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7日

[井贤] 夏天真的好热喔

井然和他对象都怕热,但又有点不一样。杨修贤北方出生长大,南方闷热的夏天能憋死这头北方的狼,非得找个凉快点的地方才觉得透得过气。井然呢,毕竟从小在雨热同期的暑热里长大,承受能力还行,只是天生爱出汗,又讨厌那种身上黏糊糊衣服湿哒哒贴着皮肤的感觉,于是同样排斥闷热天气。

年轻的时候穷,同居的出租屋里只有风扇没有空调,一到夏天两个人就泡在浴室做,凉快是凉快了,后果是夏季感冒常伴。

夏季感冒确实不好过,不做又不行。两个人年纪轻,天一热,穿得太少,胳膊腿儿都露在外头,晚上睡在一块儿,撞在一起少不了擦枪走火。最后实在没办法,痛下决心:分房!

房里拢共两间屋子,原本一间拿来做卧室,储物空间太少,就把另一间拿来当储藏室。现在要分房,井然就把这间屋子整理出来,放了张行军床和旧电扇,当是自己的卧室。隔壁杨修贤得以一个人睡双人床,再也不用束手束脚,想咋伸展就咋伸展,爽歪歪。

爽了没两天,爽不起来了。问题很严重,是什么呢,性生活暂停了。说不清什么原因,本来一个星期怎么的也得有五六回吧,这几天一回没有。杨修贤日渐焦躁,天天下班蹲家里啃指甲盖儿。咋回事,他男朋友这二十啷当岁就不行了,他这就守起活寡了?也不能够啊,没分房以前也不觉得啊。

后来思考,原因很多。首先,他俩都得上班,白天没时间搞,主要时间都是晚上睡前。井然这人又毛病多,只能在床上,别的地方免谈(当然他俩这小破房子确实也没啥别的地方能让贤哥发挥),新地图浴室开了没多久,又因为频繁引起夏季感冒取缔了,万变不离其宗,还是得回床上。

要这么说起来,他俩头回搞到一起去好像也是因为睡一张床。那时候说是旅游,路上遇上大雨临时在酒店住一晚,没双人房只能睡一张床。睡着睡着手就牵一块儿了,牵着牵着衣服就没了,再然后就也不用多说了。杨修贤现在回想都咂舌:好传统哟,好纯情哟,简直大学生情侣必经之路。问题是他俩早远离大学多少年了?他杨修贤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浪过的,怎么遇上这人净开起历史倒车。

都怪老古董!都怪老古板!

远在单位加班的井然打了个好大的喷嚏。同事关切道:怎么你这感冒还没好啊?

井然拿餐巾纸擤擤鼻子:我也不知道……

下班回家已是半夜,洗了个澡就睡下了,睡着睡着被窝里钻进个流体,井然迷迷糊糊给吓一跳,仔细一看,一个刚洗完澡湿漉漉的杨修贤。

吓死我了,井然说,你干嘛啊?

干你。杨修贤说,咱们俩都多久没睡了?

井然艰难回想一会:上礼拜?

杨修贤攥着井然的领子摇:今天礼拜四了!四天!整整四天!

井然被他骚扰得只能闭着眼笑:你别拉,睡衣领子要拉坏了。

杨修贤愤慨:你是不是不行?

井然说嗯,不行。

杨修贤真的愤怒了:是不是男人!说你不行都不身体力行证明一下子,啊?

我想睡觉,宝,井然说,你饶了我。

非常可怕啊朋友们,听听这是什么,中年男人福报来临的前兆,他不是想睡觉,他就是不行。完了,杨修贤完了,摊上这么个对象,年纪轻轻就要守起活寡了。

井然迷迷糊糊又要睡过去,被杨修贤攥住了裤腰带扒了裤子,睁着大眼睛很迷茫:你又干嘛?

你睡,杨修贤说,我自助。

井然的睡意顽强地抗争了一番,没抗争过去。杨修贤的手活实在太好,不是他能招架得住的。井然咬着后槽牙捏杨修贤后脖颈,在他耳边又气又笑地骂了他一句王八蛋。

杨修贤:你再说一次?

小王八蛋,井然说,我明天还要上班的好伐。

你个乌龟王八蛋,杨修贤说,老子不要上班啊?

井然抬手不轻不重拍了他屁股一记,杨修贤也不生气,还翘起屁股和他发骚:多打两下,打重点。

井然才不敢真用力,杨修贤像个猫,撸背脊撸得爽了就摊下来露肚皮,像你对他做什么他都愿意,真大劲儿了转头就吭哧一口。他早摸透了杨修贤脾气,只顺着他尾椎轻轻拍两下,手沿着宽松睡裤滑进去。杨修贤嗓子里哼哼唧唧,催他摸。井然两个指头一探,果然摸见那穴眼又湿又软。

灌好了?

