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0日

【all牧】日晷(上)

(⼀)
“Cut!”
⼀个多⽉的郊区外景拍摄终于在这天下午告
⼀段落。
对⼿戏⼥演员很快便从戏中⾛出,和现场的
⼯作⼈员谈笑⻛声。
身为男主演的牧歌还陷在戏中的情绪⾥,额
上的⻘筋浮起,眼眶噙满泪珠,浑身颤抖
着。
现场的⼯作⼈员默契地不去打扰他,给演员
留了消化戏中情绪的ᇿ处空间。
⼩助理左左给牧歌递了纸⼱和保湿杯,轻声
问了句:“牧⽼师,你还好吧?”。
牧歌接过纸⼱,抿抿嘴摇摇头,表情⼗分严
肃,表示⾃⼰需要ᇿ处⼀会,便转身离开
了。
年轻的左左望着牧歌的背影,叹了⼝⽓,思
考⾃⼰今天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是从这次拍摄才开始担任牧歌的助理的,
对牧歌的脾⽓和喜好还不完全熟悉。
牧歌在剧组⾥的性格开朗随和,经常让左左
采购饮料和零⻝送⼤家,跟⼯作⼈员的关系
都不错。
然⽽上⼀次左左不⼩⼼给他订了⼀个带南⽠
的外卖,牧歌闻到味道当场吐了出来,接下
来半天脸⾊都不太好。左左后悔不已,担⼼
⾃⼰从此得罪了牧歌。
她⼤概知道牧歌是个出道只有⼏年的新⼈演
员,跟其他表演专业出身的演员不同,牧歌
虽然也是戏剧学院出身,但却是编剧专业
的,机缘巧合被来学校挑年轻演员的导演相
中,从此⾛上演员的道路。
随着第⼀部作品上映,牧歌作为配⻆虽然戏
份不多,却意外地抓⼈眼球。他⻓相俊朗,
身材⾼挑,形象本来就⼗分上镜,编剧专业
出身的他对台词的把握有ᇿ到的理解能⼒,
灵动⾃然的表演在⼀堆演技呆板的⼩鲜⾁⾥
简直是⼀股清流,于是在⽹络上吸引了⼤ᰁ
“⾃来⽔”的讨论和剪⼑⼿的宠爱,名⽓越来
越⼤,接到的⻆⾊越来越᯿要,商业的代⾔
邀约也越来越多,牧歌原来的经纪⼈⼯作ᰁ
遽增,便在牧歌的同意下聘请了左左,担任
牧歌新的⽣活助理。
⾛出影棚,左左发现牧歌坐在农院外⾯的⼀
处台阶上,正望着天空发呆。牧歌戴回了⾃
⼰在戏外的⿊框眼镜,清俊的⽓质增添了⼀
丝淡淡的疏离感。
七⽉中旬的傍晚,空⽓过了最炎热的时候,
郊区的天空要⽐城⾥⼲净,连星星都看得特
别清楚,让⼈⼼旷神怡。
左左⼩⼼地在牧歌身边坐下,牧歌扭头冲⾃
⼰笑了笑,眼⻆弯弯的,熟悉的笑纹⼜出现
了,看来他的⼼情已经平缓下来了。
他身上还穿着⻆⾊的宽松淡紫⾊短袖,浅⾊
短裤下是健康修⻓的⼩腿和运动鞋,戏⾥他
扮演的就是⼀个阳光⼤男孩,笑起来像⼗⼏
岁的少年⼀样的天真。拍戏的间隙⾥他经常
跟⼯作⼈员学习设备的使⽤,肩上扛着斯坦
尼康机座练习镜头的推拉摇移,动作学得有
模有样。左左⼼想,或许这个年轻的演员其
实怀着⼀颗当编导的梦想。
“左左,你知道那颗很亮的星星是什么星
吗?”牧歌问。
左左皱眉想了想:“⾦星?”
“是⽊星,⽊星是太阳系最⼤的⾏星,今晚
⽊星冲⽇,所以看起来特别亮。”
“冲⽇?”
牧歌解释说:“冲,就是天体与太阳各在地
球两侧,这是⾏星⽐往常更接近地球的时
刻,⽊星冲⽇的现象13个⽉发⽣⼀次,今
晚能在郊区看到,真是挺幸运的。”
左左不由得赞叹道:“牧⽼师懂得真多。”
“我⼩时候是个天⽂爱好者。”牧歌指着⽊星
左下⻆另⼀颗亮度略低的星星,“那⼀颗是
⼟星,这次⽊星冲⽇,可以同时看到明亮的
⼟星和⽊星,⾮常难得。”
牧歌望向⼟星的眼神,让左左有种错觉,似
乎⽐望向戏中那个爱慕多年求⽽不得的⼥主
⻆还要温柔。


结束杀⻘宴后,牧歌回到城⾥的住所,这是
他今年刚购置的新公寓,位于⼀个保密性极
强的⾼档⼩区内。
根据公司的⾏程安排,明天有⼀个⼿表代⾔
的活动要站台,活动结束后还有⼏家媒体采
访,公司的营业安排向来如此密集,牧歌虽
然内⼼吐槽,却也只能默默接受。他正处于
男演员事业的上升期,拍戏、代⾔、采访,
曝光的机会当然越多越好。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便只能坚持下去,才能
对得起这些年的努⼒。
刚放下⾏李,牧歌感觉⼝袋⾥的⼿机震了⼀
下,是⼀条未读消息。
牧歌拿起来看了⼀眼,眉头皱了⼀下,旋即
⼜恢复如常。
他匆匆回了两个字:“好的。”
进了浴室,他站在镜前,挖出⼀团葡萄⼤的
卸妆膏,⼲⼿⼲脸地在脸上按摩,然后打开
蒸汽机,把脸上的膏体乳化,再⽤热⽑⼱仔
细地洗脸,᯿复了⼏次蒸脸和洗脸的动作,
直到脸上的⽑৿感觉清新。演员的⽇常带妆
时间很⻓,不仔细卸妆对⽪肤的损伤太⼤,
所以回了家还是要再做⼀次⾯部清洁,这套
清洁的⽅法是他的化妆师强烈要求的,两年
前他也只是⼀个知道冬天要往脸上抹油油的
⼤男孩,如今他代⾔了⼀些护肤品牌,关于
⽪肤的打理越来越得⼼应⼿。
洗完澡,他站在镜前,认真地审视着⾃⼰纤
瘦颀⻓的身材。身材管理,是演员这个职业
的本份。这段时间出外景多,⽪肤确实晒⿊
了⼀些,年轻的⽪肤下覆盖着⼀层薄薄的脂
肪,⼿臂和腿部的肌⾁线条并不算发达,他
⼀直都是吃不胖也不怎么⻓肌⾁的体质。如
果下⼀个⻆⾊动作戏偏多,可能要联系健身
教练做⼀些增肌训练,他想。
视线慢慢移动到盥洗台的剃须⼑上,他突然
⼜想起刚刚那条信息上的内容。
有些不太愉快的情绪冒了出来,盯着镜中的
⾃⼰,⽤眼神跟⾃⼰做了⼀场⽆声的沟通。
他伸⼿摸了摸⾃⼰的私处,距离上⼀次脱⽑
已经有⼀个多⽉,刚剃完私处⽑发的⼀周是
最难适应的,因为新⻓出来的⽑茬⼜硬⼜
刺,摩擦着私处的⽪肤,很不舒服。因为这
段时间泡在剧组⾥专⼼拍戏没空打理,新⻓
出来的这层⽑发终于变得柔软,即使如此,
这些好不容易⻓出来的⽑发,今晚还是要剃
掉。
跟那个⼈⻅⾯就是麻烦,因为对⽅喜欢“⼲
⼲净净”的⾃⼰。


