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0日

【樊牧】烹饪网课不是这么上的

  樊伟回家的时候,牧歌正站在厨房的洗手台后面,对着Ipad上烹饪网课。
  由于疫情的关系,剧组都停工在家,牧歌不用跟组,整天在家除了改剧本就是写剧本,即使牧歌再怎么热爱编剧这个行业,也免不了生出些抵触情绪,看到文字就犯晕。
  前几天在群里聊天的时候,听尤东东说最近开始学烹饪了,原因是不想让井然太辛苦。牧歌本来就会做菜,但是都是些家常菜,难一点的就不会了。他想趁着现在有空,不如干脆去报几个烹饪网校,可以学点面包糕点什么的,家里几个小朋友,像章远啊、君君啊,应该都喜欢甜食。
  这么想着,牧歌便就这么干了,为此他网购了一堆烹饪专用的器具,还特意买了条新围裙。
  只不过疫情期间,开张的网店不太多,能找到的几家还能发货的,卖的围裙都太过女性化,碎花、缎带、蝴蝶结是一样不缺,牧歌想着,反正也是趁着樊伟不在偷偷学的,便咬咬牙买了。
  不料樊伟今天因为漏带了一份文件,半路杀了个回马枪,刚好看到这一幕。
  此时的牧歌正穿着一条连衣裙式样的围裙,上半身是黑色的背心,胸口处还是花瓣领的设计,而下身则是A字形的裙摆,白底带花,腰间是一条粉色的缎带,在那纤细的腰间绕一圈后在前方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漂亮极了。而围裙下面是牧歌一直穿的灰色扩领针织衫,袖口因为怕沾到水而挽到了手肘处,露出两条白嫩的手臂。
  牧歌正跟着视频做着准备工作,哗哗的流水声甚至盖过了樊伟进门的动向,专心致志的人儿正在洗手台前洗着各种水果,草莓、香蕉、苹果……应有尽有,一旁还有放着备用的牛奶黄油,樊伟猜测,牧歌今天要做的应该是某种水果甜品。
  牧歌正弯着身子清洗手里的草莓,从樊伟的方向看过去,甚至可以看到领口下,那若隐若现的锁骨。
  樊伟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随手把手里的公文包和外套扔到一边,一边朝着牧歌走进,一边解开衬衫领口和袖口的扣子。
  
  「水果洗净后呢,切成适合的大小就可以放到一边备用了。最好是切成可以一口吃掉的大小,这样放到我们的松饼上装饰的时候呢,吃起来也可以比较方便。」
  
  牧歌根据视频上的教学,正准备转身去拿插在刀架上的水果刀,可一转身,腰身就被人搂在了怀里。牧歌发出一声小声的惊呼,直到鼻尖传来熟悉的古龙水味才安下心来,可一想到现在自己的装扮,又不自觉的红了一张脸,“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不希望我回来啊?早知道我不在家时,你是现在这个打扮,我就不去上班了。”樊伟一边抱怨地在牧歌的耳边小声嘀咕,一边低下头,在牧歌裸露在外的脖颈上亲了一口,脖颈处独属于牧歌的香甜体味传入樊伟的鼻息间,让他忍不住又张开嘴,在那嫩白的皮肤上舔了舔。
  牧歌的脖子向来敏感,那湿滑的舌头一接触他的皮肤,就让牧歌忍不住整个人一个激灵,就要挣脱樊伟的怀抱往一边躲,却被樊伟箍着腰牢牢地按在原地,并伸手取过一旁刀架上的水果刀递给牧歌。
  “小歌,视频里说让你把水果切成一口能吃完的大小。”
  牧歌接过水果刀又举起一个苹果,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身后的那人说了句,“你不回公司吗?”
