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4日

[朱白] 镜湖风云

写在前面 注意看

* 朱白衍生,但是无doi和无差有什么区别;and

** 没有三观,没有底线,情史丰富的中年人狗血爱情故事,有前任,有BL, 有BG,不性转且有男女生子,(努力)全员恶役;and

*** 与真人无关,与角色无关,只是代脸,代脸,代脸;and

**** 主cp(大概)是黑道龙(refa居)x 医学生白,有韩沉白锦曦出现;and

***** 大纲体,脑洞原型为知名社团从业者尹某某。

***************************************************************************************************

白术还在镜湖念医学院的时候,他的同学们总是爱在搬大体老师的路上讲 一些都市传说,从学生的阳气镇住山包下的乱葬岗到二十年前的枪袭饭店赌场,伏击警务局长的镜湖风云不一而足。其实镜湖风云更像是安静闲适的镜湖不为人知的真实的另一面,它的传奇性仅仅在于二十年前的黑帮大佬即将刑满释放,他的房产就在山下海边的那一排高档别墅里。

大佬低调出狱之后不久,白术在海滩上救了一个低血糖晕倒的中年人。

中年人对救命恩人一见钟情,借着去镜湖医大附属医院看病的机会,向小朋友展开猛烈攻势。中年人温文儒雅,岁月只创造风情丝毫没有刻画风霜,小朋友逐渐沦陷。

白术一直是那种拿好几个奖学金的优等生,可能和大叔谈恋爱是他到目前为止做得最出格的事情。大叔姓朱,有一次小朋友拿了奖学金请朱叔叔吃米其林,叔叔顺便同他讲古,从小朋友的奖学金说起。提供奖学金的基金会现在由几大赌场支持,最早是由二十年前的镜湖大佬龙老板提议的。这是小朋友第二次听说龙老板的名字。朱叔叔说,龙老板最风光的时候斥巨资拍了一部电影来说他的黑帮生涯。

小朋友说,这个我知道,那部电影是我妈演的。

小朋友的妈妈姓白,是退休的影视从业者,事业巅峰就是在这部纯男人戏里演了一个女记者,串起整个故事。

朱叔叔并没有多惊讶,他问小朋友,你知道这部片子是龙老板用来捧情人的么?

朱叔叔继续讲古,他说龙老板最后的罪名虽然是炸了新任警务局长的座驾,暗杀未遂,但是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没有认罪。定罪的关键证据是这部电影和另外一件据说是他亲口承认预谋暗杀的录音。电影是他自己要投拍的,也怪不了谁,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小朋友忐忑地回家了,他不知道该不该问妈妈这件事情。他从小没有爸爸,是妈妈一个人把他带大。妈妈息影之后没有正经工作过,只在一间公司随便做了份秘书工作,但家里经济情况一直都很好。她从不提父亲的事情,也没有新的男朋友,只有一位密友经常来看他——这位叔叔也姓白,母亲只让他叫他白叔叔,也没有告诉他全名。

小朋友被同学故事会洗礼过的脑袋开始快速的运转,他猜想自己是不是龙老板的私生子,或者妈妈背叛情夫,作为污点证人给检察官作证,现在作为仍然被保护的证人大隐于市。不管是哪一种,白叔叔都是幕后老板来保护他们母子的人。

人一旦有了好奇心就会开始关注起以前从来不关注的事情。况且二十年前的镜湖风云并不算是什么密辛,只不过镜湖承平日久,人们早忘记那段混乱的日子,没什么人谈起罢了。 二十年前新上任的警务局长手腕铁血,他调来镜湖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弄倒龙老板。龙老板当时已经扫平四境,所有的黑帮赌场叠马仔无人扫其锋芒,他愤怒于有人敢挑战自己的权威,发起了一系列的暴力活动,以暗杀警务局长为最高潮。但这也是他的结局。第二天警务局长出其不意,率飞虎队和员警逮捕了龙老板。

小朋友找到了警务局长在逮捕了龙老板以后接受采访的新闻。他留着小胡子,人很瘦,但是看起来果断干练意气风发——这是唯一一张带有他相片的采访。小朋友举着放大镜看了半天,竟然有点像常来家里的白叔叔。

