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1日

【迟君】妓

迟瑞x君君(未成年双性女装妓)

迟瑞虽是富商出身,却凭着一己之力夺下了龙城的兵权,成为了龙城军部新一任的总司令。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军中的旧部都害怕迟瑞哪天找个由头就撤了自己的职,心照不宣的都开始悄悄打听迟瑞有什么喜好。

可惜迟瑞上任之前也就是个普通的公子哥儿,若非要说有什么爱好……听说这迟军爷家中养了几个未成年的娈童,想必是好这一口了。

几人商量着合计了一番,想着不好找好人家的孩子。这迟军爷刚上任正愁找不着他们的错处,要是拐了个好人家的孩子,说不准就会被抓着由头把他们全都给办了。

既然好人家的孩子不行……那就只能从卖身的里面找,城里出名的几个店里倒是有那么几个好的,但是都已经被破了身子。

这总不能送给迟军爷一个二手货?他们还想不想要自己的小命了?几人愁的抓脸挠腮,头发都掉了好几根。

就在他们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时候,南倌楼的掌事娘子领着个刚年满十六的孩子找了上来。

被带来的孩子名叫君君, 生得是唇红齿白,眉目含春,少年的稚气中又带着一点儿纯然的诱惑,看得几人是心头大喜。

这样的孩子实在是难得一遇,问了掌事娘子还是个没经历过人事的处子,便更加的满意了。

于是几人商量了一番,过几日便邀请迟瑞到南倌楼小酌,届时务必请掌事娘子带这孩子出来,若能得迟军爷喜欢,事后定然重重有赏。

掌事娘子收下了定金,带着君君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几日后,几人好不容易才把迟瑞给请到了南倌楼。

迟瑞懒懒的靠在椅背上,被几人轮番着敬了一圈酒,脸颊上升起一抹浅淡的红。

几人见迟瑞喝得差不多,便朝边上的掌事娘子使了个眼色,娘子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讨好的凑近了迟瑞,“迟军爷,来我们这南倌楼只喝点小酒实在是太过没趣儿了,不如我叫新来的君君来陪陪您?”

迟瑞眯了眯眼,转眼看了一圈周围几人紧张的神色。原来这是在给自己使美人计呢……迟瑞的眼底闪过一抹暗光,垂着眼睫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掌事娘子便领着君君走了进来。

少年怯怯的跟在掌事娘子的身后,穿着一件长至小腿的高叉旗袍,剪裁合体的旗袍紧紧的贴合着他刚刚发育的身体,勾勒出青涩而诱人的曲线。

微微挺翘的双乳,盈盈一握的纤腰,开到大腿根部的裙下是修长白皙的双腿,开得过高的高叉线若隐若现的露出裙下的风光。

“见过迟军爷……”君君羞怯的摸了摸别在耳后的短发,耳根热烫得像是要烧起来。

这个军爷的眼神看起来就像是要把他给吃了似的……君君想起娘子今日耳提面命的让他好好伺候迟军爷,脸颊不由得更加热烫了几分。

迟瑞的眸色变得暗沉下来,不得不说这少年确实有些对他的口味,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了敲,“过来。”

君君低下头几步走近了迟瑞,正准备坐在迟瑞的身边,却一把被人拉坐到了腿上。

“呀!”君君惊得小声叫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不喜欢人抱着?”迟瑞挑了挑眉,手指勾起君君的下巴,指腹在他柔软的唇肉上摩挲着,唇上的胭脂被指腹蹭掉露出了原本娇艳的红色。

“没,没有。”君君害怕惹得迟瑞不高兴,连忙放软了身子窝在迟瑞的怀里。

迟瑞的眼中划过一丝满意的笑意,他喜欢乖孩子,尤其是像君君这样未经历过人事的,更让他觉得爱不释手。

“你们还在这干什么?”迟瑞的眼睛冷冷的一扫,吓得边上的几人连同掌事娘子齐齐打了个冷颤,慌忙退了出去。

屋里没有了碍事的人在,迟瑞一把抱起怀里的君君坐在了桌上,“自己把衣服脱了。”

