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9日

【朱白衍生】每天回家都是修罗场

洪翼舟x乔一成,莫三鼻x乔一成
洪翼舟x侯昊,莫三鼻x侯昊
(从两个人变成四个人的狗血修罗场)
——————————
(一)
乔一成呆呆的坐在电视机前,耳膜的深处似乎充斥着嗡嗡的蜂鸣声,仿佛已经听不见怀里宝宝的哭声。
怎么会这样……乔一成呆愣的盯着眼前的电视屏幕,屏幕上映着已经完全变成一片废墟的城镇,地动的坍塌导致整个城镇都陷入了黑暗的深渊。
而刚跟他成婚一年的洪翼舟因为前几个月接了一个开发的工程而前往了这座城镇,上一个星期洪翼舟还在电话里说他在这里一切安好,让自己不要担心他的安全……
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乔一成仿佛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让他快要透不过气来,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怀里啼哭的宝宝,指尖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好痛……原来……这不是在做梦……乔一成抱着怀里哭泣的宝宝弯下身子捂住嘴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颤抖着双臂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宝宝。
对……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他还有他跟翼舟的孩子啊……
三年后
三年不知不觉间很快就过去了,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还在他怀里哭闹的小宝宝已经长成了一个调皮又可爱的小奶团子。
对于乔一成来说,三年的时间让他终于能够慢慢的淡忘了过去的伤痛,只是偶尔的,非常偶尔的,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又会见到曾经与他相爱着的人。
只是这些,乔一成都已经慢慢的习以为常了,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因为梦到了那个人而哭湿了枕头,而现在他再醒来的时候虽然一开始会有些晃神,但是一看到身边睡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奶团子,心底的那点伤感瞬间就会不见了踪影。
“咚咚咚”
门外响起的敲门声唤回了乔一成飘远的神智,奶团子因为不满被敲门声吵醒,哼哼唧唧的在床上蹬了两下小脚,乔一成立马过去温柔的安抚着奶团子的后背,等到小孩儿又睡着以后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乔一成轻轻的关上卧室门,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男人看见乔一成开了门,眼里明显的亮了亮,举高了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憨笑着摸了摸毛茸茸的后脑勺。
“一成,我给你跟孩子买了早饭,你看看喜不喜欢?不爱吃的话我再去买点别的。”
乔一成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底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很明显他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了,要是不接过这人手里的东西的话,这人真的会跑遍大街小巷的给自己去买早点吃。
“进来吧,一起吃。”乔一成把门打开了一点让了让身子示意他进来。
“啊?哦,哦,好,好。”莫三鼻受宠若惊的一下绷紧了脊背,他从认识乔一成到现在也一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乔一成让自己走进房门。
莫三鼻颇为紧张的用裤子擦了擦自己汗湿的手心,脚步僵硬的一步一步走进客厅里,甚至没发现自己走路的样子有多奇怪。
乔一成看见莫三鼻这幅紧张得不行的样子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掩饰的抬起手挡住控制不住扬起的嘴角清了清喉咙。
“三哥,多谢你了,每天早上都跑过来给我跟宝宝买早饭吃。”
“哎呀,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就是看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方便,就想着能多帮帮你……”莫三鼻赶紧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在餐桌上,对着乔一成一阵慌乱的摆了摆手,又觉得自己这么说未免有些冠冕堂皇,于是老老实实的继续说道,“而且,而且我也喜欢你……就想对你好……”
乔一成被莫三鼻这一通直球式的告白给弄得忍不住红了脸,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莫三鼻喜欢他,只是这人向来都不会掩饰自己,做什么都直来直去的,弄得乔一成实在是感到有些无法招架。
“咳……宝宝还没醒呢,要不咱俩先吃吧,等会儿宝宝醒来了我再喂他。”乔一成明显的转移了话题,也不敢直视莫三鼻的眼神,低着头却掩饰不住红红的耳尖,刚走到餐桌前面就被莫三鼻从背后抱住了。
“一,一成,我知道,我知道,你还放不下他,没关系,我,我可以等的,等多久都行!只是……只是别推开我行吗……我……”
听着身后那人急切表白的话,乔一成的心底莫得一软,耳尖上的绯红色逐渐蔓延向脸颊,他抬起手轻轻的抚上莫三鼻抱紧自己腰部的手臂,在他的怀里转了个圈,抬起眼正对着他的眼睛。
“三哥,我没有要推开你……”乔一成叹息着抬起手抚摸着莫三鼻的脸颊,他的鬓角被剃得短短的,摸起来有些刺刺痒痒的,就是像他的人,看起来凶巴巴的不好惹,其实却是个温柔的性子。
乔一成这么想着,眼底浮起了一丝笑意,看着眼前莫三鼻呆愣愣的样子,忍不住就想要捉弄一下他,“三哥,现在你在想什么?”
“我我我……”莫三鼻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乔一成温柔的笑眼好像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让他的脑子都晕了。
“我猜,你想这样……”乔一成主动倾身过去,唇瓣羽毛似的轻轻巧巧落在莫三鼻的唇上,软绵绵的触感好像嘴上融化了一块棉花糖。
莫三鼻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乔一成居然会主动亲他,哦,当然他也只敢在夜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想想而已……
“莫三鼻,我亲你就只有这个反应吗?”乔一成忍着笑戳了戳莫三鼻胸口硬邦邦的胸肌,然而下一瞬他的唇就被人用力的吻住了。
“一成……一成……”莫三鼻激动的抱着怀里的乔一成,对着他香香软软的嘴唇又吻又啃,一个激动差点把乔一成的嘴巴都啃破了。
“嘶——莫三鼻!你属狗的吗!轻点儿!”乔一成抗议的骂声也被莫三鼻的吻淹没在喉咙里,简直快要被吻得透不过气来。
唔,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应该主动亲他的……乔一成心里这么想着,可眼角却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或许他的身边以后有了莫三鼻会变得不一样起来吧……
可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门口却响起了开锁的声音,乔一成愣了愣忍不住顺着声音看了过去,门外却站着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身影。
“成成……?”
吧嗒一声,洪翼舟手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钥匙跌落的脆响打破了正拥吻着的两人间的旖旎。

