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7日

【朱白】棒棒糖

01
白宇发现,朱一龙虽然外表高冷,内心却像小孩一样幼稚,喜欢吃糖。剧组给赵云澜准备的道具棒棒糖有一半都给沈巍吃去了。导演一喊咔朱一龙就会凑过去问白宇刚才吃的棒棒糖什么口味的,然后一模一样的来一支。不是一般的幼稚,非常幼稚!白宇暗自吐槽。

朱一龙持续超标摄入糖份两个月以后各方人员都看不下去了。“龙哥,真的不能再吃了。副导刚才跟我说你再这么下去人物形象都快不能接戏了。。” 看了眼沈老师隐约出现的双下巴助理又长叹了一口气。于是朱一龙被强制执行了戒糖令,整个剧组都是眼线,一但发现立刻报告导演。

作为一个敬业职守的演员朱一龙当然也知道自己应该控制好体重和形象,但无奈真的太难了。于是在戒糖令执行了48个小时以后,朱一龙没忍住在半夜偷偷敲响了隔壁白宇的房门。

“龙哥?干吗呢大半夜的?”

“老白,你这有糖么,他们都盯着我呢,就你能帮我了。”

他龙哥一双大眼睛眼巴巴的望着他,眉头紧锁,平时一直微微上扬的嘴角此时都随着嘟起的嘴唇画出一个委屈的下弧线。眼看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白宇赶紧先把人让进房间,想了想身边真没有什么糖。戏拍到现在天天吃,连吃了两个月自己看到棒棒糖都快吐了,怎么会在身边藏着。

“糖真没有龙哥,要不我给你泡杯蜂蜜吧,我姐这两天刚寄过来的据说特别甜。”

“昂。” 朱一龙倒也不挑,直接坐上了沙发看着白宇给他烧水泡蜂蜜茶。

白宇从深色的玻璃罐子里挖出满满一勺蜂蜜进杯子里,想了想又加了小半勺。先倒进去半杯冷水才又把刚烧热的水加满一杯。

搅拌开的蜂蜜水呈现出漂亮的琥珀色,还有些没能溶解的深褐色沉淀在杯底。还是放多了啊,白宇一边想一边把杯子递给朱一龙。顺势在他身边坐下。

“苦的。” 朱一龙尝了一口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怎么可能!知道你爱吃甜的我还特意多加了。” 说着就拿起杯子自己喝了一口,“咳。。好甜!” 白宇给齁住了。“龙哥你再好好尝尝!”

朱一龙再次接过杯子,偷偷转到刚才白宇喝过的那一面,叠着唇印又喝了一口。

“嗯,好甜。”

笑容终于在这张漂亮的脸上荡漾开来。一双眼眯起好看的弧度,而那其中的星辰便随着眼尾那条线肆意流转。被温水润湿的双唇舒展开,露出几颗晶亮莹白的贝齿。怪不得那些小姑娘都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我龙哥确实好看啊。白宇盯着那张脸呆滞了好几秒,完全没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表情和看到鸡腿的二哈没什么两样。

朱一龙似乎是完全没有在意。“还有什么吃的吗小白?”

“啊?哦。。” 白宇回神,慌张的吸了一下嘴角的口水,赶紧起身往冰箱那边走。“有苹果吃不吃?”

不甚熟练的削完皮,把整只苹果往朱一龙手里一塞。白宇又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模样在沙发上坐下。

“你先咬一口。” 朱一龙把苹果往他嘴边送。

也没多想。龙哥一向会照顾人,估计是一个人都吃完觉得不好意思。害,都是兄弟客气个啥!白宇这么想着便就着朱一龙的手在苹果上咬了一口。“嗯,好吃。龙哥你吃吧。”

朱一龙不急不慢的收回手,盯着那个苹果仔细看了一会,才在刚才被白宇啃去一块的位置又狠狠的咬下一大口。

即使糙汉直男如白宇此刻也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啊。

“那。。。。那个。。。你吃另一半啊。。这半都被我吃差不多了。。。” 白宇眼神游移,越说越小声,最后连脸都微微发烫起来。

朱一龙便不再吃了,他直接把苹果放在桌上。把手上的汁液擦干净。然后挪了下身子向白宇又靠近一些。

“小白,我可以和你接w吗?”

“啊!???????????”

