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0日

【朱白】老夫少妻

朱老爷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有钱人,万贯家财却无人继承。他长得好看,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看人深情得很,不少女生倾慕于他。村里的媒婆给他介绍了数不尽的好女孩,可他就是跟性冷淡似的谁都瞧不上,久而久之村里也就有了他不行的传言。正当村里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就这么孤独终身了,却没想到他却在他四十岁那年带回来一个十岁的小孩,唇边还有一点痣,对外宣称是他的养子,但实际上连姓氏都舍不得给人改。

那个小孩还是叫白宇。

白宇从小就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只要他开口要,朱老爷天上的星星都能给他摘下来,他被溺爱成一个混世小魔王,在朱家村里横着走。

一开始只是干一些恶作剧,朱老爷嘴上就训斥几句让他去跪佛堂抄佛经这事就算完了,可这次他直接捅了个大篓子——把县老爷的大公子脑袋给敲破了。家财万贯也怕权势滔天,商人最怕的就是那些官老爷给他们使绊子,这事盖不下来,朱一龙也只能忍痛惩罚白宇。

“为什么打他?”朱一龙脸上看不出情绪,这么冷冰冰地质问让白宇心里没底。

“他非说我是个不男不女的玩意,还上手要来扯我衣服。”白宇撅着嘴,又委屈又生气,愤愤地说道。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和那些人厮混在一起,我有多少次跟你说过你和别人不一样,就是说不进你心里去是吗?这次人少你还能打得过人家,下次要是那混球叫人呢?”朱一龙的语气冷漠,连手上拿着的戒尺都像是化作了猛兽,张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等着狠狠撕咬白宇,“跪下!脱裤子!这次我非叫你长点记性不可!”

白宇今年已经十七岁了,青春期的孩子像是抽条的青芽一样长得飞快,明明是几个月前刚请的裁缝过来定制的衣裳,现在早就穿成了九分裤,露出细细白白的脚踝来。他站在那就跟小白杨似的又薄又坚韧,瞪着一双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朱一龙,眼里似有怒火与不甘。

朱一龙也舍不得这样罚白宇的,原本真想做做样子糊弄过去得了,但他一想到如果当时白宇以少敌多败下阵来会是什么下场,他就气得不得了。这次体罚朱一龙也是动了真格了,成心要白宇长长记性,让他知道自己身体的怪异之处。

白宇的身子特别敏感,下半身的构造也与寻常男子不太一样。他有两套生殖器官,阴茎与正常男人差别不大,就是底下两颗卵蛋换成了一条小小的细缝,不仔细去探还发现不了,但轻轻一揉那儿就会涌出一股蜜液来。好几次白宇出去外面疯玩回来总要换亵裤,小花唇根本就兜不住水,一兴奋就会往外冒粘液,像是随时做好了性爱的准备,等着其他人过来采摘。

朱一龙当初领养白宇不为他改姓就是动了坏心思的,他才不愿把自己钉在贞洁墙上给白宇当爸爸,也舍不得自己那一手养大的孩子便宜了别人家,所以他一开始就把白宇当小媳妇养,打算等白宇成年后就去扯证安定下来。可他没想到自己这小妻子无法无天,还要挑战他的权威来。

第一尺落下去时白宇疼得全身都止不住地哆嗦,火辣辣的疼痛铺天盖地地袭来,眼眶也一下子就红了,可他还倔强地摇着自己的下唇不服软,仍然像只警惕的小狼一样瞪着朱一龙。白宇的身材纤瘦得很,唯独屁股那块最有肉也最稚嫩,留下的血肿显眼得很。

第二尺朱一龙就稍微收着点劲了,可这次对于白宇却是更深的折磨,因为这次下尺的位置微微往下滑了一些,有一半正正地拍在了阴茎下的小缝口上,一下子肥大的瓣肉就像发面的馒头一样肿了起来。

白宇疼得整个人缩成一团,他双腿之间的肉缝疼得他不敢合拢双腿,只能微微岔开任由钻进来的空气奸得他一下一下地哆嗦。肉缝也不受白宇的控制了,只一张一合地微张,冒出一小股带着香甜气味的蜜水来。

白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般淫荡,竟然还能被这样的疼痛折磨得阴茎勃起。他甚至觉得那冒水的肉缝也瘙痒得很,急需有什么大东西进去捅一捅搅一搅才好。这样的认知将白宇整个人彻底撕裂,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阳刚的男子,即使下半身长了一条破缝也对他影响不大,可此刻自己却像个痴女一样渴求另一半的抚慰……