君君的脸颊忍不住一热,乖顺的慢慢解开了盘扣,随着扣子的解开,被衣料遮挡着的身体渐渐在迟瑞面前完全显露出来。

旗袍半解开的挂在腰间,君君异于寻常少年的身体拥有着跨越了性别的美感。刚刚发育不久的娇乳挺翘的垂在胸口,就像是两颗刚从笼屉里拿出来的小包子,柔软而又美味。

迟瑞突然觉得有些口渴起来,眼睛不知怎的瞄见桌上放着的一碗羊奶酒,拿起酒碗慢慢的将奶酒倾洒在挺翘的娇乳上。

酒液顺着乳尖滴落下来,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馥郁的奶香跟酒香,迟瑞丢了手里的酒碗,一口含住了沾满了奶酒的乳尖,舌尖轻轻舔舐着,一点点的舔去了君君身上倾洒的酒液。

“嗯……爷……好……好痒……”君君颤抖着身子坐在桌上,双腿被迟瑞的身子分开,身上的奶酒渐渐被迟瑞尽数舔吃下去。

迟瑞将君君的屁股抬起来,将挂在腰上的旗袍一把撸了下来,随手的扔在地上,抓着君君细瘦的脚腕让他分开踩在桌子的边缘上。

未发育完全的下身没有一根耻毛,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暴露在迟瑞的眼前。

半硬起来的玉柱可怜的颤抖着,从铃口的缝隙中凝结出一大颗透明的前列腺液,往下是一团粉色的阴囊,似乎生得有些略小了,阴囊中间有一道窄窄的缝隙。

“爷……”君君的全身都因为羞耻而泛红了起来,咬着唇压抑着心底的羞耻感,一手撑着身子,一手往前用手指分开了柔软的阴囊,那中间隐藏着娇嫩的雌穴。

小小的阴唇躲藏在阴囊之下,手指分开阴囊的同时将阴唇也同时的拉扯开来,露出内里粉色的穴肉,盈盈的水光沾染在凸起的阴豆上。

迟瑞的喉结上下迅速的滚动了一下,没想到君君还藏着这样的惊喜给他,双手扶住他的腿根,低下头一口含住了盈满了春水的小穴。

舌尖快速的在穴口上拨弄着,时不时的用力的吮吸一下挺立起来的阴豆,小穴被刺激得不住的颤抖着,连连往外涌出黏腻的淫液。

“嗯啊……爷……好……好舒服……君君……好舒服啊……”君君颤抖着身体,双腿忍不住就要夹起来,却被迟瑞用力的按在两旁分得更开了一些,不知所措的揪紧了手指,哽咽了一声受不住的射了出来。 浓稠的白色精液射在平坦的小腹上,顺着小腹往下涌到腿根,沿着大腿的缝隙滴落在桌面上。

迟瑞捏了捏柔软的腿肉,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君君见迟瑞起身,便帮他解开了腰上的皮带,解开他的军装掏出他胯下硬挺的肉棒。

“爷……让君君来伺候爷吧……”君君说着,低头吻了吻手中粗大的肉棒,唇肉贴在又圆又大的龟头上,伸出舌尖轻轻的舔舐着。

成年男子的尺寸对于君君来说有些太大了,他甚至一个手都握不住肉棒,嘴巴也只能勉强的含住肉棒的一半。

小嘴努力的张大包裹住肉棒,用手握住肉棒的底部跟着吞吐的动作一起撸动着。肉棒在君君的口中弹跳着,铃口中分泌出咸味的前列腺液,君君伸出舌尖舔去,将舌尖挤弄着刺入铃口,听到男人粗重起来的喘息,君君吞吐得更加卖力了。