受到惊吓的白宇险些从沙发上摔下去。听到朱一龙这番惊天发言之前他正盯着那个苹果出神呢,龙哥为什么半夜突然来我房间,蜂蜜水一会说苦一会说甜,说要吃苹果怎么就不吃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龙哥你怎么回事!你要干吗?!” 已经缩到沙发角里的白宇两手护住胸,一脸惊恐的叫到。

反观朱一龙还是没什么表情,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他只是轻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好像是得病了。”

见朱一龙一脸严肃的说到有关生病的事,白宇的表情如变脸般从惊讶转为担心。他有些尴尬的放下胸前的两只手心想我一个大老爷们这是干嘛呢。。

“那个。。什么病啊龙哥。。严不严重。。。有没有去医院看过啊?” 眼看朱一龙又露出了在门口时那副委屈得要哭的模样,白宇心里越发紧张起来。他想伸手拍拍他龙哥的肩膀安抚一下对方的情绪,但最终还是只在自己裤腿上蹭了两下。“不是龙哥你先别慌,你跟我说说什么情况,我有同学是当医生的或许帮得上忙。”

“小白,我只能尝到你的味道了。”

02

镇魂拍摄到第二周的时候朱一龙发现自己不太对劲。起先是剧组的盒饭一天比一天难吃,朱一龙跟助理抱怨了一下,助理正啃着鸡腿,嘴泛油光。“没有啊,一直挺好吃的啊。龙哥你吃不惯我给你叫个外卖?” 

又过了两天,盒饭的味道已经超越难吃的范畴,加再多辣椒也抑制不住一股苦味直窜味蕾。朱一龙放弃了盒饭,从口袋里摸出刚才拍戏时小澜澜给他的棒棒糖,口中的苦涩总算被甜味所缓解。看一眼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盒饭,朱一龙冷静的接受了自己生体出了问题这个事实。

趁着没有排戏的半天,朱一龙一个人去片场附近的医院做了各项检查。所有指标都正常,医生一时也找不出原因。思量了半天说要不去精神科看看吧,你们做演员的生活不规律压力又大,可能是心理方面的问题。

转机出现在第三周。朱一龙照常谢绝了剧务的盒饭,找到个没人的角落准备休息。刚就着发苦的矿泉水把各色营养剂吞下肚,身后就传来白宇嘹亮的嗓音。“哎龙哥,怎么不领盒饭啊。我看你好几天都没吃饭不会是偷偷在减肥吧!你说你都这么帅了还减肥,让别人怎么活啊!” 白宇自顾自说着,也没等对方回应便把盒饭放在了朱一龙面前,自己则打开另一盒直接吃了起来。

朱一龙僵直了几秒后默默打开了盖子。与其花时间去解释自己也不清不楚的疑似心理疾病,不如先装模作样吃一点再赶快把人打发走。朱一龙开始是这么计划的。然而饭盒不出5分钟就被扫荡得干干净净。这是一周以来他第一次找回正常味觉,也是久违了的饱餐一顿。成熟男演员朱一龙因为一顿剧组盒饭感动得眼角泛出泪光,滔滔不绝讲着搞笑段子的白宇都看呆了。他停下挥舞着的筷子语重心长道:“龙哥,你这是饿了几天了。这样减肥伤身体啊,不可取。。”

“不是。。我没有。。。你,你南瓜不吃可以给我吗?”

“啊!都给你都给你!”

从那天起,每到饭点朱一龙就有意无意的在白宇周围徘徊。白宇也很有默契的领上两份饭,和他龙哥找个角落边吃边聊,气氛好不融洽。

在远处观望的导演欣慰的点着头,“入戏了入戏了。”

03

“所以你每天叫我去吃早饭也是因为一个人没法吃?”

把桌上的苹果和微凉的蜂蜜水都吃干抹净后白宇终于在这个奇幻电影般的故事里找出一丝头绪。

“嗯。。算是吧。”朱一龙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之前打着为白宇“护胃”的旗号每天硬拖对方一起去吃早饭的行为在外人看来算得上温柔体贴用情至深。现在真相赤裸裸的被当事人揭穿,朱一龙不免有些担心自己在白宇心目中的形象会不会被和自私划上等号。但自己确实是因为几顿早饭而自私的欺骗了白宇,被讨厌也只能认了。

“不是龙哥,为什么是我呀?说不定其他人也行啊,你多找人试试呗!” 白宇看起来没打算深入思考早饭这件事。

“其他人都不行。我前一阵每天给全剧组叫饮料就是为了这个。剧组里的人差不多都试过了。。就。。只有你。。。”

“确实。。龙哥手段高明。”

“唉。” 白宇小脑袋瓜一动。“那咱们以后都一快儿吃饭不就成了。也不用那。。那啥吧!”

