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5日

【耕歌】情人

耕歌

20岁+年龄差

穿越欧洲铁路上的限时情人

00.

情人,你的皮肤就像裹着蜜糖一般香甜黏腻,它糊住了我的嘴,让我一刻也离不开这蜜地。

01.

黄昏的列车从巴黎东站出发,一路经过德国、波兰,白俄罗斯最终抵达莫斯科。

36小时,3483公里,晨昏日夜,独自穿越欧洲大陆,是牧歌送给自己即将满18岁的生日礼物。

俄罗斯铁路最豪华的一列火车,即使是四人间的卧铺也干净宽敞,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更加高级的双人间和单人间,以及镶嵌在车头禁止任何人进入的神秘车厢,据说那一整节都是为俄罗斯寡头巨富准备的,一般人根本无缘得见里面到底是怎样的奢华。

牧歌也很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到达华沙前搭载的这节波兰餐车已经足够满足他的探索欲望,用过晚餐后坐在这里读一首诗伴着窗外沉沉夜色,已经足够美妙了。

02.

“说到底,爱是一张陷进去的床。”

牧歌闻言抬起头来,在短暂地困惑后立刻意识到对方在说他手里的书,茨维塔耶娃的诗集。

“哦,不。” 牧歌赶紧摇摇头说:“这本里面没有终结之诗,是其他的一些诗选,但我确实很喜欢这首诗。” 开往莫斯科的列车当然尤以讲俄语的人居多,突然听到国语不禁让牧歌略显讶异但也倍感欣喜。

男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但岁月积淀的阅历使得他本来就夺人眼目的相貌变得更加成熟有魅力. 唯独手上端着的那块缀有红色草莓的甜点不合时宜地破坏了这种成熟,像严谨冷硬躯壳里泄露出的一点旖旎。

“我很抱歉打扰你读书了,我只是想冒昧问一下你是否想跟我一起分享这块甜点?”

牧歌有点儿诧异,他见过请女孩儿吃甜品套近乎的男人,但是深夜请男孩吃甜品,还是非常不大方的要求分享一块儿的可不多见。

似乎看出了牧歌的犹疑,男人礼貌地笑了一下解释道:“你知道现在有点儿晚了,以我这个年纪来说吃太多甜的不那么好消化,如果你愿意分享的话,对我来说是帮了个大忙。”

蛋糕非常诱人,尤其是上面的红色草莓娇艳欲滴. 牧歌偏爱草莓,他确实有些心动,可是在外旅行不轻易吃陌生人的东西是基本道理,但…男人看着也确实不像坏人,他身上虽然有点强势的贵气,但眉眼温润还带着些书卷气恰好地中和了那种压迫感,牧歌纠结地看看蛋糕,又看看男人,最终选择放下手里的书接受了这个邀请。

03

“所以问题出在那节VIP车厢对吗?列车的凭空消失与那节车厢有关系吧。” 男人把手肘放在餐桌上,身体微微前倾以充分表达自己有认真倾听并通过适时的提问来显示自己对于这个故事的好奇。

牧歌舔了舔沾在嘴唇上的白色奶油笑的一脸满足地说:“谁知道呢,这只是我瞎编的一个故事,罗先生不要当真,我想既然它是VIP车厢,那就只有VIP才会知道里面有什么吧……”

说起来奇怪,一向不算外向活泼的牧歌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倒是很放松,他好像对他有天然的好感,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列车上为数不多的亚洲面孔让他产生了亲近感,总之两个人在一起分享一块蛋糕,牧歌也顺势分享了一个自己现编的故事,故事的素材来源就是那节只有巨富寡头才能登上的超级VIP车厢。

男人闻言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才似真似假地抱怨道:“你的这个故事有点吓人,我恐怕今晚不敢一个人睡了。”

“你是住的单人间?那肯定很棒。单人间除了床还会有什么呢?我听说有独立的厕所和淋浴,是真的吗?” 牧歌像个兴奋的小孩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毕竟这列豪华列车的单人间单程就要将近两千欧,根本不是他这种穷学生能负担得起的,但是负担不起也不影响牧歌对它的好奇,年轻人总是对一切充满好奇。

相比于牧歌的兴奋,男人仍然笑得温和淡定,他提议道:“或许你想亲眼看看?”

“可以吗?” 牧歌瞪圆了眼睛,粉色的唇瓣也不自觉地微微张开,眼神中更是闪烁着难以掩饰地向往。

男人情不自禁发出一声低笑,眼神中多了一点说不清的东西看着牧歌说: “没关系,跟我来吧。”

牧歌拿起餐桌上的书匆匆跟上了男人的步伐,只是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忍不住回头往后看了看,然后又扯了扯男人的衣服说道:“我们是不是走反了?这边好像是往车头去的。”

男人回过头看了牧歌一眼,然后轻笑着牵起他的手说:“因为你,我注定今夜无眠,你不想去那节车厢探索一下吗?”

