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2日

【洪翼舟X乔一成】父母爱情2:一家之主

洪乔丽在省作文大赛中得了个二等奖,作文的标题叫《一家之主:我的洪爸爸》,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还特别拿出来当众表扬了一下。乔一成虽然长了脸,但他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他家是特殊家庭,两个爸爸带一个女儿,凭什么洪翼舟那个不着家的是一家之主。

乔一成回去把两人婚后生活的细节都回忆了一遍,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虽然平时的一些琐碎小事都是自己决定的,但关乎买房买车的重大事件,自己都是那个被牵着鼻子走的一方。就算与洪翼舟有冲突,最后也被稀里糊涂地翻了页,在床上做一顿就不了了之了。

就拿家里这套房子来说,那还是洪翼舟在乔一成孕期的时候偷偷去买的,花光了工作了近七年的积蓄才买的市中心一百四十来平的房子,就在电视台附近,离乔一成工作的地点不过步行五分钟的路程。睡醒了突然就被洪翼舟抱到了新家那边,乔一成知道的时候差点气晕过去。还有乔一成开着的那辆宝马X5,不过是因为两人去车展乔一成多看了一眼,一周之后洪翼舟就去提车,无论乔一成怎么劝说让他去退款也没用。

乔一成从小就照顾弟弟妹妹们,也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组成自己的家庭了逆反心理就上来了,凭什么让洪翼舟处处管着他。洪翼舟花钱大手大脚的,在这点上乔一成比他更会持家,更适合当一家之主!

洪翼舟因为加班回来得很晚,洗去一身汗臭味都快零点了,本想抱着自己的亲亲老婆甜甜蜜蜜地睡一觉,却没想到乔一成气鼓鼓地背对着他,怎么说也不愿意翻过身来。

“怎么了?是乔丽又惹你生气了吗?你也知道她只是个孩子,明天我一定好好说她。”洪翼舟关切地问着,手开始不老实地乱摸,乔一成明明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皮肤却嫩得跟豆腐似的,平时也很少做锻炼,但腰臀的曲线却让人血脉喷张。

特别是生完女儿,人是越来越有韵味,就像树上熟得发软的水蜜桃,清新的香气勾引着人们过来品尝,一口咬下去爆在唇齿间的都是满满的甜意。

“不是!”乔一成拍开洪翼舟的手,严肃地说道。

“那是怎么了?”洪翼舟在乔一成身上吃了瘪,人也老实了不少,只是拿着那两条钢铁般的粗壮胳膊锁着乔一成,不让他逃跑,也不让他背对着自己。

“你说,咱们家谁是一家之主?”

“当然是你啊,你看乔丽听我的话,我听你的话,你就在我们家食物链的最顶端啊!”洪翼舟开始空口说胡话,还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完全就忘了平时那个任性胡来的自己,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在床上治老婆的,“你看咱们家有哪些事没听你的?”

“小事的确是听我的,但一到大事你就胡来!”乔一成现在的头脑特别清楚,才不会被洪翼舟牵着鼻子走,“就说这买车买房的事,你什么时候跟我商量过!”

“咱们结婚那会儿我就给你承诺过一定给你买大房子,那时我的工作还刚起步没那么多积蓄。你等了我这么多年,我赚了钱还你一个礼物难道不对吗?而且那时候咱们挤的那个单间的浴室那么小,你怀着乔丽洗澡的时候连关门都费劲,我舍不得你受苦。”洪翼舟解释道,他的声音很有磁性,还会拿捏乔一成的弱点,经常就这样把乔一成哄得晕头转向的,“车我也是老早就想给你换了,你以前那辆五菱宏光开了都快十年了,我都想给它弄到回收厂里去。既然那天你喜欢那辆车,七八十万咱们现在也不是拿不出来,你开出去多长面子啊,给你花钱我又不心疼。”

“你看,你总有千百般理由,说是为我好,其实都不让我知道,你这是大男子主义!这是独裁专制!”乔一成其实心里有点虚了,他知道洪翼舟心里处处有他,但这时他就想重震一家之主的威风,“你看我在这个家都没有话语权!”

