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0日

【井贤】520小炒

杨修贤是个那啥漫画家,或者说,画本子的。

别的小男孩十二三岁青春发育期第一次接触某些特殊题材的漫画:哇,我冲爆

贤哥:哇操,我画爆

其手绘作品在班上的男同学之中广为流传,成为许多毛头小子人生中第一次×启蒙。

但也是因为流传的实在太广,供严重不应求,其作品很快成为一些硬通货。贤哥每天翘个二郎腿,连打饭都有人抢着打,而另一边读者群中出现了插队和代排 ,再后来甚至因为口角矛盾发展成了打架斗殴 。因为这次斗殴事件,某地下漫画窝点很快被教务处打掉 ,杨修贤惨痛又光荣地为此背上人生第一个处分。

此事至今被杨修贤他老娘传为笑谈。每回提起来都是:你都不知道他那个班主任当初说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画这种东西,将来能有什么出息?能有什么出息,我儿子出息的很!那是小时候不懂事,现在懂事了,走上正道了,做画家了!

不过,很遗憾,并不知道她的画家儿子如今,

画的还是原来那些玩意儿。

贤哥十三四岁启蒙,十五岁处女作,十六岁画的本子远销海外(当然主要原因是国内不让出),在那啥漫画届可谓扬我国威。自己也至今不必上班,在家全职画画。

不过很遗憾,那都是曾经的辉煌了。问题是什么呢,一个人在启蒙阶段受到的影响太大,会大概率地影响他地一生。贤哥并不例外。他爱画的,擅长画的,什么触手啊壁尻啊新嫁娘惨遭ntr啊,十几年以前是流行。现在看虽然很经典,但真的都是老套路。那啥漫画也得推陈出新啊,你总画那几样,再经典读者也看腻了呀。 

杨修贤的读者群就这么日积月累地流失地差不多了,只只剩下一票口味传统的宅男仍然是他的坚实拥护者。那问题是什么呢,人家就是喜欢他那十几年如一日的老画风,老套路。他试着改革创新,人家压根不吃那套。所以为了稳住自己最后一批粉丝,最后还是得画那些老套路。

读者看烦了,杨修贤也画烦了,可他不画就没有钱挣,只能硬着头皮画。到后来杨修贤看见自己的电脑和数位板就烦,甚至为了逃避,毅然决然地接受他老娘的建议:出去相亲。反正待哪儿都比画画有意思。

不过显然相亲的无聊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老娘太有耐心,一个不行就下一个,女的不行就男的——杨修贤自称双性恋,他老娘一看他和女孩子相亲一直不成功,连着排了好几个男性相亲对象,是非要给儿子找到个才能停。

杨修贤就陪着笑脸嘴里嗯嗯哈哈是吗这样啊一概把相亲混过去。脸上陪着笑,脑子里闲极无聊,给人安排人设。

这个看起来像是会拿太太你也不想您儿子在学校受欺负吧威胁人妻的黄毛。

这个看起来像是在社畜上班途中物色猎物趁机下手的电车痴汉。

这个看起来像是出门就被泥头车创到异世界坐拥八个老婆但目前狗都不搭理的死宅。

这个看起来……这个看起来比较漂亮,多看两眼。

这个比较漂亮的就是井然。杨修贤的相亲对象这天穿一件休闲款的西装外套,没有扎头发,看起来英俊又温和。

杨修贤脑内搜索了一会,最后下结论:这个像苦主。

白天和老婆吻别,结果前脚出门,老婆后脚就和黄毛在家里给他戴绿帽。

之所以给这个设定,是因为和井然这人虽然长得漂亮,但和他聊天是极其以及非常的无聊。所以杨修贤脑内武断:看起来就是那种因为太无聊无法满足老婆最后被黄毛乘虚而入的苦主。