“不行了。”

“哈???” 白宇问号脸.jpg

“开始行,最近不行了。” 朱一龙好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一开始只要你在旁边就能正常吃出味道。后来效果渐渐不明显了,必须要和你吃一样的东西才能行。。”

“所以你总问我吃的什么口味棒棒糖?”

“昂。”

“难怪你虎皮尖椒都不吃非得学我点西红柿炒蛋啊,还骗我说上火!”

“唉小白你先别动手,让我说完。”

“再后来呢。” 白宇翻了个白眼,示意对方继续说。

“再后来,就是前两天拍昆仑和小鬼王那场戏的时候。” 朱一龙停顿了一下,耳朵尖逐渐泛出桃子般的粉色。“因为你舔过。。然后塞我嘴里那根棒棒糖。。。我好了整整一个下午。但从那之后以前管用的方法就都失灵了。”

04

“所以你已经两天没好好吃饭啦?”

“这不是重点!” 朱一龙重重叹了一口气。这小孩怎么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呢。

“嗷,重点是你觉得我的口水能治你的病。。所以你想跟我。。那个啥?” 机灵如白宇怎么会不知道重点,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好让自己消化一下过分刺激的剧情发展。

“嗯。所以小白,你同意吗?就你能帮我了。” 说话间那双大眼睛里沁出了薄薄的水汽,眼角像楚楚可怜的小动物一般带着红色,长得过分的睫毛由于紧张微微颤动着。

啊啊啊啊啊朱一龙你别再用这副表情看我了!这谁顶得住啊!再说兄弟有难我必须得两肋插刀啊。龙哥这么信任我把秘密都跟我说了要是现在拒绝岂不是很尴尬,接下来还怎么继续拍戏。。。可是我们两男的。。虽说对特殊群体没有什么偏见。。不对啊,和龙哥亲一下不代表我就弯了吧!

白宇彻底放弃了思考,眼一闭脖子往前一伸。“来吧!”

刚开始是微凉的嘴唇试探性的触碰,两人都及其小心好像稍一用力就会把对面的人吓跑。白宇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渐渐被柔软的触感覆盖住然后下唇被轻柔的吮吸起来。

冷静冷静,我是个专业的演员,这就跟拍戏一样,我拍吻戏经验那么丰富怎么可能会紧张!白宇在不断催眠自己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吻戏。但当唇缝被滚烫的舌尖抚过时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白宇你要坚强!这时候千万不能怂!赶快想点别的转移注意力!龙哥一开始说他来干啥的来着,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幅样子啊啊啊啊啊!对对对,他说要吃糖。嗯?等等,那反复出现要人命的眼神。。进门时候他说了句什么。。。卧槽!好你个朱一龙!该不会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吧!!

“唔。。” 

白宇刚想挣扎退开脑后就被一只手给挡住又硬生生摁回来更多。还没来得及反应,松懈的唇齿一瞬间被开启,陌生的舌入侵到口腔里,扫过牙齿,上颚,又勾起自己的舌头翻搅起来。这种感觉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亲吻,记忆中女孩的唇舌更加柔软,而现在正在自己口中的那人强势又霸道,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四处搜刮着津液。虽然这入侵充斥着野生动物般的危险气息分寸却被把握的恰到好处,没有引起任何不适。更甚,每次被触碰到的地方还会生出一阵酥麻的颤栗。

感觉。。还不赖嘛。。。

久到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纠缠的唇齿终于分开。朱一龙的双臂还紧紧的箍着白宇的肩膀,额头抵着额头。两人的胸膛都节奏混乱的起伏着,呼吸失了章法般急促。白宇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泛红的两颊和波光粼粼的双眸。而那明显变红了好几个色号的唇一张开,湿热的气息就落在自己的鼻尖上。

“呵,小白,你比蜂蜜还要甜。”

完成任务后感觉灵魂被抽空,白宇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看着他龙哥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吃过“药”的朱一龙容光焕发,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但白宇已经昏昏欲睡什么也听不清楚了。半梦半醒间只依稀记得朱一龙吃完了整桌外卖火锅的时候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05

剧组人员发现最近两位男主角简直黏糊到没眼看。都是快三十的人了还像高中生一样结伴上厕所!