巧得很,这位警务局长也姓白。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那厢小白开始对妈妈的往事产生好奇,这头他和朱叔叔也浓情蜜意,关系更进一步。叔叔跟他说家里的事情,说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移民欧洲,有一个弟弟早逝,此外在没有别的亲人。白术跟着叔叔去了他家里,他看到为数不多几张相片珍之重之地放在书房里,朱叔叔和父母的合影,他妹妹的全家福,他弟弟的学生照,最后还有一张合影,上面的人没听他提起。白术捧着相框看,越看越觉得年轻的朱叔叔搂着的那个年轻人看着有些面熟。

照片上的年轻人精瘦精瘦的,虽然秀骨清像,不笑便显得有些孤傲。白术从内而外都像个学生,脸上婴儿肥还在,看不太出骨相,整天笑嘻嘻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愉悦。他们无一处相像,唯独一双眼睛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朱叔叔轻描淡写地说那是他多年的兄弟,可惜人已经不在了。

白术在心里呸了一声,明眼人都看出来照片上他望着兄弟缠缠绵绵的眼神不是兄弟,当他是小孩子么。于是立刻有些酸溜溜的复杂情绪。

不过他是个成年人,男朋友又是个比他大了十几个手指头的老江湖,白术自然知道尊重男朋友的情史。

朱叔叔一瞥眼也知道小朋友在醋什么,老江湖更是知道如何对付白术这样的小朋友。他搂着小男朋友亲了半天,同他讲这只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而已。

他知道小朋友最近迷上龙老板的都市传说,于是作为赔礼,他又同小朋友讲了一回。

龙老板叠马仔出身,除了因为弟弟沾白死于非命之后对这个行当恨之入骨,手上的生意红黄黑五毒俱全。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他的赌场生意。龙老板势力鼎盛之时,镜湖大大小小几百间赌场,他和赌王平分天下,贵宾厅上甚至更胜一筹。在那之前,他的死对头是诨号茶水萧的九龙老大。老大姓萧,因自诩卖粉为贩茶,得名茶水萧。

龙老板与茶水萧是死敌,但和茶水萧手下一个军师却意外地谈得来。可能是因为都厌恶卖粉的营生,二十三年前龙老板吞并茶水萧,称霸镜湖之后,军师全身而退,半退隐之后仍是龙老板的座上宾。

小朋友问他,军师是龙老板在茶水萧那儿的内应么?

朱叔叔只是笑,这个他也不知道。

小朋友走了之后,他回到书房里,把那张叫小朋友吃醋的照片抽出来——原来照片还折进去一半。年轻的朱叔叔亲密地搂着朋友,朋友牵着一个年轻女孩,他们带着一样的对戒,女孩捧着肚子,看上去即将临盆。

白术在这里一定能认出,那正是他的妈妈,前娱乐圈从业人员白锦曦。

————————————————-

朱叔叔无疾而终而暗恋,龙老板爱重的知己叫做韩沉。龙老板还不是老板,只是一个小马仔的时候就认识了对家的小马仔韩沉,可能友情就开始于火并里你少砍一刀,我救你一命的巧合。他们一见如故,但是碍于阵营只能悄悄往来,尤其是小马仔成了老大的左右手以后。韩沉智计百出,自己带着一支战力非凡的冲锋队固然是茶水萧手下数得上的太保,但是因为不愿贩茶,总是处境尴尬。每次到茶水萧忍不住想要收拾这个刺头的时候,已经被人尊称为龙哥的他就要去给茶水萧找点麻烦,掀了他的番摊,叫人持械堵在茶水萧的厅外,吓得赌客不敢进去这种事情都算是小了。

至于后面韩沉是不是做了龙老板的内应,他但凡听到都当成笑话评判嗤笑一番,这个做派让人摸不清头脑,韩沉也应此得以全身而退。

龙老板的暗恋从来没叫韩沉知道。韩沉有一个在夜场唱歌的小明星女朋友,泼辣可爱,龙老板也挺喜欢她的,如果她不是和韩沉在一起那么多年,他可能真的就把白锦曦当成妹妹看了。