  “你在赶我走么?”明明是一米八的上市公司总裁,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在撒娇。
  “我不是……”牧歌到底没忍心说重话,只好维持着腰间被紧紧束缚的姿势,开始削苹果。
  牧歌和樊伟都很喜欢吃苹果,不过樊伟只喜欢吃那种削好的,切成一块一块用牙签叉着吃的苹果,久而久之,牧歌就练就了一手削果皮的好手艺,有时候削完一个苹果连果皮都不带断的。
  可是今天有点特殊,苹果的果皮刚削到一半,牧歌就感觉到有一只手从针织衫宽大的下摆里探了进去,正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腹。
  “樊、樊伟……”牧歌轻喊出声,手里的苹果皮断成两截,由于手上都拿着东西,牧歌只能靠移动身体来躲避这种骚扰,只是他整个人都在樊伟的怀来,身体一往后躲,后背就紧紧贴在樊伟那微热的胸膛上。牧歌瞬间就不敢动了,而那两只作乱的手更加嚣张地开始往牧歌的胸口移动。
  “宝贝,不要停下来啊,苹果还要切成块呢。”樊伟说着舔了舔牧歌的耳垂,接着又把整个耳廓含在嘴里,并坏心眼地在那软骨上咬了口。
  “唔……”牧歌发出一声细微的低鸣,接着便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手里继续开始削苹果皮,只是这一次,连皮带肉地削下来好大一块,甚至连苹果最后都没拿稳,直接滚到了水斗里,发出“咚”的一声响。
  “牧歌,你不乖哦,怎么可以浪费食物?小的时候,浪费食物可是要打屁股的。”
  樊伟说着,两只手伸到了牧歌的小腹。牧歌在家穿着居家的运动裤,没有腰带,只有裤子前方打了一个收紧的绳结。樊伟抓住绳结的两端,往外一拉,绳结便扯松了。樊伟接着把运动裤连着内裤一起拉到牧歌的大腿根,从围裙后方的缝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露出的股缝和两瓣白嫩的臀瓣。
  樊伟把手伸到围裙里头,一手握住一瓣嫩臀,手心在那挺翘的臀尖处轻柔,牧歌随之发出几声难耐的轻哼,并随着一声清脆的拍打而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并不太疼,只是有些被吓到。
  “继续,宝贝。别再浪费食物了。”
  牧歌吞了口口水,他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了,可还是按照樊伟说的,把摔在水斗里的苹果又捡了回来,在水里冲洗干净后,一点点削皮,只是他削得很慢,果皮也比平时的厚上许多。
  牧歌把削好的苹果放在菜板上,用水果刀切成两半,再像平时那样切成小块,随着这些动作,牧歌的身上出了许多汗,脸色也越来越红。
  “宝贝,你是不是很热?”樊伟边说,边把那件针织衫的下摆往上翻,一点一点露出平坦的小腹、凹陷的肚脐、因为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可樊伟并没有解开外面的围裙,这使得牧歌每完成一次呼吸转换,胸前挺立的乳尖都会摩擦在棉麻围裙那稍显粗粝的布料上。
  牧歌的苹果切的很慢,他几乎已经站不稳了,两只手肘撑在洗手台前才好不容易支撑住身体,而站在他身后的樊伟正弯着腰,用舌头一点一点舔过他的后背,沿着脊椎从后心一直舔到腰际。这种刺激让牧歌全身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小歌,草莓不用切,我可以一口吃一个。把香蕉切成两截吧。”
  牧歌点点头,打开水龙头,在清水下洗香蕉皮。这时,樊伟的两只手从后方伸到前头,维持着把牧歌圈在怀里的姿势,把两只手覆盖在牧歌的两只手上,一手捏住香蕉的底端,另一只手握住整个香蕉,上下搓洗起来。
  樊伟的手带着牧歌的手,一上一下,牧歌自然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了什么,对于这种几近赤裸的性暗示,他整张脸红得几乎冒烟。
  等香蕉洗得差不多了,樊伟又握着牧歌的手,把香蕉放在切菜板上,另一只手握住牧歌的手,用水果刀,从中间将香蕉连皮切成两截。樊伟伸手捏住香蕉的一端,轻轻一挤,一端的果肉便从皮里脱落出来,樊伟拿起那空了的半截香蕉皮,两只手又探到牧歌的下面。
  “你做什么……”牧歌声音里带着些颤抖,接着,已经明显勃起的前端被套在又湿又冷的香蕉皮里,牧歌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龟头摩擦着残留在香蕉皮的根茎。香蕉皮里的温度对于勃起的阴茎来说低了些,却带来一种另类的刺激,被包裹住的马眼甚至开始不自觉地向外吐出液体,知道抵住残留在顶端的那一点点果肉。
  牧歌不自觉地发出一声难耐的轻哼,同时,他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后,樊伟包裹在西裤里的欲望正顶在自己的股缝上,樊伟隔着布料往前顶一下,手里的香蕉皮就配合着往后一压,这种带有明显暗示却又不是真刀真枪的动作刺激得牧歌不自觉的红了眼眶,尤其是,随着香蕉皮越变越窄,那块残留的果肉几乎要戳进牧歌的尿道里,被堵住的感觉让牧歌忍不住地浑身颤抖。
  “舒服吗,宝贝?”
