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7日

【朱白】年度突破演员的小秘密

走完开幕式白宇立马套上厚厚的羽绒服哆嗦着往休息室走。夜晚的北京气温已降到冰点以下,即便会场内开足了暖气由于过多的人员走动温度也就堪堪比室外好那么一点。穿着单薄的西装外套即便只是走上几分钟也让人冷得牙齿打颤。

休息室内倒是暖气充足,白宇长舒一口气把厚外套丢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架子上已经烫平挂好的黑色西装并没有急着进更衣室,离进会场还有段时间。这次主办方特别给力的给他分配了个单人的休息室,此时工作人员大概都去吃饭了只剩他一个坐在梳妆台前抖腿。白宇干脆掏出手机发出一个视频邀请。

等了半分钟没人接。白宇有些沮丧的结束呼叫。突然安静下来就听到更衣室里有些动静。

“小x你在里面儿吗?”白宇冲更衣室喊了一声但并没有人回复。大概是听错了吧,他这样想着起身拿起要换的黑色套装便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本应常亮着的灯不知被谁关了,一时间找不到开关白宇摸黑在门附近寻找着,却突然感到后颈被喷上一股湿热的气息,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反手压在了门上。

入室抢劫?私生饭?还是哪个工作人员在开玩笑?白宇吓傻了,强装镇定稳住气息沉声问到:“是谁?”

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只是更加靠近的把炙热的鼻息喷在他的颈间。

卧槽,遇到变态了!

刚想要挣扎双手已经被绑在身后,还没来得及回温的手指因为发力挣扎而颤抖,但他自己也清楚被绑在身后的绳结是不可能轻易挣脱的。

幸好嘴没有被堵住!白宇用尽全力大声呼救起来。声音还没有传出休息室便被会场震耳欲聋的音乐给盖了下去。走道里极速奔走的工作人员四处大声吆喝着根本没人会注意到隔着两扇门传出的模糊不清的叫喊。身后那人忍不住从鼻腔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仿佛在欣赏白宇最后无力的挣扎。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好好说!”离自己回来有将近有10分钟,助理他们也差不多该吃完饭回来了,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有人来救自己。白宇停止挣扎保存体力,试图和犯人沟通为自己争取时间。

然而那人似乎一眼看穿了他的企图。一手压制着白宇的后背把他整个人抵在门上,另一只手已经从宽松的衬衫领口里探了进去。微凉的手指寻到那点突起便毫不留情的揉捏起来激得白宇身体忍不住一阵轻颤。

最糟糕的情况,劫色!

“你快住手,很快就会有人进来的,你现在走我就不追究。啊。。。”

似乎是听到马上会有人进来,本停留在胸前的手突然转换方向伸进裤腰,一把捏住了白宇的分身。

白宇拼了命扭动身体反抗起来。但忙着活动一天下来都没怎么进食再加上寒冷让身体控制不住的抖动,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身后那人感觉到他的抵抗直接用身体强压住白宇把他整个人夹在自己和门中间不给他动弹的空间,空出来的手猴急的解起那宽松阔腿裤的腰带。

“噗。”

试了几下没有解开那人似乎是急了用蛮力硬扯起来。

“要先开右边的暗扣。别给我扯坏了!还要还的!”

那双手停止了动作。“被你识破啦?”

“哥哥,你搞什么呢,跑到休息室来偷袭!不怕被人撞见啊!”

朱一龙把绑着白宇的领带解开,再把人转向自己。“谁让你今天穿的那么。。。呃。。”

“什么啊?”白宇摸索到开关,随着白织灯亮起的光线眯起眼睛看向自家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的男朋友。

“风骚。”朱一龙生气的嘟着嘴小声嘟囔一句。

“噗,所以你就直接杀到这里对我上下其手?”白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自称成熟男人呢,做起事来不知道有多幼稚!

“昂。下次不许穿领子那么低的!还有这个鞋,跟太高了不行!”