(二)
“翼,翼舟?”乔一成的第一反应是立马推开了抱着自己的莫三鼻,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终于确认了门口站着的正是三年来一直都没有音讯的洪翼舟。
怀里少了乔一成的温度,莫三鼻十分不满的皱起了眉头,面色不善的看向门口突然出现的男人,忍耐的握了握拳头。
“你是谁?”莫三鼻脸上不善的神色瞬间让洪翼舟的心底警铃大作,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握着拳头就大步的冲了进来。
“等等!翼舟!”
“砰——”
乔一成惊慌的想要阻止,结果下一秒洪翼舟的拳头就直接挥到了莫三鼻的脸上,莫三鼻的脸颊上立马青了一块。
“操!”莫三鼻好歹也是在街上混过的,居然没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拳头,立马也不甘示弱的打了回去,砰得一声拳头打在了洪翼舟的鼻梁上。
洪翼舟的鼻梁上挨了一拳,温热的鼻血一下就鼻腔里涌了出来,刺眼的鲜红色滴落在他的衣领上,可洪翼舟却像是不觉得疼似的,更狠的一拳打向了莫三鼻的眼眶上。
“够了!你们两个别打了!”乔一成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个男人心里又急又气,又不知道该把哪个给拉开,扯了好几下都没把这两个家伙给拉开,气得一屁股干脆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们打,“打!继续打!你们两个再这样别想让我理你们了!”
怒气上头的两个男人听到乔一成明显已经生气的声音终于停下了手,不服气的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十分不甘心的放下了拳头。
“一成……你别生气……”
“成成,我错了……”
两个男人像是被主人训斥的大狗狗,十分乖巧的低着头,看见对方几乎是同时低头认错的,又横过眼睛狠狠的怒视着对方。
乔一成头疼的忍不住按了按额头,说实话,已经三年了,洪翼舟一点音讯都没有,他早就以为翼舟已经死了……没想到竟然好端端的出现在他眼前……
乔一成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那只能在他梦中出现的脸庞,不自觉的眼眶里竟然有些发酸,嘴唇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眼圈儿瞬间就红了起来。
“成成,别哭,别哭啊,我回来了……”洪翼舟看乔一成这幅模样心底又酸又暖,赶紧上前一下半跪到乔一成脚边,握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你看,我还好好活着呢……”
“翼舟……”乔一成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天知道他曾经梦见过多少次这样的场景,可每次醒来他的身边总是空荡荡的,手心里再也没有了熟悉的温度,每到这时他才真正的体会到洪翼舟是真的离开了他。
可现在……洪翼舟却在他的眼前,手心里是熟悉的温度……天啊……这居然真的不是做梦……
“成成,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洪翼舟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连忙起身一把抱住了哭到止不住浑身颤抖的乔一成,安抚的轻轻抚摸着乔一成的后背,让他不要因为哭得太激动而喘不过气来。
莫三鼻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变得有些暗淡,原本握紧的拳头此时也不自觉的松了下来。
是了……一成他心里一直都是装着这个男人的……现在这个男人回来了,自己是不是也就没机会了……
莫三鼻发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再留在这里,可偏偏两脚就像黏在地上似的怎么也抬不动脚离开。