  “樊伟,别这样……我难受……”牧歌的话语里带着浓重的鼻音,他扭动着腰肢,想摆脱樊伟的桎梏,却又被压进怀里。
  “小歌,你还没看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牧歌抬起头去看面前的Ipad——「在我们开始做制作松饼之前呢,要先把我们的烤箱预热到200°,在预热的时候,我们要把盛放松饼的铁锅也一起放进去加热。在这之后呢,再开始做面糊。」
  “小歌,他说要把锅子放进烤箱里去预热,锅子是这个么?”樊伟说着从一旁举起一个铁锅,在看到牧歌颇为艰难地点了点头之后就把那个铁锅放在牧歌的手上,“快点,预热吧。”
  牧歌点点头,转过身走了两步来到烤箱前,开始设定。而樊伟趁着这个时候,取过桌上融化的一点黄油,涂在牧歌的穴口。
  正在设定烤箱温度的牧歌膝盖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被樊伟拦腰一把抱住。樊伟的两根手指夹住一小块黄油,沿着穴口往里探去,冰凉的黄油在接触到小穴的温度后,一点一点融化,最后变成金黄色的油状。樊伟便用中指沾着那黄油直接探到牧歌里面,带着凉意的手指刚刺入穴道内,就被温热的肠壁整个包裹住,那肉壁一张一缩的像是在挽留,让樊伟不舍得出去,甚至又往里加了一根手指。
  两根手指配合着一点黄油,在小穴里划着圈,另一只手也没歇着,手掌托着牧歌两颗囊袋,手指上下搓揉着。樊伟的舌头卷着牧歌的耳廓,舌尖在耳蜗一进一出,唇舌离开的时候仍旧依依不舍地在那肉感十足的耳垂上留下个牙印,随后在在牧歌耳边低语道,“小歌,接下去呢?”
