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1日

【洪翼舟X乔一成】父母爱情番外1:西装ntr

*伪ntr预警,有一种最高的境界叫做我给自己戴绿帽。

乔一成这人节俭踏实,毕竟是小时候过过苦日子的人,生活就讲究一个实在,明明都从当时跑新闻的小记者混高了好几级,可身上穿着的还是当初入职是弟弟妹妹给他凑的那套老气的黑西装。西装外套都穿得有些起球了,可他稍微刮一下熨平还能将就,每天换下来洗干净之后还要认认真真地挂好。

洪翼舟自己做的是高危工作,每天都灰头土脸的,大部分时间也都穿着制服,对服饰上没什么要求,两夫夫省下来的钱都给家里唯一的小公主洪乔丽做各种漂亮的小裙子,衣柜里上至精美汉服下至可爱jk应有尽有。

两个大男人也不太在意自己每天的装扮,可到了一起拍全家福时就犯了难了,洪乔丽自己挑了冰雪奇缘艾莎同款蓝裙子,两个爸爸倒好,一个还穿着起球了的就西装,另一个刚脱下制服穿这一件黑背心风风火火地就来了。

一张全家福拍出了三种风格,不伦不类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第二年拍全家福前洪翼舟吸取了上一年的教训,背着乔一成提前订做了两套西装,自己穿的是骚包的酒红色,给乔一成挑的是深蓝色,还是V领的设计,今年最时尚的纯欲风,正好可以把乔一成白花花的胸膛露出来。

乔一成收到礼物后嘴上虽然嫌弃洪翼舟浪费钱,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抱着衣服去更衣室换完了还要对着镜子反复打量好几遍,入迷得连洪翼舟偷偷从背后抱住他才回过神来。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你就不该再穿那套老气的黑西装,这款看起来年轻多了。”洪翼舟说着,手开始不听话地往V领衬衫里探,“不过这个V领好看是好看,太招摇了。”

“小洪同志啊,这里就应该是我批判你腐朽的思想了,现在的小年轻都穿这种新式西装,走在路上潮得很,哪里招摇了?”一向保守的乔一成一反常态地批评道,“我们那新来的同事都这么穿,走在路上还能被要联系方式呢。”

“乔一成好啊你,吃着碗里的开始想着锅里的,外面那些花花草草哪有家养的好?你越想穿我还越不让你穿!”洪翼舟这下就来劲了,更加光明正大地吃乔一成的豆腐,“这衬衫还是丝绸布料的,你看我这样慢慢扒下来像不像在拆礼物?”

乔一成赶忙握住了洪翼舟的手,严肃地说道:“这可是新的,别糟蹋东西你个败家玩意儿。”

“我不仅要糟蹋东西,我还要糟蹋良家妇男!小乔同志既然想要被要联系方式吃外面的糟糠菜,那我当然得奉陪到底啊!”洪翼舟的右手将乔一成的上半身紧紧锁住,左手开始隔着西装裤摩挲着乔一成的裆部,“你看看你穿成这样出门,你老公不会不放心啊?”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外遇剧本,喜不喜欢?”洪翼舟说着,贴近乔一成的耳朵慢慢地亲吻舔舐,耳朵本来就是乔一成的一个敏感点,只需要稍加挑逗就能让他缴械投降,“你老公会不会像我这样温柔地亲吻你?”

“说这种话也不害臊!”乔一成嘴上嫌弃着,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那种怪异让他觉得刺激得很,他甚至有些恍惚,眼前的人不是他的合法丈夫,而是见不得光的情人。身上穿着的也不是那套老旧起球了的旧西装,一切都是崭新的,连丝绸制的V领衬衫都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将乔一成网在其中,深情又温柔地触摸着。

“西装真好看,自己买的?”洪翼舟比乔一成入戏,这下他完全解开了乔一成的衬衫纽扣,伏在上面亲吻着乔一成的脖颈,他的胡茬没有刮,刺挠得乔一成痒痒的。

“没,他给我买的。”乔一成也进入了状态,说得小心翼翼的,说完这句话还怯生生地看了洪翼舟一眼,生怕他生气。

“那你们最近做过吗?”洪翼舟问着,冰凉的大手往乔一成的下半身一探,果不其然摸了一手的水,“下面那么湿那么热,不会昨晚就刚做过吧?”