乔一成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停了下来,擦了擦哭肿的眼睛见莫三鼻还站在那,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抱着自己的洪翼舟,看了一眼莫三鼻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洪翼舟现在冷静下来以后自然也猜到了乔一成跟他身后这个男人的关系,神色有些复杂的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把心头冒出的那点不快给压进了心底。
毕竟自己已经三年没有音讯了,成成以为自己死了,会喜欢上其他的男人也正常……而且看这男的样子倒还算是可靠,至少一成现在看着不像是被人欺负了的。
看成成的样子像是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处理他们三个人的关系……自己暂时还是不要逼迫成成做出决定好了……
洪翼舟心底打定了主意,看着莫三鼻的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么不友好了,安抚的摸了摸乔一成头顶软软的短发转头向身后的莫三鼻开口道,“兄弟,刚刚对不住了,成成跟你的关系我多多少少也能猜得到一些,还是谢谢你这几年对成成的照顾。”
乔一成愣了愣,没想到洪翼舟这么快就接受了他跟莫三鼻的关系,脸上忍不住有些发烫起来,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低下头避开了洪翼舟看向自己的眼神,“三哥,翼舟,你们先坐着吧,我去把宝宝抱出来让他看看爸爸。”
“一成……”莫三鼻愣愣的回过神来,在乔一成经过自己的时候忍不住伸出手扯住了他的衣袖,平时连打架蹲号子都没在怕的莫三鼻此时却用一种明显不安的眼神紧紧盯着乔一成。
乔一成的脸颊红了红,很是不习惯在洪翼舟的面前还跟莫三鼻有这样亲密的行为,只是眼前莫三鼻的神色让他忍不住又心软了下来,只好安抚的握住了莫三鼻的手,“三哥……我,我心里还是有你的……我只是不知道……”
莫三鼻一听这话暗淡的眼底瞬间晶亮了起来,也不管洪翼舟还在旁边看着他俩,一把将人搂进了怀里,“一成,我,我也是,我真的喜欢你……”
洪翼舟在边上看着脸色立马就难看了起来,不过他这次倒是没有冲过去揍这家伙两拳,只是不满的啧了下嘴巴。
乔一成听见洪翼舟啧嘴的声音,从脸颊到脖子立马红了个透,又恼又羞的狠拍了两下莫三鼻的胸口,从他怀里飞快的钻了出去,逃命似的跑进了卧室里,“我去把宝宝抱出来!”
跑进卧室里的乔一成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走到床边抱起了刚睡醒的宝宝,走到卧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推开门走了出来。
“翼舟,来看看我们的宝宝。”
“来了!”洪翼舟瞬间就把让他心情不爽的莫三鼻给抛到了脑后,一听到宝宝立马就变得喜笑颜开,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乔一成身边连忙接过了他怀里的宝宝。
“宝宝~我是爸爸呀~”洪翼舟怀里抱着粉粉嫩嫩的奶团子,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离开之前乔一成才刚刚有了身孕,没想到他再回来的时候宝宝居然已经这么大了。
“爸爸~”奶团子也不认生,笑眯眯的一把抱住洪翼舟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就落下了两个口水印。
“真不愧是我的崽,居然认识你老爸?”洪翼舟笑的更开心了,手指忍不住捏了捏奶团子软绵绵肉乎乎的脸颊。
奶团子在洪翼舟的怀里转着脑袋,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莫三鼻,立马转过肉滚滚的身子,两只小短手向着莫三鼻的方向伸了过去,“莫爸爸~抱抱~”
洪翼舟脸上开心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甚至有一瞬间恨不得把这个没良心的小崽子按在膝盖上揍几下屁股。
这臭小子!真是白生了!!