井然的手机中途响了好多次,他都看了一眼就挂掉。最后他看了一眼手机,很礼貌地和杨修贤说,他要出去接个电话。杨修贤笑笑说好,然后趁井然不注意,悄悄跟出去听壁角。

井然电话全程神情非常冷淡,眉宇间隐约有些不耐烦,可居然奇迹般地听了十分钟。

杨修贤一边听,一边发挥他漫画家的想象力,从只言片语推出个故事:那是他曾经深爱的女朋友打来的。

哇那不会真是苦主吧……难道真是痛苦挣扎后最终不忍心爱人受苦敞开怀抱重新接纳对方做工具人吗……

然而实际上井然耐心听完十分钟哭诉以后的反应:所以呢。

对面可能也很诧异,杨修贤都能猜到电话那头无非又在拿美好从前说事,然后无外乎一些“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井然平静道:我不在乎。

这次对面反应更激动了,声音大得杨修贤在壁角都快能听得到,像是在拿死不死威胁他。

好啊,井然说,那你就下地狱吧。

转头回来和杨修贤见面,仍然看上去非常温和礼貌。

相亲结束以后杨修贤仍然对井然的这种反差念念不忘——看起来礼貌温柔的好人其实是个冷酷的支配者,啊,好劲。

另一边钱包见底,不得不开始画画挣钱,就特别想以井然为原型画一篇。

那么问题来了:画bl,他的宅男读者不吃这套。

画bg,他有点找不出女方要什么配置才比较好。毕竟宅男爱看的是带劲的女主角,不是男主角啊,男主角长啥样他们压根不在意,有个几把就行,没几把都行,能捅就行,比如触手(

贤哥苦思良久,最后决定:性转。

然后他的漫画就久违地爆了。

贤哥热泪盈眶:这太好了!!妈!!!我还要相亲!!!就上次那个!!!

然而井然拒绝。

杨修贤在家痛苦挣扎良久: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啊不对男人!!!!!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人家条件那么好,出来相亲多半为了应付家里,哪还需要出来第二次。那些中意自己的姑娘小伙提出要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不也是这么拒绝的吗。

如此过了半个月。杨修贤在家天天憋着画画,憋不出来。原型又不搭理他,读者又天天催。催得杨修贤都快暴走了。

你知道的,每个作者被催更催烦了的时候都有一种强烈的报复世界的愿望,比如故事的结局来颗小行星大家都被砸死了什么的。杨修贤也不例外。

天天看他那些死宅读者在评论区口嗨说好想看然然被射爆啊能不能快点推啊牛子都快爆了balabalabala

贤哥冷笑一声,你们不是要推吗!不是要全垒吗!来啊!

大笔一挥,故事里的然妹亲自操一根假牛子,把男主屁眼子捅了。不仅捅了,还捅嗨了,捅美了。

贤哥报复完世界,爽了。贤哥心想他这男主角怎么的也得赶上当年伊藤诚的待遇了吧,这评论区不得nice boat一波刷起。

然而他的评论区很快地:也不是不可以,啊,好想做然然小姐的狗啊

杨修贤:?????这到底是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老派那啥漫画家杨修贤脱离时代多年,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时代在变化,xp也在变化。

白天震撼太大,晚上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梦见自己脖子上拴着根狗链子,嘴里填着口塞,被井然牵着。

他想跑,井然就用他们当初相亲时那种温柔礼貌的口气让他“听话哦”。那杨修贤哪儿听,正要跑,井然牵他链子的手就一紧,杨修贤几乎透不过气,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涨红了脸,听见井然用电话时那种冷漠的语气道:我说了让你听话。

杨修贤不敢动了,只能跪在那儿。他看见井然蹲下来,好像又开心了似的,摸摸他的下巴:
“Good boy.”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贤哥:???????????????

另一边他妈大骂他大半夜不睡觉大早上鬼吼鬼叫什么,杨修贤摸摸自己脖子说:我也不知道……妈……

他妈:干嘛!

杨修贤:你可不可以帮我再和井先生联络一下……

货真价实地:如果再不见到他,我可能真的要疯掉了。

1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