“那你说怎么办?”

洪翼舟也知道在气头上的乔一成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老婆平时挺稳重的,但对自己亲密的人会展露出孩子气无理取闹的一面,这时洪翼舟就得顺着毛撸,不然把猫咪惹急了可是会挠人的!

“我要当一家之主!我要你听我的话!无论大事小事!”

“绝对没有问题,老婆的话大过天,我一定会乖会听话的。”都说撒娇的男人最好命,结婚这么多年,洪翼舟也知道怎么拿捏乔一成,“那一家之主,我能申请咱们贴贴吗?明天是休息日,今晚还那么长,我刚才去看了乔丽也睡得特别香。”

两人结婚到现在也快七年了,都是老夫老妻了也没有了以前的羞涩,也敢坦荡地面对自己的欲望与内心的想法。乔一成虽然红了脸,但还是很主动大方地往自己背上点了个软枕,张开了自己的双腿,拿着自己的肉臀去摩擦洪翼舟的分身。

“在床上也要听你的吗?一家之主大人?”

“那当然!”乔一成说着,惩罚般地咬了一口洪翼舟的下巴,“一家之主”四个字一出来他觉得轻飘飘的,得意得都上了天,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那你教教我怎么玩弄你的身体好不好?是要先把你从脑袋亲到脚趾头,还是要揉着你的乳尖,将它搓硬搓红?”洪翼舟笑眯眯地说着,明明语气很正常,可说出来的话都不正经,“还是咱们要速战速决,跟那次在新车里一样,你主动坐到我的身上,然后开始玩骑马?”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就像平时一样不就好了?”乔一成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哪里知道洪翼舟脸皮那么厚,说那些话脸都不带红一下的。偏偏这些话语都被乔一成听进了心里去,还想象了一下那春情四泄的样子,弄得乔一成更想要了。

“平时是哪样我不太懂呢,一家之主你多说点,我一定乖乖听话。”洪翼舟说着,手指围着乔一成的乳尖与臀缝打转,他比谁都更清楚摸哪些地方能让乔一成性奋,“先让老公吃吃奶,好不好?”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乔一成气得快要吐血,挺着自己的胸口往前一送,硬生生就是要把自己的那两块软肉塞进洪翼舟嘴里,让他吃一吃咬一咬才会好。洪翼舟也不客气,得到了“一家之主”的赏赐就开始顺杆儿爬,把那殷红的乳蒂吃得水亮亮的,吮得又红又肿。

乔一成生女儿后的前两个月偶尔还会溢出点稀稀的奶,味道不浓更像是混了点奶腥味的水,但冲刷着乳腺与乳尖满溢出来的感觉让他舒服得战栗。现在乔丽都上小学了,他却总觉得被洪翼舟吸吮乳尖时,还会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似的。

上面是妥实爽到了,可乔一成比谁都清楚自己要的不是那么一点点,他要粗暴狂野的性爱,要洪翼舟凶狠地刺破他的伪装,将他的兽欲勾出来,再缠绵又甜蜜地水乳交融。

“下面……下面也要!”乔一成说着,勾着洪翼舟的大手就往自己的裆部贴,说道。

“说清楚些啊一家之主,是要揉小青芽,还是摸后面那张贪吃的嘴?”

“都……都要!”