(三)

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乔一成这下可犯了难。按理来说,洪翼舟跟他已经是夫妻了,他回来了俩人睡到一张床上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毕竟俩人也三年的时间没见过了,而且莫三鼻一副明显像是防贼的模样紧紧盯着洪翼舟,说什么也要住下来。

乔一成神色尴尬的看着在客厅里对峙的两个大男人忍不住头疼的揉了揉脑阔,家里倒还是有一间多出来的房间,可总不能让这两个家伙睡到一起去……要不然说不准这俩人大晚上的就能打起来……

“要不……你俩都睡在我房间?”乔一成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了这两个男人的眼睛瞬间亮了亮,并且同时的站起来几个大步迈到了自己面前。

“好!”洪翼舟跟莫三鼻颇为默契的同时点了点头。

乔一成的嘴角抽搐了两下,险些就要把刚说出口的话给收回去,不过他到底还是不放心让这两个家伙单独呆在一起,只好放这两个大男人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先说好,等会晚上你俩可别打起来吵着孩子,要不然就把你们扔到马路上。”乔一成边说边关上了房门,转头警告的瞪了一眼两人,却发现这两人像是两只乖巧的大狗狗一样一人坐在床的一边。

“成成,我一定乖乖的!”

“一成,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那样的。”

乔一成狐疑的看了一眼变得乖巧的两个男人,不过听到他们这么保证乔一成倒是有点放心了,也多想就在床的中间睡了下来。

“啪”的一声,卧室里的灯光熄灭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几人均匀的呼吸声,乔一成这会儿才开始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左边睡着三年来他日日思念着的丈夫,右边又睡着今天才刚刚确定了关系的男朋友,屋子里的灯光熄灭了以后乔一成虽然看不清两人此时脸上的神情,却听见了两个男人在自己耳边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声。

乔一成的脸颊腾得一下涨红了起来,他当然知道此时两个男人逐渐变得沉重的呼吸声意味着什么,只能尽量的把手脚都贴紧自己的身体,大气都不敢喘的缩在两个男人的中间,努力的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该让他俩跟自己睡在一起……乔一成此时想后悔也没用了,只能瞪着眼睛躺在两个男人的中间,手心里紧张得直冒汗。

“成成……”洪翼舟刻意压低的声音从左边的耳朵里传了过来,热乎乎的鼻息扑在乔一成的脖子上,激得乔一成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成成……我好久没亲过你了……让我亲亲你好不好?”洪翼舟轻轻的吻了吻乔一成的耳垂,示意他转过脸亲吻自己,可怜巴巴的声音任谁都听了忍不住心软。