真的只差一点点。

龙老板称霸的同一年,韩沉同白锦曦大吵一架。

韩沉同他说,他准备退隐回香洲老家养老。眼下镜湖还在别国治下,可九龙回归在即,谁都说不清未来会是个什么模样。前两年龙老板为了方便拿了欧洲护照,这下分别,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龙老板一肚子杀伐果断自私自利到了心上人这里也变成了柔情似水。他给自己留了两年时间做个假身份,抛下镜湖风云,就能正正经经和韩沉在一起了。香洲反正就和镜湖一墙之隔,要见他容易的很。

他没想过韩沉这两年间会不会跟别人结婚生子,或者两年后会不会爱上他,他只管自己的计划——所以本质上龙老板还是那个自私自利无所不用其极的龙老板。

韩沉回了香洲,白锦曦依旧留在镜湖的夜场唱歌。既然已经分手,龙老板自然顾念旧情,他不顾白锦曦的反对,要她出演那部知名不具的传记片里唯一的女性主要角色。白锦曦泼辣漂亮,歌唱的不错,枪也打得好,但是演戏着实是一窍不通。于是外间都传说,白小姐是龙老板的房中人——不然这样的好差事怎么能轮到她?

白锦曦不温不火地做了一段时间的大明星,两年时间未到,韩沉又一次回到了镜湖。

这一次他是来劝好友金盆洗手的。

龙老板有自己的考量。他的地下王国,偌大家业如果不交到新任的人手上,恐怕不用等他被老对头们找上门来,新人也不会让他活着走出镜湖。何况,他也并不想交权。他所谓的退隐,不过是立一个傀儡,自己去香洲做太上皇罢了。让他这就交出镜湖的龙头椅,又怎么甘心。

他们谈了几次都不欢而散,比这个更让龙老板生气的是白锦曦怀孕了。

狗仔拍到她戴着一个小钻戒去仁伯爵医院,一时间“密斯白嫁入豪门,龙老板奉子成婚”的消息满天飞。家里晓事的佣人没一个敢吱声,龙老板自己从八卦小报上看到的时候,气得把九龙茶水新老大送来的缅甸玉山用枪打了个粉碎。

他顾及韩沉什么都不敢做。还把莲花径关口边上拂春山的物业收拾出来,雇好妈姐奶娘,勒令白锦曦息影在家养胎。

韩沉再一次找到他的时候,透露了一个龙老板的渠道都没听说的消息。殖民政府已经和香洲达成合议,他们会在回归前协助肃清镜湖的帮派分子。新任的警务局长受命于两边政府,此时已在路上。

你行事张扬,几乎所有叠马仔都听你号令,香洲政府不可能姑息。说到最后,韩沉同他说,自己认识国安局的关系,打点好就能在镜湖消失的干干净净。

龙老板大笑。镜湖没有别的产业,航道淤塞不能泊停大船,少少农夫渔夫连本地人都养不活,金融科技巨子全都去了九龙,所以不管未来治理镜湖的是香洲还是洲香,都不可能查封娱乐场的。

“只要角子机百家乐转一天,我就不会倒。赌王能做太平绅士,那我也能做红顶商人。”

龙老板听不进劝诫,反而因为韩沉的关怀越发神采飞扬起来。他要韩沉替他同国安牵线,他要借着改朝换代的时机,给自己批一层白皮。“凡我所有,你皆可以拿去。我只要你帮我办成这件事。”

新的警务局长走马上任,确实如同韩沉所说作风铁血。又过了几个月,白锦曦的肚子吹气球一样的大起来,他不觉得韩沉有多留恋他的情人孩子,依旧频繁地往返与香洲和镜湖之间。

某一日,韩沉要从龙老板的金库里提走一百万现金,准备去香洲见他在国安的关系户。彼时正是龙老板手下堂主来进贡的日子,大把大把金银交给账房入库之后,一群人热热闹闹拥着他去推牌。

龙老板一看见韩沉就把招过来,捏着他的手说“成败在此一举。”

