉腰加快了速
度。
牧歌下意识地护住肚⼦:“轻点,注意孩
⼦。”
罗勤耕停下动作,亲吻了牧歌的肚⽪:“乖
⼥⼉,爸爸不会伤到你的。”
牧歌迟疑地问:“你怎么知道是⼥⼉的?”
罗勤耕泰然⾃若地望向他,扬起嘴⻆:“我
当然知道,那是我的⼥⼉。”
牧歌⾃嘲地笑了。
罗勤耕是个商⼈,⼜怎么会做喜当爹的赔本
买卖?


牧歌⼜⼀次在罗勤耕拥抱时闻到不属于他的
⾹⽔味。
਀期的⿐⼦格外灵敏,他如常扮演着懂事的
伴侣,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每天过来看望牧歌,罗勤耕⼤部分时候
结束完温存便回罗宅,毕竟家⾥还有个不到
9岁的罗浮⽣,浮⽣不知道⽗亲跟牧歌的关
系,当⽗亲的不能天天晚上不着家。
牧歌不再去罗宅做家教,却跟罗浮⽣保留着
⽹络游戏的秘密队友关系。那游戏是之前家
教时罗浮⽣强⾏安列给他玩的,虽然他不太
上瘾,睡不着的夜晚他实在⽆聊也会上线打
两把。
半夜上线偶然⻅到罗浮⽣,他忍不住问了⼀
句:“这么晚还打游戏,你爸不管你吗?”
罗浮⽣回他:“我爸说了,今晚他也不回
家。”
牧歌扭过头,⼀⾔不发地盯着窗外,半⼩时
前罗勤耕刚从别墅离开。


⼆楼的主卧的阳台侧有套茶⼏和沙发,旁边
有⼀盏⼈⾼的⻩铜台灯,光线可以调节。⾃
从牧歌怀਀后这⾥⼜加了张环抱式单⼈沙
发,深度对他来说正好,牧歌经常坐在上⾯
看书和打字,旁边有个⼩巧的⼊墙式书架,
慢慢被牧歌⽹购的书填满。
每⽇早晚,牧歌也会坐在这张沙发上,敞开
⾃⼰的浴袍,把润肤的油露在⼿⼼搓热,然
后抚到⽇渐饱满的਀肚、臀部和⼤腿内外
侧,细细地按摩,增加⽪肤的延展⼒,预防
⽪下组织的纤维组织和胶原蛋⽩组织因经不
起扩张⽽断裂。这个润肤的配⽅是罗勤耕找
国外的护肤实验室为他定制的,成分表很⼲
净和安全。
进⼊਀中期,胎动变得规律,每晚七点左右
是⼩九⽉是最闹腾的时候,牧歌必须起身带
她在屋⾥⾛⼀⾛,久坐不动她会⼀直踢闹不
让牧歌安⽣。
今晚按摩肚⼦的时候,牧歌觉得⼩九⽉格外
安静,他的⼿放松地在⾃⼰滑润的⽪肤上留
恋着,慢慢抚摸到⾃⼰的胸部。胸前的红樱
⼜⽐上个⽉扩⼤了⼀些,在罗勤耕亲⼒亲为
的含吮中早已分泌过初乳,让他羞耻⼜让他
沉迷。
他按照⾃⼰喜欢的⼒度轻轻揉弄着胸前的软
⾁,抵着柔嫩的乳尖按压逗弄着,快感的战
