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朱白】男校

白宇刚从师范毕业就考进了书育男校,还没等他到校长室报道就被教务主任通知到高三一班担任班主任了。

白宇一开始还有点高兴,不过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这个年纪的男生全都是一群叛逆的毛头小子,班主任交给他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担任,只能说是因为其他的老师都不愿意担这个责任罢了。

白宇整了整教案,有些头疼的按着额角从办公室走进了教室,还没踏进教室的门就听见教室里吵吵嚷嚷的不像话。

“咳嗯。”白宇走到讲台后面,放下教案,手握成拳放在嘴边上咳了一声,教室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了下来,男生们都停下吵闹看向讲台上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白宇。

“嗯,总算是安静了。”白宇笑着眯了眯眼,眼角弯成了弯弯的月牙,“我是你们的班主任,白宇。其实你们也看得出来,我大不了你们几岁,比起师生,我更希望跟大家都能成为朋友,以后你们有问题都可以找我。”

白宇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教室的角落处传来明显的嗤笑声,他不禁挑了挑眉,看向了出声的方向,“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朱一龙慢慢的从课桌上坐直了,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眯着眼上下打量了站在讲台上的白宇,“没什么,白老师。”

白宇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想着这个出声的男孩或许是想来给自己个下马威,本来都准备找他来练练手了,结果一句轻飘飘的“没什么”就把他的念想打了回去。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上课。”白宇打开了教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授课的内容,安静的教室只听见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的声音。

朱一龙趴在桌子上又瞧了一眼专心在讲台上上课的人,细瘦的胳膊,他一只胳膊就能搂住的纤细腰肢,修长的双腿,明明身材薄得像是纸片,屁股却又圆又翘,就像是一颗已经成熟的蜜桃,引诱着人想要啃上去一口。

朱一龙突然觉得有些口渴,眯着眼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胶着的眼神从白宇的屁股上挪开,看向了窗外沙沙晃动着的树叶。

夏天了,正是吃桃子的时候呢……朱一龙闭着眼想了想咬下一口,嘴中满是丰茂的桃汁,唇边扬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白宇是个性格开朗的,很快的就和班里的男生们打成了一片,下了课还会约着一起打球。

白宇虽然已经是成年人了,下巴上还留着明显的胡茬,可长相却又甜又奶,抛球的时候不小心从衣服的下摆处露出一小节纤细的窄腰,下课的时候总是惹得校门在围了一群小女生,尖叫着在栏杆外头喊“崽崽”。

白宇也不介意,投进球了就得意的挑挑下巴,像是雨刷器似的挥着胳膊回应着女生们的尖叫,没投进就尴尬的挠挠后脑勺,眼中透着不好意思的浅笑。

朱一龙也会打球,可是他却从来都不参与,只是静静的坐在球场边看着书,偶尔抬起头看向球场中挥汗如雨的白宇,眼神像是贪恋的要把他紧紧的包裹起来。

夏天似乎还很长,燥热的天气好像将他的血液也烧得沸腾起来,耳边一声紧接着一声的蝉鸣,吵得人更难安静下来。

朱一龙终于忍不住,合上书从球场边的石椅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白宇走得更近。白宇此时正在中场休息,捧着矿泉水瓶咕咚咕咚的补充着水分。

“老师,我有话想跟你说。”朱一龙走近白宇,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的说到。

“嗯?什么事?”白宇咽下一口水,转头看向朱一龙。

男生的身高明明比自己还矮了一点,可是却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白宇忍着本能的冲动才没有往后退一步。

“我想私下跟老师说,不行吗?”朱一龙的眼神突然变得委屈起来,可怜巴巴的眨了眨圆圆的鹿眼,耳尖泛着可疑的暗红色。

白宇立马反应过来,想是朱一龙有不能跟他人说的事情,一股身为人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将手里的篮球抛给了一边的学生,“你们继续,我有点事先走了。”

学生们倒也没在意,便不管白宇自己玩了起来。白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朱一龙,带着人到了运动休息室。

“行了,这没人了,你说吧,什么事。”白宇四周看了一下,确认休息室里没有其他人,将门反锁了起来,拿出自己存放在这的毛巾擦了擦脸。

“老师,我喜欢上一个人,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告诉他。”朱一龙有些苦恼的皱起眉毛,随意的坐在了长条的凳子上,仰着头看向白宇,眼中泛着水润的波光。

“那不是挺好的嘛,哈哈哈哈,你去表白不就行了?”白宇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学生的情感问题,鼓励的拍了拍朱一龙的肩膀,“年轻人,勇敢一点嘛。”

“可是老师,我喜欢的是男生,也能告诉他吗?”朱一龙抿了抿嘴,直勾勾的盯着白宇脸上的神情。

“这……”白宇愣了愣,一时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年纪的孩子,对情感还处于比较懵懂的状态,必须得好好正视才行……想到这,白宇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他?不是一时新鲜?”