公寓的电梯⻔应声⽽开,⾛出⼀个身穿⿊⾐
的⾼瘦男⼦。
他背着⼀个摄影器材包,⿊⾊的棒球帽遮住
了发型,后脑勺露出⼀个⼩发揪,⿊⾊的⼝
罩遮住了⼤半张脸,却遮不住他的浓眉⼤
眼,这⽆疑是个英俊的⻘年,但是⿊眼圈颇
᯿,眼神也看似平静,却带着三分凌厉。
那⼈来到牧歌的公寓⻔前,从⼝袋⾥掏出⼀
付透明的⼿套戴在右⼿上,然后往指纹锁上
轻轻按压,指纹识别正确,公寓的⻔便应声
⽽开。
他⾛进牧歌的公寓,转身把⻔妥善地轻轻锁
上,然后摘下⼿套。
他在公寓⾥谨慎地视察了⼀圈,发现屋⾥空
荡荡的,只有浴室的灯光是亮的,敞开的⻔
缝意味着浴室并未上锁,⻔内传来⼀些声
响,不是⽔声。
他轻轻敲了敲⻔,然后把浴室的⻔轻轻推
开,于是便看到这样场景。
牧歌坐在浴缸边上,⾚裸的臀下垫着⼀条防
滑的浴⼱。
他张开腿,保持着⼀个微⼸的姿态,咬着嘴
唇,拿着剃⼑贴着⼩腹的⽪肤,逆着⽑发⽣
⻓的⽅向,仔细地剃着表⾯的⽑发。距离阴
茎最近的地⽅是最不好剃的,剃⼑边缘的不
安全感让⼈⽆法不绷紧神经。只是他已经不
是第⼀次做脱⽑⼯作,驾轻就熟地调整着剃
⼑的⻆度,以便剃得尽可能安全和细致。
不速之客的推⻔⽽⼊并没有让牧歌表情过于
惊讶,其实他早已听到对⽅开⻔的动静。
那副带指纹的⼿套是在他的授意下制作的,
这样就可以在不留下对⽅指纹记录的前提
下,接纳对⽅随意进出他的公寓。
他停下⼿中的动作,但并⽆掩饰腿间裸露的
⻛光的意思,反⽽身体微微向前倾,朝对⽅
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哥哥,你来了?怎
么不换拖鞋?”
被唤作“哥哥”的男⼈职业是⼀名摄影师,摄
影论坛上的笔名叫“丑”。
丑⻅着牧歌的裸体,反⽽有点羞赧,只能红
着脸关上⻔,退回⽞关,放下背包,摘了帽
⼦和⼝罩,露出⼀张英俊⽽⼲净的脸。
他从鞋柜⾥取出⼀双拖鞋换上,蹲下身的时
候⼜想起牧歌那⼀身⼲净细腻的⽪肤,不由
得⼼跳加快。
牧歌⾚裸着身体,站在浴室的⻔⼝朝他勾了
勾⼿指。
他便魂不守舍地靠近牧歌,两⼈近得⼏乎呼
吸相闻,他忍不住贪婪地嗅起牧歌身上的沐
浴露⾹⽓,那是柠檬混着⻢鞭草的⾹⽓,⾮
常清新。
牧歌牵着他的⼿,贴着他⽿边轻声说:“你
来了正好,我怕我后⾯剃不⼲净,你帮我检
查⼀下,好不好?”
这种坦荡的信任却带着⽆法抵挡的诱惑,丑
听⻅⾃⼰喉结滚动的声⾳。


牧歌背向他,轻轻把膝盖跪伏在浴缸边的⽑
⼱上,把下身的神秘⻛光毫⽆保留地展示在
丑的眼前。
丑只觉得⽿根发烫,⾎液也忍不住往下身奔
涌⽽去。
所有的⽑发清理完毕,丑扶着牧歌站在浴缸
⾥,拧开淋浴头,蹲下身,帮牧歌把下身的
⽑发残渣冲淋⼲净。
他轻轻托起牧歌深藕⾊的阴茎,只⻅⼲⼲净
净的会阴处,⻓了⼀条不属于正常男性的窄
⼩⾁缝,因为剃⼑边缘的反复刺激⽽有些肿
胀,此刻被淋浴的⽔柱冲洗着,晶莹的⽔滴
顺着⾁唇流下,娇艳欲滴。他并不是第⼀次
到访这处神秘的花园,却每次看到都觉得⾎
脉偾张。
牧歌居⾼临下地看着丑,眼中的光影明灭变
化着,突然扬起⼀丝笑意,伸⼿揉着丑的⽿
朵,故意说道:“罗先⽣喜欢我剃得⼲⼲净
净的,谢谢你。”
⼀股⽆法⾔喻的妒意如⽆名⽕冒起,丑的眼
神突然变得暴戾,他发了狠,就着跪姿握住
牧歌单薄的胯⻣,把他⽤⼒抵在浴室的墙壁
上。
墙壁的粗暴摩擦让牧歌正欲೾扎,却⻅丑埋
进⾃⼰腿间,⼀⼝含住下身的⾁蒂,卖⼒地
吮含舔吸起来,似乎想⽤唇⾆的讨好,来证
明他对牧歌的身体的征服⼒。
熟悉的性快感从云端累积,牧歌只觉得下身
瘫软,酥痒难耐⼜难以拒绝。他渐渐⾃暴⾃
弃地打开两腿站⽴着,抚摸着丑浓密的头
发,调整了腹部的呼吸,⽤内壁有⼒的收缩
去回应丑灵活的⾆头,示意丑将湿热⾆头往
⾁缝内⾥翻搅得更为深⼊。
欲望的巅峰席卷了牧歌的意志,他浑身战
栗,忍不住呻吟道:“啊,哥哥,不要……”
这声“不要”仿佛给丑按下了⼀个开关,丑突
然停了下来,他慢慢从牧歌的腿根处退出⾃
⼰的⾆头,下巴上还挂着牧歌湿润的情液。
他踉跄地向后坐着,眼眶变得通红,茫然⽽
⾃责地说:“对不起,我是不是强迫你
了……”
牧歌抿着嘴分腿坐在丑的身前,眼⻆染着绯
⾊的⽔光,他轻轻地解开丑的腰带,露出内
⾥那根与清秀的脸庞完全不匹配的狰狞性
器,⻢眼上早已可怜巴巴地渗着湿润的前列
腺液。
他就着那湿润的液体打圈抚摸着对⽅最为敏
感的冠头,那物什似乎变得更加粗⼤硬挺。
丑的呼吸急促起来,盯着牧歌的动作,忍不
住舔了舔嘴唇。
牧歌⼩声地说:“哥哥,我想跟你做爱。”
被丑奋⼒抱在床上狠狠地亲吻的时候,牧歌
只觉得对⽅像⼀条⼤狗⼀样鲁莽。
他在亲吻的空隙中⼩⼝地喘着⽓,不忘提醒
道:“哥哥,不许在我身上留痕迹,明天我
还要⻅罗先⽣。”
丑听罢,将牧歌的两条细腿扛在肩膀上,带
着怒⽓将性器狠狠⼀推到底,刚剃过⽑发的
光滑私处没有任何⽑发做缓冲,丑的浓密丛
林撞击在牧歌私处,带来⼜扎⼜敏感的刺
激,他忍不住发出⼀声惊呼,然后扬起了红
润的嘴⻆。
这个年轻⼈在性事上的冲动完全是他⼀⼿调
教出来的,强壮的身体操⼲起来就像永动机
⼀样不知疲倦。
事后丑帮牧歌清理了身体,把疲惫不堪的牧
歌抱回床上,⼜给他掖好被⻆,打开床头的
加湿器,为年轻的男演员保养第⼆天的嗓
⼦。
牧歌从来不让丑在⾃⼰的公寓过夜,丑知
道,他们的关系不可能公开在⼤众的眼前,
每次⻅完牧歌都主动匆匆离开。
他有时也在想,他跟牧歌这到底算什么关
系,⽵⻢,却不是情⼈,甚⾄连偷情的对象
还不如。
临⾛前,牧歌突然拉住他的⼿,带着被窝⾥
的⿐⾳问:“哥哥,你今晚去拍⽊星冲⽇了
吗?”
“对,今晚的⽊星特别漂亮,还拍到⼟星
了。”丑想起放在⽞关的摄影包,今晚存了
不少满意的照⽚。
“我今晚也看到⼟星了,每次看到⼟星,我
都会想到你。”牧歌⼩声说。
丑呆了⼀下,⼼⾥有些暖暖的东⻄漫上来:
“⼀周后⼟星冲⽇,到时我们⼀起去拍照好
不好?”
牧歌没有回应,似乎睡着了。
⽊星的亮度是⼟星的14倍。
就像他和牧歌之间的距离。
曾经他并不是这样仰望着牧歌的。
“哥哥,我也报名了天⽂奥赛。”
“好呀,冬春季星图会背了没,我来考考
你。”
(本⽂开始于2020年7⽉,⽊星于2020年7
⽉14⽇北京时间16:00左右到达冲⽇状态,
并于2020年7⽉15⽇北京时间18:00左右最
接近地球。)