栗从脊背冒起,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私处
的⼩嘴也努了努,释放出⼀些湿意来。不知
道是不是双性身体特殊,他觉得⾃⼰怀਀后
对性欲的饥渴其实⽐਀前更甚,私处像⼀张
永远填不满的嘴,频繁地渴求着吞吃更多。
内裤被褪在地上,他打开⾚裸的双腿踩在沙
发上,将⼿拂向⻔户⼤开的私处。⾃从怀਀
后罗勤耕默许他不再需要剃除私处的⽑发,
不知道是਀激素的作⽤,那处的⽑发⽣⻓得
⽐原来更旺盛,⾃⼰娇⼩的阴茎也挺⽴起
来,在丛林的衬托中衬得更加红艳。他往⼿
⾥淋了点润滑,轻轻梳理着⾃⼰的前身作为
前菜,然后顺着会阴⽅向抚摸,那道熟悉的
天然花⽳早已经湿漉漉地期待着爱抚的到
来。他伸进⼿指,在肥嫩花瓣的紧窄包裹中
往内抠挖,在鳞状内膜中摩擦着甜美⼜骚动
的前侧敏感点,另⼀只⼿则拨开花瓣上⽅早
已涨⽴的花蒂,从慢到快地打圈逗动起来。
湿润的情液在抽插中被⼀缕⼀缕粘腻地带出
来,半透明地粘在私处的⽑发上,他闻着⾃
⼰熟悉的荷尔蒙味道,突然怀念起上次被胡
杨⼝交的场景。如果胡杨现在就跪在他⾯
前,他是不是会把⾃⼰私处的⽑发舔得油亮
⽔滑,⽕热的呼吸搅动能把他逼迫到上下⼀
起泪流不⽌,他的亲吻虽然莽撞却⼜⽆⽐虔
诚,花瓣们楚楚可怜地挽留着,期待他吸吮
得更深更᯿⼀些,他将回报以花⼼最⽢甜的
蜜液。
安静的卧室响起隐约的⽔声,牧歌加快了⼿
⾥的动作,闭上眼睛,嘴唇微张,泄出⼲哑
⼜撩⼈的喘息声。他丝毫不介意⾃⼰的声⾳
被任何⼈听到,被囚于此处已失去活动的⾃
由,难道连追求性愉悦的⾃由都没有么。
从⼩到⼤,这具特殊的身体就是他⾃卑和苦
难的来源,他被亲身⺟亲当成可反复交易的
商品来出卖,哪怕在跟罗勤耕的交往中,他
也是被摆在明码标价的天平上的。除了身
体,他没有其他可以⽀付的筹码,只能顺着
罗勤耕的意志⼀步步⾛到今天。
他曾经⽆⽐痛恨⾃⼰这具身体,如今在性爱
中慢慢学会享受,对于快感的追求不可耻,
何况这具天⽣适合性爱的容器,其实也是他
最⼤的武器。
关于罗勤耕的各种承诺,他从⼀开始就不抱
真切的希望。这男⼈所有的呵护备⾄,本质
上都是围绕他腹中的宝宝,他可不允许他的
亲⽣⻣⾁出任何闪失。
或许为罗勤耕⽣下⼀个孩⼦,他跟罗勤耕的
交易也差不多⾛到尽头了。然⽽等孩⼦出
⽣,他的⽣活还能恢复原样吗?