  
  
  「制作面糊我们所需要的配料很简单,2个鸡蛋、120ml的牛奶,低筋面粉、香草精5ml、白糖15g和黄油20g,如果不喜欢黄油的话,可以用椰子油代替,这样考出来的松饼里面也会带有椰子的清香。我们先把两只鸡蛋放在碗里打散……」
  
  “小歌,要打两颗鸡蛋。”
  牧歌按照樊伟说的,将一只做糕点用的玻璃宽口大腕拿到面前,由于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牧歌两只手肘依旧撑在料理台上,两只手臂把那巨大的玻璃碗圈在怀里。牧歌的一只手抱着碗沿,撑起半个身体,空出一只手去够不远处的鸡蛋,牧歌小心翼翼地将一颗圆润雪白的鸡蛋握在手里,可下一秒,那颗鸡蛋就在前列腺被碰触的同时被牧歌捏碎在手里,透明的蛋清和金色的蛋黄浑浊在一起,沿着牧歌的手臂滴落在料理台上。
  “啪”的一声,樊伟又在牧歌的臀尖上拍了一掌,没有用力,可足以让牧歌整个人颤抖不已。
  “小歌,不能浪费粮食哦。你要知道,母鸡把鸡蛋生出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樊伟边说边用两个手指撑开牧歌的小穴,随后取过一枚鸡蛋,将那冰凉的蛋壳贴在牧歌的穴口。
  “不要……樊伟……我不行的!”牧歌可怜兮兮地求饶着,额头上全是汗水,他转过头看向樊伟,黑亮的圆眼睛里蓄着点点水光。
  樊伟轻柔地吻了吻牧歌的眼睛,柔声安慰道,“傻瓜,我不会这么做的。”
  随后,樊伟将那颗鸡蛋放到牧歌摊开的手掌上,却又在牧歌即将接过的那一刻收了回去。牧歌急得嘴里发出一声带着几分撒娇的呻吟,樊伟低笑了一声,随后当着牧歌的面,将这颗鸡蛋敲碎了,打进牧歌面前的大碗里,接着又十分流利地打了第二颗。
  牧歌轻呼出一口气,随后取过打蛋器,顺时针地在碗里搅拌起来。一开始,牧歌还能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可很快,樊伟的手指开始和牧歌保持同样的速度在小穴里进出,牧歌的打蛋器在碗里转一圈,樊伟的手指就在牧歌的小穴里打一圈,最后还坏心眼地故意顶在小穴里的那一点上。
  站不稳的牧歌只能把两只手臂架在碗沿上,一只手抓着打蛋器,在蛋液里一圈一圈的搅拌着。
  樊伟扩张的手指已经加到了四根,并拢成爪,在牧歌的小穴里翻搅着,指节上沾着莹润的水渍,一进一出发出“啧啧”的水声,让牧歌羞耻得不行。
  “小歌,我快撑不住了,有没有什么东西?”樊伟说着伸手去捏牧歌的乳头,那两颗被布料反复摩擦过的肉粒已经完全挺立了起来,被樊伟用两根手指夹在中间轻轻拉扯着。
  “唔嗯……”唇齿间发出羞人又甜腻的呻吟,牧歌闭着眼睛,从料理台上取出一瓶备用的椰子油递给樊伟。
  樊伟接过瓶子,一打开便是一股清甜的椰香。樊伟将椰子油倒在手里,巴掌大小的椰子油瞬间少了一半。乳白的油状物很快被涂抹在牧歌的臀瓣上,将两瓣臀肉滋润得油光水亮的,配合那略显暧昧的颜色,看起来淫荡极了。
  可这会儿牧歌的围裙还穿在身上,运动裤已经掉到了小腿上,这幅半遮半露的模样更加让人心猿意马。
  樊伟咽了口唾沫,解开自己腰间的皮带,甚至来不及脱裤子,就掏出自己那根硬到微微发烫的东西,直接拍打在牧歌的臀肉上。
  牧歌长得瘦,也就屁股上能有几两脂肪,脂肪积聚的地方体温偏低,碰上樊伟那根比正常体温高出些许的玩意儿,便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又被樊伟抱着腰抓了回来。牧歌的一条腿被樊伟抬了起来,运动裤的一端被拉到脚踝处,从脚尖褪了下来,露出雪白的一条长腿。那长腿被曲起来放在料理台上,露出小腿上浓密的腿毛和挂在脚踝处毛茸茸的纯白色居家袜。
  身后的肉穴因为两腿大开的关系完全暴露在樊伟的视线里,粉色的菊穴沾着乳白的椰子油和金黄色的黄油,看上去色气满满,小嘴一张一翕的像是在对着樊伟求欢。
  樊伟将剩下的椰子油又倒出大半瓶抹在自己的阴茎上,龟头抵着那收缩的小穴,就要往里顶。柔软的内壁包裹住龟头,让樊伟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也不知是牧歌的小穴当真太过紧致,还是樊伟故意的,巨大的阴茎就插进去半截,剩下一半紫红的肉棒露在肉穴外,吊的牧歌不上不下的。
  
  「鸡蛋打散后,倒入牛奶和细砂糖,继续搅拌。」
  
  “牧歌,该倒牛奶了。”樊伟说着,把手边已经事先倒进量杯里的牛奶递给牧歌。
  牧歌红着眼睛,颤抖着手接过,一只手抓着打蛋器,另一只手开始往碗里倒入牛奶,谁知樊伟这时却突然一个挺身,露在外面的半截阴茎完全没入牧歌的穴道内,牧歌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同时,手里的牛奶洒出了一大半。
  “牧歌,你可真不乖。”
  牧歌红着眼睛咬了咬嘴唇,小声嘟囔了一句,“樊伟,你欺负人。”
  樊伟发出一声低笑,又吻了吻牧歌的脖颈,出声安慰道,“我不欺负你,我帮你可好?”