“我确定。”

白宇没想到朱一龙连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自己,再看了看他的眼神,便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伸手揉乱了朱一龙的头发,“那……也没关系,我觉得,只要你是真心的对待对方,即使他拒绝了你,你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了他,至少自己不会后悔。”

“老师真的这么觉得吗?”朱一龙抬手捉住了白宇细瘦的手腕,却并没有放开,而是拉扯着他将他扯得弯下腰来,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嗯……当然……只要你好好跟他说,我相信没问题的。”白宇觉得这样的距离有些太近,耳朵不自觉的开始发烫起来,朱一龙灼灼的眼神弄得他心跳都有些不对劲起来,别过眼避开了朱一龙的视线。

“老师你不想问我喜欢的人是谁吗?”朱一龙凑到白宇的耳边,轻轻的在他的耳朵上吹了口气,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的手里抖了一下,却没有避开的意思。

“是,是谁?”白宇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竟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响,咚咚,咚咚,像是要把自己的耳膜震破一般。

白宇脑子里冒出诡异的想法,如果这时候他突然说喜欢自己,自己该怎么回答?下一秒白宇就立马否定了自己的荒唐念头,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自作多情。

“老师,我喜欢的,是你啊……”朱一龙轻轻一个用力,将白宇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用手按着他的后脊背,将人扯得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手掌顺势的搂紧他的细腰,低下头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吻。

“唔?”白宇惊得往后缩了一下,朱一龙的话虽然轻轻的,却像是在他的心上投下了一块石头,震得他不知该如何动作,只能抬起手推拒着朱一龙靠近自己的胸膛。

“老师……你不是说只要我是真心的就没有问题吗?”朱一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搂紧了退缩的白宇强硬的吻着他的唇,牙齿轻轻的啃咬着他柔软的唇瓣,手指溜进衣摆,抚摸着他腰上细致的肌肤。

“你先松唔……”白宇刚说出口的话就被朱一龙堵进了喉咙里,气得想抡起拳头打过去又被快速的捉住,张开的齿瞬间被朱一龙蛮横的占领,笨拙的搅弄着他的舌头,吸得他的舌根有些发痛起来。

“唔……”白宇很快就被吻得喘不上气来,挣扎的力道也变得小了点,喘息着瘫软在朱一龙的怀里。

“老师……我真的喜欢你……”朱一龙松开了白宇的唇瓣,分开的唇齿上挂着一丝细细的银线,捧着他的脸颊又吻了吻被自己吮吸得红润的唇瓣,手掌往上滑进了白宇的篮球衫里。

“老师……我会让你同意跟我交往的。”朱一龙不容白宇拒绝的撩起衣摆,将他的将手扣在腰后,一手撸起他的衣摆,低下头咬住了胸口上朱红色的乳尖。

“唔……你……你松开我……不可以……我,我是你老师啊……”白宇被乳尖上传来的酥酥麻麻的快感弄得打了个颤,被朱一龙拉扯着手腕被迫的挺高了胸口。

乳尖被吮吸的啧啧作响,小小的乳头被舌尖不停的撩拨着挺立了起来,牙齿轻轻咬住乳尖,用粗糙的舌苔快速的刮过,惹得白宇一阵又一阵的轻颤,咬紧了唇瓣,眼尾泛着浅浅的红。

“老师……你也不讨厌我对你这样,对吗?”朱一龙见白宇并没有很明显的抗拒自己,眼中划过了然的笑意,手指顺着他的腰线向下抚摸,钻进裤子的松紧带,揉捏着软软的臀肉。

白宇喘了口气没有答话,耳廓却逐渐的通红起来,扭着脸避开朱一龙看着自己的视线,“我,我是你老师,你不可以……”

“不可以什么?老师你不如说的更具体一点……”朱一龙吻了吻白宇发烫的耳朵,嗅着他脖颈处轻微的汗味,手指顺着臀缝往前抚摸,从后面握住了白宇胯下半硬起来的肉棒。

“唔……”白宇的身子颤得更厉害了,不自觉的抬高了屁股更方便朱一龙的抚摸,肉棒被撸动着完全硬挺了起来,颤颤的垂在胯下,前列腺的粘液将朱一龙的手心濡湿了一片。

“老师……你看你下面这么硬了……我帮你弄出来好不好……”朱一龙在白宇的耳边诱哄着,牙齿轻轻的咬了咬白宇的耳垂,抱起白宇让他站了起来。

朱一龙压着白宇的上身趴在凳子上,双腿叉开的站着,在他的身后将裤子脱了下来,一手将挺立的肉棒压下来,抬起头含住了硬挺的肉棒。

“唔啊……不……不行……哈……”白宇晃了晃迷糊的脑袋,腰肢却往下压得更弯,翘高了屁股,臀肉轻轻的抖动着,粉色的穴口一张一合的紧缩着。

朱一龙用舌尖快速的碾磨着铃口,舌根紧紧的贴着肉棒下方凸起的血管,手心轻轻的揉弄着肉棒下的嚢袋,舌尖轻轻的刺弄着顶端的铃口。

“老师……你现在这样真可爱……”朱一龙吐出口里的肉棒,眯着眼笑了起来,舌尖顺着嚢袋往臀缝中舔去,挤压着紧窄的穴口,将舌尖挤了进去。

“唔……”白宇缩紧了穴口,紧紧的夹住了入侵的软肉,湿热的舌尖硬了起来,浅浅的插着穴口,津液顺着舌尖涌入肠道,再顺着穴缝滴落出来,顺着朱一龙的下巴隐没在他的衣领中。