“下⾯有请我们的品牌代⾔⼈,演员牧歌上
台——”
牧歌挺直脊背⾛上舞台,在品牌⽅的背景板
上签下⾃⼰的⼤名,谈笑⾃如地与主持⼈和
现场的粉丝互动,幽默可爱的反应不时引起
粉丝的尖叫。
他今天戴了隐形眼镜,“咔嚓咔嚓”的闪光灯
⼀刻也没停过,晃得眼睛刺痛,但他脸上始
终挂着淡定的微笑,提醒⾃⼰:这是⼯作,
要对得起品牌和粉丝的期待,每⼀刻都要保
持最佳状态。
丑站在商场的⼆楼,戴着⿊⾊的棒球帽和⿊
⾊⼝罩,⼿⾥端着专业的摄影⻓炮,专注地
拍摄着台上这个精致的男⼈。
他有个名为“牧星Jupiter”的微博账号,专⻔
⽤来发布牧歌的活动饭拍。由于器材精良,
取景的品味也⾮常毒辣,虽然从来不配⽂
案,但是在牧歌的粉丝群中享有巨⼤⼈⽓,
⼤家经常好奇这个神秘的站姐或站哥到底是
谁。考古发现,这个站⼦从牧歌刚出道开始
便存在了,跟其他热衷于磨⽪修图的站⼦⻛
格不同,这个站⼦只发布⽣图,他总能捕抓
到牧歌脸上最放松⼜⾃然的表情,偶尔带着
⼀丝冷漠的⽓质,真实⽽⽣动。
牧歌发型今天做成了⾃然蓬松的卷发,漂亮
的鬓⻆勾勒出⽴体的⾯部线条。脸上匀了⼀
层薄薄的粉底,眉⽬都被恰到好处地修饰
过,阳光⽽年轻,甚⾄带着⼀点可爱的奶
⽓。脚上穿着⼀双⽓质硬朗的中帮军靴,中
和了略显柔美的⽓质。响应代⾔⼿表的颜⾊
主题,牧歌穿着⼀身森绿的⼯装连体⾐,正
好凸显了他绝佳的⻓腿⽐例。
丑停下⼿中的快⻔,他从取镜器盯着牧歌连
体⾐上的松紧带,咽了咽⼝⽔,他以⾃⼰亲
⼿抚摸的记忆知道,⾐服之下的那杆腰身是
如何的细韧,⾼潮来临时⼜是如何紧绷,让
⼈忍不住想在他的⽪肤上留下狠狠的痕迹。
可惜,牧歌从不允许他这么做。
结束了品牌活动的站台后,牧歌⼜在⼯作⼈
员的陪同下,回到酒店接受⼏家媒体的采
访。
“牧⽼师刚刚杀⻘的新戏,好像晒⿊了?”
“是呀,太多外景了,其实男孩晒⿊⼀点⼉
显得健康,我是觉得⽆所谓的。”
“听说牧⽼师原来是准备当编剧的,怎么会
⾛上演员的道路呢?”
“对,我⼤学时读的是戏剧影视⽂学专业,
分住宿的时候恰巧跟表演专业的同学⼀个宿
舍,经常跟他们⼀起在宿舍拉⽚,也跟他们
⼀起讨论作业。⼤三的时候跟同学在操场上
打篮球,何导正好来我们学校挑年轻演员,
没想到他挑中了我去试镜,后来就⾛上了这
条路。”
“牧⽼师最想尝试什么⻆⾊?”
“我什么⻆⾊都想尝试,出道以来饰演的都
是阳光男孩,偶尔也想尝试⼀些反⾯的⻆
⾊,有点神经质的那种。”


“牧⽼师,今天⾟苦啦,我和司机⼀起送你
回家?”左左问。
牧歌的宣传经纪星姐忙不迭地拉了拉左左,
说:“左左,牧⽼师有其他安排,你今天也
⾟苦了,可以早点下班了。”
左左没敢多问,其实今天来到酒店化妆时,
她看到星姐给牧歌递了⼀张酒店的房卡,她
当时有点奇怪,现在想来,这张房卡或许另
有⽤途?
牧歌来到房卡对应⻔前,他先是皱眉观察了
⼀下,然后刷开了房⻔。
房间⾥⼀眼看上去空荡荡的,但是他依然警
觉地扫视着房间的各处细节。
演员的⼯作表⾯上亮丽光鲜众星捧⽉,其实
过于热情的粉丝有时也会带来烦恼。
他不是没听同⾏说过,下榻的酒店⾥,私⼈
物品不翼⽽⻜,枕头上却出现来⾃私⽣饭的
头发……
⽽他的特殊性别,让他更加⼩⼼谨慎,⽆时
不刻提防⾃⼰被偷拍。
出道以来,牧歌从来没在媒体上被曝光过任
何不雅的新闻。
套间的⻆落⾥,丑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他丝毫不奇怪为什么丑知道他的房号,只是
皱了皱眉:“哥哥,你怎么⼜来了,万⼀被
⼈发现怎么办?”
“万⼀被拍到,我会把拍照的⼈照顾好
的。” 丑撇撇嘴,“就像上次⼀样。”
牧歌⽆奈地笑了,确实,他出道以来怎么可
能没被偷拍过,但是丑像⼀个影⼦,会悄⽆
声息渗透进光明的背⾯,去封住那些⼈的
嘴,处理掉那些照⽚,⾄于他到底是怎么做
的,牧歌并不想知道。
他俩就像⽇晷上的⽇和晷,⼀个活在太阳底
下,⼀个是太阳的影⼦,影⼦或⻓或短,变
换着⽅向,却始终离不开彼此。
“昨晚我们不是刚做过,今天⼜想我了?”
牧歌轻轻坐在床沿,好整以暇地盯着坐在地
上的丑,他抬起脚上的军靴,向丑勾了勾脚
背,丑便爬了两步向前,盯着牧歌的靴⼦咽
了咽⼝⽔。
他摸着嘴唇笑了笑,伸出脚,往丑的裆部轻
轻地踩了⼀下:“哥哥喜欢我的靴⼦吗?”
丑盯着牧歌居⾼临下的脸,只觉得那张漂亮
的脸冷漠却⼜诱⼈,丰润的嘴唇可⼝⼜多
汁,粗糙的靴底压在裆部⼀下⼀下轻轻地踩
着,带来充⾎的饱涨感,他竟然可耻地硬
了。
“哥哥,我还没玩够,不许射哦。”牧歌眯着
眼,扬起狡黠的笑意,脚上的动作漫不经
⼼。
与其说是好玩,不好说是⼀种报复和泄愤。
驾驭这个⼤狗⼀样忠诚的男⼈,实在是太有
意思了。
丑⽿根发红,呼吸渐渐粗᯿起来,他明明恨
不得⻢上把眼前的牧歌⾐服扒了好好操⼀
顿,却努⼒克制⾃⼰,纵容着眼前这个漂亮
的男⼈对他施以恶作剧,在忍耐的情绪中竟
获得⼀丝奇妙的精神愉悦,那是超越性快感
以外的东⻄,或许,他天⽣就喜欢这种被驾
驭被掌控的感觉。
就在丑即将达到巅峰时,⼀阵⻔铃声响起。
牧歌松了脚,抬了抬眉⽑:“瞧我,都忘了
跟罗先⽣有约了。”
丑明显有点不⾼兴,牧歌摸了摸他的脸:
“哥哥,对不起,要委屈你躲起来了。”