“真的要出差⼀周吗?”牧歌依偎在罗勤耕怀
⾥,浴缸⾥⽔温正好,⽔汽缭绕,刘海湿漉
漉地垂在额头,增添了⼏分乖巧柔弱的⽓
质。
“没办法,要跟那边⼀个酒店谈个⼤项⽬。”
罗勤耕吻了吻牧歌光亮的脖颈,双⼿没有闲
着,环绕着牧歌那对越发成熟的⼩果⼉轻轻
爱抚着,不时逗弄⼀下嫩红的果尖。
“万⼀我突然⽣了怎么办?”牧歌摸了摸⾃⼰
的肚⼦,怀਀快七个⽉了,他的精神越来越
紧绷。
“没事⼉,有佟阿姨在呢,再说上次产检结
果挺好的。”罗勤耕⼀⼿顺着牧歌的腹部往
下摸,隐藏在⽔下的秘密花瓣在他⼿指的拨
弄下微微绽放,释放着黏腻的情液,他⼜往
后⽳按了按,勉强能伸⼊半个指头。
“不要了……”牧歌并拢住双腿,摇摇头说,
“⽉份⼤了,那⾥有点不太舒服。”
“好的,听⼩鸽⼦的,今晚不做了。”罗勤耕
听话地亲吻他的脸颊,⼼⾥却有点遗憾。
他的⼩鸽⼦天⽣是件名器,上下三张嘴⼉都
被调教得紧实柔韧,活脱脱的极品销魂洞。
罗勤耕第⼀次开发牧歌旱路的时候,准备了
⼀个兔⼦尾巴造型的⼩型肛塞,牧歌在浴室
花了好⻓的时间给⾃⼰灌肠,或者说做⼼理
建设,然后颤颤巍巍地塞⼊那个肛塞。罗勤
耕爱极了他红着脸塞着着奶⽩⾊兔⼦尾巴的
样⼦,胃⼝⼤开地吻遍他全身,使出浑身解
数瓦解他的所有防御,紧窄⾼热的甬道简直
像天堂⼀样包裹住他,身体⼒⾏地把他彻彻
底底操开,⼩鸽⼦在⼜痛⼜爽利的反复⾼潮
中发出动听的泣⾳,旱路湿成了⼀条河,吸
得他那话⼉简直爽丢了魂,只觉得天灵盖都
仿佛⻜升到天空,恨不得连脑髓都给他射得
⼀⼲⼆净。
这样天赋异禀的身体,不拿来挑战各种玩具
简直浪费,可惜怀਀后,那些床第间的情趣
⼩玩具都被锁回消毒柜⾥,怕玩得太过,牧
歌的身਀消受不起。
罗勤耕扶着牧歌从浴缸起身,给他披上浴⼱
擦⼲身⼦。罗勤耕⾚裸着身⼦,下身那话⼉
半充着⾎,挺翘着指着牧歌。
牧歌伸⼿碰了碰那话⼉,垂着眼睛害羞地
说:“叔叔,我⽤嘴帮你吧。”
他跪在浴⼱上,⼀⼿⼩⼼护着肚⼦,⼀⼿扶
着罗勤耕的充⾎的物什,轻轻地含进⾃⼰嘴
⾥。
罗勤耕坐在浴缸边上,轻轻抚摸着牧歌湿漉
漉的脑袋。他看着牧歌那双⿊⽩分明的眼
睛,微微发红地望向⾃⼰,⼩巧的脸盘下
⽅,是与身材⽐例完全不协调的圆润਀肚,
视觉上的征服感让罗勤耕越发兴奋,下身最
敏感的地⽅此刻正被牧歌那灵巧的喉⾆细致
地照顾着,让他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喘息声。
“啊……⼩鸽⼦,我快到了……”
粘稠的液体在牧歌松⼝的瞬间,喷薄到牧歌
⽩皙的胸部上,他擦擦红得过分的嘴⻆,天
真⼜狡黠地冲罗勤耕笑了⼀下。半透明的液
体顺着乳尖欲坠未坠地跌落到਀肚上,这⻛
光实在禁忌⼜诱⼈。
罗勤耕难抑⼼中情动,俯下身捧着牧歌的
脸,亲吻得难舍难分。
“叔叔,你要早点回来哦。”
“好,我也不舍得我的⼩鸽⼦和⼩九⽉。”


罗勤耕离开的第三天的傍晚下起了暴⾬,牧
歌跟胡杨打电话。
“哥哥,你最近过得好吗?”
“嗯,最近挺好的。”
胡杨说,他的摄影作品发布在社交平台上,
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联系他做私房拍摄的
客户越来越多,摄影的设备升级了⼀批,他
准备单⻜租个场地开个摄影⼯作室,⾃⼰接
单还⾃由⼀些。
倚在窗边,牧歌伸出⼿指,隔着⼀层玻璃上
感受着⾬滴的冲撞:“哥哥,时间过得好
快,我们有⼤半年没⻅了,我有时会盯着窗
外的电线杆发呆,想着你可能在电线杆下等
我,就像我原来住学校宿舍时⼀样。”
想起每次去学校⻅到牧歌时的笑脸,胡杨忍
不住弯起嘴⻆。⾄于那⼀夜在宿舍⾥发⽣的
旖旎情事,⾄今仍深深刻在他的脑海⾥,身
体甚⾄会⻝髓知味地勾起欲望。
良顷,牧歌吸了吸⿐⼦说:“哥哥,你想我
吗?”