可乔一成却忍不住往后缩了缩,两个手条件反射的撑在洪翼舟的胸口上,往后缩的动作让他的身子紧贴在了莫三鼻的身上。

“一成……”莫三鼻变得低哑的声音刺激得乔一成后脖颈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莫三鼻转向乔一成的方向侧躺着,热乎乎的胸口抵着乔一成变得绷紧的后背。

“成成……让我亲亲你吧……好不好?”乔一成阻挡的手臂非但没有挡住洪翼舟越靠越近的动作,反而还被他抓住手腕压了下来,灼热的鼻息扑打着乔一成的面颊。

“等等……不……唔唔……”乔一成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一下慌了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往前缩还是往后挪,身体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紧紧贴着,还没说出口的拒绝就被洪翼舟的吻给压进了喉咙里。

洪翼舟紧紧握住乔一成挣扎的手腕,也不管乔一成的身边此时还有另一个男人看着,他跟他香香软软的老婆都分开三年了,这会儿躺在一张床上,他能忍得住才奇怪。

洪翼舟搂住乔一成的后腰,让他更加贴近自己的怀中,舌尖迅速撬开乔一成紧闭着的齿缝,不等他缓过神来的绞缠住他口腔中的软舌,卷着他的舌尖与自己的纠缠。

“唔嗯……别……”乔一成快要被吻得透不过气来,三年未被人触碰过的身子此时变得格外敏感,只是这样被亲吻他的全身就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逐渐攀高的情欲瞬间点燃了他的体温。

“一成……”莫三鼻也被乔一成此时的反应勾得有些按耐不住,一手插进乔一成身前与洪翼舟身体之间的缝隙里搂紧他的纤腰,亲不到乔一成的唇只好用齿尖咬住他的耳垂吸吮,把小小软软的耳垂当做乔一成的舌尖与它逗弄,把耳垂吸得都变得透红起来。

“等等……不行……哈唔……”乔一成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身子止不住轻轻颤抖着,一前一后的热源烧得他的脑子都变得晕晕乎乎的了。

乔一成这样敏感可爱的反应让洪翼舟的眼底暗了暗,握着乔一成的手腕反剪到他的腰后,而莫三鼻也十分配合的将乔一成的两只手腕紧紧按住。

洪翼舟与莫三鼻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心领神会对方此时想要做什么了,既然乔一成现在决定不出来要选择他们中的一人,那大家就凭实力说话,谁能让乔一成更舒服,才是今晚的胜者。

洪翼舟的指尖将乔一成睡衣上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抚开敞开的领口低头轻轻含住了胸口上深红色的乳尖,或许是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几年前原本小小的乳粒此时变大了许多,就连乳房也能用手掌轻轻的隆起一手握住揉捏。

“嗯……唔……翼舟……啊嗯……”乔一成敏感的乳尖此时正被洪翼舟贪婪的吮吸着,像是恨不得从里面压榨出乳汁一样,舌尖一上一下的拨弄着肿胀起来的乳头,刺激得乔一成一阵一阵的颤抖。

“一成,他舔得就这么舒服?嗯?”莫三鼻吃味的用力的咬了一口乔一成透红的耳骨,一手扣住他的下巴用力吻住他忍不住溢出甜腻呻吟的唇,恼火的啃咬着乔一成软嘟嘟的唇肉,空出来的手捏着乔一成的另一个乳尖快速的揉搓着。

“唔唔嗯嗯……”两边的乳尖同时的被玩弄,乔一成舒服得脚尖都绷紧起来,脑子晕乎乎的混成了一团,不自觉的在洪翼舟的身上磨蹭着下身,屁股也贴在莫三鼻的胯下扭来扭去的。

“成成……”

“一成……”