⼀个身穿⾼定⻄装的中年男⼈,拿着房卡在
牧歌的房前驻⾜。
男⼈容貌英俊,保养得极好,看不出准确的
年龄。头发精神地梳起,露出饱满的额头,
两道浓眉下,是⼀双深邃的眼睛。
他拿起⼿机⼜看了⼀眼微博上的照⽚,眼⻆
按捺不住地荡开了涟漪。
上午牧歌营业的饭拍视频照⽚,早已在微博
上刷上了头条,粉丝们纷纷嗷呜着,牧歌今
天的森绿⾊连体⾐造型太好看了,⼯作室放
出来的定妆照⾥,⽓质冷艳⼜脆弱,现场的
动态却是那么⽣动可爱,这个演员的可塑性
简直把粉丝撩得死去活来。
事实证明,他当初的眼光确实毒辣,⼀眼相
中了这个乍看平平⽆奇的年轻学⽣,谁曾想
到,经过包装和打磨,这个男孩可以打造成
这样的⼈中尤物。
不过这个男孩的学习能⼒和演技潜⼒,确实
惊⼈。
他正准备使⽤房卡刷开⻔,却⻅⻔开了,牧
歌在房内⻅到他便腼腆地低下头,眼神⾥是
掩饰不住的期待和笑意。
“叔叔,你来了。”
叔叔是牧歌私下对他的称呼,他的真实身份
是牧歌所在的东江娱乐集团的董事,罗勤
耕。
罗勤耕点点头,进了屋关上⻔,按捺不住地
抱住牧歌,把他抵在⻔上便亲吻起来。
牧歌配合地张开嘴,两⼈的唇⾆激烈⽽缠绵
地交缠抵弄着,直到两⼈都亲吻得⽓喘吁
吁。
“⼩鸽⼦,⼀个⽉没⻅,有没有想我?”
“嗯。”
在罗勤耕⾯前,这只⼩鸽⼦总是那么乖巧听
话,但是在私密的床事中,这只⼩鸽⼦也有
⼤胆⼜性感的⼀⾯,让他⽆⽐着迷。
罗勤耕托起牧歌⼩巧的臀部往胯上⼀抱,径
直抱到床前,他轻轻把牧歌平放在床上,先
脱了他的靴⼦,然后⼀边亲吻他⼀边解开他
连⾐体上的扣⼦。扣⼦太多,解起来实在让
⼈不耐烦,罗勤耕⼿劲⼜⼤,⼀下⼦扯⻜了
⼏颗扣⼦,这下这⾐服没法穿了。
牧歌羞恼地推了推他:“叔叔,你怎么这么
急!⾐服是公司借的,要还品牌⽅的。”
“你还担⼼我赔不起吗?”罗勤耕嗤笑了⼀
下,就着牧歌被扯开的⻔襟往下⽤⼒⼀扯,
只听“嘶——拉——”,牧歌的连体⾐沿着裤
档的⽅向被直接撕开⼀条⼤缝,未被内⾐遮
挡的⽪肤便裸露了出来。
“⼩鸽⼦,我来的路上就想着,等我⻅到
你,⼀定要把你的⾐服撕开,从后⾯操
你。”
罗勤耕笑声随着胸腔的共鸣激荡着牧歌的内
⼼,⼀种熟悉的恐惧感让他脊背发凉。
这个男⼈年纪可以做他的⽗亲,有着年上者
ᇿ有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对于这样的年上者,他早已熟练懂得如何
羞涩地撒娇取悦。
他咬了咬嘴唇,说:“叔叔,你要不要检查
⼀下,⼩鸽⼦是不是⼲⼲净净来⻅你的?”
罗勤耕刮了刮牧歌的⿐⼦:“好,让叔叔检
查⼀下。”
连体⾐被撕得基本不成型,牧歌乖巧地曲起
膝盖,任罗勤耕褪去他的最后⼀件贴身⾐
服。
牧歌两⽿发红,羞怯地盯着⾃⼰的私处。顺
着牧歌的视线往下看,两腿之间粉嫩光滑,
⼲净得像个雏⼉,深藕⾊的可爱阴茎微微硬
起,让罗勤耕⾮常满意。
“⼩鸽⼦真是我的好宝⻉,叔叔很喜欢。”
今天的牧歌似乎格外敏感,胸前的两处红樱
早就俏⽴着待⼈采撷。他胃⼝⼤开地揉捏啃
咬着牧歌的乳尖,直到牧歌发出难耐的哭吟
声。他像⼀只⼤型动物⼀般,叼起⾯前这只
幼兽的⽪肤,⼀点点地留下⾃⼰的印记,⼀
直亲到到牧歌光洁的⿏蹊处,罗勤耕简直爱
不释⼿,摸了⼜摸,亲了⼜亲,年上者的须
⻘划过敏感的⽪肤表⾯,逗得牧歌咯咯笑。
他轻轻托起牧歌的阴茎,在会阴处看⻅⼀⽚
薄薄的⾁⾊硅胶贴。如果不仔细观察,会以
为会阴处跟普通男性并⽆⼆致。他知道这是
牧歌⼀直随身贴的东⻄,防⽌⾃⼰的性别秘
密被别⼈发现。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在硅胶贴的边上,有⼀
⼩截带硅胶的电线露出。
罗勤耕咽了咽⼝⽔,轻轻地揭开硅胶贴,露
出会阴处那道不存在普通男性身上的⼩⼩⾁
缝。
他伸⼿探进那粉嫩的⾁缝⾥,轻轻拉出那截
电线,⾥⾯居然是个跳蛋,跳蛋嗡嗡震动
着,带着湿润的清液,⼿指的触感清晰地告
诉他,牧歌阴道早已肿胀湿软得⼀塌糊涂。
“⼩鸽⼦,你这么贪玩?居然塞玩具等我?”
牧歌羞赧地说:“叔叔,我下⾯太⼩了,你
⼜那么⼤,所以提前⽤玩具放松好,做起来
会没那么痛,你是不是⽣⽓了?我下次再也
不敢了。”
提前放松是假的,牧歌昨晚刚跟丑做了⼀
夜,前⽳明显是松软的,他不想让罗勤耕发
现他跟别⼈上过床,只能放个跳蛋掩饰⼀
下。
罗勤耕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是转念⼀想,觉
得这个玩具未必不是种情趣。
他拍了拍牧歌娇嫩的臀部,指尖游⾛到牧歌
藕⾊的⼩⽳处,沾着前⽳淌出的清液打圈按
摩了⼀会,然后径直把滑溜溜的跳蛋塞了进
去。
“啊!”
牧歌后⽳的敏感点⻓得浅,⼀下⼦被刺激得
尖叫出声,⽣理性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溢了出
来。
“叔叔也把玩具放你后⾯放松⼀会,等我喂
饱你前⾯,再喂你后⾯,好不好?”
“呜,好,前⾯和后⾯都想让叔叔操……”
后⽳天⽣较为⼲涩不适合⽤来性交,牧歌做
爱⼀般⽤前⽳为主,哪怕是罗勤耕都得哄好
久才同意把后⽳给他操。牧歌感觉到跳蛋的
事让罗勤耕有点不⾼兴了,只能硬着头⽪撒
娇。
罗勤耕⼼急⽕燎地解开裤裆放出硬物,戴上
避਀套后⻢上往牧歌的前⽳顶了进去,就着
⼀身⻄装⾰履⾐冠楚楚的姿态,压着牧歌的
双腿⼤开⼤合地操⼲起来。年上者的强势和
急迫,有时真是让牧歌受不住。
牧歌品尝过罗勤耕的性器,知道那玩意的冠
头形状跟倒钩似的,这会正抵着他前⽳⼊⼝
上⽅的甜美位置准确地拖动按压着,带来清
晰⽽微妙的快感累积,后⽳的跳蛋还在嗡嗡
响,前身的情潮⼀波接⼀波的涌起,牧歌简
直能感受前后身的两处活物隔着⼀层黏膜在
互相摩擦೿压着,⼜羞耻⼜放荡的感觉让他
慢慢放松,享受着性爱的愉悦。
“啊……叔叔好棒,⼩鸽⼦好喜欢……”
牧歌⼀边呻吟着,⼀边⽤⻓腿缠紧了罗勤耕
的腰,⻝髓知味的内壁甚⾄顺着罗勤耕的顶
弄默契地收缩吸吮着,罗勤耕舒服得简直腰
眼发麻,不由得称赞道:“⼩鸽⼦真骚,是
不是怕我喂不饱你?”
牧歌难耐地舔着⾃⼰的嘴唇,眼神⼀⽚迷
离,他正处于兴致⾼昂的时候,不只是前
⽳,他能感觉到后⽳的甬道都开始泛起了湿
意。
“叔叔……啊……我后⾯也想吃,给我……”
明明是那么清纯的脸,却说出这么淫荡的床
话,眼前这个⼩情⼈怕不是什么狐狸精转世
吧,罗勤耕只觉得⾎⽓⼜⼀次往下奔涌。
牧歌感觉到罗勤耕从⾃⼰的身上撤出,刚翻
过身来,却被罗勤耕⼀把拉下床,脚底踉跄
落了地,他有点⼿⾜⽆措,罗勤耕却把他压
在⾐柜前,揉捏着他挺翘的臀部,咬着他的
⽿朵道:“⼩鸽⼦,叔叔想站着操你后⾯,
你可扶稳了。”
后身的跳蛋被罗勤耕⼀把扯开丢到地上,罗
勤耕把⼿指伸进牧歌的后⽳,明显松软了⼀
些,但也只是能容纳两指的宽度,这个不过
分开拓的感觉是他最喜欢的。
他᯿新换了个避਀套,然后扶着牧歌的胯部
把⾃⼰顶送了进去,站姿让⾼热的后⽳更加
紧致,罗勤耕感觉⾃⼰像步⼊⼀⽚温暖的天
堂。
“啊……⼩鸽⼦,你⾥⾯好热,好紧,我好
喜欢……”
牧歌很久没被操过后⽳,未经完全开拓的进
⼊简直疼得要把他撕裂,他苦笑着想起了那
件被罗勤耕撕裂的连体⾐,提醒⾃⼰尽ᰁ放
松,忍耐过最初的酸胀后,他渐渐在痛和爽
利的平衡中得了趣,后⽳的腺体被罗勤耕抵
弄着起了反应,胸⼝渐渐像沙滩漫上了⼀⽚
热浪,⼜痒⼜热,却⼜⽆法缓解,他忍不住
伸⼿去抚摸⾃⼰的乳尖,却发现乳尖带来的
快感远远不⾜以解开他对性欲的饥渴。
“⼩鸽⼦,我帮你。”
罗勤耕抚过牧歌光洁的私处,轻松地找到牧
歌肿胀的⾁蒂,开始揉捏刺激起来,他知道
这是牧歌身上最⼤的敏感点,他喜欢牧歌在
⾃⼰怀⾥浑身战栗得不能⾃已的样⼦,那种
感觉让他有强⼤的征服感。
⾐柜⻔承受着罗勤耕⼀下⼜⼀下的撞击,敞
开了⼀⼩道⻔缝,透过⻔缝,牧歌看⻅了丑
的眼睛。那双眼睛的情绪⾥,满是愤怒、嫉
妒、⼼疼还有⽆奈。
⽿边传来罗勤耕舒服的喟叹,三个⼈的距离
如此之近,牧歌相信,丑甚⾄可以闻到他和
罗勤耕性爱中的腥膻体味。
他把⼿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扭过头,回应着罗勤耕的⽕辣亲吻。
他努⼒扶着柜⻔,防⽌被罗勤耕完全撞开暴
露了丑的踪迹。罗勤耕的撞击越来越凶狠,
牧歌被操得嘴唇微张,呻吟破碎,他在⼀波
⼜⼀波的性快感中头发发麻地思考着,丑隔
着⻔缝肯定什么都听⻅了,他会怎么想⾃⼰
呢,是不是觉得⾃⼰就是个可耻的婊⼦?
这种彼此凌辱的感觉,不由得让他陷⼊痛苦
的回忆⾥。
当年,15岁的丑不也是这样躲在⾃⼰家的
⾐柜⾥,⻅证他的⽗亲沈夜在床上禽兽⼀般
侵犯着年仅13岁的⾃⼰?
这辈⼦最⼤的谎⾔来⾃于⾃⼰的⺟亲让他听
话照做。
邻居家沈夜叔叔每次过来都带的南⽠布丁是
他的恶梦。
最亲近的⼈都可能欺骗⾃⼰,传说中的信仰
⼜如何⾃救?
牧歌觉得⾃⼰13岁那年已经死了。
这些年屈辱⽽狼狈的⽣活让他吃尽了苦,好
不容易摆脱了⺟亲的控制,在收养家庭⾥看
尽了别⼈脸⾊,那不是他想要的⽣活。
不如利⽤这付性爱成瘾的躯壳,去换取最⼤
的利益。


