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10日

【朱白】女装

女装居x直男北

     所谓“直男”大概指的就是白宇这种人。
     每次告白总是会被对方发“好人卡”,就算偶然运气好,有愿意跟他交往的对象,也总是不到一个月就会莫名其妙的被甩,以至于他快三十岁了还是“处男”一名。
    “啊……到底女人们心里都在想什么啊……”白宇颓废的瘫在酒桌上,咕咚咕咚的灌下一杯酒,烦躁的揉了揉蓬乱的短发。
    “别这么沮丧嘛~小哥,来我们店喝酒的可是有很多好女人的哦~”酒保推了一杯酒送到白宇的手边,向他的身后抬了抬下巴,“看看,你周围还是有很多美女的嘛~”
     白宇长长的叹了口气,喝得迷醉的眼睛往身后看过去,果真见到一名长发的女人独自坐在卡座中央。
      唔……离得太远看不太清呢……不过虽然是这样,但是勉勉强强也是能看出来,她确实长得很漂亮啊……
   “我要去找她搭讪。”白宇猛地站了起来,因为酒劲上来了,他的脚步变得有点虚晃,拿起酒杯将剩下的酒几口喝干算是给自己壮胆,摇摇晃晃的朝着女人的方向走去。
   “咦?啊,不,不是那边啊……糟了……”酒保还没反应过来,白宇就已经几步快走到那女人的跟前了,害得他拦也没拦住,看着白宇走过去的方向有些后怕的摸了摸后颈子。
      完蛋了……怎么偏偏那个小哥看上的是那个人啊……
    “哟,美女姐姐,一个人在这喝酒啊?”
     朱一龙刚抿下一口酒,耳边就响起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他有些不悦的抿了抿嘴,抬起眼看向这个明显喝得一脸醉相的男人。
      刚刚……这个家伙叫自己美女姐姐?朱一龙忍不住挑了挑眉,这才意识到自己留到腰际的长发确实具有一点点迷惑性,再加上他的装扮……被这种醉鬼认成女人好像也不太奇怪……
      呵……有意思……朱一龙动了动身子,一手撑着脸颊,另一手将柔顺的长发别到耳后,“你找我有什么事?”
     如果白宇现在是清醒的状态,一定会马上发现这位“美女”的声线有些过于低沉了,可惜他的脑子被酒精浸泡得早就没了理智,满心的只想着怎么才能在三十岁之前摆脱掉“万年处男”的称号。
    “我找你……嗯……我找你……”白宇被酒精弄迷糊了的脑子半天有些转不过弯来,摸着后脑勺傻笑了起来,“啊……我找你……是想搭讪你……嘿嘿……”
     就你这样能搭讪到才奇怪吧……朱一龙突然觉得有些烦躁,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将这个醉鬼给拉到了自己身边,一手撑在他身后的沙发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只是搭讪?我看你还想做点别的吧?”
   “咦?”白宇愣了愣,似乎还没从“这个美女为什么力气这么大,怎么能把自己一个成年男人扯过来”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软软的睫毛慌乱的眨巴着,“别,别的……也,也不是这么着急的……嗯……”
     朱一龙忍不住低笑出声,这个家伙明明是借着酒劲过来的,就只是为了跟自己搭讪,而且搭讪的技巧还这么烂……
   “你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朱一龙突然凑近了白宇,舌尖飞快的在他的耳朵上舔了一下,感觉到这人的身体在身下变得僵硬起来,眼中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
    “唔……”白宇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就变得凌乱起来。
     这个美女姐姐……也太主动了吧……白宇晕晕乎乎的蜷缩在朱一龙的怀里,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耳尖因为被舌尖舔舐过,一下变得通红起来,手指不知所措的攥紧了朱一龙的袖子,眼底泛着迷蒙的水光,呆呆的看着朱一龙眨了眨眼睛。
      这反应……好像有点可爱的过分了啊……朱一龙忍不住抬起手捂了捂眼睛,用手遮挡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
     该死……明明自己只是想逗逗这个醉鬼的,怎么这么可爱啊……
   “咳,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朱一龙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看向怀里的男人。
   “白宇……你呢?”
