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罗勤耕X牧歌】爸爸(《项链》番外)

父亲节,让长腿爹爹过个节。

时间线是《项链》的牧歌还没去北京工作前(浮生还寄养在上海)

————

罗勤耕回上海没呆几天,又匆匆赶回北京忙一个重要的项目,牧歌主动提出把小泰迪浮生留在上海由他来照顾。
牧歌每天上班前给小泰迪准备好狗粮和水,下班后带它出去买菜散步。晚上浮生在家围着沙发腿撒娇打转,牧歌心领神会地伸手挠挠浮生的下巴和肚皮,不禁莞尔,小公寓里多了只宠物,确实给平淡的生活增加不少生机。

罗勤耕每天无论忙到多晚,都会在12点前给牧歌打个视频电话,第一句总是轻声问:“牧歌,回窝了没?”
牧歌是个夜猫子,睡前有看书的习惯,自然是没那么早睡的,他望着屏幕里那人眼角迷人的涟漪,忍不住弯了嘴角,一手抚着手里的书页轻轻挠了挠:“回窝了。”

他俩嘴里的「窝」,其实指牧歌房间的U型小沙发——5年前牧歌刚从学校搬到小公寓,采购家具的时候一眼便看上了这张造型奇特的家具,准确来说是一张贵妃椅——两侧的扶手弹性十足,他可以舒服地背靠沙发扶手,双脚抵在另一侧的扶手上,曲着膝,窝成安安稳稳的一团,仿佛又回了童年时窄小的孤儿院被窝里,抱着珍爱的小说和诗集如饥似渴地阅读,嗷嗷待哺地汲取书上的精神养分。五年前牧歌把买家具的事情写在了信里,罗勤耕几次在牧歌家过夜,发现牧歌总喜欢窝在这张沙发上看书,便逗趣地指着沙发,称这是牧歌的「窝」。”

牧歌看到罗勤耕一个人坐在商务车的后座里,便问:“叔叔,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吗?”
“对,晚上有个应酬,快到家了。”罗勤耕顿了顿,抱歉地说,“今晚在外面喝了几杯,你别介意啊。”
“嗯,我理解你,叔叔。”

“浮生今天有没有捣蛋?”
“还好,它挺乖的,就是有点怕黑。”
两人隔着屏幕聊着小狗的趣事,就像聊着共同的孩子,不时噗嗤笑出声。

“剧组的工作还顺利吧?”
“顺利,不过拍摄也很紧张,天天加班,对了,下星期要去外地取景,我也要跟组出差几天。”
“下星期呀,我可能还是回不去上海,你到时把浮生送去宠物店寄养几天吧。”

“我知道了。”牧歌低头抿抿嘴,罗勤耕这些日子确实太忙了,每一次回上海的时间都像是偷来的。他有时也有点不是滋味,跟前男友五年异国恋,跟罗勤耕在一起又开始了京沪双城分居,人生莫非是个循环吗?

屏幕那端的男人敏锐地觉察出了这边的情绪,皱起了浓眉,开始释放低音炮:“小鸽子,是不是又不高兴了?”

小鸽子这个称呼,是两人一次缠绵中被罗勤耕无意中叫出来的,当时牧歌羞得脖颈通红,柔嫩敏感的乳尖被罗勤耕贪婪地衔在舌下,他的上身无法动弹,只能轻轻地揪了揪罗勤耕的耳朵,罗勤耕只顾着埋头继续吮吸和耕耘,只感觉两人相接处诚实地裹得更湿更紧,让他快活极了。这个小名,从此便成了两人之间床第间的某种最坦诚的暗示。

牧歌被对方深邃的眼神击中,支吾了一下,决定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诚实说出来。“不太开心,因为你不在我身边。”
换作从前的他,别人问他高不高兴,他大概率会硬挤出笑容说:挺好,没有不高兴。但是罗勤耕跟别人不一样,这个人太了解自己了,这些年自己在信里把他当树洞一样毫无保留地倾诉了自己生活中的各种情绪,而今自己虽然二十六岁,在他面前,自己依然像个心事都坦露无疑的孩子,又何必藏着掖着?

“我也想你,”罗勤耕把屏幕拿近,轻声说,声音无限温柔,“想抱一抱你,闻一闻你的味道。”
牧歌看着男人嘴唇上的须青,不由得怀念起每次对方和自己紧密相拥时,身上散发的那股浓郁的酒味信息素。罗勤耕离开一周,床铺枕头里的Alpha信息素味道已经淡得几乎闻不见了,不由得让人沮丧,眼角也有点发酸。他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只觉得自己的腺体隐约发热,轻轻放下书,爬回床上:“叔叔,我回被窝了。”

“小鸽子要睡觉啦?”罗勤耕明显意犹未尽。

“睡不着,”牧歌摘了眼镜,钻进被窝里,“叔叔,你把手机拿近一点,我有悄悄话跟你说。”

罗勤耕眨眨眼,把屏幕贴在耳边,改成了话筒模式,只听到牧歌带着被窝里特有的鼻音,小声地说:“叔叔,我好像有点湿了,怎么办?”