那当然,杨修贤说,就等着你呀,哥哥。

难怪这一晚无论如何都要做了,都说贼不走空,杨修贤也一样,都辛辛苦苦把自己里里外外收拾干净了,无论如何也不空着回去。

东西都在卧室……

我带来了,杨修贤说,在我兜里。

我说你那睡衣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

快点,杨修贤拿膝盖顶他,屁股都要湿了。

井然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叹口气,褪了裤子带套,叫杨修贤两条腿分得开些,自己慢慢顶进去。

他还不算很硬,杨修贤很配合地抬着屁股一道慢慢往里吃,好容易才吃到了底。

宝贝辛苦了。

杨修贤后头吃得饱饱的,挺满意,摸摸井然脸蛋,亲他一口:我们速战速决哦。

“慢慢来吧,”井然拿额头顶顶他额头,“小王八蛋。”

这一晚过去,还算满意。毕竟还是年轻有力气,加班到深夜也还是有力气再搞一顿。知道自己不用守活寡,杨修贤心情又美丽了。唯一不美丽的是他快睡着的时候井然拍拍他,把他叫醒,笑眯眯问他再来一回啊?

滚蛋,杨修贤说,我要睡觉。

井然说:那我自助?

被杨修贤踹了一脚。

井然直笑,赶他下床:要睡回你自己房间睡去,这是我房间。

我一步都动不了了,杨修贤说,我就在这睡。

这是单人床,两个人挤在一块睡要热死的。井然说。

在热死以前,杨修贤说,我会先困死。

井然还要张口,杨修贤抢先一步搂住他:求你了然哥,我真的好困好困,一个指头都动不了了,就想睡觉,就现在……

话还没说完,已经睡熟了。井然到最后也还是心软,没忍心再折腾他。两个人就这么挤在一张行军床上睡了一夜。

分房越久,两个人的房间个人风格就越明显,井然的卧室基本是半个仓库,开了门走进去看看,还是井井有条,床上毛毯枕头整整齐齐。杨修贤的卧室,开了门走进去一看,像遭到过一些抢劫。

讲句实话,从前单身的时候他那公寓也不这样。然而同居以后杨修贤甩手掌柜当惯,样样事情有井然替他收拾,很快成了一个懒蛋,衣服乱抛乱扔,垃圾总不进桶。邋遢大王见了也要和他勾肩搭背。现在井然是搬到隔壁了,懒蛋是再也勤快不起来了。每天在乱摊子里生活。

他自己不收拾,还有脸要干净。房间乱得不想待,就跑到井然房间躲清净。井然一下班,总能在自己床上逮着个生根发芽的杨修贤。赶他他也不走,就赖那儿。

井然蹲床前和他讲道理: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杨修贤?好好的大床不睡,你过来睡行军床做什么?

这有什么不能睡的,杨修贤理直气壮,你能睡我也能睡!

回你自己房间去。

不回,杨修贤说,不回。

别耍无赖。

就耍无赖。

然后就被井然拎回去了。

井然不是不知道隔壁房间乱,从前家里总是他打扫,把杨修贤惯出一身懒骨头,躺在那里啥也不干,就是吃准他迟早受不了会去收拾。这次他这么久装看不见,就是要逼得杨修贤实在受不了,自己动手收拾。

杨修贤也是知道井然这回真的动了气,只有蔫头巴脑去收拾房间,从此以后至少维持一些基本的清洁卫生。然而房间是干净了,还是爱往井然房间跑。

你干嘛老来和我挤着,井然说,热不热啊。

热啊,杨修贤说,我感觉你的房间凉快一点哦。

真的?

真的。

井然说:那我们俩换。

杨修贤立马:不要。

井然哭笑不得:讲不讲道理啊你?

讲的。杨修贤说,我们不要分房睡了,好不好宝贝?你和我回去睡。

井然撑着脑袋看他,问他为什么。

想你,杨修贤说,每天晚上都想。

我就在你隔壁。

那也想,杨修贤说,见不着就想。

井然说,是不是在哄我啊,杨先生?

我哄你干什么,杨修贤说,真的,真的。

井然说,你在等我回去接着给你收拾烂摊子吧。

怎么可能!杨修贤说,冤枉啊,我对你这,一片丹心向阳开好吧!

哪来那么多俏皮话。

不是俏皮话,

杨修贤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口搁,

你听听我心的呼唤,我承诺还不行吗!以后我弄乱的都我收拾,要不然下雨打雷我就挨劈。

井然仍然看着他。

求求你了,杨修贤说,然然哥哥可怜可怜我。

别用叠词说话。井然说,肉麻死了。

真的呀,然然哥哥?杨修贤说,我感觉你还蛮喜欢的哦。

别学我说话!

有吗,杨修贤说,你平时不是不承认你有口音吗?

别凑过来,井然说,热。

杨修贤说:热吗,我觉得还好啊……

所以最后分房计划也还是因为杨修贤同志耐不住寂寞妥协了,

至于井然嘛,他的意见不重要,反正他一直拿杨修贤没办法的。毕竟男人会撒娇,对象魂会飘。

杨修贤也是没说错,然然哥哥其实真的很享受某些被嗲的时刻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