胡杨⼼疼地说:“想你,我⼀直想你,要不
我明天下班过去看你?”
牧歌摇摇头:“算了,他明天中午就从三亚
出差回来了,他在的话不太⽅便。”
每次提到罗勤耕,胡杨都有股⽆名⽕起。
他痛恨这个男⼈趁⽕打劫跟他⼼爱的牧歌发
⽣了关系⼜搞⼤他的肚⼦,如今⼜软禁着牧
歌不让他外出。每次牧歌给他打电话,这男
⼈不是应酬就是出差,对牧歌根本算不上体
贴。
他听⻅牧歌叹了⼀⼝⽓:“哎,今晚⼜要睡
不着了。”
胡杨咬了咬⽛,看时间才晚上⼋点,⼼中有
个声⾳告诉他:或许现在还可以出⻔找牧
歌。
“我现在过去找你。”
“可是外⾯下着暴⾬呢……”
“我有⾬⾐,不怕。”


⻅牧歌扶着肚⼦从楼上下来,沙发上打⽑⾐
的佟阿姨⽴⻢起身问:“⼩牧饿了吗?”
牧歌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想吃点东⻄。”
佟阿姨放下⼿⾥的⽑线活,上前扶着牧歌下
了楼:“说了多少次了,饿了喊我⼀声,阿
姨给你送吃的。”
“我也不能⽼在房间⾥坐着。” 牧歌腼腆地
笑了。
除了必要的产检,牧歌⼏乎不被允许出远
⻔。最多是在佟阿姨的陪同下,在⼩区⾥遛
弯。他总是戴着宽⼤的渔夫帽和⼝罩,尽可
能地把⾃⼰的脸遮住,不让别⼈发现这个⾼
瘦的਀妇,有着男⼦的⻓相。
佟阿姨在厨房削起⽔果,牧歌站在客厅抬起
头,视线往摄像头的蓝⾊信号灯扫了⼀圈。
从⼊⻔的⽞关到客厅,这栋房⼦光是⼀楼就
有3个摄像头,罗勤耕⼿机上有个软件可以
开关这些摄像头,回放72⼩时以内的画
⾯。他向罗勤耕撒娇说⾃⼰晚上⼀个⼈在楼
上会害怕,也在⾃⼰的⼿机上装了这个软
件,了解所有摄像头的范围,以及那些照不
到的死⻆。
沙发边的⼩茶⼏上有个⽩⾊的陶瓷盖杯,牧
歌知道那是佟阿姨的养身茶。年纪⼤的⼈难
免睡眠不好,睡前总要抿⼏⼝宁⼼安神的茶
饮。牧歌垂下眼睛,把⼿伸进⼝袋⾥,摸到
那包被他提前碾成粉末的安眠药。他从⼩就
知道这类药品的存在,因为他嗜赌的⺟亲⼀
直有失眠的困扰。
牧歌接过佟阿姨切好的苹果,道了⼀声谢,
慢条斯理地品尝起来。余光瞥⻅佟阿姨端起
陶瓷杯喝起茶,他嘴⻆忍不住上扬起来。
今晚的剂ᰁ是他在前⾯这个⽉来对佟阿姨屡
次实验中得出的结果,安全范围内可以让她
⼀觉睡到天亮,对屋内的任何动静毫⽆反
应。


深夜的⾬中,眼前的ᇿ栋别墅灯光暗淡,⿊
漆漆的,像只潜伏的巨兽,随时要吃⼈。
胡杨浑身湿透地站在别墅⻔前,⾬⽔顺着⾐
⻆往下淌。他突然觉得有点难堪,⾃⼰这个
狼狈模样,是不是不适合被牧歌看到。
⼀时冲动下他冒⾬打了⻋,从城市的另⼀端
⻜奔过来看牧歌,他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来看
⼀个怀着别⼈孩⼦的਀妇呢?⽵⻢?兄⻓?