乔一成的脸红得像是一颗熟透了的番茄,他们的确昨晚刚做过,现在被洪翼舟用第三者的语气说出来,像是被人捉奸在床似的,这样的羞愧与害臊让他无处可逃,只能沉默地点了点头。

“昨晚怎么做的,跟我说说。”洪翼舟入戏得很,此刻倒真的很像吃醋的情夫,脸上也出现了愠色,将乔一成的双手摁倒了头顶,胯部的巨物隔着西装裤开始摩擦着乔一成柔软的臀部。

“他和兄弟出去喝了酒,有点醉了……然后一回来就对我动手动脚,跟你现在一样就摸摸不进来,我想要了就主动骑了上去。”说完这段话,乔一成的耳朵都烫了,但双腿还是主动地盘上了洪翼舟的腰,等待着眼前人给他更加狠厉的惩罚。

洪翼舟哪里想得到这样入戏的乔一成竟如此火辣,探入两根手指慢悠悠地磨蹭想观察乔一成的反应,却没想到身下人媚眼如丝,眼眸里装满的都是熊熊燃烧的欲望,微微张开的小口也像是在勾引,勾引洪翼舟贴上去将他亲得迷糊。

洪翼舟虽然知道情夫丈夫都是自己,可此刻跟自己吃醋的他也在气头上,他怎么能容忍乔一成这样的媚态被别人看了去,他掐住乔一成的屁股肉用力地揉捏,还用力地拍了两下。乔一成身材纤瘦,可偏偏这股间就是肉多,轻轻一拍就能激起层层肉浪,有时候洪翼舟在床上什么胡话都往外说,还会问乔一成那大屁股是不是被精水泡大了,身子都被抱软了。

洪翼舟搂着怀中人,将乔一成的臀肉最大限度地掰开,露出中间后门与分身之间一张一合的肉批来,下面早就被前戏挑逗得彻底地打开了,只等洪翼舟戳刺进来进行最后一击。

“他抱着你做的时候可以不戴套,我今天也不戴,让你偷偷怀上我的种好不好?”洪翼舟脸上的表情真诚得很,可说出来的话却下流得不行,他这些话不像是在询问,倒是在命令。早就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乔一成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能顺从地点点头,他现在只想有一根大棍子撞进身体深处好好翻搅一番才好。

得到了允许的洪翼舟突然就闯了进来,下面的手指突然换成了真家伙还是让乔一成控制不住地大叫了一声,连环住洪翼舟腰身的大腿都紧绷了起来,爽得脚趾也微微绷紧蜷缩。

昨晚的洪翼舟也是这样顶撞他的,昨晚的洪翼舟还是老公,今天的洪翼舟就是因为吃醋暗暗较劲的情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哪里管乔一成适应了没有就开始凶狠地抽送了起来。下半身总被盛得满满的,上半身也没被放过,洪翼舟一下黏黏糊糊地亲吻乔一成的唇,那架势像是要把人亲化了,一下又啃咬着乔一成红肿的乳蒂,往V字衣领露出来的白花花的胸膛上面印草莓。

吻痕就是最证明主权的东西,带着这样密密麻麻的小草莓回家,乔一成是肯定又要被教训一番的,可此刻的洪翼舟身为“情夫”哪里会管那么多,他只知道要好好满足身下的人夫。所以他发狠地冲刺了起来,巨物一次比一次在乔一成的身体里探得更深,捣出更多的水儿来,他还要死死地摁住乔一成的身体,用阴茎钉住乔一成的肉穴往里头灌浓浆,把他所有的子孙都留在乔一成的肚子里。

乔一成哪里招架得住,他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像是被射大了,还快兜不住了,下面大张的小嘴就像破漏的瓷壶,一点一点往外溢白精。身体也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每吐出一股就要哆嗦一次,看起来上下都被玩坏了。

“夹紧一点啊,不然怎么怀上我的孩子给你老公戴绿帽。”

这句话也不知道哪点戳中了乔一成,他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难过挤满了他的胸腔,心也被挤得皱皱巴巴的,从中溢出来的苦变成了眼泪,从眼眶中漫了出来。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哭,嘴上明明还在凶狠地咒骂着洪翼舟的过分行径,可加上那呜咽的颤音听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倒让洪翼舟心疼得不行,一颗心都要被乔一成的难过泡化了。

“怎么哭了?”洪翼舟耐心地哄着,温柔地吻去乔一成的眼泪。

“我不要玩这种游戏了,你就是我的男人,咱们明明坦坦荡荡的……”乔一成气呼呼地说道,就算让他受委屈的是洪翼舟,可他还是时时刻刻地担心着洪翼舟,万事都为他着想,“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想你受到道德的指责。”

乔一成说完还在哭,有的时候情绪一上来真不是想堵就能堵得住的。洪翼舟也不急,就那么轻轻地摸摸他的发丝,亲吻他的指间,深情又庄重地唤他“老婆”。听到熟悉的称呼,乔一成的心也定了下来,情绪起伏也没有那么大了,乖巧地搂着洪翼舟,也轻唤洪翼舟的名字作为回应。

“洪翼舟永远是乔一成的好老公,名正言顺的。”

“嗯……名正言顺的。”

(全文完)

西装:hello,还有人记得我是要穿着来拍照的吗?现在都撕坏了全家福怎么办,冷抖泪。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