被批评的人实在忍不住笑得腰都弯了,他龙哥真的是好在意这点身高!他把那双闪闪发亮但一下午磨得自己脚趾发疼的高跟鞋踢到一边,搂上朱一龙的脖子笑着说:“不喜欢那就帮我脱了呗。”

于是那双手又和刚才没解开的裤腰较上了劲,这次有了灯光和提点倒是顺利极了,没几下水蓝色的长裤就在脚边滩成一团。“还穿秋裤了,乖。”

“那是,多冷啊,我都后悔没穿你那条带电的!这条都不抵用!你不知道刚才在外边儿等的时候。。。”

絮絮叨叨的小嘴被一个吻堵上了。“还多久进去?”

“唔,不到半个小时吧。。不行,我等下要上台领奖的。。”

“那就带上我的祝福上台吧。时间有点紧,你可要加把劲儿了哦,白老师。”说着一手捏住白宇的后颈把人按在了两腿之间。

白宇作势生气的向上瞪了一眼,手上却是熟练的释放出了那团火热的东西分秒必争的吞吐起来,心里了然他龙哥风尘仆仆赶来如果现在放着他不管按照那人的脾气回去可得闹上好几天,恐怕自己是要老腰不保的!

“呃。。欸容软鹅哈型,欸时言红做啊。”

没被弄几下朱一龙就舒爽得头皮发麻,看得出白宇使足了劲,每一下都往喉咙口撞,画着精致妆容的眼角都隐约泛起了泪光,像被玩坏了的人偶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加蹂躏,弄坏他。朱一龙压下心里暴虐的念头,按着纤细的脖颈在小嘴里又用力顶了两下便把咳嗽着的人翻过身推到了墙上。

“直接进去了啊,有点疼忍一下。”

茎身虽然被口水湿润得晶莹发亮,但没有润滑剂和任何开拓就往后穴挤白宇想想就觉得疼,他小声哼唧起来,下意识扭动着屁股想躲开残暴的侵犯。

臀尖被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响亮的拍打声在小房间里显得极为刺耳。还没等白宇反应过来臀肉被向两边用力分开,龟头已经冲破穴口挤进了体内。

“好疼哥哥!”向来被温柔对待的身体第一次体会到撕裂般的疼痛,一瞬间白宇鼻子都红了,回头娇嗔的喊那人快拔出去。

朱一龙自然也是不好受,被紧缩的穴口箍得发疼。他揉着两团嫩滑的软肉安抚到:“放松点宝宝,操开了就不疼了。”

“操!禽兽!那就快点!”

得了命令朱一龙握着细腰又把自己缓缓往深处顶去,直到整根都被滚烫的肠肉包裹才舒了口气缓慢抽动起来。

虽然一开始疼得白宇爆粗口,但那人熟知他的每一处敏感点,前列腺被轻柔的摩擦身体很快就放松下来快感慢慢替代不适,肠道愉快的吞吃起那根熟悉的肉棒。不一会儿局促的小房间内回荡起了肉体撞击声和黏腻的水声。

“呃,哥哥轻点。”

朱一龙一旦进入了性爱模式那温润如玉的外表便去的无影无踪,也不讲究什么技巧,仗着自己东西大只知道发狠了往深处顶,撞得白宇一只手垫着额头才能避免自己直接撞墙。另一只手还要捂着自己的嘴生怕泄露出太大的叫声,毕竟随时可能有工作人员回来。

不久前还寒冷的身子越发火热,背上沁出一层薄汗。白宇用残存的一点理智脱了自己的上衣,脚下已经被踩皱了的裤子也尽量踢到远处避免之后被不明液体给弄脏。毕竟要还的。

“哥哥,快点,没时间了。。啊。。”白宇说着伸长一条手臂摸索到两人交合处,轻柔的握住朱一龙的两颗蛋蛋揉捏起来,“马上有人要回来了。”

“啪” 换来的却是屁股上一记重击。

“那么主动?很爽吗宝宝?想要有人进来看到你翘着屁股被操的样子?”