白宇喘了口气,只觉得后穴被舌尖插弄得又酸又痒,本能的渴求着更深入的操弄,颤颤的张开穴口,摇动着屁股往后扭着。

朱一龙拔出舌尖,手指在穴口上按了按,湿软的穴肉立刻裹夹了上来,像是引诱着手指更加深入进去。

朱一龙笑了笑,将手指收了回来,脱下裤子,握着肉棒在满是津液的臀缝中磨蹭着,龟头磨磨蹭蹭的在穴口上浅浅的插入,将涌出的肠液蹭得白宇满屁股都是自己的淫汁。

白宇呜咽了一声,扭着腰往后顶,随着往后顶的动作,肉棒滑得更深了一些,半个鸡巴没入了肠肉。

“哈……好……好大……”白宇迷糊着喘了口气,摇着屁股继续往后顶,直到整根鸡巴将他的肠肉彻底塞满,他舒服的眯着眼舔了舔嘴巴,“嗯……好舒服……”

白宇的后穴早就被自己上学的时候开发过了,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性向异于常人,来男校教书也是为了能在这找到合心意的人,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学生……

背德感像是一把火,点燃了白宇积累已久的欲念,呜咽着摇着屁股在朱一龙的鸡巴上顶撞着肠肉,湿漉漉又黏腻的液体不停的从他肉穴中涌出,将两人交合的地方彻底染湿。

“老师……老师……”朱一龙从没见过白宇这般勾人的模样,弯下身紧紧的抱住白宇的身子,挺动屁股将鸡巴狠狠的操进肠肉,龟头刮蹭过一块凸起的软肉,白宇的呻吟声突然拔高了起来。

“嗯啊……好棒……就是那……呀嗯……”白宇的屁股翘得高高的,大腿根部不断的颤抖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在小小的房间格外响亮。

朱一龙对准了那处,更加狠厉的操弄起来,两手用力的扳开他的臀肉,将鸡巴整个抽出以后再用力的操进去,淫汁被粗鲁的动作弄得不停的被挤压出来,穴口发出淫靡的噗嗤噗嗤的声响。

“啊……不行了……不行了……太爽了……嗯嗯……我要射了……我要被学生操射了……唔啊啊……”白宇颤抖着脚跟,狂乱的扭动着屁股,肉棒未经过抚慰就从铃口处滴滴答答的漏出精液来,身子剧烈的一抖,精液控制不住的喷射了出来。

“老师……”朱一龙闷哼了一声,抱紧白宇的屁股越发用力的往深处操弄,搅得肠肉一阵一阵的发颤,低声在白宇的耳边诱哄着,“老师……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不要……不要再操了……我……我不行……呼啊……”白宇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呜咽着咬住了自己的手指,脑袋胡乱的摇晃着。

“你不答应我就继续咯……”朱一龙在白宇的耳边恶劣的低笑,俯下身子握住刚射过的肉棒狠狠搓弄着。

“答应,我答应……求你……求你快点射……我受不了……太刺激了……”白宇呜咽着抖动着身体,半软下来的肉棒被朱一龙撸着又涌出精液来,过多的快感让他的脑子空白了起来。

朱一龙低笑了两声,肉棒对着那块软肉狠狠的顶弄了两下,对着那敏感的不行的地方一下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喷发出来,刺激得肠肉不停的痉挛着。

“哈……哈……”白宇艰难的喘着气,只觉得脑子里的神智都快被可怕的快感给冲没了,趴在凳子上喘着气,双腿颤抖着站着。

朱一龙将软下来的肉棒退了出来,白色的精液从穴口涌了出来,顺着白宇发抖的腿根滴落在瓷砖上。

“老师……喜欢你……”朱一龙弯下身吻了吻白宇汗湿的鬓角,手心轻轻的抚摸着白宇光滑的脊背。

白宇的脸红了红,弯下腿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坐在地面上,脑袋枕在朱一龙的腿上,在他的手心蹭了蹭脑袋,“你……你不会嫌我大吗?”

朱一龙怕他着凉,把白宇从地上抱了起来,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眯着眼笑了起来,“看着也不比我大多少啊。”

白宇突然觉得自己的问话有点傻,靠在朱一龙的怀里笑了起来。罢了……就算他只是一时新鲜,日后自己想起来也不会后悔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