白宇勾着朱一龙的手往自己的身下摁,他才十七岁,从小也没有母娘教他关于那方面的事情。没有人告诉他接下来该做什么、怎么做才好,他只能遵从自己的本能去寻求来自朱一龙的抚慰与疼爱,好缓解小缝的瘙痒与空虚。

“叔叔……好叔叔,你帮帮我。”白宇红着眼睛哀求道,他的语气真的好可怜,可怜得让朱一龙一下子心就软了。

“做了那种事,你就要当我的妻子了。”朱一龙虽然心软,但有心引白宇入套,这点耐性还是有的。为了获得更多,他可以选择暂时放弃一些东西,“入了这朱家的门,你就不能出去跟你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只能乖乖躺在这卧榻之上,每晚每晚等着服侍我,你可能做到?”

白宇贪玩,这是他身为一个未成年孩子的天性,可他这如树上的樱桃一般淫荡的身子也被刚才戒尺的鞭打催熟了。现在他几乎是丧失了思考与选择的能力,他只知道朱一龙疼他爱他,舍不得他受折磨,所以他会无条件信任与顺从朱一龙,他遵从自己作为动物的本能。

“龙哥……好叔叔,你抱抱我疼疼我好不好?我什么都会乖乖做,你让我干什么都成,帮我揉揉那痒处。”白宇真的快被欲望吞没,什么好话都说尽了,为了求得朱一龙的一点怜爱。

都说女人是用水做的,怎么到了雌雄同体的白宇身上也适用呢?朱一龙的东西一闯进去,白宇当真就像化掉了一样,软成一股汪汪的春水挂在朱一龙身上,下面窄小的细缝也成了朱一龙的几把套子,被硬拗成巨物的形状。

白宇那缝当真好小好窄,朱一龙刚闯进去就觉得自己像是钻进了什么又窄又嫩的暖绸缎里,若不是白宇被自己从小养到大自己心里有数,朱一龙都要以为他是什么阅人无数的浪子,不然怎么里面的媚肉会这样无师自通地亲吻他、吮吸他。

朱一龙一进去就进得好深,像是一下子就要讲白宇碾坏,白宇还是个初学者,在这方面就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他哪里知道自己被撞到的地方就是自己的G点,也不清楚自己早就被催熟的稚嫩子宫也可以受孕。他就那么在朱一龙编织的欲海下浮沉挣扎,像一棵浮木一般飘飘荡荡、随波逐流。

又是一波快感的高潮袭来,白宇颤抖着猛地昂起头来,下半身不受控制痉挛发抖,他把自己绷成一张蓄势待发的弓,又攀上了一层快感的顶峰。这下他的阴茎不需要抚慰与触碰就会不受控制地往外冒稀白的精水,不浓,味道也不烈。白宇到底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手淫也是常有的事情,可他现在明显就找到了比手淫还要舒服千倍万倍的事情。

原本细缝在挨打之后就红肿得不得了,现在被朱一龙的分身这样蹂躏更是卡得死紧,高潮时里面堵着的蜜液漏不出去,只能那么淅淅沥沥地灌在朱一龙的柱身上,又被顶着重新往回送。

白宇喘着粗气,小腹急促地起伏收缩着,软批也不受控地绞进钻进身体里的东西。被内射中出时,白宇忍不住哭叫了出来,微张着嘴任由口腔里兜不住的津液从嘴角冒出来,双腿被架在在空气中乱蹬。一阵惊呼过后,他的肚子被灌得满满的,刚刚射过精水的阴茎又开始淅淅沥沥往外冒水,这次冒出来的是味道更为腥臊、颜色也要偏重一些的尿液,打湿了白宇的下半身。

软嫩的臀部上面的鞭痕还往外渗着血珠,被尿液那么一淋一刺激愈发疼痛了起来,他把整个人缩成一团窝进朱一龙的怀里。今天他是真的吓坏了,也疼坏了,朱一龙从未对他展示过如此凶狠的一面,他现在急需朱一龙的怀抱与亲吻来给自己的心灵与身体多一点点的抚慰。

就算是一句轻飘飘的承诺也无所谓,他很容易满足,只要能够被爱。

过了许久,朱一龙伸出手罩在白宇的脸上,两片嘴唇干燥又艳红,微微翕开一条小缝,用一种被煮化了的蜜一般的声音黏糊糊地说道:“老公爱你,永远陪你。”

无论是什么关系,是养父子还喜欢兄弟,甚至说是老夫少妻,只要白宇能陪伴在朱一龙的右侧,他便觉得满足。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