⼀夜情的对象?
这么晚了,就为了⻅上⼀⾯吗?
他还没来得及按⻔铃,却⻅⼤⻔咔哒⼀声打
开了。
借着⽞关的感应灯,他看到牧歌那张柔和⼜
清秀的脸,与那张熟悉的脸形成鲜明陌⽣感
的,是他睡袍下遮掩不住的਀肚。虽然他早
就在电话⾥知道这个事实,但是照进眼帘⾥
的真相还是⼜⼀次给他带来冲击。
⻅到胡杨,牧歌眼⾥半是羞赧半是⼼疼,牵
住了他⼿说:“哥哥,你终于来了。”
掌⼼传来的暖意,⼀丝丝沁⼊胡杨的⽪肤,
他觉得⾃⼰的⼼砰砰乱跳,不安地扭头看了
⼀眼,天幕漆⿊得可怕,⾬丝依然冰冷地飘
荡着,让⼈打起冷颤,不愿回头。


“家⾥还有别⼈吗?”胡杨⼩声地问,他记得
这屋⾥有个保姆。
“阿姨在楼下睡着了,我们⼩点声。”牧歌压
着声⾳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调⽪地
笑了。
⼩时候每次爬阳台去牧歌房间玩,牧歌⻅到
他,总会笑着做个噤声的动作:“⼩点声,
我妈在家呢。”牧歌眼睛不⼤,笑起来卧蚕
总是⿎⿎的,盛着幽亮莫名的光,让⼈不顾
⼀切地奔向他。
他在⼀楼脱了鞋,蹑着脚步随着牧歌上了⼆
楼,卧室的灯打开,便看⻅宽敞的房间最好
的位置放置着⼀张宽⼤的双⼈床,⽶⽩⾊的
真丝床品散发着柔和温馨的光泽。床头柜的
上⽅悬挂着颜⾊与背景墙相配的两盏吊灯,
靠窗户那侧,有⼩茶⼏和两张沙发,旁边是
⼀盏⽴式的台灯,还有⼀个⼊墙式的⼩书
架。房间⾥有股淡淡的⾹味,像极了牧歌身
上的体⾹。
他悄悄嗅着,⼜想到这是牧歌与罗勤耕同居
共眠的卧室,或许牧歌就在这⾥受਀的,不
由得有点不是滋味。
“抱歉,我能⽤⼀下洗⼿间吗?”
“你⽤吧。”
主卧⾃带的洗⼿间⼲湿区分离,整理得井井
有条。⽩⾊⼤理⽯台⾯搭配下沉式台盆,镜
柜的背景墙是磨砂⽩的瓷砖,显得典雅⼲
净。隔着⼀扇玻璃⻔,他看到浴室间的地⾯
放置着⼀台纯⿊⾊的⼤浴缸。低头看,地⾯
的⿊⾊瓷砖被砖红⾊的环氧彩砂勾勒着,⿊
与红的搭配冷静⼜性感。
解开裤链,胡杨把东⻄拎出来放完⽔,⼜偷
偷翻开包⽪检查,⽤纸⼱轻轻擦了擦残余的
液体,然后闻了闻⼿指,味道还算⼲净——
⾃从上次牧歌教他要翻开包⽪认真洗⼲净尿
垢,他便养成了习惯。
⾛出洗⼿间,胡杨想到⾃⼰身上都是⾬⽔,
⼀时有点窘迫,⼀会该坐哪⾥呢,要不⼲脆
站着吧。
“哥哥,你全身都湿透了,要不要洗个澡换
身⾐服?”牧歌从⾐帽间捧出⼀套备好的⾐
物,挠着头说,“这是我没怀਀前穿的,咱
俩原来身材差不多,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
以穿我的。”
胡杨摆摆⼿,说:“不洗了,我过来看看
你,⼀会就回去了。”
牧歌眼⾥的光突然暗淡了⼀些,别过脸说:
“哥哥,好不容易才⻅你⼀⾯,你这么快就
要⾛了,不多陪我⼀会吗?”
