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5日

[朱白]大猫撒娇也会咕噜咕噜吗

1

每个人的身边都有只猫,这是这世上许多人不知道的一个秘密。

猫能看见猫,也能看见人,唯独人看不见他们的猫——只有白宇是个例外,他从小就能看见这个。

人像猫,猫也像人。譬如白宇他爸的英短蓝猫。他爸严肃,猫也眼神威严。他爸中年发福,猫也跟着吨位见长。囿于吨位,从沙发跳冰箱时屡屡坠猫。一大坨猫肉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像个大布丁似的颤巍巍。又以迅雷不及掩耳势迅速爬起,接着闲庭信步,像什么也没发生。

幼年白宇调皮捣蛋,上房揭瓦,被他爸领着后脖子回来一顿臭训。英短就在他爸旁头作狮身人面像状威严凝视,双下巴几乎堆到爪子上。白宇一个没忍住,笑了一声。但在他爸看来就实在有一些桀骜不驯,于是很快化臭训为毒打。

幼年白小宇哇哇乱哭,肥胖英短慢慢走到他身边,又沉甸甸地跳上他膝头,舔舔他泪湿的脸。

——唉,一些严父柔情。

2

后来他长大了,读了中戏,做了演员,见过了越来越多的猫。那些猫大多很喜欢他,看见他的时候往往会到他这来蹭蹭腿。

人影响猫,猫也影响人,白宇的人缘挺不错。由得好人缘,做班长也顺风顺水,很少有人真正意义上的讨厌他,就算讨厌,也总是稀里糊涂地就烟消云散了。

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猫在白宇那享受了一些较为全套的按摩服务,只觉得白宇这人不错,对着他总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这是白宇的另一个秘密。

事实上,他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撸猫圣手。

3

镇魂开机仪式那天,白宇先把同组同事的猫全给打量了一遍。

要想了解一个人,得先了解他的猫,这是白宇二十七年人生里总结出的一些处世原则。

高雨儿的猫他从前就见过,一只漂亮三花,看着张牙舞爪的,其实是只脾气很好的猫。

李砚剧里演只黑猫,自己的猫也是只黑——哦不对,是只暹罗。

怎么能黑成这个逼样!白宇痛心疾首:妈的,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没糊的暹罗了。

李思琪的狮子猫正和王超伟的狸花友好接触,看这架势吧,剧里的小情侣剧外也指不定能成。

演小郭的辛鹏,瘦瘦小小,个也不高,猫却是只XL号缅因,立起来半人多高,一脸严肃,连叫声都低而沉。

江明洋的猫是只司芬克斯,跟本人似的一身腱子肉,实在是一位肌肉猛猫,猫叫却很细柔。缅因和司芬克斯同时开口喵喵的时候,常常令白宇感到一些精神错乱。

至于组里的另一位男主角朱一龙,他跟其他人一样,头一回见。也不怎么说话,看着挺冷一人,帅是挺帅的,浓眉大眼高鼻梁,英俊得落落出众。

白宇偷偷打量他,猜他的猫多半是只漂亮布偶。

然而下一刻他就吓得几乎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腿拖过地面刺耳地吱呀作响,引得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转过脸来诧异地看着他。

“白老师怎么了?”

副导演问他。

“没什么,没什么。”白宇摆摆手,“抽筋了,我站起来缓一会儿。”

视线这才慢慢散去。白宇闭着眼拍了把胸口,仍然有一些惊魂未定。

即便用他并不富裕的动物学知识判断,他也能看出来这会正慢慢走到朱一龙身边的是什么——

是只虎。

吊睛白额,货真价实。

4

这一晚白宇失眠了,只能在单田芳沙哑的声音中寻找一些心灵的安慰。

5

然而武松可以打虎,他白宇不行。那玩意儿再吓人好歹也是人朱一龙的……大猫。人猫连心,真动手朱一龙非跟他急不可。

再者说了,就他这细胳膊细腿的,南方蟑螂都打不过,还打虎,虎给他来两口还差不多。

我他妈的是不是要葬身虎口了。

白宇很绝望。

6

第二天,白宇战战兢兢到了片场。

清早开工,绝大多数人看上去都还挺困,猫都一团一团地窝在自家人脚边打盹。

白宇走到朱一龙边上,想跟他打声招呼,嘴都张一半了,又硬生生闭上。

——朱一龙的老虎正凝视他,一双眼金光灿灿。

助理当然不知道白宇正在经历一些实际意义上的虎视眈眈,还小声问他:“不打声招呼吗?”

白宇僵硬地哈哈两声:

“哈哈,朱老师太高冷了,我有点怕。”

7

然而再怕,工作还是要开展的。

白宇已经给自己做了整一夜的心理建设,这会终于强压下心里的恐惧,打算和朱一龙的……姑且算那是大猫吧……进行一些友好交流。

——不友好也行,略显凶狠也行,十分凶狠也行。态度不是问题,只要不咬人怎么都行。

两人简单对了一回台词,恰巧朱一龙要去趟洗手间,那只虎仍然卧在茶几边上,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白宇心里明白,机会来了。

他战战兢兢地伸了手,慢慢冲着那只虎眨眼睛,据说猫都用这种方式表示友好:

“喵……哦不对……嗷?”

