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0日

[井贤]卧底au0803

贤sir化名阿贤,去跨国蛇头组织老巢——九龙城寨里卧底。他在城寨遇到个漂亮大学生,家里不算富,不然也不会还住在城寨里。一九九八年 都说九龙城寨要拆,说的人心惶惶。大学生知足常乐,有阿贤带的一碗鱼丸粉就很开心,弯着眼睛道谢。阿贤看着他想:读书好啊 大学生好啊。

结果晚上接头就遇到大学生也行踪诡秘地出去见别人,贤哥特意等着大学生回来,从嘴里亲出一股大麻味儿,气得要命。

几个月之后才知道漂亮大学生是线人,条子这边的——大学生爸爸死在公海上,他恨贩k粉这帮子人很久了。

贤哥鲤鱼打挺了。这下可以放心搞了,必须搞。

城寨里是鸽子笼,漂亮大学生和妈妈挤着住,打炮都是来隔壁贤哥的地盘,阿贤送人上公海过后心情总是不好,全靠一炮解千愁。阿贤很会亲,漂亮大学生就是睡人的时候很会装可怜,哄一哄再来一次,夸一会儿再来一次。平常没什么攻击性的人喜欢发泄式sex,平常挺唬人的那个倒是也肯陪着挨草,平生次数最多的求饶用在他那间小屋。贤sir觉得那是他爱情的最强表达式了。

和比自己年轻太多的大学生做爱就像养了条小狗。小狗不经过他允许是不能操他的,哪怕两个人已然脱得浑身赤条条也是一样。

杨修贤心情好的时候就故意吊着大学生,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让他提枪上马。大学生硬得难受,真的小狗一样舔他吻他,又跪在床边给他口交。大学生的口活不过尔尔,但胜在卖力。把情人蔚为可观的一柄凶器握在手里,先圈着撸几回,再乖乖张开嘴,深深地含进去,龟头直抵进娇嫩的喉咙口,头几回这么做的时候井然吐得很厉害,连爱都做不下去,冲进卫生间,手撑着马桶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杨修贤被井然那时的反应吓个半死,宁愿不玩口交,井然却一定要做。他平日里是最要干净和规整的人,到床上却总有点过度投入的疯劲儿,像压抑得太久,总要有个渠道发泄。

像这样玩过十几次以后井然连机械性的干呕都快没有,只有刚抵进最深处时喉咙会不适应地缩两下,杨修贤被这缩的两下含得爽死,两眼几乎都发白,井然每到这时候总强压下呕吐的冲动多含一会,然后才开始吞吐。

杨修贤很爱看井然给他口交,大学生的眼神不够勾人,但极其专注,像在完成一项很重要,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行的作业。含要含得够深,吸要吸得够紧,嘬吸时脸颊凹下去,就有了个甜蜜的凹陷。杨修贤伸手,指头戳戳那凹陷,大学生抬起睫毛长长的大眼睛,不明就里地盯着他看。

杨修贤被那双漂亮眼睛盯得心里像蜜一样甜,忍不住摸着他脸颊问他腮帮子酸不酸,大学生嘴里含着他的几把,含含糊糊发出一个“唔?”杨修贤就又重复一遍。

大学生这才慢慢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嘴唇水汪汪的,涎液牵出条亮晶晶的丝,连在大学生的嘴唇和杨修贤的几把之间。

“系有啲……”他说着,露出个有点羞涩的笑容来。

杨修贤看着大学生,觉得他好纯,又觉得他好骚,于是几把比原来还要硬,换来大学生比原先更加卖力地吞吐。杨修贤斜倚在床头,爽得有点魂飞天外,活像有一缕魂飞出来,飘到天花板,看着此刻屋里的场景。他斜倚在床头,浑身汗淋淋,裤子半褪在脚边,大学生跪在他胯间,卖力给他口交,他的几把在大学生柔软的、粉红的、花一样的嘴唇间进进出出。大学生知道他快要射了,也知道凭自己的口活恐怕还没办法叫他交代,于是口一会又撸一会,等着杨修贤交代在他手里。杨修贤发现大学生口交时有个可爱的小习惯,每回几把从嘴里放出来改圈进手里撸动时,他总在顶端轻轻地亲一下,很珍爱似的。这当然不会给杨修贤带来什么快感,但杨修贤看着的时候,总忍不住去想,大学生在学校里拿了建筑系设计比赛的第一名捧了奖杯,是不是也这样在领奖时,在相机镜头下和所有人的注目里,很珍爱地吻一吻那怀里的金奖杯。