(⼆)


“牧⽼师,这是下星期那档综艺节⽬的流
程。”
牧歌的新戏最近开始播出,剧组的主演受邀
参加⼀档知名的综艺节⽬,同⼀期节⽬还有
另外⼀个同档播出的剧组。
牧歌从⼩助理的⼿⾥接过流程单,看到名单
上有个熟悉的名字,不由得顿住了。
井然。
那是他在戏剧学院读书时的师兄。
也是他的初恋。


井然⽐牧歌⼤两届。
戏剧学院的男⽣宿舍混编,牧歌⼊学时分到
了井然的宿舍。
宿舍是个四⼈间,只有牧歌是戏剧⽂学系的
⼤⼀新⽣,其他三个学⽣都是表演系⼤四的
学⽣,⼤四开始课不多,⼤多数学⽣已经开
始参加各种剧组的拍摄,并不经常回来。
开学⼀星期,牧歌才第⼀次⻅到井然。
是个⻓相俊朗的男孩,虽然放在帅哥如林美
⼥如云的戏剧学院来说还有些⻘涩,但是脸
上的锋芒和⼼⽓却是藏不住的。
牧歌管他叫师兄,这个师兄有点神秘,每次
⻅牧歌打招呼后,便笑笑地点点头,牧歌以
为他准备寒暄什么,结果井师兄表情管理依
然稳定,却不说什么多余的话。
便给牧歌留下了⾼冷的印象。
牧歌的⽣⽇在九⽉。
那天是个周末,牧歌⼀⼤早就起了床,⼼情
很好。
他和胡杨相约了今天去游乐园玩,两⼈提前
买好了⻔票做了攻略,包括下载游乐园地图
APP,排队的时候决定了免费快速通⾏证的
使⽤顺序,玩了各种⼼⼼念的项⽬,还买了
卡通形状的雪糕。
胡杨没上⼤学,最近开始在⼀个婚纱摄影的
⼯作室打⼯,也在学习摄影,他存钱买了⼀
台⼆⼿单反,带到游乐园给牧歌拍照。牧歌
⼀开始还有点害羞,后来看到游乐园到处都
是拍照的⼈,便慢慢放松起来,举着雪糕扮
着⻤脸,胡杨⼀边拍照⼀边⼼想:刚才这张
照⽚要存下来当⼿机壁纸,但是不能让牧歌
发现。
项⽬排队的时候,胡杨盯着队伍前⽅⼀个专
业摄影师的单反,羡慕地说,那个镜头特别
经典,可惜他买不起。
牧歌便默默地记在⼼⾥。
晚上胡杨把牧歌送回宿舍楼下,有些欲⾔⼜
⽌。
牧歌也有些尴尬。
胡杨⼀直不敢跟⾃⼰有亲密的身体接触,两
⼈玩了⼀天却连⼿都没碰到。
牧歌调整了呼吸,弯弯嘴⻆,⼤⽅地抱住胡
杨:”哥哥,谢谢你陪了我⼀天。”
胡杨突然被牧歌拥抱,⼼脏差点漏跳半拍。
牧歌脸颊的温度贴得那么近,胡杨⼼想:今
晚不洗脸了。
井然正好拍完戏回宿舍,正好看到牧歌和胡
杨在楼下道别。
回宿舍后,井然问牧歌:刚才那个是你同
学?
牧歌摸摸⿐⼦,说:“那是我男朋友。”
井然⼼中⼀惊,嘴巴张半天,说:“你
们……还挺配。”
牧歌第⼀次⻅井然露出不⼀般的表情,忍不
住笑了说:“我逗你的,那是我发⼩,他今
天陪我庆祝⽣⽇。”
井然闷声说:“挺巧,我今天也过⽣⽇。”
牧歌很惊讶:“真的吗?我们的⽣⽇居然是
同⼀天。师兄你这么晚回来,也是刚庆祝完
⽣⽇回来吗?”
井然:“没,我今天在⽚场跑⻰套,忙了⼀
天演了⼀具桥梁下的⼫ 体。”
牧歌:“师兄你太可怜了,不⾏,⽣⽇不能
过得这么凄惨,我帮你过⽣⽇!”
井然:“不⽤麻烦了,⽣⽇不过也没关系
的,12点都过了。”
不料牧歌已经穿好了鞋⼦:“师兄你等我⼀
下,我下楼买点东⻄。”
井然站在原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
这个师弟看上去⽂⽂静静,原来这么热⼼活
泼。
不⼀会⼉牧歌提了⼀袋东⻄回来,是⼏罐啤
酒和零⻝。
牧歌懊恼地说:“太晚了,蛋糕店关⻔了,
便利店⾥只有这种袋装的⼩蛋糕了。”
井然接过啤酒:“没关系的,谢谢你。”
牧歌:“客⽓啥,难得咱俩同⼀天过⽣⽇。”
两⼈碰了碰啤酒,吃起了⼩蛋糕。
牧歌:“师兄有⼥朋友吗?”
井然:“没。”
牧歌:“师兄有男朋友吗?”
井然:“……也没。”
牧歌:“那你每年过⽣⽇有什么特殊仪式
吗?”
井然:“嗯,我每年过⽣⽇都会给我妈打电
话,这其实是她的纪念⽇,你呢?”
牧歌沉默了⼀会:“我妈,在我⼩时候就不
在了。”
井然:“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
牧歌:“没关系。”
夜深了,牧歌喝了啤酒有点晕乎乎,他洗完
澡才发现⾃⼰忘了拿睡⾐,便不好意思地朝
浴室⻔外喊道:“师兄,麻烦你帮我拿睡⾐
好吗?就在我床上。”
井然从⻔缝给他递了⾐服,逗他说:“都是
男⼈,下次直接光膀⼦出来就是了,有什么
不好意思的。”
牧歌默默地在浴室⾥穿上⾐服,没有说话。