  樊伟说完,把细砂糖撒进碗里,接着握住牧歌抓着打蛋器的手,开始在碗里搅拌起来。樊伟搅拌的速度很慢,他抓着牧歌的手,在碗里转了一圈,同时阴茎也随着这动作深插到底,随后扭着腰,将小穴里的肉棒稍微调了个方向,顶端的龟头带着一点弧度,在退出的时候,刚好擦过牧歌的前列腺。
  牧歌哪里受得住这种折磨,他本来就只有一条腿勉强撑在地上,这会儿身体软得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直往地上坐,被樊伟从背后一把拦腰抱住,架在料理台上的那条腿又被往上抬了些许。樊伟干脆不去管那碗里的面糊,一只手箍着牧歌的腰,一只手架着那条细腿,直接在牧歌的小穴里抽插起来,动作又猛又恨。
  “不要……唔……樊、樊伟,太快了……”
  牧歌这会儿大半个身体都趴在料理台上,搅拌器从他的手里滑落下来,粘在铁圈上的一点面糊飞溅起来,掉落在牧歌的额头、眼镜和脸颊上。牧歌感觉到自己的阴茎涨得快要爆炸,樊伟每次退出,都是一次对前列腺的刺激,让牧歌每次鼠蹊部都感到一阵疲软,几乎把不住自己的精关。
  牧歌忍不住将手偷偷移到自己的下面,掀起围裙的一角,手就要往里探进去,却被樊伟一把抓住了手腕。
  “樊伟……我想射……”牧歌红着眼睛说道,如此色情的话语让向来内向的牧歌忍不住一张脸红到了耳朵根。
  “小歌,现在还不行,我们先做蛋糕。”
  牧歌难受地发出一声呜咽,像是只可怜的小兽,又带着甜腻诱人的欲望,勾引的樊伟挺着腰又往牧歌的小穴里抽送了两下,每次都猛地挺到最里面,又慢慢抽出半截,又爽又磨人。
  牧歌一口气将剩下的配料都倒了进去,也没工夫管视频里的步骤和配方了。倒面粉的时候甚至没有过筛,一股脑都倒了进去,飞溅出一大半,撒的牧歌脸上和手臂上都是雪白的粉末。牧歌半趴在料理台上,腰根本直不起来,只能抬起两根手肘,举着打蛋器慢慢的搅匀。
  “怎么都是面粉啊。”樊伟边说,边伸出手掌,沾满了洒在桌上的面粉,随后将手伸到围裙下面,两只沾满面粉的手掌沿着牧歌的腰腹抚摸到胸口,食指指腹搓揉着两颗红色的肉粒,配合着面粉带着丝滑的颗粒感,让牧歌不自觉地收紧小穴。樊伟被夹得又疼又爽,张嘴咬了口牧歌细长的脖颈,又接着用那修圆的指甲刮蹭着两颗乳头。
  “不要了,樊伟……我好难受……让我射吧……”
  樊伟不自觉地笑出声,湿热的气息喷在牧歌的锁骨上,牧歌又是浑身一颤,他真的快挺不住了。
  牧歌感觉到樊伟的手滑到他的下身,那盖在龟头顶端的香蕉皮已经被染上了牧歌的体温,樊伟坏心眼地在那饱胀的柱身上揉搓了两下,这让牧歌整个人都不自觉地颤抖,两只眼睛难耐的闭起,眼角甚至还划过一滴生理性的泪水。
  樊伟舔了舔牧歌的眼角,同时将那香蕉皮拉开些许,被短暂解放的马眼立刻涌出乳白的浓精,可瞬间樊伟又把那香蕉皮盖了回去,这种刚获得释放又立刻被禁锢起来的压抑感让牧歌几乎发疯,他不断摇着头,嘴里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眼泪都不自觉地向外溢出更多。