“不,不是。。哥哥。。啊。”

“啪”又是一掌。

“穿这么风骚勾引别人,该不该打?”执行完惩罚的人叼着眼前泛红的耳尖宣布起迟来的审判。

“不要。。疼。”明明是想讨好一下男朋友却被冠上了放荡的罪名,屁股上火辣辣的,那人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像是铁了心的要责罚自己。可是这衣服又不是自己选的作为艺人他哥怎么可能不知道!白宇委屈得鼻子发酸,不知是疼得还是气得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肿胀的下体被一只手狠狠卡住冠沟,欲望无处释放积聚在下腹酸胀发疼。

眼泪再也兜不住沿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听到微弱的呜咽声朱一龙才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居然把自家宝贝在颁奖典礼现场搞哭了。痛恨自己一碰到白宇体内的暴厌就被无限放大然后频频决堤。

“抱歉宝宝。”安抚的亲吻落在颤抖的脖子和后背上,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东西也放慢了速度只停留在突起上缓慢的来回碾压。束缚着的阴茎被轻柔的抚慰着血液渐渐循环起来,清液随着每次摩擦缓慢从小孔中流出。血液从四肢涌向被打开的出口,白宇咬着牙闷哼一声悉数交代在了温暖的手掌里。

炙热的东西安静的深埋在体内,等白宇度过不应期调整好了呼吸节奏才慢慢恢复了抽插。白宇疑惑的转头看身后那人,他知道朱一龙也快到了,却突然磨磨叽叽起来大概是被自己哭给吓到了。扑哧一声破涕为笑,鼻涕吹出了一个泡也不管了,主动晃着屁股就往身后撞。

“朱老师就这点能耐?”挑衅的抬了抬眉。

还在内疚中自我反省的人看到这皮小孩一秒变脸,气得掐起细腰就是一番狂风暴雨般的冲撞。眼前汗湿的脊背在白织灯的光线下闪耀着诡异的莹白,屁股上明晃晃两个发红的掌印像是男人自私的印章昭示着这具身体只属于自己。朱一龙颇为满意的看着身前柔顺的腰线,首肯心折最美腰臀比白宇确实实至名归。

“哥哥!怎么射在里面啊!在这里让我怎么清!”白宇瞪大眼睛低吼起来,赶快抽了一大叠纸试图挽救这惨不忍睹的局面。但身体还被钉在软下来的肉棒上,朱一龙一个手在口袋里翻找。

微凉的跳蛋代替肉棒将精液堵在肠道里。

“你要干吗??”白宇气到跳脚,要不是腿还在打颤他能直接给那个占尽便宜现在还一脸卖乖的人来一记飞踢!

“宝宝,我想陪你一起上台领奖,所以,你能不能带着我的一部分。。。一起去。。”

朱一龙卖萌最为致命!白宇暗骂一句脏话,抓着纸巾在两人身上胡乱擦了一通。

红着脸威胁到:“那不许开震动。”

“嗯嗯,绝对不开。宝宝你快换衣服吧,来伸手。”

任性要求被满足的人开心得像个三十岁的孩子。伺候好白宇换上黑色礼服,又黏糊的交换了一个吻,留下句在家等你才压低帽沿依依不舍得离开。


“宇哥怎么脸这么红?发烧了吗?我给你带了暖宝宝。”助理和造型师一进门就急忙着手补妆弄造型根本没人理会白老师坐在化妆台前在扭捏个什么劲儿。

整个颁奖礼下来也没有人注意到白宇老师口干舌燥喝了好几瓶水。走路打颤的双腿被合理的理解为冷,太冷了。讲获奖感言时嘴瓢那肯定是因为太激动太紧张。怎么会有人想到是因为突然起身上台的时候跳蛋险些从后穴滑出来呢。

除了某个边看直播边不停偷笑的人。

盒盒盒,等宝宝回来在浴室里再来一发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