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4日

性感民工

总裁龙x民工宇

白宇只是一个在工地上随处可见的普普通通的一名搬砖工,因为常年在工地上工作,整个上半身都被晒成了古铜色,一身肌肉劲瘦又有力,手心也被粗糙的砖石磨得起了一层厚茧。

这天朱一龙原本只是前来视察工程进度,却偶然瞥见了在角落处正努力搬砖的白宇,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了缘故,朱一龙望着白宇被汗水浸湿的古铜色后背,鼻腔一热居然流了一道鼻血出来。

这可吓坏了一旁陪同的包工头,赶忙叫来了就在不远处的白宇,让人赶紧带着到最近的房间里休息。

白宇听到包工头叫自己,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走近了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低着脖子一手捂着鼻子,鼻血顺着指尖的缝隙里滴落出来,吧嗒吧嗒的掉在地上。

远处的美色此时逐渐逼近,朱一龙的脑子不由一热,只觉得鼻腔里的热度又高了几分,挡不住的鼻血流得更多了。

“啊!你是不是中暑了?”白宇被这喷涌而出的鼻血给吓了一跳,赶紧上前一把横抱起了朱一龙,这么一抱让朱一龙的脸紧贴在了白宇光裸的上半身上,红艳艳的鼻血也蹭在了白宇身上。

白宇丝毫没介意朱一龙把鼻血蹭在了自己身上,稳稳的横抱着他,快步的朝工地旁边的宿舍里走去,因为走得太急胸前两团肌肉跟着步伐微微的颤抖着。

朱一龙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美景,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试探的伸出手,把手心搭在那团肌肉上轻轻的捏了捏。

啊……这手感……真好啊……朱一龙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白宇急着抱人到房里休息,自然没注意到朱一龙这细微的动作,见这人已经“晕”在了自己怀里,走得更快了一些。

白宇横抱着朱一龙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宿舍里,小心的把他搁在自己床铺上,刚把人放下来朱一龙就睁开了眼睛。

朱一龙的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满,抬眼看向白宇的眼神变得有些深邃起来。

“朱总,您没事吧?”白宇见朱一龙醒了,松了口气的笑了笑,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没事。”朱一龙接过水喝了一口,垂下眼睫遮住了眼底的暗光,“不过我想我应该不是中暑了,我应该是火气太旺了。”

“啊?什么意思?”白宇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的眨了眨眼睛。

“都是男人,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朱一龙放下了水杯,含着笑抬起了眼睫,眼底的光亮灼灼的燃烧着,像是想要把眼前的人吞吃入腹一般。

白宇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的眼睛正巧看到了朱一龙鼓胀起来的裤裆,鼓鼓囊囊的好大一团,裤裆那里被撑成了一个恐怖的弧度。

“你想干什么?”白宇直觉有点不对,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因为动作太大放在他旁边的凳子都碰倒了,嘭得一声砸在地上。

“想你帮我解决一下,”朱一龙的话吓得白宇差点拔腿就跑,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让白宇瞬间停了下来,整个人像是定在了地上,“如果你现在离开,那么明天你就可以离开了,当然,你在其他的工地也呆不下去。”

白宇的身子僵硬了一瞬,想要逃走的腿此时怎么也迈不开了,硬生生的戳在原地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朱一龙看见白宇的反应满意的勾了勾嘴角,他太知道怎么才能拿捏住对方的弱点,在这一点上他从来没有失手过。

“不,不行。”正当朱一龙以为白宇会妥协的时候,白宇的声音此时却响了起来。

“你说什么?”朱一龙眯了眯眼,舌尖快速的舔了了一下后槽牙,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我,我只会搬砖,不,不会操男人。”白宇涨红了一张脸,憋了半天才把话说了出来。

“谁让你操男人了?”朱一龙顿时好气又好笑的嗤了一声。

“你……你刚刚不是说……”

“是我,操你。”朱一龙重申了一遍,特别加重了语气。

白宇被梗了一下,眨巴着眼睛好半天才再次开口,“那……我……”

“你放心,你帮我解决问题,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朱一龙以为白宇是想要钱,提前提好了条件。

“我不要报酬,”白宇听了这话果断的摇了摇头,“你得答应我,让我继续在这搬砖。”

“就这样?”朱一龙讶异的挑了下眉,他本以为这个人会提出多么过分的条件,结果竟然只是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搬砖?

白宇点了点头,“我要搬砖,不卖屁股。”

“行,就按你说的。”朱一龙了解的点了点头,见白宇还戳在那不动,于是开口说道,“那么,你现在可以过来了?”