“不成我帮你炸了那个姓白。”韩沉指的是新上任的警务局长白sir。

可惜人群里不只是那个不懂事的呼和起来,怎么能灭自己威风,老大出马必然所向披靡,如此种种杂音破坏了这个在龙老板心中十分温馨缠绵的时刻。

韩沉此去香洲便杳无音讯。

白锦曦在仁伯爵医院产下一个男婴。龙老板去看了一眼,孩子六斤八两,胳膊腿像年画娃娃一样,吉利的很。

月子还没坐完,龙老板便听说韩沉的死讯。有说茶水萧余党打击报复,有说他被香洲政府冠以凶徒之名逮捕枪决。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因为隔着莲花径一道关口,连手眼通天的龙老板都打听不清了。

韩沉行前他们,还有白锦曦一起在拂春山的小别墅吃饭,合了张影,龙老板把他一直带着的玉观音挂到韩沉脖子上,念了一段“佛说圣佛母”,请菩萨保佑他平安归来。

————————————————————-

白术回家的时候,他妈妈在看警局的新闻发布会,白叔叔陪着她。

香洲和镜湖分别出了几起镜湖人士跌死溺亡电击等意外死亡案件。警局发言人提醒镜湖居民外出注意安全如此种种。

有个记者提问:“据了解这些人都曾经是娱乐场叠马仔或是帮派分子。阿sir,警方是否有把这一系列案件和刚出狱的龙老板联系在一起?”

“警方是否有对他做出特别安保安排呢?”

记者们的闪光灯顿了一下,然后爆炸一般地此起彼伏起来。

“没有,警方没有针对龙某做出其他安排。这些都是普通的意外事故,请市民不要过分担忧。”阿sir补充道:“另外警方想强调,警方认定犯人改造后对社会安全没有威胁,才能达到刑满释放的标准。

阿sir明显已经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睁着眼瞎编的地步。

白锦曦关了电视,蹙着眉显得有些担忧。“现在的警察都是怎么查案的。”她没有发现儿子已经回来。白锦曦对镜湖的政府和警队的不信任感由来已久,她早就在香洲买了房子,忍到白术上大学,立马搬到香洲常住,平日偶尔返镜湖逛逛街而已。

这种神经质在龙老板出狱之后达到了顶峰,她只要在镜湖,儿子或者密友,必有一个陪着她。

“这样的危险人物怎么能放他出狱呢!立法院那帮社会蛀虫,镜湖就应该修法,刑期最多二十五年怎么能维护社会治安,只有杀了他……”

白叔叔打断她:“白术回来了。那我先走了,让儿子陪着你。你最近还是要注意安全。”

这个非典型小家庭的平衡因为龙老板的出狱而被打破。

同样的,朱叔叔出现的时机也让人浮想联翩。

白术曾经怀疑过他的身份,名字和身份可以是假的,驾照和身份证也可以。有一天朱叔叔作为镜湖基金会的代表出现在学校的活动上,和德高望重的校董和校监谈笑风生,他确实听到他们叫他“朱生”——而众所周知,龙老板之所以叫龙老板,是因为他父丧母不详,因为一半的疍民血统记在水神名下长大。

这个场景稍稍令他安心——镜湖看起来洋气摩登,背地里乱七八糟的糟粕规矩一套一套。这些买办家族出身的老钱,是绝对看不上水上人家的杂种,能够客客气气问一句“朱生,得闲饮茶?”

除非他真的是龙老板。

镜湖乱七八糟的糟粕规矩一套一套,每一套都是权力和金钱的美丽饰品。

白术送白叔叔出门。白他不是傻子,看不出白锦曦最近的异常反应,只是俗话说得好,不聋不哑不做家翁,为人子女也是这样。他不好直接问妈妈,只能从别处下手。

“我父亲是谁。”白术问得直白,“我知道妈妈做过龙老板的情妇,我是他儿子么?”