大学生见那龟头轻轻抽动两下,知道他要射了。却听见杨修贤那把被烟酒浸得有些沙哑的嗓子在黑暗里响起来:“BB,今次射在你脸上得唔得?”

大学生看着他,眨巴两下眼,露出个笑容来。
杨修贤知道这就是有什么在后头等着他,但他这一会精虫上脑,旁的什么都不想,于是道:“放心,我都应承你嘅。”

大学生这才笑眯眯地点头。杨修贤摸摸他的脸,轻声让他“闭眼”。自己慢慢地撸了两把,关窍一松,全射在大学生那张漂亮的脸蛋上。

他的大学生啊,杨修贤想,那么干净,漂亮,像从这烂泥地里长出来的莲花一样的人,现在乖乖地被他射了一脸,浓白的精水顺着乌黑的长睫毛往下滴。

大学生睫毛颤动两下,像是要睁眼。杨修贤生怕他迷了眼睛,顾不上多欣赏两眼,先从床头抽两张纸给他擦脸。

大学生接过那纸自己擦,很不高兴似的,小声嘟囔他的东西腥。

杨修贤哄了半天,大学生这才高兴,爬到他身上撒娇似的索吻。

到底是他吃亏。不过没关系,小狗这么乖,总得给点奖励才是。

井然发现射完了的阿贤后穴总是很软,或者说浑身都很软,他放松而慷慨,愿意接纳他的一切。

他把阿贤抵在床头操,亲他的眼睛。阿贤大张着双腿,每顶一下就哼一声——是的,阿贤其实是不那么愿意叫床的一个人,像是惯于忍受疼痛连同快感,喜怒哀惧都不那么鲜明。井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做爱的时候试图探究一个人的另一面,但他很高兴能在情人的身上找到与自己相似的痕迹,好像这样就能让两个人的心更靠近一些。

他要粗鲁,又更粗鲁一些,插得他的阿贤告饶又恳求,求他轻一点,又求他深一些,后穴像一片泥泞又湿濡的土壤。他亲阿贤的嘴唇,那么饱满丰润,总像带着笑。

宝贝,他说,你转过去。

他的情人睁开迷蒙的眼睛看他,骂他,你又来这一套。

我想从后面操你,他说,好阿贤,你答应过我的,什么都答应我。

他的情人不情不愿地转过身去,把脸埋进枕头里,他扶准位置,慢慢地插到底。脸埋进枕头里的人古怪哼哼两声,一边骂他一边让他快动。阿贤讨厌后入,因为总是进得太深,叫人有被捅穿的错觉。可井然好喜欢,要这种野兽交媾的姿势产生征服的错觉,要他完全属于性事与爱情,而不是秘密、暴力和酒精。他想要阿贤完全属于他,而不是背后夜色一样的谜团。他心知肚明那绝对做不到,却又因为做不到而更有吸引力。

我会重一点喔,井然说,如果难受的话,要和我说。

语气和动作像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杨修贤被他按在床里操,活像条案板上挣扎不得的鱼。井然的呼吸很热也很紧,扑在他后颈上,像一团潮热的夜风。他看不见他,但感觉身体的每一寸都被压着。井然为什么贴那么紧,好热,他想透气,想从他怀里挣出去,却又一个指头都不想动,仿佛就一直这样被他按着操也很好。没有思考,没有信仰,每一寸傲骨都被折下来捧进手里。