白宇在原地纠结了一下,一会儿便说服了自己,不过就是陪这个人睡一觉而已,再说自己也需要这份工作赚钱,想通了这些白宇便不再犹豫,转身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

朱一龙瞅见白宇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好笑,不过既然他送上门来,他就没有再把人放跑的道理,一把搂住白宇劲瘦的窄腰,掐着他的下巴低头吻住了他藏在胡茬中的唇。

唇上已经有些长度的胡茬非但不扎人,反而有些软软的,就像是猫咪柔软的毛发让人觉得爱不释手,朱一龙用牙齿轻轻啃咬着白宇的唇瓣,时不时的用唇磨蹭一下白宇唇上软软的胡茬,舌尖挑逗着齿缝钻进去,勾缠着里面藏着的柔软的舌尖。

“嗯唔……”白宇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热吻,即便他以前谈过女朋友也只是青涩的碰碰嘴唇,朱一龙充满了欲望的吻让他的脑子有点发晕,腰根发软的瘫在朱一龙怀里。

朱一龙伸手搂紧了怀里的人,刚刚试探着摸了一把的胸脯此时正紧贴着他的胸口,现在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揉捏这两团软肉了。

朱一龙一手贴上了他肖想了许久的软肉,掌心将软肉完全的包裹着揉捏,两个指尖捏住上面挺立的乳尖或轻或重的碾磨着。

“嗯嗯……唔……”白宇迷迷糊糊的闷声呻吟,明明是未被开发过的身子却有一种天然的诱惑感,胸口随着呼吸急促的上下起伏着,舌尖无意识的舔舐着朱一龙搅缠着自己的舌。

“你做的很棒。”朱一龙鼓励的啄吻着白宇浸满了津液的嘴角,“来,把胸挺高点。”

白宇晕晕乎乎的跟着朱一龙的命令动作,双手勾着朱一龙的脖子把自己的胸口努力的挺高,乳尖正好送到了朱一龙的唇边。

朱一龙低下头轻易的就含住了送上来的乳珠,用舌尖快速的撩拨着,另一边的乳尖也被他用手指捏住揉搓玩弄着。

“嗯啊……唔……”白宇不自觉的呻吟出声,身体本能的向朱一龙贴紧,肉棒在裤裆里憋胀得发痛,一跳一跳的在内裤里流出星星点点的前列腺液。

朱一龙轮流的爱抚着两边的乳头,把乳尖吮吸得啵啵作响,褐色的乳晕上浸润着透明的津液,舌尖分开时拉扯出一条细细丝线。

“嗯啊……唔……那里……好舒服……”陌生的快感惹得白宇浑身发烫,只觉得朱一龙玩弄着的乳头此时变得异常敏感,仿佛有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袭遍他的全身,所有的快感都集中到他胯下硬挺的肉棒。

“嗯啊……再用力……哈……”白宇出于本能的往前挺着腰,而这样无意识的动作却更加勾起了朱一龙的欲火,朱一龙狠狠咬了一口嘴里肿胀的乳尖,把白宇的裤子脱下来了一半,只露出半截屁股,手指顺着露出来的那半截屁股的臀缝,按压着其中的后穴。

朱一龙继续的用舌头拨弄着口中的乳尖,指尖按压着后穴的穴口慢慢顶了进去,穴肉因为不适应而缩紧了起来,而朱一龙耐心的一点一点将手指慢慢插入,一直摸到肠壁上那块凸起的软肉才停了下来,对准那里猛地狠狠一顶。

“唔啊啊……屁股……屁股里面……好舒服……嗯啊……”白宇的全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屁穴的深处与前面的乳尖两处最舒服的地方同时被照顾着,让他受不住刺激的大声呻吟出声,屁穴条件反射的一缩一缩的夹紧,前面的肉棒越发的肿胀了,硬邦邦的憋在裤裆里发痛。

“看来能用这里就射出来呢,你的小穴真是敏感。”朱一龙的低笑声模模糊糊的从唇瓣中溢出,把白宇裤子的拉链拉开,把他腿间硬挺的肉棒露了出来。

朱一龙又用指尖狠狠顶了一下那处软肉,同时用牙齿啃咬着口中被玩弄得肿胀不堪的乳尖,手指不断的抽动着,慢慢的搅弄出黏腻的肠液。

朱一龙将手指加到了两根,两根手指并起狠操着那块软肉,手指戳弄着逐渐变得湿软的穴肉,故意把肠液搅得咕啾咕啾作响。

“看看,你屁股里这么多水,是不是想要大鸡巴操进去了?”朱一龙搂紧白宇颤抖的身子,低头咬着白宇滚烫的耳尖,舌头煽情的舔舐着白宇的脖颈侧面。

“嗯啊……好舒服……屁股……好奇怪……唔……”然而已经沉浸在快感中的白宇早已听不见朱一龙在说些什么了,本能的往后翘着屁股,不断的扭动着腰部,屁穴一张一合的吞吃着不断顶撞着的手指。