这不,放饭前最后一条刚喊过,哥两就踩上平衡车一路打闹着朝厕所方向绝尘而去。还想和白宇对一下下一场内容的高雨儿拿完剧本回来连车尾气都没赶上,气得她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叉腰暗骂一句“gnn!”

【男厕所隔间】

“唔。。嗯。停一下。。哈。。。快断气了。。”

“啊。抱歉小白,我太投入了。。”

“哎呀我说哥,你再怎么啃我也填不饱肚子啊,差不多了我们就快回去吧,要不等下好吃的菜都给拿完了。”

“嗯,好。”

朱一龙给两人整理了一下仪容,又听了一会确认厕所里没人才开了隔间门。两人回到剧组像往常一样一起吃饭休息等待下午继续拍摄。表面上好像和以前没有任何差别,但白宇心里清楚,朱一龙对他的索取已经越来越超出单纯“治疗”的范畴。

接吻的频率从说好的每天一次增加到掐着饭点随餐一次。有时候趁没人朱一龙还会把他拉到哪个角落里偷偷来个小补给。白宇还没来得及炸毛那人就眨巴着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说:“刚才有粉丝送了蛋糕来,想和你一起吃。”

“嗯。。哦,什么口味的啊。” 就是有点想吃蛋糕,才不是被美色迷晕了头脑!

毕竟是病了,随餐服药还可以理解。可是腰部被那双手来回抚摸,微热的体温隔着布料清晰的传递到皮肤上这件事实在是让白宇有些难耐。他试图扭动身体逃离,可举铁80kg的臂力不是盖的,不但没有挣脱还让身上的手掐的更紧,唇舌也会被更用力的纠缠。可是只要白宇稍提出一点不满朱一龙就马上十分诚恳的道歉,说自己一时分神没有注意下次不敢了。明明到了下次他还敢!

就算白宇再怎么给他龙哥找借口,刚才靠得太近,大腿根蹭到一处又热又硬的东西该怎么解释!白宇像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人一样扒着饭,思绪已经被那个触感搅得一片混乱。28年纯爷们他当然清楚那东西是怎么回事代表着什么。但是龙哥怎么会对他一个糙汉。。。

“小白。小白。白宇?”

“。。。啊?什么?” 猛然回过神来发现朱一龙正在叫自己。

06

“大庆他们说今天收工早,特调处全员准备去k歌,问我们去不去呢。”

“哦,那龙哥你去不去啊?”白宇还有点蒙就随口回了一句。

“你去我就去。”朱一龙笑得腼腆。眼眸顺从的微微垂下,竟让人生出一丝我见犹怜的错觉。

白宇一掌拍在自己脑袋上。我这不是白问的吗,龙哥就不是爱凑这种热闹的人。但他现在哪里离得了自己,别说是去唱歌,就是去吃屎他不也得跟着自己去!呸呸呸想什么呢。

“我不去了吧,最近挺累的想早点休息。”随便找了个借口。其实白宇内心是挺想去撒欢儿的,但为了对方考虑还是毅然拒绝了。“龙哥你不是寻麻疹还没好么,也别去折腾了得注意多休息。”

“恩。听你的。”

下午拍摄的时候白宇罕见的不在状态。每次被沈巍深情凝视他就控制不住得面红耳赤起来,眼神也四处躲闪全然没了镇魂令主的霸气。沈巍和赵云澜简单对视一条戏码反复NG,收工的时候已经比预计晚了两小时。白宇和现场工作人员一一说了抱歉才垂头丧气的带着朱一龙离开了片场。

白宇脑子里还乱乱的没什么胃口就准备到附近常去的那家小餐馆草草搞定晚饭。进门前被朱一龙一把拉到了隔壁巷子里,这里的路灯早就坏了周围堆满了回收的纸箱,别说现在是晚上将近十点就算是白天估计也不会有人经过。观察了一下地形觉得很满意朱一龙就准备下嘴,却看到白宇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怎么了小白,有心事吗?我看你下午状态就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白宇欲盖弥彰的大声回答。“快点儿吧,饿死我了。”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因为被又硬又热的东西蹭了几下就一直魂不守舍到现在,脑子里全是些不过审的东西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白宇揣着心事,但确实饿的不行,有什么问题等吃饱了回去慢慢说吧。这样想着朱一龙一手扣住白宇后颈愉快的品尝起了自己的晚餐。