老虎没理他,只是看着他。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拼一拼农民变地主,白宇眼一闭心一横,心想,豁出去了

他趁着剧组工作人员不注意,又朝那虎的方向挪得近了一些,装作捡东西的样子,慢慢地伸了手。

他的手几乎打颤,动作却仍然熟稔自然。

白宇学着自己平时撸猫的样子,轻轻地,慢慢地挠了挠老虎的下巴。

老虎没什么反应,没叫,也没躲,只是由着白宇搔下巴。过了一阵,眼慢慢地眯了起来。

——操,成功了。

8

没有猫科动物能逃过撸猫圣手白小宇,是真的。

9

朱一龙从洗手间回来,只觉得白宇的状态像突然就放松了许多。原本的僵硬和不自然全没了,对词时挺顺利,连带着他的状态也放松许多。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下巴有点痒。

10

他们在镜头前拍戏,老虎就卧在白宇脚边。戏里沈巍给他上药,手慢慢地揉搓药油,动作温柔。老虎就卧在他脚边,拿脑袋轻轻蹭了蹭白宇的腿。

11

从这天起,白宇开始寻找一切机会偷偷撸朱一龙的老虎。

拜托,那可是老虎哎,国家保护动物,金光灿灿那么大个,他连见都没见过几回,更别提上手摸了。现在有了机会,可不得好好撸两把。

撸过几回以后,白宇也总结出一些经验来了:

大猫毕竟是大猫,毛撸上去比一般猫要硬一些,毛也更粗。

虎爪很大,非常大。肉垫也是特大号的。摸着有点糙,硬邦邦的,但又挺肉乎,捏上去特别上瘾。

朱一龙的老虎很温柔,是只脾气特好的大猫。尽管一爪子就能拍飞他,无论白宇怎么动手动脚都不生气。虽不会像一般猫那样见到他就要蹭腿求撸,也看得出来十分喜欢他的触碰。挠下巴,顺后背,搓耳朵……猫喜欢的,老虎也喜欢。

害。

撸猫圣手白小宇总结:

大猫小猫都是猫,顺毛捋就对了。

12

拍戏这三个月,白宇没少去朱一龙房间找他讨论剧本。

当然了,说是讨论剧本,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撸老虎。

老虎也很亲他,平时守在朱一龙身边寸步不离,只有白宇来的时候才会主动走到他身边坐下。白宇坐那儿和朱一龙对词,面上挺正经,其实不时拿手偷摸一把老虎。然后等朱一龙起身离开的时候再一通狂撸。

不过这段时间遇上夜尊的戏,朱一龙特别认真,白宇一直没什么机会撸虎,手都快痒痒死了。老虎也很想他,一直在他腿边蹭脑袋。白宇只能强压下自己撸虎的欲望,努力集中精神对词,边在心里祈祷他赶紧去上个厕所什么的。

朱一龙站起来的时候,白宇心里明白,机会来了。

“我去趟洗手间,你等我一会。”

白宇点点头,又低下头接着看剧本,其实拿余光一直目送他进了洗手间。

终于解放了!白宇都快流泪了,一把坐到老虎边上搂住了好一通狂撸,人和虎久别重逢干柴烈火,恨不得能化在一块儿。

老虎特别爽的时候也叫,不过不是猫那种咕噜咕噜的叫法,声音要再硬再重些,听着有那么点像汽车引擎。

白宇搂着老虎亲了好几口,手上挠下巴顺后背一刻不停。老虎吭吭地叫,撒娇似的蹭他,像是真爽得不行了,居然第一次躺下来露了肚皮。白宇惊喜万分,顺着老虎的白肚皮一点点摸。老虎的肚皮软得不像话,毛也比其他部位都细软,摸上去既温且热,实在是一块上好的虎皮毯……

 他沉迷撸虎,实在没注意到本该在洗手间的那人此刻已然站在了他身后。

13

犯罪嫌疑人白某,由于贪图一时之快,多次趁事主朱某不备偷偷撸虎,于今日再次犯罪时被当场抓获。

至此,嫌疑人白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4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也能看见,我还以为……”

朱一龙叹口气。

白宇偷偷打量他,发现朱一龙今天的脸格外红。从耳朵尖到脖颈,红得跟酒精过敏似的。

联想到自己从前的经验,电光火石之间,白宇像明白了什么。

该不会……该不会……

他瞥了一眼,然而朱一龙怀里抱了个抱枕,挡住了。

15

抱枕动了一下,白宇下意识地抬手捂了脸,生怕看到一些自己不该看的东西。

捂了半天,白宇终于还是没抵抗住好奇心,悄悄从指缝里打量了一眼。

16

朱一龙腿上的猫:?

白宇:……?