“你这个小骚货。”朱一龙恶狠狠的咬了一口白宇的耳朵,快速的将手指换成了三根,三根手指将肉穴的穴口给撑开来,快速的在屁穴里抽动着,随着动作的加快,啪啪的水声也变得更响起来,湿漉漉的肠液涌出来粘了朱一龙满手。

“啊啊……屁股好爽……唔啊……”白宇浑身颤抖得抱紧了朱一龙,肉棒在腿间一跳一跳的抖动着,肉棒一滴一滴的顺着铃口溢出来。

“唔啊啊……让我射出来……让我射出来啊……”白宇怎么也射不出来,无人爱抚的肉棒只是可怜的往外滴落着憋不住的精液,一抖一抖的滴在朱一龙身上。

“小乖乖,这就让你射。”朱一龙急切的亲了一口白宇的嘴角,快速的将手指拔了出来,一下把白宇的裤子脱了扔在了地上,扶着鸡巴在小穴上蹭了一下,就顶进了还没来得及合上的穴口。

“嗯啊啊……”白宇舒服得脚趾头都缩紧起来,被填满的快感直冲进晕乎乎的大脑,连意识好像都被撞飞了出去。

腿间的肉棒受了刺激的颤抖了两下,冒出来更多的精液却没射出来,被操屁股的快感与射不出来的难受感搅得白宇忍不住哭了出来,本能的抱着朱一龙的脖子上下摇动着屁股,指望着能带给自己更多的欢愉。

朱一龙舒服的闷哼一声,掐着白宇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他,按着白宇上下摆动的腰肢发了狠的往上操弄,又圆又大的龟头凶恶的刮蹭着肠道内部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的顶撞都惹得肠壁一阵颤动。

“呜呜呜呜……”白宇被吻住唇只能闷声的呻吟着,精液被一点一点的操得慢慢涌出来,不同于射精的快感让白宇快要发狂,快感被延长让他止不住的追寻更多。

大鸡巴好棒……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白宇被吻得快要喘不过气,屁股却加快了速度的更加卖力的摇动,臀肉撞击在朱一龙的大腿上啪啪作响,不断被操干出来的肠液黏黏糊糊的沾满了两人交合的地方。

朱一龙抱着白宇的双腿猛地站了起来,双手托着两边的腿弯抱着白宇操他,这样的动作也让鸡巴操进了更深的地方,凸起的龟头甚至在白宇的小腹上顶起一个鸡蛋大小的圆弧。

“唔啊啊啊……好深……好爽啊……屁股好奇怪……精液……精液又要被操出来了……嗯啊啊……”白宇失控的大声呻吟,浪荡的呻吟声让不远处的人都听到了。

“再叫骚一点,大声一点。”朱一龙抱着白宇走到窗户边上,把白宇的后背紧贴着窗户玻璃,为了让更多人看见白宇被操的模样,刻意放慢了抽动的速度,鸡巴整根拔出来再猛地全部操进去。

“啊啊……用力……再快一点啊……让我射……让我射出来啊……”白宇全然不知道自己这幅淫荡的模样被多少人给看见了,被操到发浪的大声呻吟着,屁穴贪婪的吞吃着进进出出的肉棒。

“真乖。”朱一龙满意的轻笑出声,两手用力的往两边掰开白宇的臀肉,肉棒快速的在湿淋淋的小穴里抽插,肠道里的淫水被操得喷在透明的玻璃上,在玻璃上留下一点点透明的印记。

“啊啊啊啊……好棒……好棒啊……唔啊啊……射了射了……呀啊啊……”白宇失声尖叫的被操射了出来,精液一股一股的喷向朱一龙的小腹,顺着腿根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不断紧缩颤抖的肉穴缠得朱一龙闷哼一声,鸡巴顶在白宇的腹腔最深处射了出来,猛地射出来的精液刺激的白宇又忍不住喘息一声,肉棒受了刺激的不断往外吐着精液。

朱一龙射完了以后慢慢退出了肉棒,被干得合不上的穴口大大的张开着,被射了一肚子的精液顺着合不上的穴口涌了出来,顺着透明的玻璃流下滴在了地面上。

白宇晕倒在朱一龙的肩膀上,朱一龙抱着晕过去的白宇回到了床上,低头盯着熟睡中的白宇突然觉得只这么一次完全没有吃够。

“小乖乖,真想把你天天绑在床上操……”朱一龙在白宇的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又恋恋不舍的吻了吻白宇被汗湿的鬓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