   “朱一龙。”
     朱……伊珑……?唔……这个名字真好听啊……白宇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喝得晕乎乎的脑袋还自动的把朱一龙的名字给美化了一下。
     朱一龙也不知道这小家伙又在傻笑些什么,不过既然这样的小可爱送上门来,不吃掉的话就有点太浪费了……
     这么想着,朱一龙果断的横抱起白宇,抱着他走进电梯,往楼上酒店的方向走去。
     白宇一晃神的功夫,就被人带进了房间,晕晕乎乎的被放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这……是哪里……”
   “我住的地方。”朱一龙握着白宇的两手,将他的手腕铐在了床头的手铐上,拿起一条软布蒙在白宇的眼睛上,小心的绑在他的脑后。
   “别担心……接下来的都交给我就好了……”朱一龙俯下身,在白宇被蒙着的眼睛上轻吻了一下,用手指慢慢解开他身上的衣扣。
     哇啊……美人姐姐……太辣了……白宇忍不住喘了口气,这么主动的女孩子他以前从来没遇到过……也太辣了吧……
     朱一龙的眼底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偏女性的装扮之下竟然是充满着男性的身体。
     宽厚的肩膀,粗壮的手臂,一点也不像是女人的模样。
     白宇被蒙着眼睛,只听到衣料摩挲的声音,脑子里开始幻想美人姐姐会有怎么样的好身材,一定是丰乳肥臀,纤腰长腿……好可惜……看不到……
    “其实我跟男人也是第一次……小白……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耳边响起美人姐姐的声音,白宇听了立马用力的点了点头。
     原来美人姐姐也是第一次啊……难怪要蒙着自己的眼睛,一定是害羞了……
     朱一龙强忍着笑意,轻柔的吻住白宇的唇,舌尖顺着齿缝撬开他的牙齿,钻入口腔中与他的软舌勾缠在一起。
     湿热的舌紧紧的缠绕着白宇,白宇本身就被酒精弄晕了的脑子此时更觉得有些晕乎起来,笨拙的回应着,含住钻入口腔里的舌,与朱一龙的互相纠缠起来。
     暖暖的鼻息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轻柔的吻逐渐变得色气起来,朱一龙紧紧吸住白宇的舌,将舌尖深入的探进他的口腔中,两人的津液在亲吻中交换,来不及被吞咽下去的,顺着白宇下巴上的胡茬滴落了出来。
      红色的唇肉被吮吸得更加红肿起来,沾满了津液的唇瓣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水润的光色。白宇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床上,只觉得整个脑子都被这样的亲吻给搅得乱七八糟的。
    “小白……你好甜……”朱一龙顺着他的唇角向下吻去,炙热的吻顺着脖颈渐渐往下,在凸起的锁骨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一口含住胸口上粉色的乳尖,时轻时重的用牙齿轻轻碾磨着。
   “嗯……唔……”白宇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敏感的乳头被刺激着,生出一股酥酥麻麻的快感,就像是有一股微弱的电流,顺着被啃咬的乳头涌上全身。
    “小白,喜欢这样吗?”朱一龙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一个,用手指捏住另外一个,两边的乳头同时的被手指和舌尖刺激着。
      乳头被弄得肿胀起来,颤抖得挺立在深粉色的乳晕上,就像是两颗等待人采摘下来的小果子。
      手指捏住乳头轻轻的揉捏拉扯着,齿尖也在有些用力的碾磨着,好像是恨不得从小果子里面榨出甜蜜的汁液。
   “嗯嗯……啊……唔……不……不要吸了……嗯哈……好奇怪……”白宇颤抖着抬高了胸口,将乳尖更加的送到朱一龙的口中,肉棒明明没有被抚摸,却在胯下硬挺起来,一阵一阵轻轻的颤抖着,黏腻的前列腺液不停的从铃口中涌出来。
   “小白……只是被吸奶头就舒服的要射了吗?你还真是敏感呢……”朱一龙恶趣味的用力揪了一下乳头,同时用舌尖快速的拨弄着乳尖,咬住乳尖用力的吸了一口。
   “嗯啊……不……不行……呀唔……”白宇被刺激得浑身颤抖起来,肉棒可怜的在胯下抖动着,明明没有被人抚慰,却颤抖着射出一股精液出来。
     浓稠的精液一下从铃口中喷射出来,全部都射在了白宇自己的小腹上,白色的精液顺着平坦的小腹滴落在床单上,留下一点一点深色的水痕。
   “小白……你射了好多呢……”朱一龙的眸色变得暗沉下来,从抽屉里摸出了一支润滑液和飞机杯,将润滑液挤满飞机杯,握着飞机杯套在了白宇还未软下来的肉棒上,一上一下的套弄了起来。
   “哈唔……现……现在不行……啊……”白宇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插入了一个湿软的穴,混沌的脑子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这并不是真正的小穴,过度的快感让他的神智都有些不太清醒了,跟着朱一龙套弄的动作快速的往上挺着屁股。
      啊……不行……小穴太舒服了……好多水……好舒服啊……白宇昏昏沉沉的分开腿,呜咽着快速的往上扭着屁股,因为被蒙着眼睛,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在朱一龙的眼里有多淫荡。
     朱一龙深吸了一口气,将润滑液顺着白宇分开的臀缝倒了进去,扶着自己早已硬挺的肉棒,在湿漉漉的臀缝上蹭了两下,腰上一个用力就把肉棒给怼进了后穴里。
    “啊……唔……什……什么东西……哈……好……好大……进……进来了……”白宇被快感冲昏的脑子好像终于清醒了一点,感到自己的屁股被顶入了一个又硬又大的东西,奇妙的是自己还觉得……好像还挺舒服?