白宇被控制住了命运的后颈肉无法动弹,感觉到朱一龙的身体正向自己贴近过来,为了避免中午的尴尬情况重演他只能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身体向后躲,就这样被顶到了墙壁上。一条有力的大腿挤进他的两腿之间,那团又热又硬的东西就这样直接撞上了小白宇。

白宇嘴还被堵着,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叫。他一把把朱一龙推开,惊恐的瞪圆了眼睛,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就落荒而逃了。

朱一龙拎着打包的饭菜独自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懊恼自己太心急好像把小孩吓坏了。等会可要拿出十二分精神好好演上一把苦情戏给哄回来才行。

门铃响了。白宇穿着拖鞋大T恤和裤衩开了门。他一路跑回来浑身热得不行赶紧洗了个澡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一看见正站在门外的人,身体又逐渐出现发烫的趋势。

“吃饭吧,我打包回来了。”

白宇接过塑料袋却没有要让人进门的意思。“谢谢龙哥,那。。你早点休息。”

“小白。。刚才对不起。能先让我进去说吗?”

“不。。不。。不了吧,不早了,我要睡了明天见。”

朱一看强行用身体抵住将要关上的门。“小白,你听我说。。”他一把抓住白宇的手臂却感到了对方的身体正在颤抖。白宇用力拍掉那只手一连退后了好几步。

气氛有些尴尬,两人都沉默着,最后白宇开了口。

“龙哥,我觉得我们这样太奇怪了。。能不能。。。”

“对不起小白,让你为难了。”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记得吃饭。”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其实朱一龙一直能感觉到白宇的抗拒,也想找机会和对方说清楚免得让两人的关系往畸形的方向发展得不可收拾。可身体总是比脑子行动的快,沉溺在白宇好心施舍的快乐里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

唉,是时候还你自由了。

房间门被关上,白宇摊坐在沙发前。他有太多话想说,却全都卡在喉咙里一时什么音节都发不出来。刚才被触碰过的地方还隐隐发烫,心跳依然快到无法控制。喜欢上一个男人或是被一个男人喜欢这件事在他之前28年人生中从来没有思考过。最近发生的事情信息量太过庞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连如何开始思考都没有头绪。

可是,哥哥你是不是只是为了治病才和我这么亲近。等杀青以后你就不再需要我了,到时候我的一颗真心要怎么收回来啊。

07

拍摄进入到最后也是最艰苦的阶段。闷热的天气加上繁重的拍摄任务让整个剧组都笼罩在沉闷的氛围中。一向最热情的小太阳也偃旗息鼓,已经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刚拍完沈巍为赵云澜挡冰锥的一场戏。白宇被从绑了一天的柱子上放下来无力的靠在墙壁上。长时间声嘶力竭的吼叫更是让他嗓音沙哑。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水,他实在有些支撑不住自己,贴着墙滑坐到了地上。眼睛不受控制的穿过忙着搬道具的人群找到远处角落里的那个人。

黏腻的血浆混着汗水糊在他的头发和脸上,映衬得那人的皮肤更加苍白。他拒绝了想上前来为他清理的工作人员,抱着手臂,眼圈发红,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刚才给白宇送水的姑娘走到他面前也给他送上一瓶水,朱一龙接过,又往阴影里退了一些。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迅速吞咽下几颗不同颜色的药片,一口气喝完半瓶。

这已经不是白宇第一次看到朱一龙吃药了,每次胸口都像被揪住一样难受。只一周而已朱一龙明显消瘦了许多。其他人都以为是高强度的工作和寻麻疹折磨着他,只有白宇知道,他的哥哥又不再吃饭了。前两天白宇拿着盒饭茫然的环顾四周都没找到那个人的身影。而且那天不欢而散以来他连棒棒糖都没有再碰过,仅靠着各式各样营养剂维持着身体最基本的运作。

一股酸胀感涌上眼眶,他又心疼又自责。暗自嘲笑自己,明明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看上了谁就一定要把人追到手的白宇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男人又怎么样,我白宇看上的一个都跑不掉!再说我龙哥这颜值当红女明星都自愧不如!白宇低下头轻笑一声。“爱就爱了,管他天王老子呢!”