眼看牧歌的眼眶变得通红,胡杨的⼼猛的被
揪了⼀下,有点懊恼⾃⼰的话让牧歌不开⼼
了,他忙接过⾐服说:“那我听你的,先去
洗澡。”
灼热的呼吸突然靠近,牧歌凑近他,在他唇
上⻜速地亲吻了⼀下:“傻⽠,你真的以为
我只想让你洗澡吗?”
胡杨的脑⼦⼀下炸起来了,来之前他不是没
想过,孤男寡⼥共处⼀室会发⽣什么,但
是,牧歌有਀在身,他再禽兽也不能跟਀妇
发⽣什么吧?
“牧……牧歌,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你…
还怀着਀呢……”胡杨连连后退,⼿不⼩⼼
碰到了沙发前的⻩铜台灯,哐⼀声掉到地
上,发出巨⼤的声响,他赶紧把台灯扶起
来,东张⻄望,“糟糕,会不会吵醒楼下的
阿姨?她要是上来的话我是不是应该躲起
来,躲⾐柜⾥吗?”
牧歌盯着他,冷冷地说:“从⼩到⼤,你就
只会躲⾐柜⾥吗?”
这个问题让胡杨不知道怎么应答,⼩时候他
从阳台爬去牧歌家玩,为了不让⼤⼈发现,
他总是第⼀时间躲⾐柜⾥,直到有⼀天,他
在⾐柜的缝隙⾥,看⻅⾃⼰的⽗亲⾛进牧歌
的房间。
他在紧张的边缘呆⽴等待着,半饷,并没有
听到楼下有动静。
牧歌扶着肚⼦在床上坐了下来,沉着脸说:
“我给阿姨吃了点安眠药,她听不到我们
的。”
胡杨诧异地眨⼤眼睛:“你……哪来的安眠
药?”
“只要愿意搜,⽹上总能找得到,放⼼,剂
ᰁ我都测试过了。”
胡杨难以置信地说:“牧歌,没想到你会做
出这种事,你在我⼼中⼀直是最单纯
的……”
“说得好像我们都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似
的。”牧歌抬起头,蔑笑了⼀声,“你忘了,
七年前你爸就是被你亲⾃推下楼梯摔坏脑⼦
的?”


隐瞒多年的秘密突然被牧歌提起,胡杨脸⾊
发⻘,⼀幕幕不忍回忆的画⾯⼜印在眼前。
⾃从在⾐柜中⽬睹⾃⼰⽗亲的禽兽之⾏之
后,君君⻅到他眼神总是冷冷的,他有⼀个
⽉没勇⽓跟君君搭话,他当然也不敢跟他的
⽗亲对质,虽然他⽗亲性格喜怒⽆常,但是
那个⼈总归是这个单亲家庭最⼤的依靠。
那天傍晚他翘了辅导班的课,回家找出提前
买好的礼物,准备找君君和好。他觉得,⽆
论如何,不能失去君君这个朋友。这⼀次,
他决定不爬阳台,⽽是敲君君家的⼤⻔进
去。
君君和⾃⼰家的阳台虽然紧挨着,但是两家
分属不同的楼房,需要⾛不同的楼梯。两栋
楼的天台是相连的,因为两家都在⾼楼,先
上天台再下楼梯⽐较快,于是胡杨先从⾃家
楼房的楼梯上了天台,就在邻栋的⾼处的楼
梯⼝上,他看到⾃⼰的⽗亲沈夜正站在君君
家⻔⼝。
联想到⼀个⽉前发⽣的事,他再傻也知道他
⽗亲准备去君君家做什么,不由得⽆名愤怒
起来。
他当时15岁,从⼩是学校⾥的体育尖⼦,
⼒⽓本来就不⼩。
具体的推搡是怎么发⽣的,他已经记不清
了,只记得⽗亲从楼梯往下滚落之前,那双
跟⾃⼰⼏乎⼀模⼀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