  “小歌,你该说什么?”樊伟说着又暗示性地往牧歌的小穴里顶了几下,这几下用力极了,肉体拍打的声响同时折磨着牧歌的身心。
  牧歌红着眼睛,两只手难耐地抓住料理台另一侧的边缘,被咬得艳红的唇瓣上下开合,小声嘟囔了一句,“求求你,老公……”
  樊伟自然听见他说了什么,却装作听不见,身下挺弄得更加用力,“你说什么?小歌?我听不见。”
  牧歌呜咽了一声,随后两眼紧闭,像是用尽全身力气那般,冲着樊伟大喊道,“求你了,老公!”
  “真乖。”樊伟奖励般地在牧歌唇上轻啄了一下,接着又有些心疼地在那红肿的唇上舔了舔,随后才慢吞吞地揭开盖在牧歌马眼上的香蕉皮,为了防止有果肉残留,樊伟还十分好心地在牧歌的马眼处用拇指揉了一下,指腹刚离开,牧歌便再也控制不住,一边呻吟着一边泄了出来。
  牧歌身后的肉穴因为射精的关系,越收越紧,樊伟趁此抓着牧歌的腰又是一轮猛烈的抽插,直到牧歌浑身疲软地摊在料理台上,才稍作停顿。
  瘫软在料理台上的牧歌看起来可怜极了,围裙的缝隙间露出满是汗水的半个裸背,细白的脖颈上全是樊伟留下的吻痕和牙印,两只手无力地垂在料理台外边,脸上和手上都是溅出来的面糊,像只孤苦无依的小花猫,被人弄得脏兮兮的。
  牧歌的眼镜不知何时从脸上滑了下来,一条镜腿挂在碗沿的外侧。而那个装面糊的大腕还在牧歌的脑袋边上,里面的面粉还没搅匀,白色的一点粉末点缀在碗沿上。
  正处在不应期的牧歌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架在料理台上的一条腿也滑了下来,虚虚地撑着地板。后穴更是软得一塌糊涂,让樊伟轻易地就插到了最里面。牧歌鼻腔里发出一声软绵绵的轻哼,随后才意识到,埋在自己菊穴里的那根东西还硬得吓人。
  “你怎么……啊……”牧歌几乎说不出一句整话,被樊伟按着腰狂肏了几下,刚释放过的阴茎又逐渐硬挺起来。
  樊伟把牧歌的眼镜收起来放到一边,接着牧歌没干完的活,三两天就把碗里的面糊搅了个匀,这才又把大腕塞到牧歌的怀里,“小歌,该进烤箱了。”
  
  「做完面糊,我们就要进烤箱开始烘烤了。我们先将实现准备好的黄油放到预热过的铁锅里,轻轻转动铁锅,让融化的黄油覆盖过整个锅底。随后,将制作好的面糊倒进去,就可以开始烤制了。烤制时间是200°,20分钟。」
  
  牧歌撑着身体站起来,站起身就往边上的烤箱走去。樊伟紧紧贴在他的身后,牧歌往前走一步,樊伟就赶紧跟上去一步,硬挺的阴茎随着走动在牧歌的小穴里一进一出,牧歌每走一步,就能明显的感觉到樊伟的那根东西坚硬地膈在他的股间,两人紧紧相连,像极了掌机里的贪吃蛇。
  好不容易走到烤箱前的牧歌,一直手紧紧扒着烤箱的把手,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站稳。他打开烤箱的盖子,就要去取锅子,这时,樊伟听见身后的教学视频说道——「预热过的铁锅会很烫,所以一定要注意安全,戴好隔热手套。」
  而眼前,牧歌正空着手,要去取那铁锅。
  “牧歌!”樊伟赶紧伸手去拦,手掌包裹住牧歌的手指,手背却不慎贴在那滚烫的锅柄上。
  “嘶……”
  “樊伟!”