为了攒钱给胡杨买新镜头,牧歌开始到处找
兼职。
系⾥的师兄介绍了个写散装电视剧本的活
⼉,圈⾥管这种活叫“扛⼤包”,活糙但是来
钱快。他第⼀次接活,没经验要先款,忙活
写了⼀星期交了稿,却被告知那个项⽬停摆
了,稿费暂时也发不出来。
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胡杨,他怕胡杨⼀⽣⽓
去⼈家⼯作室把⼈揍了,可能连稿费都没
了。
⺟亲去世后,他被远⽅亲戚牧家收养,改名
叫牧歌。刚转学的时候,他在学校被同学孤
⽴,胡杨知道后,悄悄在放学路上把那些同
学教训了⼀顿,场⾯有点⾎ 腥,他不太敢
回忆。
他叹了⼝⽓,觉得下次找兼职要找那种能结
现⾦的。
胡杨也不是很顺利,打⼯的时候不⼩⼼把⼀
盏昂贵的专业摄影灯撞倒了,维修的费⽤有
点⾼,理赔完存款⼜没有剩了,他本来想每
个⽉约牧歌去吃顿好的,这下⼜要存好久的
钱。
胡杨把⼯作上的不顺利告诉了牧歌,牧歌⼼
疼他,更加坚定要打⼯存钱的想法。
他在⾼中校友群⾥问了兼职的事,有个读师
范的⾼中同学给他介绍了⼀份家教的⼯作,
是给⼀个⼆年级⼩学⽣当全科补习⽼师,每
次上课都能现⾦结账。
那位同学说是她要准备考⼀个证,所以没法
继续教这个孩⼦,牧歌半信半疑,毕竟那个
同学完全可以把家教的活转给同样是读师范
的同学,为什么要转给⾮师范院校的他呢?
上⻔第⼀次家教他就明⽩了,他听到这户⼈
家的保姆悄声交⽿说:⼜换⼀个家教了,也
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师能坚持⼏天。
需要补课的孩⼦叫罗浮⽣,⻓得⻁头⻁脑,
浓眉⼤眼特别漂亮,但是特别⽪,刚开学就
因为爬树摔断了腿,受伤在家休学⼀年期,
所以需要⼀个家教⽼师到家补习。
这个孩⼦性格⼗分顽劣,师范那边来过很多
⼤学⽣,都受不了这个⼩魔头,纷纷告辞,
于是这份家教⼯作,便辗转到了牧歌⼿⾥。
也是在罗家,牧歌第⼀次遇到罗浮⽣的⽗亲
—— 罗勤耕。
罗浮⽣那漂亮的脸庞果然是遗传⾃其⽗亲的
优秀基因,那是个⻓相威严⽽英俊的中年
⼈。
罗勤耕⻅到牧歌,眼⻆荡起迷⼈的涟漪,温
和地说:“⼩牧⽼师,我们家浮⽣有点⽪,
今天的试讲,希望你能好好表现。”
牧歌⼼想,这样稳᯿儒雅的⽗亲,孩⼦应该
不难教吧。
结果并⾮他所想。
刚开始上课便发现,这孩⼦⼀直在跑神,眼
⾥到处乱瞟,⼀会盯着窗外,⼀会玩起玩
具。打开课本怎么讲都油盐不⼊。兴头到了
便⼜开始滔滔不绝地抢话,讲⾃⼰如何爬树
掏⻦窝的壮绩。
牧歌努⼒克制⾃⼰的脾⽓,问罗浮⽣愿不愿
意休息⼀下,课间听他讲讲故事。
于是牧歌给他编起葫芦娃⼤战奥特曼的故
事,听得罗浮⽣两眼发亮,牧歌说,打开课
本写⼏个⽣字,然后可以再给他讲汽⻋⼈穿
越到⼩猪佩奇的故事。⼤概是因为牧歌编故
事的能⼒确实太强,罗浮⽣居然很受教,于
是牧歌便顺利通过试讲,争取到了这份⼯
作。
罗⽗很庆幸终于找到个能降服这个⼩霸王的
家教⽼师,便问牧歌⼀星期能否多来上⼏次
课,这孩⼦缺的课太多了。牧歌想着这份兼
职倒也轻松踏实,便答应了下来。正好这学
期他学校的课不忙,如果每周给罗浮⽣补四
五次课,增加点收⼊也不错。
罗家座落在⼀个豪华⼩区⾥,从⼩区⾥进去
幽深得很⼜不通公交⻋,光是⾛路都要⾛
20分钟。为了⽅便上⻔家教,牧歌买了⼀
辆⼆⼿⾃⾏⻋当代步⼯具,节省了等公交⻋
和步⾏的麻烦。
胡杨听说牧歌买了辆⾃⾏⻋,买了⼀顶⽩⾊
头盔送到学校来,顺便来看他。
牧歌接了头盔觉得好笑,刮了他⿐⼦说,给
他送头盔⼲嘛,他⼜不是⼩孩⼦。
胡杨摸摸⿐⼦,说:“这不是怕你出事嘛,
戴头盔安全点。”
“这⼜是什么?”牧歌指着头盔上粘着的两个
竖起来的⻓⽿朵。
“这是兔⽿朵呀。”胡杨举起头盔往牧歌头上
⼀戴,“我觉得挺像你的。”
“这也太幼稚了,快给我摘了!”
“别动,我给你拍个照……”
胡杨的⼿机墙纸⼜换了新照⽚。


傍晚,井然和同学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打球。
牧歌正好从图书馆出来路过,便在篮球场边
驻⾜了⼀会,正好跟井然打了个照⾯。
球场边的牧歌,穿着⽩⾊的衬⾐,眼镜后⾯
是恬静斯⽂的笑颜,井然突然觉得今天的夕
阳好像特别明媚。
观众席⾥多了个牧歌,井然觉得⾃⼰浑身带
劲,打球都卖⼒了⼀些,不⼀会便投中了⼀
记精彩的三分球,他忍不住回头看牧歌所在
的⽅向,却发现牧歌不⻅了,环视了篮球场
⼀圈也没发现那个⽩净单薄的身影,不知为
何,竟有点失落。
᯿新发球后井然有点⾛神,队友的球向他抛
来也没接住,直接撞到⿐梁上,⿐⼦倒没什
么事,但是他⼀个趔趄竟把脚崴了,剧痛中
他瘫坐在地上,痛呼了⼀声。
队友们纷纷围了过来,把他扶到场边的凳⼦
上,⼜七嘴⼋⾆地商ᰁ着送他去校医院。扭
伤的脚踝⾁眼可⻅地肿了起来,井然不由得
发起愁,完蛋,明天本来还有个试镜,看来
是去不了了。
眼前突然出现⼀个⼲净⽩皙的脸庞,正是刚
才失去踪影的牧歌。牧歌扶了扶眼镜,⿐头
上沁着细密的汗珠,看来是⼀路奔跑过来
的。
“师兄你也太不⼩⼼了,我刚⾛开给你买饮
料,你就扭伤了。”
井然⼼中的愁云突然⼀ഀ⽽散:原来牧歌刚
刚⾛开,是为了给他买饮料吗?
牧歌皱着眉,从⼿⾥的塑料袋⾥掏出⼀瓶冰
可乐:“你忍⼀忍,我先帮冰敷⼀下,⼀会
我骑⾃⾏⻋送你去校医院。”
扭伤的地⽅被冰凉的可乐⼀压,⾎液的温度
瞬间降了下来,井然觉得⾃⼰的⼼也安定了
⼀些,或许不是因为冰敷,⽽是因为牧歌的
出现。
井然隐约觉得,这个男孩身上有种淡定的⽓
质,会让⼀切的混乱⽆序变得平和。
牧歌牵来了⾃⼰的⾃⾏⻋,众⼈帮忙把井然
扶到他的单⻋上。
井然轻声说:“谢谢你,牧歌。”
牧歌扭头笑了:“师兄跟我客⽓啥,我们本
来就是⼀个宿舍的。”
牧歌努⼒蹬着⾃⾏⻋,头盔上的兔⽿朵迎⻛
猎猎做响。
没想到这个⼈戴着这么萌的头盔,踩起⾃⾏
⻋居然这么⻛⻛⽕⽕,井然忍不住弯起嘴
⻆,暗⾃希望⾃⼰能对牧歌有多⼀分了解。
“师兄,坐稳了。”
路上有个下坡,井然下意识地搂住牧歌的
腰,贴着牧歌汗湿的衬⾐,他闻到牧歌身上
有股淡淡的汗味,⼼跳突然有点加速。
从校医院包扎回来,牧歌搀扶着井然上了
楼。
井然⼀身都是汗,决定先去洗个澡,便请牧
歌帮他去阳台取⾐服。
想到⾃⼰腿伤不便⾏动,浴室⾥⼜空间ሀ
⼩,井然坐在宿舍的椅⼦上提前脱起裤⼦。
牧歌取了⾐服回来,发现井然的裤⼦正褪了
⼀半,他虽然明⽩是怎么⼀回事,但是眼前
的视觉冲击还是有点剧烈。
他⼲咳了⼀声,强装镇定地把⾐服递给井
然:“师兄你⼀会洗澡的时候⼩⼼⼀点,有
事叫我。”
井然点点头:“牧歌,帮我找个环保袋,我
要把脚包起来,免得洗澡弄湿了。”
牧歌找来了个⼲净的环保袋,蹲下来把井然
的脚踝包裹住,抬头正对上井然腿间的浓密
丛林,半充⾎的器官也露了个顽⽪的脑袋出
来,不由得让他脸颊发烫。


牧歌每周给罗浮⽣补课四五次,唯ᇿ周末他
是不上课的,因为周末他想给⾃⼰保留完整
的时间,窝在宿舍⾥好好拉⽚看电影写笔
记。
井然的脚踝受了伤,这段时间没法出学校试
镜和拍摄,难得安静地呆在宿舍⾥⾃修。
周末便和牧歌坐在电脑前,⼀起看电影⼀边
聊天聊天。
那天他们⼀起看完了《丹⻨⼥孩》,井然忍
不住感叹说:“有机会的话,我也想挑战这
样的⻆⾊。”
牧歌觉得有点惊讶,便跟井然聊起他对跨性
别⼈群的了解。
牧歌试探地问:“假如让你饰演⼀个,⻓了
⼥ 性器官的男孩,你会介意吗?”
井然很兴奋地说:“这可太有挑战性了,如
果有这样的剧本,我会很感兴趣的。有机会
的话,我希望能接触这样的⼈群,观察和了
解他们的⽣活。”
牧歌点点头,说:“希望有⼀天,我可以写
出这样的剧本。”