白叔叔说他也不知道。

这个回答着实出人意料。

白叔叔也跟他讲了一些二十年前的故事,正好接在朱叔叔之后,从二十年前龙老板被捕说起。

龙老板的权势在回归前夜达到巅峰。他发疯一样地找殖民政府的麻烦,与警务局长白sir势同水火,竟被一些读昏了脑袋的学生尊为爱国之士,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龙老板给香洲警察找的那些麻烦。

甚至有些海外的左翼报刊也来采访他,然后在杂志封面画一只歪七扭八的红龙,写上大大的标题”Mysterious Dragon”。那个美国记者还专门寄了一本样刊来,杂志龙老板看了一眼就丢到炉子里添火头——他正在指挥厨子烤一只金猪,庆祝他又拿下葡京的一个贵宾厅。

他的故事和白术之前听到看到的又稍稍有些不同。

白sir终于忍无可忍,密报总督批捕龙老板。

龙老板几乎立刻得到线报,当天晚上,白sir在美高梅用了晚餐出来,停在门口的座驾被炸弹炸了个粉碎。

也不知道是白sir命不该绝,还是龙老板只存了警告的心思。

白sir不甘示弱,凌晨亲自率飞虎队在葡京拘捕龙老板及一干手下,当场搜出一些枪械和他购买热武器的清单,报价单上包括了包括火箭炮、装甲车、轻机枪、手榴弹、炸药、子弹等,总价上亿。

虽然主犯龙某始终坚持爆炸案并非他所为,是遭人陷害,但白sir提供了龙某对暗杀知情的关键录音证据。于是在被扣留两日后,镜湖检察院以表面证据成立,以意图谋杀等罪名,正式将其收监。

一年后法院开审他的案件前,警务局又一次突击检查关押龙老板的松山监狱,龙老板几乎买穿了松山监狱,在牢房里布置了沙发、除湿机、电视、影碟机、游戏机还有家庭影院,舒舒服服过着牢狱生活,马仔手握凶械保卫他的安全。

白sir与龙老板达成协议,龙老板保证安安稳稳待在松山,白sir保证不插手龙老板的律师团为他做无罪辩护。

龙老板二审缩减刑期三年,继续无罪上诉,在镜湖最高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那你是谁,这些机密的内部资料,你是怎么会知道?白术打断他,继续逼问。你是二十年前的警务局长么?

白术观察他,白叔叔并不缺乏社会成功人士的威仪,但总体还是一个看起来很和气的中年人。他换了头发和胡子的造型,也许是家里妈姐的汤水养出他颊上的一点肉,也许他有意把属于警务局长白sir的锋锐隐藏进二十年间的市井时光和温柔乡的儿女情长里,让人很难把他和从前的警务局长白sir联系在一起。

白叔叔对这件事情避而不谈,但他避而不谈的态度和讲起旧事的视角本身就足够回答这个问题了。

白叔叔对白术避而不谈的不仅是这件事情。

二十年前白sir亲自带队突袭松山监狱,龙老板人在监狱里都能给手下马仔装备上枪支和砍刀,恃松山地利与飞虎队对峙。白sir能够年纪轻轻做到警务局长的高位,绝非善类,他以白锦曦母子逼迫龙老板缴械,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谁让你动这个孩子的?我倒没想到,警察也能如此毫无底线。”他们两人对面不过一米,抬起手来枪口就顶在白sir的额心。

可令所有人惊讶的是暴怒的龙老板竟然真的愿意为人质妥协。

飞虎队缴了龙老板的械,这回被枪指着脑袋的人掉了个个。龙老板咬着雪茄对他对峙,全然不把白sir和飞虎队压在头上的枪管放在眼里,只执着于两个问题,是谁杀了韩沉,又是谁给检方提供了定罪的录音带。

龙老板近乎过目不忘,他在松山监狱这一年把记忆翻来覆去过了无数遍,只记得在韩沉在离开的那天晚上说过,我来帮你杀了这个姓白的。

说这句话的人已经死了,那么当晚在场的马仔和堂主中谁是告密者。

一定是他害我挚友。凡我所有你尽管取用,我只要这个名字。白sir你告诉我名字,我立马认罪。

白sir也分不清,究竟龙老板投降是为了白锦曦的孩子,还是整件事情就是为了与他把他叫到面前问这两个问题。

韩沉。

龙老板当即暴怒,把压制住他的几个飞虎队员扯得一个踉跄。白sir附在他耳边问,他值得么?

