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2日

【莫三鼻X章远】小孩

今天是莫三鼻和章远交往的第一百天,是章远主动追的莫三鼻,小孩总是藏不住自己的喜欢,他们心思单纯,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只知道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只知道爱就要大胆地亲吻。所以在这段感情里,更为主动更为疯狂的竟是章远,莫三鼻倒成了纯情那一方。

有时章远也在想他家三哥怎么对他一点欲望都没有,都说男人三十岁猛如虎,怎么一轮到莫三鼻头上就是福报提前站起不能呢?

章远身子特殊,他是天生淫荡的双性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发情期,整个人浑身发烫,燥热、含混的热气烧灼着他的理智,有的时候细嫩的手会不受控制地往下探,隔着棉质内裤暧昧地揉。

手指的抚摸无异于隔靴搔痒,无论怎么往里戳刺,除了带出丝丝亮晶晶的蜜液之外别无用处,反倒越摸越空虚,下面的小嘴饥渴得很,迫切需要点什么东西将之填满。

如果放在平时,章远会拿出自己给自己买的小跳蛋来摁在肿胀的女穴处调至最高档,让震动的酥麻感从敏感的花蒂传至全身,大腿根会被颤得一阵一阵地哆嗦,脚趾也会爽得微微蜷缩起来。但此刻章远不想自娱自乐了,他现在有自己的爱人,爱人是个健康又成熟的男性,他希望爱人能对他的身体产生欲望。

莫三鼻此时正躺在章远的身边睡得正香,他哪里知道自家的小情人被欲望折磨得这么可怜。男人总会在清晨有生理反应,他现在也只是半勃,巨大的分身被内裤紧紧地裹在里面,殊不知章远早就翻了个身趴在莫三鼻身上,隔着内裤去触摸、圈起那逐渐充血勃起的凶器。

无论是谁命根子被别人揣在手里总是有感应的,莫三鼻一睁开眼就看见章远的发旋,刚睡醒的思维有些混乱,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身下的快感都是章远带给他的——章远在给他口交,自己的分身被章远紧致湿润的口腔与喉管包裹着,就像埋进了柔软细腻的丝绸里。

章远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将莫三鼻的东西都含进嘴巴里,整个口腔都被填得满满的,专属于成熟男性腥臊的味道钻进他的鼻腔,艳红的舌头缠上来,围着莫三鼻分身的前端打圈。

要说没有感觉都是假的,也不知道章远去哪学的床上御夫术,将莫三鼻拿捏得死死的,连呼吸都变得炙热又急促起来。莫三鼻居高临下地盯着章远舔舐自己的动作,像一只乞食的小猫,脸上也染上了红晕。

不得不说莫三鼻还真就挺吃这一套,既然小孩将他哄得这样舒服,他作为年上者也应该展现自己高超的技术。莫三鼻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风月场出了名的浪子,女人们无不拜倒在他的技术之下。两人身上都汗涔涔的,赤条条地又抱在一起。

章远在性事上还是新手驾驶,全身心地将自己都交给了莫三鼻,让跪着就跪着让趴下就趴下,乖得不行。莫三鼻拿着自己的大手掌压在章远的大腿内侧,生硬地将之分开,他埋下头去,一下子就含住了那湿漉漉的女穴,舌头可比跳蛋、阴茎灵活多了,凶狠地刺了进去冲撞着内壁,那架势是恨不得将里面每一圈褶皱都碾平。

章远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双腿止不住地想要合拢,却被生硬地大大分开,他连意识都被在他下半身吸吮着的舌头都翻搅得迷糊,只能发出小声地呜咽,打着抖又漏出一股蜜液来。明明那股水又腥又甜,可莫三鼻就跟吃不够似的,里里外外都舔了个干净。

高潮了一次,章远也有些疲了,下腹部又麻又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快要冲撞宣泄出来,他拼了命地想去憋住,紧紧地收缩穴口。可这一切终究是徒劳,他在射出精液的同时,下面的女穴像是坏了一般,一小股一小股地往外流水。

这是他第一次现在成年人的快感中无法自拔,紧紧地抠住床单往前爬也是徒劳,这下他终于害怕起来,抓着莫三鼻的手臂急促地摇头。

“小远……你不想要我吗?”

“小远……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莫三鼻的眼睛很漂亮,里面像是装了一汪春水,微微敛起来时,那股春情就能潺潺流入对方的心里。无论是谁被那双眼睛深情地注射着,被这样的语调哄着,被这样的撒娇攻击着都会招架不住。

章远红着眼睛搂住了莫三鼻的腰,细碎又温柔的轻吻掠过莫三鼻的唇角,这就是最好的回答——他要莫三鼻进来,用他身下的巨物开疆拓土。

还没等章远从这个温情的吻中回过神来,莫三鼻就急促地将性器顶进了章远窄小的嫩穴里。面对面十指紧扣的动作让章远无处可逃,只能被摁在床上一点一点被拓入身体深处。龟头一下就撞进章远细嫩的子宫之中,章远的分身又被莫三鼻长厚茧的大手很好地照顾着,这样上下都被给予了十足的刺激,章远只能乖巧地受着,偶尔觉得疼了快了就挤出几滴眼泪来博得莫三鼻的可怜。

里面被填满,外面的青芽又被揉得马眼发酸,小腹也像是蓄了满满一汪泉水,被捅一捅撞一撞就往外流,全部都浇在了体内凶狠又炙热的刀刃之上。章远夹在莫三鼻腰上的细腿也开始哆嗦起来,脱力地往下滑,四肢都卸了力气。

小孩的批里就像温柔乡,又热又滑,只要轻轻戳到那稚嫩又敏感的子宫就会往外疯狂溢春潮,好与莫三鼻水乳交融。莫三鼻伸出手去揉揉章远的腹部,感受腹里有规律的收缩,感受里面的坠胀。他只要他将自己的子孙灌进这个小小的腹腔里,章远可能会为他生儿育女这个事实让他激动不已,连带着动作也变得粗暴了起来。

人身上原始的兽性是无法被驯化的,他只会被隐藏,在情欲的挑逗下还是会暴露出来。莫三鼻将章远死死地锁在床上,让他逃都没法逃,只能受着里面灌进来的热液。

腹腔被灌得膨胀了起来,章远用他湿润的眼去看莫三鼻,他用眼神示弱求饶,可莫三鼻却捂住了他的眼睛将他亲得七荤八素,浑身燥热。这个吻是最后的进攻,也是情欲的熔点,当这个亲吻落下来时,章远又攀上了一次高潮,可是这次他却什么都射不出来了,暴露在空气中的小青芽只能喷出腥臊的尿液来。

他被排空了,又被莫三鼻灌满了。

他痴痴地低头去抚摸自己隆起的腹部,露出了缱绻又媚人的情态,有的时候杏子被提前催熟了也会在风的摇晃中坠落下来。

砸到地面上时,也会崩出酸涩的汁液,但如果你去细细品味,喉尾会阵阵回甘。

(全文完)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