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8日

【朱白】电车痴汉 上

6点03分,朱一龙踩着点赶上晚高峰最最人挤人那班公交车,又是一番挣扎好容易从前门移动到了后门。幸好没错过,那个人今天也倚靠在后门柱子上刷手机。这几天升温了,他只单穿一件浅蓝色衬衫配深灰色西装裤,是沉闷浑浊的车厢里难得的一抹清新。

朱一龙又趁着一个刹车往前挪了半步,顺势伸手在杆子上撑了一把,假装一切都是司机的锅他才会没稳住差点撞上前面那人的后背。已经近到可以闻到他的洗发水香味。居然是苹果的,出乎意料的有些可爱。

这人应该是个正经单位的上班族,这是朱一龙通过近两周的观察推断出来的。每天都是西装衬衫,领带一丝不苟的系着,本来就又高又瘦,再在一车厢萎靡不振下班人的衬托下轻松的达到了鹤立鸡群的视觉效果。

年龄?还真不好说。留着一圈小胡子看着能有三十多。但面容白净唇红齿白的看着又像大学刚毕业的实习生。特别是有时候在手机上看到了好笑的内容笑得眼睛弯弯的可爱模样,倒是和苹果味很相配了。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个说不准减龄的男人会时不时伸出舌头舔嘴唇,把原本就红润的嘴唇舔得又水又嘟,就像现在这样。朱一龙不争气的再一次心跳加速了。好想亲一下这样的嘴唇。

疑似过载的公交车一个急刹贴着前车的车屁股停在站牌前。车厢里的人整齐划一的做了次前后摆动。但因为正在想一些不太正经的东西而走神的朱同学成了破坏队形的那个,没撑住直接和前面的人来了个人贴人。因为那人比他还略微高一些,朱一龙的口鼻直接埋进硬挺的衬衫领子和发尾之间,扑鼻而来的苹果香混合着汗水的微咸,嘴唇贴上肌肤的触感。小朱朱立马也硬挺了起来。

“不好意思。”朱一龙小声道歉,心虚的希望自己退后的够快男人根本没有发现某些异常。然而随着后车门打开,原本就足够拥挤的后门区域人口密度再次提升。男人不得不往后退一些给左右夹击的下车队伍让开一个身位,于是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的小朱朱再次感受到了柔软的温暖。而且身后顶着一个健壮大叔的双肩包,已经退无可退!

左边来人的时候小朱朱被往右边挤,右边下客的时候小朱朱被往左推。这边两下那边两下搭配公交车自带的抖动效果。不行了!这样下去小朱朱就要吐口水了!朱一龙脸色替通红,紧紧咬住后槽牙才能抑制住尖叫的冲动。脑子里满是会被查水表的危险发言。怪不得那么多人要冒着巨大风险当电车痴汉了,是真他妈的爽!

公交车缓慢并入拥堵的主干道。朱一龙低着头调整混乱的呼吸和心跳。内裤前端被空调吹过时一阵阵的发凉。

他是不是没有注意到?不然怎么会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能手机上的内容太精彩没有在意吧。也是,一个大男人通常不会有在公交车上被别的男人猥亵的防备心。

这么一想朱一龙又忍不住觉得自己真是个罪大恶极的变态。明明长到二十来岁一直被周围人称赞懂事乖巧,做过最叛逆的事也不过是上课睡觉,翘课打篮球这些。论性欲的话,虽说年纪轻血气方刚但也从不会对着哪个异性(或者同性)随便就升旗意志。直到那天第一次在这班车上看到那个瘦高的男人。一见钟情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况吧。只是别人在一见钟情后通常会表白示好,而他却只是每天准点站在心仪对象身后。起先只是看看,逐渐演变为趁着混乱偷偷蹭一下。再到现在,忍不住想要紧紧贴上去在那团软肉里狠狠的来回摩擦。

朱一龙你简直不是人!小朱同学皱着眉在心里暗骂自己的禽兽。大概是脑内小剧场开展得太如火如荼,身体失去大脑管控,下半身就随着自己的本意行动起来了。等他发现的时候犯罪计划已经升级为犯罪行动,随时可以被现场逮捕的那种!

草!既然已经这样了,蹭一下和蹭一百下都是被抓进去的命运。那我朱一龙就不做人了!

趁着再一次停车下客,男人已经几乎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了。朱一龙可以轻易的透过衬衣布料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和一对硌在自己胸口的肩胛骨。甚至在吵杂人声中捕捉到了微弱的低喘。

他知道的,他绝对感觉到异样了。但是他没有反抗,是在忍耐吗?他的声音好好听,像春药一样诱人。想要更多。

人一旦突破了底线就只有不断下跌这一条路。原.正直青年.朱一龙,一朝被男色迷了双眼从此再也无下限。他一手还抓着男人身边的杆子,而自己的杆子正抵在那人的臀逢,几乎将男人整个搂在怀里。另一只手跃跃欲试,小心的摸到了那条深灰色修身西装裤的拉链。

男人身体瞬间紧绷,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通过紧贴的后背还能感觉到细微的颤抖。

是不是有点过了?朱一龙反省。虽然非常想进一步行动但也绝对不想把人惹到当面翻脸。正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公交车再一次靠站。两人连体婴一样贴着被挤得左右摇晃。朱一龙发现男人收起了手机,抓着栏杆的手因为握得太紧骨节都有些发白。而另一只手正提着公文包挡在身前。

啊。是怕被人发现吧。他,那么害羞的吗?被欺负了也不敢说,真是惹人怜爱。

公交车已经驶过了市中心最拥堵的一段,车速明显上升了不少,车内也不再像起初那样挤到脚不着地。再这样贴着显然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朱一龙此刻但凡还有一丝理智就该意识到是时候收手了。但第一次当痴汉的滋味实在太蚀骨销,再来好不容易进行到这一步,今天一旦放手可就再没有下一次了。还有一站,下一站就是男人平时下车那站了。

手背上传来的触感打断了朱一龙的纠结。男人提着公文包的手往下移了些,细白的手指尖在自己下身略大一些的那只手上推拒。只是力气不够大,甚至生出了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他可能是有些急了,几次侧头似乎想要出声呵斥,只是都没好意思开口。憋得脸颊都有些发红。

经过好一番挣扎男人似乎是下定决心不再纵容某人的痴汉行为。他深吸一口气,大概是为了避免尴尬没有直接转过身来,只是把头往后靠了靠,嘴唇贴在朱一龙的耳边,声音沙哑的说道。

“小哥哥,再不快点动我可就要到站了。”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