七岁的罗浮⽣管牧歌叫牧哥⼉,带着⼉化
⾳,没⼤没⼩。
罗家没有⼥主⼈,罗浮⽣在单亲家庭⻓⼤,
从⼩ᰀ⽣ᰀ⻓。
罗浮⽣喜欢牧歌给他上课,更准确的说是喜
欢牧歌陪着他玩,便央着他晚上能不能早点
来罗家,可以来他家先吃饭再上课。
牧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罗浮⽣叹⽓说:
“晚上本来也只有保姆陪我吃饭,我爸⼏乎
不在家吃饭。”
牧歌觉得⼩浮⽣有点可怜,便答应了。
在罗浮⽣⼝中,他的⽗亲似乎很忙,总是晚
归,有时他都睡着了⽗亲还不⼀定回家。
⾃从牧歌来罗家当家教后,罗勤耕似乎᯿视
起了孩⼦的学习,每天尽ᰁ争取在9点前回
家,那正好是牧歌结束家教的时候。
罗勤耕会留着牧歌聊会天,了解罗浮⽣的学
习情况。
罗浮⽣有⼀次感叹说:“牧哥⼉,⾃从你来
我家当家教后,我爸好像回家都变早了。”
“真的吗?你爸爸是关⼼你。”
“切,他才懒得管我呢。”
这天牧歌⼜到罗家陪浮⽣吃晚饭,罗勤耕居
然在家,⻅到牧歌来,温和地笑了。
男主⼈客⽓地招待年轻的家教⽼师⼀起吃晚
饭。
他亲⾃给牧歌盛了⼀碗汤,认真地说:“这
段时间浮⽣的功课明显有进步,⾟苦⼩牧⽼
师了。”
牧歌接过罗勤耕递过来的汤,不⼩⼼碰到罗
勤耕的⼿,只觉得⼀⽚⽕热,不知道是因为
汤碗发烫,还是罗勤耕的眼神。
他⼩⼝抿着汤,眼⾥盯着碗,不好意思看罗
勤耕。
那天家教结束后,下起了瓢泼⼤⾬。
罗勤耕问牧歌怎么回去,牧歌说他可以踩⾃
⾏⻋。
罗勤耕摇摇头说:“这么⼤的⾬,你⼀个⼈
踩⾃⾏⻋回去太危险了,我送送你吧。”
牧歌便点头答应了。
罗勤耕从⻋库开出⼀辆宽敞的商务⻋,⼜让
⼈把牧歌的⾃⾏⻋抬进⻋后厢。
两⼈⾏驶在瓢泼的⼤⾬中,⻋上有股幽⾹的
檀⾹⽓味,很符合罗勤耕本⼈的⽓质。
罗勤耕突然说:“其实我好久没有亲⾃开⻋
了,平时应酬都是让司机开⻋。”
牧歌突然明⽩,罗勤耕今晚是故意没让司机
开⻋,不由得眨眨眼:“谢谢罗先⽣。”
罗勤耕说:“⼩牧,浮⽣的腿伤已经恢复得
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回学校复学了。”
牧歌有点诧异,⼜有点释然:“也是,他能
回学校上课,我也很⾼兴。”
罗浮⽣回了学校上⼆年级,意味着他可能不
需要再给他补课。
其实他给浮⽣上了⼀个多⽉的课,也攒够了
给胡杨买镜头的钱。
不打⼯的话,他晚上可以有更多时间看书和
写剧本。
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有点舍不得,也不知道
是舍不得活泼调⽪的罗浮⽣,还是舍不得偶
尔能⻅到沉稳儒雅的罗勤耕。
罗勤耕⼜说:“等浮⽣复了学,还是希望你
能继续给他补课,我⼯作忙,管不了他的学
习,浮⽣很喜欢你给他补课。”
牧歌赶紧点点头:好的,我挺喜欢给浮⽣补
课的。
罗勤耕淡淡地说:我也挺喜欢⼩牧的。
牧歌只觉得⽿根有点发烫。
罗勤耕⼜若⽆其事地问:“⼩牧谈朋友了
没?”
牧歌摇摇头:“没,没时间谈。”
“那有喜欢的对象吗?”
不知为什么,牧歌脑⾥闪过胡杨,⼜闪过井
然的脸,最后⽀吾着说:“没。”
罗勤耕的⼿指在⽅向盘上轻轻敲了敲:“⼩
牧,你觉得我怎么样?”
牧歌眨眨眼:“罗先⽣很有⻛度。”
罗勤耕笑了,眼⻆荡起了迷⼈的涟漪:“真
的?⼩牧会考虑我吗?”
牧歌不知道说什么,⽀吾地说:“罗先⽣,
我不懂你的意思。”
罗勤耕叹了⼝⽓,说:“我是个俗⼈,直接
问吧,⼀个⽉多少万你能接受?”
牧歌睁⼤眼睛。
罗勤耕:“你第⼀天来罗家,我就挺喜欢你
的。如果你愿意跟我,⽇⼦会过得舒服很
多,⼤学也可以继续上,想读研也可以继续
供着你。”
牧歌:“罗先⽣开玩笑的吧,你是不是想让
我⼀直给浮⽣辅导功课才这么说的?!”
罗勤耕忍不住笑了:“傻鸽⼦,我是想跟你
上床。”
牧歌僵住了,密闭的⻋间⾥,他脊背起了⼀
层细密的战栗,他左右张望着,才发现不知
何时,⻋⼦已经开回到宿舍楼下。
⾬已经停了,罗勤耕下了⻋,帮牧歌把⾃⾏
⻋从后⻋厢拿出来,⼜把⽩⾊头盔递给他。
罗勤耕拍拍牧歌的肩膀,说:”我今晚说的
话,你回去考虑⼀下。”
牧歌抓着⼿⾥的头盔,⽩⾊的兔⽿朵垂下
来,摇摇晃晃。
**
第⼆天,牧歌借⼝期末学业繁忙,委婉地辞
了罗家的家教⼯作,当然也包括罗勤耕明码
标价的追求。
“⼩牧,你要是反悔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
话。”电话那头的罗勤耕,声⾳依旧低沉⽽
⾃信。
牧歌苦笑了⼀下,他虽然年轻,却并⾮⽆
知,他惧怕在⼀段并不对等的关系⾥,失去
⽣活的⾃由。


他买了胡杨⼼⼼念的新镜头,到胡杨上班的
地⽅找他,这个意外的惊喜可把胡杨⾼兴坏
了。
胡杨⼩⼼地取下旧镜头装好镜头盖,放回简
易的防尘箱⾥,⼜把新镜头的镜头盖取下
来,仔细地⽤镜头布擦拭⼲净,然后接到⾃
⼰的⼆⼿单反上,兴奋地取景,拍摄,然后
把新拍的照⽚给牧歌看。
新镜头的光圈确实漂亮,⽆论是对焦还是景
深都清晰⼜柔美。
牧歌今天穿着⽩⾊的蓬松⽻绒服,原本就清
秀的五官被衬托得更加光洁柔和,像⼀只软
乎乎的⼩羔⽺。
胡杨盯着牧歌亮晶晶的眼睛,不禁看得有点
发呆。
牧歌往回翻阅着胡杨近期拍摄的照⽚,突然
在相册⾥看到⼀张熟悉的⾯৿,眉⽑浓密,
轮廓分明,应该说,胡杨的⻓相有⼋成来⾃
这个男⼈,但是这个男⼈笑起来,始终带着
⼀股邪⽓——那是胡杨的⽗亲,沈夜。
从背景看,那是胡杨前不久去医院探望沈夜
时拍的照⽚。照⽚⾥的沈夜,头发花⽩,⽐
印象中⽼了不少,表情却像⼀个⼉童⼀样天
真,或者说痴傻。
15岁那年,胡杨的⽗亲沈夜出了⼀场意
外,脑部被撞成᯿伤,恢复后变成了痴呆状
态,只能送去疗养院看护,虽然有保险费承
担每⽉基本费⽤,但是胡杨的家庭也⼀落千
丈,没有太多亲戚资助,胡杨在初中毕业后
选择辍学,在⾯包店当学徒,去餐厅洗盘
⼦,努⼒养活着⾃⼰。
同⼀年,君君的⺟亲去世,他被牧家收养后
搬了家,改名牧歌。
这些年胡杨跟牧歌⼀起保持着联系,但是关
于沈夜的话题,始终是他们之间的禁忌。
“你去看望他了?”牧歌努了努嘴。
“他毕竟是我爸。”胡杨低着头,他知道牧歌
憎恨他的⽗亲,所以从来不跟牧歌提起,他
定期去疗养院探望⽗亲的事。
牧歌的脸⾊阴云密布,他拒绝了胡杨⼀起吃
晚饭的邀约,头也不回地往外⾛。
⼊冬了,外⾯飘起了漫天⼤雪。
胡杨追着牧歌跑出来给他送伞,路上湿滑,
他不⼩⼼被停在路边的单⻋绊倒了,狠狠跌
了⼀跤,把膝盖擦破了,他看着⽜仔腿上渗
出的⾎,懊恼地甩了⾃⼰⼀巴掌。
眼⻅着牧歌⾛得⻜快,⽩⾊的身影不⼀会便
隐⼊了茫茫的⽩雪中,他知道,⾃⼰追不上
了。