17

朱一龙刚学会说话的时候闹过不少笑话,至今仍被他母亲传为笑谈,成为一些逢年过节走亲戚时的谈资。譬如指着动画片里的黑猫警长叫爸爸,指着识字卡上的老虎叫妈妈。

亲戚朋友哈哈大笑,朱一龙也勉强笑笑。另一边卧在他妈脚边的老虎百无聊赖,打了个偌大的哈欠。

人人都有一只猫,只是他们都不知道。

猫或许不仅仅包括猫,也包括猫科动物。譬如他母亲大人的就是只老虎。也相当符合他母亲的气质:女中豪杰,巾帼英雄。

自家人都知道,在朱家吧,武力值高低并不意味着什么。在这个家里,只有朱一龙他妈是真的惹不起。

朱一龙能看见所有人的猫,唯独看不见自己的。他也猜度过自己的猫会是什么样子,如果随他爸,该是只黑猫,如果随他妈,那就是老虎。那时候的小朱比较希望自己随妈,毕竟有一只自己的老虎实在很威风。

18

后来他慢慢意识到,猫和人是相连的。让猫开心,人也会开心不少。

由此他还总结出不少生活小窍门,譬如管他爸要零花钱的时候要先给那只黑猫顺顺毛,他爸一高兴,手头也跟着大方。

再比如不想练琴的时候,躲进厕所里偷偷撸两把老虎就行。

不过他的撸猫手艺实在不咋的,老虎被他撸得像要咬人,他妈也异常愤怒把他从厕所里拎出来,给了逃避练琴的幼年小朱一顿打。

母老虎,惹不得。

19

开机仪式那天,朱一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只金渐层。

或许是因为他母亲的那只老虎,他对所有像老虎的猫都感到亲切。何况那只猫实在很可爱,像只小老虎,圆头圆脑圆眼睛,轻轻巧巧就从一个地方蹦哒到另一个地方。

猫的人就是组里另一个男主角白宇。一米八几的个儿,比他还高,蓄须,看上去挺成熟。

——只不知是不是那只小猫的缘故,朱一龙无端地觉得,成熟是成熟,又……

又有点可爱。

20

猫像有点怕他,又对他有点好奇。始终不肯靠近他,一旦他走开了,又会远远地跟着。

朱一龙终于还是没忍住,借口要去洗手间,实际上躲里头凑近那只小猫,偷偷撸了两把。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爱在厕所撸猫的毛病还是没改。

21

猫的个性像白宇,亲人,外向,和谁关系都很好,但又和白宇不一样。猫明显更会撒娇得多,被他撸了两把就黏上他,在他脚边翻肚皮。

戏里他握着赵云澜的手推开药油,那双眼带着笑打量他。小猫在他腿边蹭来蹭去,撒娇似的喵喵叫。

朱一龙脸红了。

脸由得粉底遮盖还看不出,耳朵却诚实地熟透。

22

他必须承认,他被那只小猫给迷倒了。

由得童年阴影,朱一龙向来不敢同人的猫们多亲近,免得一个不小心把猫惹毛也得罪了人,至多停留在顺顺毛地步。白宇的猫却像个小天使,拯救了他二十九年来无猫可撸的人生。

会蹭腿,会翻肚皮,会舒服得咕噜咕噜,拍屁股还会把屁股翘高高,求着他继续拍。

“小猫的脑袋,热乎乎,圆滚滚,你去轻轻抚摸的时候,手掌会得到一种祝福。”

朱一龙热泪盈眶,想给这条微博点上无数个赞。

猫是天使,白宇也是。

23

……好吧。

他得承认,他也被白宇给迷倒了。

24

热情开朗又爱笑,心里却又有很细腻温柔的地方。留心所有人的感受,希望大家都能开心。

而他也的确能有使人开心起来的魔力。白宇的笑总是特别有感染力,连眼睛都是弯弯的,有点傻乎乎,又有点甜蜜蜜。

朱一龙看着,面上波澜不惊,心里砰砰直跳。

25

朱一龙总是借口上厕所偷偷去撸白宇的猫,每次都不敢很久,怕被发现不对劲。

他敢发誓,他今天绝对是来找白宇好好对戏的,毕竟这几天拍夜尊的戏,他是真的想认真拍好。

然而猫实在太黏又太甜,朱一龙不肯碰他,愈发缠个没完。朱一龙被猫缠得没办法,只好借口去卫生间,把小猫撸爽了再回来接着和白宇对戏。

然而等他回来时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白宇跪坐在地毯上,搂着只老虎又亲又揉。

诡异的舒爽传遍他全身。

26

猫总是比人更加诚实。

他喜欢他,又不敢说,他的老虎却走到他腿边蹭脑袋。

他喜欢他,却不知道,他的小猫却窝在他膝上翻肚皮。

机缘巧合,人不爱表达,太多顾忌,就总是错过。

还好每个人都有只小猫,代替他说出心底实意。

27

当然,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话,有一百万只小猫都没用。

28

虎和猫都快急死了,两个人却还是磨磨蹭蹭,彼此明白又互不揭穿,直到三个月结束,镇魂杀青,又经历了一些故事以后,才终于对彼此说出心底实意。

29

所以呢,磨蹭到最后也还是要在一起。

小猫舔舔他的老虎,舒舒服服窝进老虎热烘烘的皮毛里。老虎也垂下头,拿下巴蹭蹭小猫脑袋。

30

不枉咱俩费尽心机还出卖色相。

搞定。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