罗勤耕忍不住滚动了喉结,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咬了咬后槽牙,强装镇定地对司机说:“老王,麻烦开快点。”
却听到屏幕那端牧歌在被窝里笑成了一团,然后视频通话被牧歌挂断了。

罗勤耕回到家,边蹬皮鞋边解开领带,他只觉得浑身有些燥热,因为晚上灌的那几杯酒,更因为牧歌电话里的那句调戏,没想到呀没想到,平时害羞的小鸽子也有这一手。

罗勤耕把西装随意地扔到沙发上,坐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拿起手机再次拨通视频电话 ,接通后便看到屏幕对面的牧歌,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床头灯的阴影让Omega的面部轮廓更加柔和,眼框有点发红,半羞半怯地望向自己。

“叔叔,我刚才开玩笑的,你没生气吧?”

罗勤耕只觉得内心软成一滩水。没办法,这个Omega感情上的笨拙和偶尔的调皮都像小猫踩奶一样,正中他心中最柔软的位置。

“小鸽子,”借着一点酒气,罗勤耕故意抬了抬眉毛:“小鸽子乖,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湿了?”

牧歌确实没有说谎,早在电话里听到罗勤耕喊他小鸽子的时候,身体记忆便开始唤醒,两股之间明显溢出一些湿意,虽然罗勤耕走之前帮他临时标记了一次,但也是一星期前的事了,Alpha的一次临时标记其实可以管用一个月,但不知道是不是Omega的年纪越来越成熟的缘故,还是罗勤耕这个Alpha在床上的教导循循善诱让他欲罢不能,哪怕不在发情期,他的身体要比从前都敏感,湿润。

牧歌咬了咬嘴唇,从被窝里悉悉索索地动作了一会,终于从被窝里掏出一条内裤来,在屏幕前扬了扬。
隔着屏幕,罗勤耕可以清晰地看到,浅色的内裤上有些明显的水渍,他不由得盯直了眼,原来牧歌真的湿了。

Alpha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下身奔涌,忍不住说:“小鸽子,把衣服都脱了好不好,让我看看你。”
牧歌害羞地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不要,谁知道你会不会变态地把视频录下来!我要睡了。”

罗勤耕有点急了,只能哄着说:“那我们不视频了,语音好不好,我想多跟你聊一会。”

“嗯。”牧歌从被窝冒出脑袋来,轻轻点了点屏幕,把视频通话改成语音通话。
静寂的夜晚里,两人远距离相隔,只剩下纯粹的声音交流,每一丝喘息都被感官无限放大。

耳畔传来解皮带的声音,牧歌一想到罗勤耕也在褪去衣物,联想到Alpha精壮的身材,不由得耳根发烫。他轻轻地脱掉身上的其他衣服,赤裸单薄的身体缩回到被窝里,慢慢打开肢体,感受皮肤与被子的接触,想象是罗勤耕的手,在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全身,一丝丝酥麻的感觉,像微小的电流一样,在身上流动。

“小鸽子,我想亲你。”
“嗯,亲哪里?”
“亲你的嘴唇,先从下唇开始,然后是上唇,我会像含果冻一样,温柔地吮吸它们。”
“你喜欢你舔我的上颚,痒痒的,最舒服了。”
“来,把舌头伸出来,那里最甘甜多汁。”
“我在抚摸你的眉毛,还有鼻梁,还有耳朵。”
……
“小鸽子,我在亲你的喉结,还有你的锁骨,好想在上面留痕迹。”
“我想摸摸你的头发,我喜欢你打发胶的样子,看上去像云朵一样。”
“小鸽子,我正在亲你的乳尖,我太喜欢你这对小乳鸽了,我先叼一会,再吸一吸,你喜欢吗?”
“唔……”
“小鸽子,你喘得真好听。”
“唔……”
“小鸽子,你的腰好细好薄,我好喜欢。”
“唔……”
……
“小鸽子,你可以叫我爸爸吗?”
“讨厌!好奇怪!”
“你试试,今天父亲节,我想听你叫爸爸,可以吗?”
“……爸爸?”
“啊……小鸽子,爸爸硬得快要爆炸了 。”
……
“爸爸,你吃过跳跳糖吗?”
“嗯?跳跳糖?”
“我今天在楼下超市看到就买了几包,五颜六色的,这种糖里面含有二氧化碳,放进嘴里会噼里啪啦响。”
“你想干什么?”
“我在嘴里放了几颗跳跳糖,然后含住小罗先生的冠头,你感受到了吗?”
“啊……小鸽子,你别乱来,爸爸觉得这也太刺激了!”
“别紧张,糖已经化完了,我开始打圈扫舔那光滑的冠头,噢,小罗先生掉眼泪了。”
“小罗先生很喜欢你的,你多亲一会……啊,对,含深一点,爸爸好喜欢。”
……
“爸爸,我后面好湿,床单都湿了,可是还是痒,怎么办?”
“小鸽子,你现在侧躺下来,爸爸就在你身后,我们俩像汤匙一样紧贴在一起,对,放松,让爸爸进去。啊,你里面好湿,好软,好舒服。”
“啊……”
“小鸽子,感觉怎么样?找到你喜欢的点了吗?”
“嗯……”
“小鸽子,我们不着急,慢慢来,对,掌握节奏后可以快一点,再快一点。”
“不……不行了,我快到了,唔啊……叔叔……”
“叫我爸爸……”
“爸爸……啊……”

f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