胡杨相机⾥的沈夜的照⽚唤起了⼀些久远却
可怕的回忆,牧歌半夜⾥在宿舍的床上做起
了恶梦。
⼀⽚漆⿊中,那个男⼈的笑声和喘息声却被
⽆限放⼤,他却梦魇缠身⽆法动弹,只能嘶
哑地啜泣,直到喉咙焦灼,全身仿佛被⽕焰
烘烤。
迷迷糊糊中有⼈抱起了他,冰凉的⼿帕盖在
⾃⼰的滚烫的额头,带来了清明的凉爽。
他终于摆脱了沉᯿梦魇,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井然。
“你发烧了。”
牧歌不好意思抹了抹脸,发现⾃⼰的脸庞湿
漉漉的,他有点羞赧,觉得⾃⼰的样⼦⼀定
很不好看。
“是不是做恶梦了?”
井然递上⼲净的⼿帕,⼜喂他吃了点退烧药
和温⽔。
书桌上的台灯在井然⽴体的轮廓上投下阴
影,仿佛镀上⼀层⾦⾊的光晕,⼜似⽔⼀样
温柔有⼒ᰁ,静静地守着他。
⻅牧歌迟迟不发⼀语,井然忍不住拍了拍他
的肩膀,说,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跟他倾
诉,他愿意倾听。
牧歌红着眼睛问:“师兄,你为什么对我那
么好。”
井然看着牧歌,认真地说:“虽然跟你认识
不久,但是觉得你有时候过份要强了,有点
⼼疼你。”
牧歌的⿐⼦⼀下⼜有点发酸,他努⼒调整了
呼吸,不再让⾃⼰掉眼泪,说:“师兄,你
早点休息吧,今晚真是麻烦你了。”
“嗯,有事就呼我。”
牧歌躺在宿舍的床上,想着这个稳᯿⼜暖⼼
的师兄就睡在⾃⼰三尺之遥的另⼀张床上,
⼼⾥有种说不出的踏实,安稳地睡了⼀夜。
井然却⼀夜⽆眠,他回忆着灯光下牧歌湿漉
漉的脸庞和通红的眼眶,只觉得⼼情久久⽆
法平复,印证了这些⽇⼦以来,那些被⾃⼰
强烈压制的感觉,是真的,他⽣平第⼀次知
道,⾃⼰对另⼀个男孩也有感觉,除了⼼
疼,还想照顾他。
他俩⼀起去饭堂打饭,在图书馆找书,踩着
单⻋遛弯去什刹海散步。
井然给他念绕⼝令,说这是演员的基本功,
牧歌也跟着念,⼀⼝⽓把⼏条很难的绕⼝令
给念了出来,井然夸他很有天分,声⾳也很
好听。牧歌⽿根⼀下就热了。
有时只是眼神接触,两⼈就会默契地弯起嘴
⻆对视着,却不说话。
有种酸胀⽽战栗的感觉,从单薄的肩颈泛起
层层涟漪,短暂⽽过电般传导到⼼脏,牧歌
也说不清这是什么。
那天他俩在宿舍,为井然的下⼀个试镜剧本
练习对台词。
井然在那个剧本⾥饰演⼀个事业有成的建筑
设计师,为了未婚妻放弃意⼤利的事业回
国,可惜等到求婚的时候,那个⼥孩却退缩
了,因为她觉得设计师的家庭给她的压⼒很
⼤,设计师却说只要结了婚,所有的问题都
能迎刃⽽解。
牧歌觉得这个剧本的逻辑有点奇怪,但是井
然说⽚场经常是这样的,他做为配⻆也不好
擅⾃改台词,只能努⼒梳理⻆⾊的情绪,尽
可能让台词念出来不那么别扭。
牧歌夸赞井然是个很踏实的演员,以后⼀定
会成功。
井然苦笑说,⾃⼰的天分⼀般,也没什么资
源,现在娱乐圈竞争太激烈,好的剧本⼜可
遇不可求,可能要做好坐⼗年冷板凳的准
备,但是他很喜欢演员这个职业,会坚持⾛
下去,说不定哪天会遇到能给⼈留下记忆的
⻆⾊。
井然⼜问牧歌,你的理想是什么?
牧歌:“我从⼩喜欢编故事,向往着⾃⼰写
的剧本能被搬到⼤银屏上。”
井然笑着说:“你不觉得我俩,其实还挺合
适的。”
牧歌⼼跳得⻜快,以为⾃⼰听错了,便抬头
问了句:”什么?”
井然挠挠头:“我意思是,我们彼此都要努
⼒,说不定以后有合作的⼀天。”
牧歌觉得⾃⼰有点⾃做多情了,便轻声应了
句:”嗯。”
⼀天夜⾥,牧歌梦⻅他和井然⼀起去电影院
看电影,井然的⼿试探地搂了搂他的腰,他
强压⼼跳,把⾃⼰脑袋依偎在井然的肩膀
上。两⼈呼吸相闻,电影结束的时候,两⼈
抬头,交换了⼀个甜蜜⽽绵⻓的吻。
牧歌只觉得⾃⼰晕呼呼的,空⽓⾥都是细碎
的⾦光,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他从⼩到⼤,对于男⼈的了解,只有简单粗
暴的性,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动。
如果这不是梦,是现实,那该有多好。
梦醒后,牧歌对着空落落的宿舍,不由得⽆
⽐失落。
井然的扭伤刚恢复,便⻢不停蹄地去了国外
拍戏,这次难得遇到⼀个⽐较᯿要的⻆⾊,
⼀去可能要两个⽉。


刚下课牧歌便接到医院的电话,问他是不是
胡杨的家属,胡杨出了⻋祸,⼿机⾥的紧急
联系⼈设的是他的号码。
赶到医院才知道,胡杨的⻋祸很严᯿,需要
⻢上动⼿术,肇事司机不知去向,也需要有
⼈承担⼿术费。
胡杨打的是零⼯,没有社保,摄影⼯作室那
边只是转了笔象征性的慰问⾦,不愿意全额
承担⾼昂的⼿术费。
牧歌彻底慌了,他知道胡杨除了他,没有可
靠的亲⼈了。
他该怎么办呢,他是⼀个⼿⾥拮据的⼤学
⽣,收养他的牧家供他读书已经费了不少
钱,他不好意思开⼝跟牧家提医药费,去治
疗⼀个⾮亲⾮故的朋友。
他不是没想到井然,但是井然只是他的⼀个
舍友,何况⼜远在国外忙着拍戏。
他眼眶酸涩地盯着⼿机发呆,然后吸了吸⿐
⼦,拨通了罗勤耕的电话。
罗勤耕的转账很快便到达他的银⾏卡上,是
⼀笔远⽐预算还多的款项。
医院的⼿术很顺利,胡杨从⼿术室推出来,
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牧歌牵着胡杨冰凉的⼿,⼼情也是冰凉的。
罗勤耕的⼈情要怎么还,他⼼⾥不是没数。


“牧哥⼉,你快看,是⼤猩猩!”
隔着⼀层玻璃,罗浮⽣兴⾼采烈地向笼⼦⾥
的⼤猩猩扮⻤脸,模仿着⼤猩猩的样⼦⽐动
作,试图激怒⼤猩猩。
冬⽇的太阳晒得⼈暖洋洋的,牧歌站在动物
园的林萌道上,⼼想:在⼤猩猩眼⾥,罗浮
⽣也是只⼩猴⼦吧?
“浮⽣很开⼼呢,他特别喜欢逛动物园,可
惜前⼏个⽉养伤来不了。”罗勤耕⾛了过
来,给牧歌递了⼀瓶⽔,“你没来上课的这
⼏星期,他天天念着你,这次你能陪他逛动
物园,他简直⽐过年还开⼼。”
牧歌羞涩地笑了。
⼀⼤早,罗勤耕便开着⼀辆越ᰀ⻋,带上浮
⽣来学校接他,⼀起去ᰀ⽣动物园玩。
浮⽣好⼏天没⻅过牧歌,拉着他拼命聊他最
近复学的新鲜事。
罗勤耕戴着深⾊的太阳镜,却能从他眼⻆的
⻥尾纹看出他洋溢的笑意。
他们买了⾃驾⻋的家庭套票,从这家5A级
景区的ᰀ⽣动物园的北⻔驶⼊。⻋轮趟过了
动物园的消毒池,熟⻔熟路地沿着ᰀ⽣动物
园曲折的地形盘⾏着。宽阔美丽的天鹅湖印
⼊眼帘,随后应接不暇的⻓颈⿅、河⻢、⼤
象、⽼⻁……
罗浮⽣在⻋⾥兴奋得像只⼩兽物⼀样嗷嗷
叫,罗勤耕和牧歌不由得相视⼀笑。
逛完⾃驾区,他们便进⼊步⾏区,⾛⾛停
停,带着浮⽣近距离观看各种动物。
“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度假酒店,浮⽣很喜欢
吃他家的⾃助餐,晚上我们⼀起去吃吧。”
牧歌轻声答应,感觉到罗勤耕的⼿从⾃⼰的
肩膀落下,若有若⽆地碰了⾃⼰的腰。
他们在酒店⾃助餐厅的玻璃窗前,欣赏了度
假区壮观的的烟⽕晚会,五彩斑斓的烟⽕在
眼底跳跃着,巨⼤的轰鸣声撞在⽿膜上,牧
歌觉得⾃⼰的⼼脏也跟着战栗地跳动着,只
因为罗勤耕那双深不⻅底的眼眸⼀直注视着
⾃⼰,像在注视⼀只⽺圈⾥的⼩羔⽺。
看完烟⽕,罗浮⽣已是哈⽋连天,在罗勤耕
的怀⾥睡着了。
罗勤耕抱着熟睡的罗浮⽣,⼩声地跟牧歌
说:“我在这家酒店订了房,今晚我们不回
去了。”
牧歌点点头,肩膀微微发抖。


TBC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