⼰,那眼神⾥夹杂着痛苦、悔恨和难以置
信,像⼀⾯镜⼦,照着⾃⼰。
他⼤脑⼀⽚空⽩,回过头来,发现君君从⾃
家⻔缝探出头来,睁⼤眼睛看着⾃⼰。
“哥哥你放⼼,我会帮你保密的。”
⽼式住宅楼没有监控,由于没⼈追究,沈夜
的这件事便被当成意外处理。沈夜的脑损伤
残疾让他的家境⼀落千丈,他⾼中辍学,努
⼒打⼯养活⾃⼰。
⽣活再苦再绝望,他只能告诉⾃⼰,这是他
的报应。


回过神来,胡杨发现牧歌跪在⾃⼰身前,柔
软的⼿贴在⾃⼰脸上,帮⾃⼰擦拭不知何时
落下的眼泪。胡杨喃声道:“我们说好,不
再提这件事的……”
牧歌叹了⼀⼝⽓:“哥哥,有个秘密⼀直没
告诉你,关于我⺟亲的去世,其实也不是意
外。”
牧歌的语⽓很平稳,讲述的故事却耸⼈听
闻。沈夜去世后,嗜赌的⺟亲⼜给他张罗了
其他有同样癖好的客⼈,他实在受不了这种
没有尽头的雏妓⽣活,便设法逃离这个可怕
的家庭。那年冬天,他把磨碎的安眠药倒进
⺟亲的⽔杯⾥。邻居闻到煤⽓味撞开房⻔
时,他和⺟亲分别倒在卧室和客厅⾥。最终
⺟亲因摄⼊过ᰁ⼀氧化碳抢救⽆效离世,他
幸存下来,被远房亲戚收养。
胡杨坐在地板上,怔怔地看着牧歌的脸,只
觉得那张漂亮的脸熟悉⼜陌⽣。他从来没想
到,他眼⾥像⼩绵⽺⼀样温顺的牧歌,居然
在⼗三岁时就经历了这么多,他⼜⼼疼,⼜
恐惧。
回忆让⼈⼼酸,他们这对⽆⽐相似的孤⼉,
连原⽣家庭都是⾃⼰亲⼿毁掉的。他和牧歌
的关系,因为那些⾎腥的秘密,有了⼀层超
越普通⽵⻢的亲密联系,七年来⼀直保持着
⼼照不宣的内疚和亏⽋,让他们对彼此不离
不弃。
牧歌红着眼眶看着他:“哥哥,你现在知道
了我的秘密,会不会怕我?以后再也不跟我
⻅⾯?”
胡杨望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只觉得世上的
宝⽯都没有那双眼睛的主⼈宝贵,他伸⼿摸
了摸牧歌的脸:“放⼼,我不会离开你的。”
牧歌吸了吸⿐⼦,牵着胡杨的⼿,如释᯿负
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们
就像彼此的影⼦,你是我最᯿要的⼈。”
“嗯,你也是我最᯿要的⼈……”
牧歌牵着胡杨的⼿搭在⾃⼰的਀肚上:“我
怀了别⼈的孩⼦,你是不是不⾼兴?”
虽然不想承认,但胡杨确实⽆法不介怀,他
最喜欢的⼈,怀了别⼈的孩⼦。
“哥哥,对不起,我怀这个孩⼦是身不由
已,我并不爱罗勤耕,我是为了帮你才跟他
交往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想到都是因为⾃⼰,胡杨也有
些懊恼。
牧歌捂着脸,⼩声哭起来:“为了你,我现
在变成这个⻤样⼦,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你在我⼼中永远是最好的!”
胡杨抱住牧歌,⼜不敢抱太紧,想到⾃⼰刚
刚还淋过⾬,对于牧歌来说是不是太脏了?