04.

一瞬间牧歌心跳的飞快,他隐约间有点明白了这个隐晦的邀约,他甚至不敢抬眼去看男人的背影,只能任他拉着手低着头跟着,他想过自己应该停下脚步,然后找个借口回去,可是鬼使神差地他就这么跟着这个男人走进了那节禁止任何人进入的车厢。

“所以你的故事现在有后续了吗?那节VIP车厢里到底有什么呢?” 男人笑着把牧歌请进了房间,拉着他坐在了靠近壁炉的一个羊毛沙发上,自己则走到酒柜边去拿酒。

牧歌的视线在屋子里四处打量,这节VIP车厢的奢华程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他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描述这些东西,也许他只能贫瘠而概括地说:“这里有该有的一切。”

“你成年了吗,可以喝酒吗?” 男人拿着一瓶酒和两个杯子走过来,坐在离牧歌不远的地方。

“……可以。” 牧歌犹豫了一下答道。

事实上此刻他正站在成年与未成年的分界线上,只要时针再向前走两格,他就满18岁了。18岁是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年纪,也许除了独自的旅程外他还可以尝试点别的东西。

“咳咳咳……” 入口的酒味太烈,跟牧歌以前偷喝过的葡萄酒完全不能比,而且他刚刚心不在焉胡思乱想所以才不小心呛到了自己。

“这酒很烈,喝的时候要小口一点。” 男人一边说一边靠近牧歌帮他擦掉沾在嘴边的酒渍。

牧歌不好意思地转移视线,刚好瞄到酒瓶上印着“lover”的字样,他纯粹好奇地问道:“这酒的名字叫情人吗?名字和味道也差太多了,这么温柔的名字怎么味道一点也不柔和。”

男人被牧歌的吐槽逗笑了,也忍不住笑着反问道:“难道所有的情人都温柔吗?也有热情如火的情人,不是吗?”

牧歌的脸刷地就红了,他为什么要深更半夜跟另一个明显有其他用意的男人聊情人的话题,这不就是在故意调情嘛。

“如果想要喝起来不那么烈,是有其他办法的.” 男人贴着牧歌的耳朵说道。

“什么办法?” 牧歌下意识问道,等到问完看见男人带笑的眼神才惊觉自己是不是又落入了圈套。

果然,牧歌的反应太迟了,男人已经带着一点酒味覆了过来,他稳准狠地擒住牧歌的嘴唇然后不留一点余地的撬开牧歌的牙齿,将被口腔温热过的酒液渡了过去,烈酒入喉因为已经被温热过而没有那么呛,但因为对方未曾停下的亲吻使来不及吞咽的酒液还是顺着嘴角淌了出来。

牧歌在这一个充满侵略的吻里迷失,慢慢开始不确定让他燥热的究竟是酒精还是眼前这个男人,迷蒙间他听见对方在他耳畔的低语:

“还有30个小时就到莫斯科了,恕我冒昧,我是否有幸成为你的限时情人?”

限时的情人,在这节只有两个人的车厢里,当然不仅仅是谈情说爱那么简单,牧歌的犹豫被封在一个更加激烈的吻里,这样毫不掩饰赤裸裸的情欲在他青涩的人生里还从未经历过,他根本就招架不住,自然只能任人摆布。

05.

“啊……” 牧歌弓着背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低喘,腰窝里冰凉的液体随着身体的晃动已经有一部分洒了出去,液体顺着侧腰和臀部一路下滑,一些因为失去依附而被重力召唤滴落到洁白的羊毛地毯上,而另一部分则顺着白皙的臀瓣慢慢滑入那道神秘的股缝失去踪迹。

男人指尖安抚地摩挲了一下牧歌的蝴蝶骨,一边亲吻着他的腰窝一边轻声说:“你知道吗?情人的腰窝是最适合用来盛酒的地方,只要一杯就能使人沉醉,而你拥有这世界上最漂亮的腰窝。”

牧歌不自在的动了动,男人的话让他羞红了脸,事实上过去将近十八年里他并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身体,他一直觉得自己与大部分男孩一样,是粗糙的、干巴的,当然不会像女孩那样有吸引力。

男人看出了牧歌否认的肢体语言,于是温柔地把他搂在怀里,一边啄吻着他的嘴角一边轻声说道:“相信我,我见过这世界上无数珍宝,它们都没有你漂亮。” 他边说边用手指抚过牧歌的嘴唇,深情地凝望着它赞美道:“我见过世界上最美丽的玫瑰,它们并不如你的嘴唇娇艳。”

嘴唇像着了火,而牧歌以为的亲吻并没有到来,指尖还在继续向下,慢慢停在牧歌胸前红色的小小凸起上反复揉捏。

电流滑过一般的酥麻快感激起牧歌的一声呜咽,他难耐又无助只能揽住情人坚实又强壮的背脊寻求安慰. 然后他听见男人接着说:“我也见过这世界上最值钱最闪耀的宝石,它们也并不如你更让人趋之若鹜。”