两个男人都被乔一成这幅模样给勾得不行,洪翼舟忍不住的狠狠咬了一口被他吮吸得肿胀成一颗小黄豆大小的乳尖,快速的在乔一成软软的肚皮上亲了几口,脱下他的睡裤随手的扔在了地上,一手托着乔一成的膝盖把他的腿抬高,低头一口含住了乔一成胯下颤颤抖动着的粉色肉棒。

“唔啊……不行……那里好敏感……呜呜……”乔一成哭泣颤抖的绷紧了身体,想要往后缩屁股,可却被身后的莫三鼻紧紧按着,被迫的承受着不停涌上头的快感,呜咽着抽泣出声。

莫三鼻一手压住乔一成颤抖着往后缩的后腰,身子向下挪,抱着被抬高的那条大腿,伸出舌尖压进露出的粉色穴口,硬起舌尖钻进一缩一缩张合着的穴口,用舌头操弄着湿软的小穴。

“呜呜……不可以……两边一起……哈唔……翼舟……呜呜……三哥……不行……呜呜……”乔一成被一前一后的夹击弄得快要承受不住,脚尖舒服的紧紧蜷缩着,快感淹没了他的机智,被本能支配着在两个男人的舔弄下扭着腰肢,肉棒跟小穴都舒服的颤抖着,铃口在舌尖的刺弄往外分泌着透明的前列腺液,小穴也被舌头操得一张一合的大大张开着。

“成成,你这样好色啊……”洪翼舟从没见过乔一成这样淫荡的模样,心里吃味的同时胯下鸡巴也硬得发痛起来,不服气的用舌苔狠狠碾磨着敏感的铃口,握着乔一成的肉棒快速的上下撸动了起来。

“等……别,别这么快啊……呜呜……”乔一成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本来就敏感的肉棒还被这样玩弄着,肉棒在洪翼舟手里一抖一抖就快要射出来。

莫三鼻不爽的眯了眯眼,心想着坚决不能让一成先被这家伙给弄舒服了,于是快速的拔出了舌尖,并起两指一下操进被舔得湿哒哒的小穴里,对准肠壁上那块凸起的软肉狠狠顶撞起来。

“唔!不,不要,要射了,要射了呜呜呜……”乔一成被前后夹击着脑子空白了一瞬,哭叫着揪紧了指尖,浑身颤抖着一下在洪翼舟的口腔里射了出来,肚皮痉挛似的颤抖着,就连脚趾都紧缩了起来。

“成成刚刚是被我舔射的!”

“呵,一成明明是被我用手指操射的。”

乔一成高潮后脑子晕晕乎乎的缓不过神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争论的声音把他的脑子搞的更晕了,还没等他回过神,两根又硬又烫的鸡巴就滑进了他的臀缝。

“既然这样就看谁的鸡巴能把成成先操射啊!”

“呵,就你?一成当然是被我的鸡巴先操射。”

“等等,你们两个……唔唔……”乔一成晕晕乎乎的脑子刚要缓过来,就被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的吻给堵住了嘴巴,还不等他反抗,在他臀缝里贴着的两个鸡巴就一前一后轮流着操进了后穴。

“呜呜……不……”乔一成抗议的声音被严严实实的被吻堵住,两根鸡巴一根抽出来另一根又立马操进去,小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被两根鸡巴捣弄得咕啾咕啾的响,一条腿被人托起抬高着压到身侧,更加方便了两根鸡巴的进进出出。

乔一成被两根鸡巴轮流操得脑子一片白,又被吻住了唇甚至呼吸都快呼吸不上来了,轻微的窒息感叠加着一层又一层涌来的快感,乔一成像是在浪里颠簸漂浮的小船,怎么都找不到可以靠岸的地方。

两个男人谁也不服气谁,握着乔一成的细腰,比较着谁比谁操得更狠,又粗又大的鸡巴把乔一成的肉穴都操得大大张开着,被鸡巴操出来的淫水顺着乔一成颤抖个不停的大腿根在床单上一点一点晕开。

