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5日

【莫三鼻X章远】深蓝

莫三鼻是钓鱼巷的老顾客,他平时做的都是刀尖上的生意,也刺激得欲望飙升,一周总要嫖个三两次。后来被逮到局子里关了两年,出来了做上正经生意,但这到处嫖的破习惯还是留着,就算蹭蹭不进去也好,躺在女人大腿上睡觉总比一个人独守空房自在。

他和老鸨混得熟,有什么新货色总会第一个便宜了他,莫三鼻心底里也门儿清,这老鸨是故意讨好他,他这人也爽快,一千块往桌子上一丢就去了内堂。

一进门莫三鼻就后悔了,眼前这女娃娃和他想象的不一样,长得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年纪不大,连胸也很平,一只手收拢才能勉强抓到一点乳肉。她头上戴着廉价又劣质的蓝色假发,身上穿着当下女生们最流行的jk套裙和黑蕾丝袜,将纤细修长的一双美腿包得若隐若现的,勾人得很。

男人一般都不会抗拒黑丝,但莫三鼻真不是什么缺德的主,这一看就是未成年的娃娃,他啃不下嘴。

“你今年几岁了?”莫三鼻坐在床尾点了一根华子,深吸了两口冒出烟圈,反问道。

“十七。”这娃娃倒是很懂得怎么讨人喜欢,还学会了钓鱼巷其他女人那样捏着嗓子说话,声音是糯的,听得莫三鼻很舒服。

“叫什么?”莫三鼻说着,一把将眼前人的假发扯了下来,这下小孩没了假发厚重刘海的伪装,倒是露出一张又白又漂亮的脸来,像桃子的背面,因为不怎么晒得着太阳粉白粉白的。

“章远,我叫章远。”小孩认认真真地介绍自己,还用手指在莫三鼻温热的手心里一笔一画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章远的手指嫩,莫三鼻的手指粗,但此刻被刮得又痒又疼的却不是那稚嫩的小手,而是这双饱经沧桑的老家伙。

这下是莫三鼻先不好意思上了,猛地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耳尖也染上了淡淡的粉红,故作镇定地说道:“不好好学习干嘛出来干这个?”

“要读书也得生活,要吃饭就得挨操。”章远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仍然是这样的得体,在他嘴里做那档子事似乎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让莫三鼻觉得和以前的情事不一样,这次他在章远身上的不是一味地发泄肮脏的性欲,而是在汲取章远身上温柔、青春、纯真的部分。

“我给了那女人一千,你能拿到多少?”

“两百。”章远回答道,“但如果你走了,我就一分钱都拿不着了。”

章远说到最后竟然带上了一点哭腔,莫三鼻没有问他究竟是有多缺钱才会出来做这种出卖尊严的活,他没资格问;但他也没走,他不舍得走。

章远喜出望外,一开始发现莫三鼻对他没兴趣的时候他都有些沮丧,因为只要他这个第一个客人没接待好,老鸨不仅会狠狠打他一顿,说不定他连这种出卖尊严的路都走不了了。他还有债要还,也有学费得交,就连温饱都成了问题,可他还很想活下去,用尽全力也要活下去。

章远嫩嫩的嘴被口中的津液又亮又润,舔嘴唇一直都是他紧张时会无意识做的一个动作,但这样的动作在无意识中也是很撩人的,因为他即将含下莫三鼻的阴茎。小孩的嘴巴又浅又小,莫三鼻的东西却既雄伟又壮观,一开始章远吞吐得还很费力,戳刺到他那又窄又热的喉腔时还会有生理性干呕,但高材生不愧是高材生,学什么都上手快,没一会儿莫三鼻一低头只能看见章远小小的发旋了,他整个凶器都被章远包在紧致的、犹如丝绸一般柔软的口腔里,舌头灵活地缠上来,一下又一下地刮在莫三鼻敏感的柱身上。

这算是莫三鼻的一个新奇的体验,以前和他共度春宵的大部分都是熟女,她们懂得怎样才能勾起男人的兴趣,也知道怎样才能伺候得男人舒服,可章远和他们不一样,他是第一次,像一颗青涩的李子,莫三鼻急匆匆地上前啃了一口,被酸得龇牙咧嘴。

可酸味后的回甘才是最要命的、最让人上瘾的,莫三鼻还就偏好这一口了!