  两人一起收回了手,牧歌将樊伟的手翻过来细细查看,幸好接触面积不大,又只是一瞬间,樊伟的手背上只是有一点红,并不是太严重。
  “让你胡闹!”牧歌小声责备了一句。
  而樊伟却仍旧没心没肺地把牧歌抱在怀里,顺便还挺了挺腰,“我没事。”
  ……小樊伟还硬着,看来确实是没事。
  樊伟不敢再造次,乖乖地等牧歌把面糊放进烤箱,等到烤箱的盖一盒上,牧歌就被樊伟一把拦腰抱起。牧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被人放到了料理台上,正面朝上。
  “宝贝,我真的忍不住了。”
  樊伟说着就开始扒牧歌的衣服,先脱了两只袖子,再从围裙下面把那件针织衫从领口处脱下来,牧歌的上半身被脱得一干二净,唯独那件碎花围裙还罩在身上。
  牧歌算是知道樊伟的意图了,脸红的一塌糊涂。
  牧歌的围裙领口是绑带式的,高度可以调节,樊伟故意把领口往下调,露出两颗红肿的肉粒。樊伟舔了舔嘴唇,终于低头,将那肖想已久的果实含在嘴里,用舌尖打着圈,反复舔弄。
  空虚的小穴因为受不住这刺激,一下一下的收缩着,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樊伟将牧歌的两条长腿掰开,手掌在那柔嫩光滑的大腿内侧爱不释手地揉了两下,这才扶着已经坚挺的阴茎,往那泛红的肉穴里插了进去。
  牧歌的小穴这会儿已经被樊伟肏软了,樊伟每次从穴道里退出去,都能带出点穴口上的软肉,看起来依依不舍的,又红又湿。
  牧歌大口喘息着,无法抑制的呻吟声破口而出,两条长腿被弯折起来压到胸口,门户大开,任凭那人肏弄着,不断开拓耕耘。
  等樊伟终于把一肚子子孙根泄在牧歌肚子里时,他们的松饼早就已经考完了。牧歌被肏得肚子胀胀的,等樊伟退出来时,就看见乳白色的精液混着椰子油,带着点清香流了一桌子,画面看起来淫靡极了。
  樊伟没忍住,低下头封住牧歌的嘴唇。樊伟之前才把牧歌脸上的面糊一点点舔干净,这会儿,吻里还带着点甜味,牧歌用舌尖勾着舔了舔,觉得味道还算不错,刚想退回去,又被樊伟舔着舌经勾了回来,又吮又舔。
  一吻结束,小樊伟又变得精神奕奕,牧歌一看知道要遭,往后退着要跑,被樊伟抓着脚踝架在肩上,勃起的阴茎借着小穴里的精液顺利地插到了底。
  “嗯……”牧歌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刚想把身上那人推开,就感觉到小穴里那根完全硬了起来。
  “别……松饼好了,那个要趁热吃的!”牧歌还想试着努力一下。
  “没事,我现在也是趁热吃。”樊伟边说边把牧歌压在料理台上,“我觉得该先加点装饰。”
  说完,樊伟把牧歌准备好的草莓用嘴叼过来,放到牧歌的乳头上,还故意用那带着颗粒表皮在乳头上来回蹭了蹭。
  牧歌再次腰软得直不起来,只能像条砧板上的鱼,躺在那里任人宰割。
  樊伟笑了笑,开始动手继续吃他的甜点。
  至于烤箱里的那个……大约是失败了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