“嗯呜呜……不……”乔一成被刺激得再也承受不住,失控的狠狠咬住了堵住自己的唇瓣,淡淡的血腥气在他的口腔中散开,结果换来了两个男人更加狠厉的操弄。

湿哒哒的肉穴里被两根肉棒操得发烫,内里伸出的穴肉颤抖着绞紧了操进来的肉棒,更深处的腔口被肉棒轮流的顶撞着微微张开着,似乎是渴求着什么。

乔一成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被操射了几次,肉棒像是坏掉了一样被鸡巴顶进去就喷出一股水,把床单都喷得湿透,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精液的腥气。

两个男人也被乔一成不停痉挛着的肉穴给绞缠得舒服的不行,先后的抵在颤抖个不停的腔口前射了出来,热乎乎的精液瞬间射进了腔内,刺激得乔一成又受不住的射出来了一波。

“成成,你好棒啊……”

“一成,喜欢你……”

把乔一成从里到外都吃干抹净的两个男人终于餮足的停了下来,一前一后的紧紧搂着乔一成吻了又吻。

乔一成被两个男人弄得实在是没了力气,又累又困让他也没了心思跟这两个男人生气,眼皮发沉的直接在两个男人的亲吻下睡着了。

(四)

洪翼舟抱着在怀里昏昏睡去的乔一成,低下头忍不住在他软嘟嘟的唇肉上吻了又吻。乔一成的颊边泛着还未褪下的晕红,在淡白的月色下印衬得越发诱人。

洪翼舟仔仔细细的看着乔一成熟睡的眉眼,心底不自觉的就软成了一团,心想若不是因为自己失忆了,这三年一成也不会自己带着小孩这样辛苦了。

或许是因为联想到失忆的那段时间,洪翼舟的脑海里又不自觉的闪过了某个人的身影,洪翼舟看向乔一成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歉疚起来,轻轻叹了口气又抱紧了怀里熟睡的乔一成。

算了,那个人……自己就忘记吧……自己现在已经回到一成身边了,还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只是洪翼舟才刚在心底打定了主意,放在枕边的手机就突然响了一声,屏幕也跟着亮了起来,洪翼舟伸手过去摸起手机,看着屏幕上的亮起的那一串熟悉的号码,洪翼舟的指尖不自觉的僵硬了一瞬。

洪翼舟盯着屏幕犹豫了好一会儿,直到屏幕从亮变暗了才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滑开了手机,点开信息看了一会儿腾得一下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

“小洪哥哥,我来B市啦~可是我好像迷路了……你过来找我好不好……我好饿啊……꒦ິ^꒦ິ”

洪翼舟盯着手机上的信息,耳尖瞬间浮上了一层可疑的红色,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十分不自在。

原本熟睡着的乔一成被洪翼舟突然的这一下给弄得惊醒了过来,就连他旁边的莫三鼻也跟着醒了,乔一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睡蒙了的眼睛,隐约看见洪翼舟愣愣的坐在床边上,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翼舟?怎么了?”乔一成打着哈欠想要坐起身来,结果却被躺在旁边的莫三鼻从背后搂住动弹不得,使不上劲的乔一成只好放弃的躺在了莫三鼻的怀里。

“啊?没,没事……我,我有点事,得出去一下。”洪翼舟回过神,慌慌张张的拿上手机,胡乱的套上衣服就出了门,甚至没注意到乔一成看着自己奇怪的眼神。

乔一成看着洪翼舟慌慌张张出门的背影忍不住疑惑的皱了皱眉,转过头看了一眼还抱着自己的莫三鼻,十分认真的语气开口道,“三哥,我想跟去看看。”

莫三鼻知道乔一成一般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的时候基本上都不是跟他商量的口吻,而是已经下了决定,只好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抱着乔一成的手,“这么晚了,要不要我陪着你去?”