两人赤裸的身躯坦诚相见,而男人的手指还在顺着牧歌的身体不断下滑,抚过牧歌圆而深的肚脐后停在小腹流连,引得牧歌止不住的颤栗。

“勤耕……” 牧歌忍不住呼唤了情人的名字,似呢喃似催促,他的限时情人不仅温柔而且拥有极好的耐性,可牧歌现在却希望他能更加急切粗鲁一点,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被彻底点燃了。

男人侧头轻笑着吻上牧歌的唇角,然后低声诱惑着说道:“我在,my sweetie. 你准备好为我打开身体了吗?”

06

是什么让他错觉他的情人是一个温柔而有耐性的人。

牧歌一面咬着嘴唇忍住难耐的呻吟,一边摇着头推翻自己先前的全部判断. 即使他并不见多识广,他也知道此刻在他体内不断进出的性器是多么的凶悍。

他的身体陷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乳白色的羊毛并不会夺去这具身体的美丽,反而衬托的它更加白皙,像奶油一般的细腻,而此刻他双腿大张地环住男人同样瘦削但充满力量的腰,随着男人又快又重地顶弄在羊毛地毯上连绵起伏。

“啊…….” 过度强烈地快感让牧歌忍不住仰起脖颈释放再也无法压抑地呻吟。

罗勤耕顺势拉起牧歌让他搂住自己,性器以垂直的角度进的更深,每一下都顶在牧歌肠道的最深处。

“啊……勤耕,轻一点……” 他搂紧罗勤耕的脖子,不住借力想把身体的重量往上提,但罗勤耕握着他窄腰的手不许他逃离,只要他稍微向上抬起一点身体就会被重重的拉下来以便肉刃干的更深。

“不要了……不要了……” 牧歌迷乱的摇着头,他的牙齿一会儿咬着嘴唇一会儿又放开,他的脑内正在天人交战,不知道自己是该克制还是该放任这淫荡的呻吟。

“你喜欢看火车外的风景吗?” 罗勤耕一边身下用着力一边轻轻在牧歌耳边问道。

牧歌魂飘云外,迷茫间想到选择坐火车旅行的目的之一不就是因为可以欣赏沿途风景吗,可是现在已经是深夜又有什么可看的呢?

罗勤耕终于停下身下的动作,他把牧歌抱起来走到车厢的窗边,落地的窗帘自动向两边打开,全景的落地窗映出了无边夜色还有两人赤裸的身体。

“我们正在穿越德国,天亮前我们会到波兰,虽然这里没有城市的灯光,但是有大片的星星,你喜欢吗?”

牧歌的手指摸上玻璃,屈于指缝的除了远处的星光,还有近处车窗里情人的眼.

“勤耕,今天是我的生日。” 牧歌突然说道,他在车窗里轻轻抚摸了一下罗勤耕的面容,然后带着一点狡黠的笑说:“其实我今天才满18岁。”

“是吗?” 罗勤耕轻笑着把身体贴了上来,肉茎重新破开蜜穴顶了进去,他紧紧揽住牧歌的腰说道:“生日快乐,十八岁的王子,我是你今夜的北极星,指引你寻找到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牧歌被顶的向前扑去,又被罗勤耕拉了回来,他说:“随便什么地方,只要你想去,天堂还是地狱。”

07

牧歌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茫然,他躺在比酒店更舒适的大床上,耳边响起的却是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和轻微的摇晃,他突然有点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

“你醒了,睡得好吗?”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同时一条有力的手臂把牧歌紧紧搂在怀里。

记忆开始复苏,牧歌昏沉的大脑终于想起了昨夜的出格与荒唐,他在坦诚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后不仅又和罗勤耕做了好几轮,俩人还把所有的酒都倒进浴缸里又做了一次. 牧歌想起自己主动去舔罗勤耕沾满了酒液的阴茎…,他不禁羞红了脸,甚至把头紧紧埋在被子里不想见人。

罗勤耕低沉地笑声响在耳边,他揉了揉牧歌露在外面的头发轻声说:“该起来了,马上到Terespol了,会有边检的人上来检查的。”

牧歌把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了看罗勤耕,过了边检很快就到莫斯科了,他的旅程快结束了,他的限时情人也要say goodbye了。

心里有一点失落,还有一点难过,牧歌不明白只是一夜贪欢的艳遇为什么会舍不得呢?

“你在莫斯科住哪里?” 罗勤耕突然出声问道。

“啊?我…我还没订……”牧歌撒了个谎。

罗勤耕笑了,他翻身压住牧歌一边亲吻他一边问道:“那么,恕我冒昧,我是否有幸成为你的莫斯科情人呢?”

2 Commen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