洪翼舟得了命令,飞快地把乔一成下半身的衣服都扒光了,左手揉着十分有精神的分身,指腹摸索着顶端,逼得乔一成渗出更多的黏液,右手又狠狠地刺穿了后面的花缝,也还没等乔一成适应就开始快速地抽插了起来。这样前后的刺激让乔一成有些经受不住,只能捂着嘴巴忍住呻吟,下半身开始痉挛抽搐,一抖一抖地泄了出来。

“你看我做得好不好乖不乖?”洪翼舟看着自己被喷得湿漉漉的手,笑意更浓了,邀功道,“一家之主给点赏赐呗。”

“你要……要什么?”刚爬上一次高潮的乔一成累得不行,喘息也变得粗重了起来,这无疑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春药,听得洪翼舟都不想当人了——他要暴露自己的本性,他要像野兽一样侵占乔一成的身体。

“要将我的大东西,插到这湿漉漉的洞穴里面,然后把你的肚皮,顶个包起来。”洪翼舟揉着乔一成的小腹,说道,“我还要无套做,把你的身体身寸得满满的,让你给乔丽再生个伴。”

“你他妈怎么那么多废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生娃就生娃,咱家又不是养不起!”乔一成的火气也上来了,这样被撩得不上不下的谁都不好受,他揪着洪翼舟的衣领往下拉,送上了一个狂野的吻,唇舌扫荡之处皆是一片废墟。

这个吻就是最后的助力了,洪翼舟大受鼓舞,直接扑过去把乔一成压在身下,直接就用了狠劲把自己憋闷了许久的大东西全部都撞进乔一成的身体里,插得又深又满。

乔一成虽然休息得差不多了,但突然这么猛烈的刺激还是让他无所适从,只能绷直了双腿环上洪翼舟粗壮的腰身,既兴奋又期待地等待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然而洪翼舟戳进去后就不动了,把乔一成塞得满满的却不进行下一步。乔一成能感受到那巨物在自己身体里青筋的凸起,也可以感受到那灼人的温度,可偏偏洪翼舟就那么呆滞地放着,让被肏熟了的乔一成觉得怎么都不够!

“你……你怎么不动啊?”乔一成又急又气,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抱怨道。

“一家之主还没有命令,我不敢动呀。”洪翼舟坏心眼地说道,“你都没说要轻点还是重点,要快点还是慢点。”

乔一成终于被洪翼舟气哭了,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像奶猫一样地吼:“洪翼舟你个王八蛋!你怎么这么坏啊?你怎么就会欺负我啊?我不做什么一家之主了……你就帮帮我好不好?”

“真的不做一家之主了?”

“不做了,什么狗屁一家之主……我不要了……”乔一成眼泪狂涌,委屈巴巴地说道,“老公我好想你抱抱我……”

洪翼舟听到了自己想听的答案,也不再捉弄乔一成了,他一对大手箍着乔一成的腰身,摁着他开始凶狠地冲刺了起来,肉刃每一次都会退到洞口,又凶狠地闯进来,碾着乔一成的敏感点,给人顶得扁平的腹部都隆起一个小包。

乔一成可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没等他享受这份愉悦,他就不得不分神应对洪翼舟凶狠的驰骋,他被撞得头脑发昏双腿发软,连细细的腿都快环不住洪翼舟了,只能无力地垂在两旁。

在乔一成被肏晕过去的前一秒,他在想:以后再也不当一家之主了,太难了。

(全文完)

彩蛋:

昨天乔一成真的被洪翼舟抱着翻来覆去做了好几次,什么体位都试了一遍,收拾残局的时候还在浴室了被压在镜子旁腿交了一次,弄得乔一成第二天连站起来做早餐的力气都没有了。

洪翼舟知道自己犯了错,对自己的老婆要是不顺着毛撸估计会死得很惨,所以一大早就殷勤地起来,做早餐,给女儿扎辫子,送完了从楼上把老婆叫醒给老婆穿衣服,抱着老婆下来吃早餐。

一家三口的早餐,两个人神采奕奕,只有乔一成无精打采地嚼着肉包子。

“洪爸爸,我的作文得奖了,给你看!”洪乔丽兴奋地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奖状,说道。

“洪乔丽同学在省作文大赛中凭借《一家之主:我的洪爸爸》一文获得二等奖,以滋奖励。”洪翼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宝贝你要记住,咱们家的一家之主,永远只有你乔爸爸一个人,我们俩都要听他的话,对他好,知道吗?”

乔一成打了个寒战:一家之主不当了,送给我我也不当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