莫三鼻看得眼热,一把将章远撂倒在床上,他是个中年男人,手糙,骨节也又粗又硬,一下子搭上了章远的裆部,轻而易举地就把身下未经性事的奶娃娃揉硬了。莫三鼻第一次射到女人身上章远指不定还没出生呢,这样一株稚嫩的小青芽,稍微被摸两下就呼呼哼哼地小声媚叫起来。

章远的身体真的太敏感了,特别是被扒下裤子那一瞬间,下半身突然一阵冰冷让他无所适从,只能稍稍并拢双腿,想挡住自己阴阳相融的身体。莫三鼻以前也看过一些猎奇图片,也知道万中之一的双性人,但没有一个阴阳相融的身体跟自己身下的小孩一样漂亮的——章远的下半身很干净,分身像抽条的小绿芽一样可爱,下面藏着的批更是小巧得很,乖巧地闭拢在一起,沁出一点粉来勾人。

那地方脆弱得很,稍微被掐一掐小孩就娇气地喊疼,但刺刺的痛感之后就是慢慢涌上来的快感,章远难以形容这个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快要沦陷在这个情欲漩涡之中,两瓣小缝隙之间很快就淌出了蜜水儿。

章远被莫三鼻狠狠地压制在床上,两只手被捏得又红又疼,黑丝袜也被扯得破破烂烂的了,看起来实在狼狈。可是漂亮的东西就该被摧毁,玉石就应该破碎,只有残缺的美才是最让人念念不忘的。所以莫三鼻被这样破败畸形的快乐牵引着,一步一步迈入缱绻的梦里。

刚被闯进来的时候章远的身体紧得像一支即将发射的利剑,他只感觉莫三鼻的性器像一只火棍,烫得他无处躲闪,一下子就要撕进他的身体深处。接着腹部也开始怪异地膨胀了起来,他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那大棍子的形状,也可以将之紧密地套在其中。脑子里只装了性欲的男人只会闷声日批,又怎么会想到承受方的痛苦呢?那么窄小的一个小洞,竟然可以满满当当地裹住莫三鼻的巨物,还会无师自通地出蜜水缓解痛苦。

章远的身子太娇贵,但也很适合做爱,裹得莫三鼻分不清今夕何夕,什么黏糊话都往外冒,一下子骑在章远的身上玩师生游戏,问他“老是这样给你上生理课舒不舒服啊?”一下子又将章远的双腿大大地掰开摁至胸前,用着粗糙的膝盖折磨着脆弱的、柔软的乳蒂。

小小的乳粒被莫三鼻磨得又红又肿,还硬生生地被蹭破了,可下一秒莫三鼻又会温柔地缠上来,含住那可怜的小樱桃,用舌头缠上去安抚着。章远也被莫三鼻裹在怀中轻轻慢慢地晃,下半身撞得章远两条小细腿颠来颠去地晃,连莫三鼻的腰身就夹不住。

章远从未知道做爱竟然是这样折磨人的事情,哭得黏黏糊糊的,漂亮的眼珠子也被眼泪糊住了,看起来楚楚可怜。莫三鼻的嘴笨说不出什么漂亮话,但他自有自己的一套哄人的方式——俯下身去吻住那两瓣软嫩的唇,将章远破碎泥泞的呻吟都堵在嘴巴里,再让灵活的舌头长驱而入,将之席卷一空。

上面还在接这样一个缱绻温柔的吻,下半身却紧密地贴合到了一起,莫三鼻一个挺身直接就撞进了章远的身体最深处,将里面盛着的水儿都撞漏了。章远的小腹抽搐了好一会儿,在莫三鼻拔出来那一会儿细细的柳枝腿又颤巍巍地合拢,将精液裹在里面。

莫三鼻想从章远清澈的眼眸里,或者说在紧闭的双腿中找到一点快乐的证据,可章远却收回了自己暧昧黏腻的眼神,似乎经历刚才那场暴风雨的人不是他一般。莫三鼻眨着眼睛看看天花板上的霉斑,看着章远忍着酸软的感觉慢慢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jk套装早就皱巴巴了,黑丝袜也破了不少洞,假发也乱糟糟的,莫三鼻在想:章远的心上是不是也长出了深蓝色的霉斑。

彩蛋:

莫三鼻在那晚春宵之后一直都在想着那颗酸涩的李子,他还想再咬一口,可章远最近也都没有回到钓鱼巷。不过这也正常,正好这是高中生们的期末周。莫三鼻叼着烟手里提着烤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鬼斧神差地就来到了C城最牛的一中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的小青李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手里捧着一本英语单词,一边默背着一边过马路。

原来那天晚上的小远只是他的一个面,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高中生,才是最漂亮的样子,不用刻意讨好男人的漂亮姿态。

那一瞬间莫三鼻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抓的那只小鸟,会乖巧地落在自己的肩膀上,缱绻地蹭蹭,那会儿的莫三鼻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将鸟儿惊飞,但他又想伸出手将之搂入怀中。

那是他第一次如此喜欢一种东西,看到穿着校服的章远时,也是他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

老房子着火,最要命啊!

(可能有后续呢?放个未完待续在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