要来一条干净毛巾又从包里翻出两块巧克力。理清了思路的白宇拍拍身上的灰大步迈向心中坚定的目标。

角落里的人感觉到身前唯一的光源被遮挡,一条毛巾紧接着盖在自己头上。朱一龙茫然的抬起头,他的眼神没有聚焦,沈巍的灵魂从身体里抽出后他就变成了一具空壳。看到来人是白宇,他眨了两下眼,嘴张开了一些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吃点吧,身体会扛不住的。”伸出的手心里是一块巧克力。

朱一龙勉强的抽动一下嘴角,“不。。。唔。。”

熟悉的触感压上嘴唇,牙齿被撬开,舌头不由分说的探进来。跟着是巧克力在口中融化的丝丝甜腻还夹杂着一些血浆的苦味。

08

还是那间小饭馆,还是那条回去的路,两人沉默的走着,天气比一周前明显热了不少,白宇的手汗津津的被另一只更热的手紧紧握着揣在兜里,眼看汗水把口袋周围的布料都染成了深色也没有人要放开的意思。

酒店门被撞开,相拥的人啃咬着跌进沙发里。

汗湿的T恤被空调冷风吹过后湿哒哒的贴在背上。白宇干脆一把扯掉自己的上衣,又去脱朱一龙的衣服。

朱一龙配合的抬起手,轻笑一声用鼻尖蹭着对方的耳边调侃到:“这么主动啊。”

“我我我。。衣服湿了会生病的。。”白宇脸瞬间变红,连带着脖子都染上了粉色。胸前的皮肤又白又细腻和唇边那一圈胡子产生一种奇异的反差感。胸前两粒粉色的小果实因为冷风的刺激微微挺立起来,引诱着忍人上前品尝一口。

“那把裤子也脱了吧。”说着朱一龙的手指放开那两粒被搓揉到发红的果实向下划过敏感的侧腰直接往下腹探去。

白宇一把抓住自己的裤腰。“等等等等一下!”

“怎么了小白?我。。你不愿意吗。。?”说着绝招京剧变脸又使了出来!两片薄薄的嘴唇嘟起,不出几秒发红的眼眶就渐渐盈出泪水来。如果不是在这紧要关头白宇真想为这演技拍手叫好!

“不是哥哥,不是不愿意。这,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

“没关系,我准备好了。”

话音未落白宇感觉自己突然失重随后被狠狠扔到了大床上。只见朱一龙腿一跨直接压在了他身上完全不给人逃脱的余地。然后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瓶润滑剂和一打套。

依然处于懵逼状态的白宇被亲亲吻了一下鼻尖,听见那人说:“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白宇瞪大眼睛呆滞了好长时间,大吼一声:“好你个朱一龙!你早就计划好的!!!”

09

辛勤劳动了一整晚的两人抱成一团裹在被子里。白宇还有些喘,额发被汗水打湿垂在眼前。朱一龙伸手把它们拨到一边,在漂亮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又向下吻平了皱起的眉头。“怎么了,还疼吗?”

“不疼了。。但是。。”

“嗯?”

“还有没几天就要杀青了。哥哥你之后马上就要进下个剧组了吧?”

“嗯。”

“那你没时间去看病可怎么办啊,我又不能一直陪着你。”

“白宇你杀青不了了。”

“啊?”白宇撑起身子看向枕边的人。

“病好之前我就一直缠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戏和活动都可以推掉,以后你去拍戏我就跟着给你做饭好不好?”

“别傻了哥哥,你奋斗了那么多年怎么能为了我放弃大好前程啊!你愿意我可不同意!你必须赶紧去给我把病治好了!”

朱一龙把人抱进怀里,下巴抵着爱人的头顶蹭了蹭。

“小白,其实我早就好了,就在第一次吻你的时候。但是我太贪心了,不舍得放你走才一直骗你,对不起。”

“你!!!!”

“但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的。我原本以为演戏就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但是现在有了你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我知道你有多喜欢当演员。以后你去当大明星我就做你背后的男人。”

“不行!”白宇气鼓鼓的用两只手把朱一龙的脸转过来和自己四目相对,认真的说“我们谁都不能放弃!必须要一起变强然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那表情就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真诚又直接,清澈得像一个无所畏惧的少年一般。他像太阳一样耀眼,也给身边的人送去勇往直前的力量。肯定是从第一眼起,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你了吧。

“好。”

“我们一起未来可期”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