“不用了,宝宝还在呢,你帮我照顾一会儿。”乔一成摇摇头站起身,穿好衣服以后跟着出了门。

——————————

乔一成悄悄的跟在洪翼舟的后面,一直跟着人到了离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公交车站附近,见洪翼舟抓着手机加快了脚步的朝着一个年轻男孩的方向走了过去,乔一成连忙停下脚步找了个地方先躲了起来。

“小洪哥哥~我好想你啊~”洪翼舟刚刚走过去就被扑过来的年轻男孩一把抱住,男孩像是一只巨型考拉整个人挂在洪翼舟的身上,洪翼舟吓得一把抱住男孩挂在他腰上的大腿,过分紧贴的动作让他的脸颊瞬间涨红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洪翼舟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因为拖着男孩的大腿,手心紧贴着腿肉的内侧,男孩身上热乎乎的体温顺着洪翼舟的手心蔓延上来。

“因为想你嘛~小洪哥哥,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知不知道我会很担心你啊……”侯昊的两条胳膊紧紧的环着洪翼舟的脖颈,看见他逐渐变得通红的脸颊,坏心眼的眯了眯眼角,趁着洪翼舟不注意,在他的嘴唇上飞快的啵得亲了一口。

“小洪哥哥,现在我都把初吻给你了~你要对我负责了哦~”

“你……我……”洪翼舟被侯昊这大胆的举动给闹了个大红脸,你你我我了半天也没憋出个下文来,手足无措的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年轻男孩,脸颊上的绯色迅速的顺着脖颈向下蔓延开。

而躲在暗处的乔一成把发生的一切都看了个清清楚楚,看到那个男孩亲了洪翼舟的动作,眉毛忍不住往上挑了挑,一股莫名的酸溜溜的情绪直往头顶上冲,环抱着双臂从躲着的地方走了出来,一直走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

“洪翼舟,你大晚上的出来就是为了这个?”乔一成抱着手出现在了洪翼舟的面前,挑着眉毛看着洪翼舟身上挂着的一团“巨型挂件”,勾了勾嘴角眼底却没有半点笑意。

“一成?!”洪翼舟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乔一成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挂在身上的侯昊因为少了支撑的力量,顺着滑了下来,可两只手却还牢牢的抱着洪翼舟的脖子。

“小洪哥哥,这个叔叔是谁啊?”侯昊一脸天真无邪的眨了眨眼,直觉的感觉到眼前的男人似乎跟洪翼舟有什么关系,像是刻意宣誓主权的搂紧了洪翼舟的脖子不肯松手。

“哦?小洪哥哥?”乔一成被这一声叔叔给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过了头,竟然嗤得冷笑了一声。

“一,一成,你,你别生气!我,我可以解释的!”洪翼舟好不容易才扒开了侯昊紧紧搂着自己脖子的胳膊,刚要走上前向乔一成解释,结果胳膊又被侯昊给紧紧的搂住了。

“小洪哥哥,为什么要对他解释啊?难道小洪哥哥不喜欢我了吗?”侯昊紧紧的抱着洪翼舟的胳膊,一种即将要失去什么的预感让他十分不安,好像只有紧紧的抱着洪翼舟才能让他安心一点。

“我……”洪翼舟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犹豫的看了一眼乔一成,又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胳膊,脸上明显不安神情的侯昊,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乔一成见洪翼舟这幅吞吞吐吐的样子,一看就是明显之前有什么事情瞒着没告诉他,强压住心底不停往上冒出来的酸意和怒气,烦躁的揉了揉额角。

“先把他带回家再说吧,都这么晚了,这么呆在外面也不是个事儿。”

洪翼舟不敢再惹乔一成生气,连忙点了点头,想要伸手摸摸侯昊的脑袋安抚他,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只牵着他的手,跟着乔一成回了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