即使他可以同白术坦诚,自己就是逮捕龙老板的传奇警长,但是这一件事情也绝不能说。于是只是告诫白术,虽然龙老板被捕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宝宝,但他很看重你,所以他出来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来接近你的。

白术与白叔叔的谈话到此为止。

他故作冒失地撕开二十年的前陈年往事,并不是真的莽撞,他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朱叔叔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虽然他并不是真的在意朱叔叔是不是龙老板,但至少要确定恋爱对象是不是自己亲爹吧。

如果说他有什么莽撞之处的话,可能是正在急切地爱着一个人吧。

白锦曦有午睡的习惯。那天中午白术听见她起床以后衣服淅淅索索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故意在客厅拨通了朱叔叔的电话。

他和朱叔叔提了分手,话里话外暗示刚知道自己的身世,是二十年前十恶不赦之徒的孩子。

朱叔叔当即反驳自己从未听说龙老板有孩子的传言。白术一句话噎得他不知该如何辩解。

“你怎么知道呢?你是他的马仔还是龙老板呢?我妈妈是龙老板的情人啊。”他说觉得人生混乱又迷茫,而且他的亲人与凶徒牵扯颇深,如今凶徒出狱,未必不会来找他们,还是不要跟你有牵扯的好。

他说完挂了电话,果不其然看见白锦曦面色震惊地站在门口。

白锦曦立刻打电话叫来了白叔叔。在等待的时间里,她也讲述了她所见到的往事。

白锦曦的版本非常的简单。她少年困苦,在娱乐场的夜场卖唱。那个场子是龙老板的地盘。龙老板在各种意义上都不能算是一个好人,给出三分好,那未来就要在你身上赚出七分八分来,他们见多了龙老板的心狠手辣,便对他产生了条件反射性的恐惧感。于是便有了一个说法,龙老板震慑场地,四分是武力,六分还靠的还是江湖上传闻他的恶行。

白锦曦后来越长越美,人又泼赖会来事儿,很快成了场子里的摇钱树。龙老板给她几分薄面面,又有了一位温柔小意年少多金的恩客,比起夜场里其他的姐妹来说,算是命好的了。

后来有一年恩客走了,龙老板要捧她做明星,演电影。那时候她还傻乎乎地真的被宠出了小姐脾气,竟然有胆量拒绝龙老板的安排。尚不用龙老板本人出手,势利眼的妈妈桑就要先对付她。曾经疼爱过她的龙老板冷眼旁观,丝毫没有施舍一点怜悯。

白锦曦认命演了电影,不温不火地做了两年明星。终于挨到龙老板倒台获得自由。

她十分肯定地告诉儿子,你不是他的孩子。我恨他入骨,恨不得能手刃恶人,又怎么会为他生养孩子二十年呢?你要是他的孩子,我绝不会让你出生的。我虽然只是一个卑微如草芥的歌女,但也只给我爱的人生过孩子。

这是恰好白叔叔开门进来,白锦曦指着他,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白术,我爱他。

白叔叔神色晦涩不明,但他并没有反驳白锦曦的话。

这个非典型小家庭的平衡彻底被摧毁了。在白锦曦满心期待的强求之下,勉强地重新构建了传统的家庭模式。

白术本来在等朱叔叔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来推测他的身份,没想到白锦曦这么快就找他摊牌。现在朱叔叔是如何反应的已经不重要了。白术不管白锦曦作为黑帮大佬的前情人是怎么和大佬的死敌坠入爱河,又是何时何地如何生下的他,为何小时候自己仍然住在拂春山的大别墅里,白锦曦又为什么卖了房子拼命要离开镜湖。他不在乎朱叔叔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巧合,不在乎他是不是龙老板的马仔,是不是在一出排好的复仇剧本里客串一个龙套,甚至不在乎朱叔叔是龙老板的可能。