迟瑞拍了拍君君的后脑示意他停下,拔出了肉棒让君君翻过身趴在桌子上。君君乖顺的翻过了身,上半身趴在了桌上,两手向后用手指分开了穴口。

迟瑞却并不急着进去,将肉棒贴在穴口上慢慢的磨蹭着,龟头蹭着被分开的小穴,浅浅的刺进满是淫液的穴口。

“嗯……哈……爷……别再逗君君了……好痒……”君君被弄得小穴又酸又痒,莫名的空虚感让他焦躁的翘高了屁股,往后顶弄着想让迟瑞快些操进来。

迟瑞抬起手啪得打了一下君君的屁股,像是在惩罚他乱动不听话,腰部一沉慢慢的将肉棒挺进了紧窄的小穴。

“唔啊……爷……”稚嫩的小穴被粗大的肉棒渐渐顶开,仿佛要把他小穴撑裂似的,君君痛得咬紧了唇瓣,身子不住的颤抖着,被破身的落红顺着腿根滴落了出来。

好……好痛……君君疼得已经脑子发晕了,连连倒抽着冷气才没让自己痛得哭出来。他今天可是伺候迟瑞舒服的,不能哭出来让迟瑞没了兴致。

“痛?”迟瑞轻吻了吻君君的耳垂,看他强忍着眼泪的模样不知怎的心里一软,伸出手摸到他的腿间,用手指轻轻的按摩着阴豆,想让君君快些适应。

“不,不痛……”君君连忙摇了摇头,被破身的痛楚此时已经慢慢的消退了,再加上迟瑞温柔的爱抚,让他的身子渐渐的适应了起来。

迟瑞不由得皱了皱眉,他不确定君君是不是真的不痛了,于是继续的用手指按摩着阴豆,抱着人坐在凳子上,分开他的双腿手指快速的在凸起的阴豆上揉弄。

“嗯啊……爷……这样不行……哈唔……”君君受不住的哽咽了一声,被揉弄着阴豆春水不断的从穴的缝隙里涌了出来,迟瑞知道他现在已经舒服了,一边继续的用手指刺激着阴豆,一边挺动着腰部往上操干着。

幼嫩的小穴被肉棒粗鲁的插弄着,淫水止不住的从穴里涌出来,由于阴道还未发育完全,迟瑞并不能全部将肉棒顶入小穴,即使是这样龟头也每一次都顶在了子宫口的位置上。

“啊呜……不……不行了……好……好深啊……君君……要坏掉了……呀啊……”君君颤抖着射出了一股精液,可怜的肉棒在小腹上不住的颤抖着,黏黏腻腻的精液从小腹滴落下来,与被干得不停涌出的淫水混在了一处。

迟瑞将这些液体抹在手上,手指顺着臀缝滑入屁穴,君君的屁股上满是自己的淫液,手指轻易的就挤了进去。

两根手指并起挤入湿软的后穴,指腹摸到肠壁抢那块凸起的软肉,用指尖顶住那处快速的顶撞起来,君君的呻吟声更大了,前后夹击的快感让他的脑子彻底得混成了一团。

屁穴被顶得一阵阵轻颤,连带着被肉棒操弄的雌穴也剧烈的抖动起来,君君的前后两个小穴都被弄得不停涌出淫水来,湿漉漉的沾满了迟瑞的小腹。

迟瑞猛地同时抽出手指和肉棒,扶着肉棒的底部一下顶进了已经被扩张得差不多的后穴,刚从后穴里拔出来的手指跟着肉棒顶进的动作又操进了雌穴,飞快的搅弄着手指,将小穴搅弄得发出咕啾咕啾的淫靡声响。

“呀啊……”君君尖叫了一声,脑子一空又忍不住的射了出来,屁穴被肉棒整根的操了进来,被填满的肠道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小穴又被手指搅弄着,前前后后都被弄得让他爽得快要疯掉。

迟瑞按住君君胡乱扭动着的小屁股,肉棒狠厉的顶撞着泥泞的后穴,将肉棒整根从后穴里拔出来以后再顺势的操进湿得不行的雌穴,轮番的操干着两个淫穴,干得两个淫穴都合不上来,穴肉剧烈的颤抖着,肠液和春水被操得不停的溅出来。

“呀……啊……爷……君君……君君不行了……哈唔……君君不要了……呜呜……好……好爽啊……君君要死了……嗯嗯啊……”君君胡言乱语的浪叫,颤抖着屁股,被塞满了快感的脑子彻底的狂乱了起来,哭泣的尖叫着被操得失禁的尿了出来,尿液混合着淫水从小穴和铃口里喷涌了出来。

迟瑞闷哼了一声,咬住君君的脖颈上的软肉在他的雌穴里射了出来,热烫的精液直冲进子宫腔里,将他的小穴射得满满的。

君君失神的瘫软在迟瑞的怀里,纤细的身子在迟瑞的怀里颤抖得厉害,喘息着靠在迟瑞的身上。

迟瑞将软下来的肉棒退了出来,这个叫君君的少年实在是太过美味,让他忍不住的贪婪的想要品尝更多。

“你愿不愿意到迟家来。”迟瑞摸了摸君君汗湿的额角,眼底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温柔的神色。

君君的脸红了红,害羞的把头埋进了迟瑞的胸口,在迟瑞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