“或许等我把孩⼦⽣下来,我就可以离开罗
勤耕了。”牧歌垂下头,慢慢解开⾃⼰的睡
袍,把⾃⼰的਀肚⼀览⽆余地展现在胡杨⾯
前。
窗外暴⾬不停,⼀道雷电炸裂般闪过,如⽩
昼般照亮了牧歌਀七个⽉雪⽩紧致的肌肤。
胡杨惊讶地发现,牧歌的睡袍下⾯,居然是
⼀丝不挂的。⽆论是胸前的起伏还是腹部的
弧线,⼀切都美丽圣洁得让⼈想朝拜,胡杨
简直挪不开眼睛,下半身不可⾔说的部位早
已充⾎挺⽴。
下⼀秒,他感受到牧歌的⼿伸向他的裤⼦,
解开裤档往下褪,露出那根可怜巴巴淌着眼
泪的充⾎物什。
在胡杨僵硬⼜兴奋的喘息中,牧歌弯起嘴
⻆,伸出⾆头往⻢眼上细细地扫荡⼀圈,卷
⾛上⾯咸咸的眼泪,舔了舔丰厚的嘴唇,⽔
波粼粼的眼睛望向胡杨:“哥哥,是不是我
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外⾯雷⾬交加,狂⻛呼啸着,眼前这具美丽
⼜禁忌的⾁体,到底是天使还是魔⻤,胡杨
已分不清,他只知道,⽆论对⽅要带他去快
感的天堂还是堕落的地狱,他都毫不后悔。
他喃喃᯿复着牧歌的话语:“好,都给
你……”
这具丰满⽽诱惑的身体慢慢抬起臀部,将完
全湿软的花⽳对准⾃⼰兴致昂扬的硬物,坚
定⽽濡湿地⼀⼝⽓吞吃到底,泄出⼼满意⾜
的喘息。胡杨只觉得⾃⼰的性器被前所未有
地包裹和需要着,他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喟
叹,⼜为眼前这甜蜜⼜禁忌的画⾯感到兴奋
⽽恐惧,理智告诉他,他正在跟⼀个਀妇合
奸,万⼀伤着胎⼉怎么办?他不敢乱动,连
⼿都不知道放哪⾥。
感受到胡杨的呆滞,牧歌牵起胡杨的颤抖的
⼿,托住⾃⼰的਀肚以保持平衡,另⼀⼿按
在胡杨的胸膛上,⽤湿滑⼜有⼒的内壁吸吮
着胡杨的性器,然后前后摇摆向他索要:
“哥哥,从今天开始,你要你全部属于我,
⼀点⼀滴都不可以分给其他⼈。”
“好……我只属于你……”
਀中的不伦性事缓慢⽽激烈,胡杨迷恋地闻
着牧歌身上的奶甜⾹,那可爱的⼩乳尖在密
集的快感中颤颤巍巍地抖动着,终于⽆法⾃
抑地喷薄出淡⾊的乳液,直楞楞地溅到胡杨
脸上。
胡杨先是⼀愣,然后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腥
甜的味道很是奇妙。
牧歌⼲脆把娇⼩的乳蒂顶到他嘴边,贴着胡
杨的⽿根娇羞地说:“哥哥,我的胸很涨,
你帮我吸吸。”
胡杨只觉得⽿根发烫,埋在牧歌体内的物什
硬得简直要爆炸。
事后两⼈⽓喘吁吁躺在地板上,混着⼀身的
腥膻的污浊和粘腻懒得清理。
牧歌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发着呆,突然想到什
么,⼩声地跟胡杨说:“哥哥,我们现在跟
过去不⼀样了,你要不要也跟我⼀样,换个
名字⽣活,跟过去说再⻅?”
“嗯,好主意。正好我也打算给未来的摄影
⼯作室取⼀个新名字,让⼤家通过新名字来
记得我的作品。”
“叫什么名字想好了吗?”
“就⽤我现在⽤来发表摄影作品的⽹名——
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