他只想赶快打电话告诉朱叔叔,他们在一起已经没有阻碍了。

他要说我没有想要分手,对不起对不起,还有好多好多的我喜欢你。

白术的手机响了,竟然是朱叔叔的电话。他就在楼下,要当面跟白术解释一件事情。

白术兴奋极了,他让妈姐去接人,自己同妈妈还有新官上任的父亲坦白恋情,把朱叔叔介绍给家人。

白叔叔首先反对,这个时间点巧合出现的陌生人实在太过危险。

白术自己不在乎朱叔叔是不是前帮派份子,但还是要帮他在父母面前建立一个好形象。他说朱叔叔是镜湖基金会的监事,社会成功人士,住在背山面海的别墅,校董也都认识他。而且他姓朱,不姓龙。

“小白,龙老板他并不姓龙——这很少人知道。龙老板当年嫌本名秀气,从中挑了一个字做自己的诨号,令人传开了现在这个说法。只不过他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很少人记得了。”

妈姐引了朱叔叔进门,白术压根没听白叔叔下一句说什么,他兴奋地扑上去,差点要蹦到人家身上去:“叔叔,我知道我爸是谁了,不是你,是白叔叔!”

客厅里三个年纪相仿的中年人神色各异。白叔叔又重复了一次他最后的一句话。龙老板一半疍民血统,他从他的汉人父亲姓朱。

白锦曦脸色惨白,希望从白叔叔身上寻求一些支持。

看来你的身世之谜的误会已经解开了。朱叔叔捉住小白术的手,眼睛却是看着白叔叔的。你妈妈一生挚爱的男人可不是我。

白锦曦只给韩沉生过一个六斤八两的儿子,不是他,也不是白sir。白锦曦有些小聪明,大事上没有决断也没有耐性,唯一的长处就是深爱韩沉,她不会让儿子认贼作父,既然已经瞒了儿子二十年,也不会随便指一人给韩沉的儿子做爹。

那必然言之有物。只恨自己眼拙,二十年前与白sir当面对质,竟没有一点认出心上人的影子。

龙老板笑弯了眼睛,志得意满,二十年的郁结、愤恨和求不得转瞬消失干净。

锦曦,你这样胡闹,韩沉和我都要生气的。

The End

于2020年六月

附上演员表方便大家代脸

refa居 饰 龙老板 

镜湖心狠手辣的大佬龙一生中只说过两次“凡我所有你皆可拿去”
第一次心上人拿走了他的自由,第二次死对头拿走他的爱情。

侯昊 饰 医学生白术 (看剧照的当时我可没想到这竟然是个老司机

罗非  饰 白sir (年轻)

白起  饰 白sir(中年)

韩沉 饰 韩沉

罗浮生 饰 马仔小朱 

这篇希望达成全员恶役,但是看起来并不太成功。那就多说两句因为大纲文体和其他种种原因未及说清的一些内容吧。

白锦曦恨龙老板有许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她对于龙老板来说只是一个蝼蚁,恐惧着掌握他生死的巨象,因惧生恐怖生怨恨。她被卧底茶水萧的韩沉招募,算是半个卧底吧。她对韩沉的爱是真实的,并且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帮他假死,内应,给他生孩子,为他掩饰身份。到最后和小白术坦白,虽然跟白sir的立场守住了韩沉已死的秘密,但是她的私心是和韩沉组成家庭。所以她直接说了当时还伪装成白sir的韩沉是白术他爹。

韩沉也是利己的,只不过他的利己在正义阵营内,所以看上去顺理成章毫无破绽。

死掉的几个镜湖人,是当年见证了韩沉致命发言现场的马仔和堂主们。

小白术比起这三个老江湖当然是最单纯可爱的,但他在追求朱叔叔的道路上并没有太在意过父辈们的立场。龙老板,白sir和白锦曦都因为自己的视角掌握不完全的真实,他们熟练老辣地掩盖着真相,真相被只是纯粹地爱着一个人的小白术莽撞地撞破了。

至于龙老板,因恶而恶并没有什么好说,不过猜猜看,他是回来复仇的,还是不小心爱上了一个人,发现他是仇人的孩子还意外地发现了仇人、心上白月光的踪迹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