井然的花样原先是不多的,无法是翻过来翻过去那两样,奈何次数多了,书呆子也会开窍。在遇到杨修贤前他还是乖乖仔,连黄色影碟都不曾收藏一张。遇到杨修贤后忽然消费升级到真刀实枪,杨修贤活好人又浪,但终究受过现代性爱影像资料的规训。而井然却几乎是天然生长出来的,能够受到的所有教育都是杨修贤一个人教他,这就使他不像个传统意义上的上位,不知道任何不成文的该做不该做。既愿意跪着给杨修贤口交,甚至相当享受,也喜欢压迫似的性爱,野蛮到不讲道理。

杨修贤最不能理解的是大学生对抱着他又把他抵在门板上操的执念。被大学生捞在怀里的感觉很微妙——杨修贤也是这时候才明白大学生从前说过高中时没有钱挣,瞒着妈妈偷偷去码头搬过货是什么意思。他这一身蛮力气确实是寻常人不能有的,抱著他时胳膊肌肉夸张地鼓将起来,和他那张斯文漂亮的脸形成过度鲜明的对比,抱他活像抱小孩。两个人动作一大,那薄薄的门板活像受不住,每动一次都要轻轻地颤动起来。

杨修贤喘得厉害,问他: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谁走过去都知道这里头有人在做爱?

大学生好像脸红了,杨修贤很怀疑他到底因为什么在脸红。但他的确看上去很不好意思,甚至小声要他转过去,那声音听上去活像撒娇似的。

做到后来杨修贤也迷糊了,口水和汗黏黏腻腻地糊了一门板,稀里糊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射出来。接吻的时候大学生发现他射了,立马就不高兴了:你怎么可以先射……你要全部射给我。

阿贤骂他别发骚。

怎么连这种话也说得出来,黄碟里的女演员才这么说话。可井然撇了撇嘴角,仍然很不高兴似的。

然后贤警官这一晚就被榨了,第二天是捂着腰子走的。

狐狸精啊,狐狸精,吸人精气啊。贤警官心想,再这样下去他还没殉职可能先马上风死在床上。

白天喝糖水的时候大学生妈妈嫌弃周围邻居都不要脸,隔壁总爱穿皮衣的那个男人叫起来比女人还要响,隔三差五总要来一回,要不要人睡觉。大学生一声不吭喝糖水,头快要埋进碗里。

这样的日子没有很久。城寨果然开始分批拆除,杆子一动,鸟就惊起来了,阿贤越来越早出晚归。

有一天大学生拦下阿贤,说,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你……要不要做个正经营生,我陪你。

不过这时候只有阿贤知道大学生是线人,大学生不知道情人是卧底,起初以为他只是混夜场的打手,然而就算是这样大学生也觉得他迷死人。

知道阿贤也是蛇头的时候大学生快崩溃了,可还是鼓起勇气求情人给个机会让他们变爱人,有正经日子可过。

阿贤就笑嘛,一边抽烟一边说:正经营生,哪里赚得到钱嘛,你给我啊?

大学生说我毕业就是执业建筑师,我赚钱……

贤哥说养你老母啦。

当不了爱人就还是当情人嘛,但是做了几次两个人都觉得没意思了,那就散了。

最后一次做完,贤哥一边扣皮带,大学生一边在身后问他:我还会再来吗?

贤哥出门前留下一句:看你啰。

一周以后大学生母子搬走,三个月后九龙城寨夷为平地,这个孕育诸多罪恶黑暗,藏着一整代移民血泪的高层棚户从此再也不见。

九龙城寨彻底告别前一个月,杨修贤差点被灌水泥沉公海。他在最后的夜晚暴露,扯着一根藏好的绳子跳了海。子弹没打死他,游出五十米后绳子上扯着的大号救生圈暗暗漂过来。

杨修贤等其它警官围剿结束,掀了救生圈上的黑布,露出橙色,开了时灵时不灵的定位器。

他漂了一夜,太阳出来以后被救了上来。

可在那一夜漫长的漂浮里,他不想求生,也不想扫黑组和未来是养老还是晋升。他只想从前在那鸽子笼里吃过的鱼丸粉,喝过的糖水,做过的爱,和遇见过的人。

他好想大学生喔。

5 Commen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