    “我的鸡巴。”朱一龙低笑的声音在白宇的耳边响起,他一手掐着细瘦的脚腕,一手握着飞机杯撸动着白宇的肉棒,慢慢的挺动着腰部,将肉棒整根的顶入了紧窄的后穴。
   “鸡,鸡,鸡……”白宇吓得连话都说不全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太过震惊,竟然连挣扎都没挣扎,直到朱一龙将整根肉棒都顶进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卧槽?我居然被美人姐姐上了?等等,应该是美人哥哥??女装?还是……人妖啊??
 白宇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一个人妖给上了,全身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扭着脑袋把头上的布条给蹭了下来,一睁眼就看见了朱一龙的大鸡巴正整个的插在自己的屁股里。
   “唔哇啊!!!”白宇的酒意这会儿被吓得全都没有了,自己被人上了的景象实在是太具有冲击感,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有点不太真实起来。
   “小白……你明明很舒服,不是吗?”朱一龙十分委屈的眨了眨他的卡姿兰大眼睛,扶着白宇的窄腰慢慢的挺动了起来,握着飞机杯的手撸动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唔哈!”刺激的快感顺着白宇的脊柱一下爬了上来,他挣扎着想要躲开,可惜他的前前后后都被人弄得实在舒服的不行,脑子一晕忍不住又射了出来。
     他……他居然被一个男人给操得射出来了……呜呜……白宇欲哭无泪的揪紧了身下的床单,肉棒蹭过肠壁上的某处,让他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靠……为什么这么舒服啊!!白宇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生气还是怎么办,呜咽着夹紧了朱一龙的窄腰,身体已经比理智行动的更快,扭着屁股往上迎合着朱一龙挺动的动作。
    “小白……”朱一龙对白宇现在这幅可爱的模样爱得不行,握着飞机杯继续的撸动着,俯下身去吻住白宇哭叫的唇,将他的呻吟全部的堵进喉咙里,挺动的动作变得狠厉起来。
     飞机杯被套弄着发出咕啾咕啾的轻响,过多的精液顺着边缘滴落出来,粘在黑色的耻毛上显得格外显眼。
     小穴被肉棒操弄得发红,一阵一阵的轻颤着,肉棒狠狠往里一顶,肠液就会止不住似的往外喷涌出来。
     白宇闷闷的尖叫着,只觉得肠道好像要被肉棒给顶穿,又圆又大的龟头时不时的蹭过肠壁上那块敏感的地方,刺激得他忍不住抽泣起来。
     好……好舒服……被插……好舒服……白宇晕晕乎乎的抽泣着,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丢进了又软又轻的云,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
     穴肉被操得痉挛似的轻颤,肠液黏黏糊糊的盈满的臀缝,粘在两人交合的地方,将朱一龙胯下的耻毛都打湿了。
     肉棒狠狠的操在甬道的最深处,用龟头刻意的刮蹭着肠壁上那块凸起的软肉,小穴被插弄得又湿又软,哆哆嗦嗦的夹着肉棒颤抖着。
   “要……要射了……哈……不……不行了……嗯啊……”白宇失控的颤抖着身体,脚尖紧紧的蜷缩在一起,前后一起被弄的快感让他实在受不了了,哭泣着又射了出来。
     这次射出的精液比之前的淡了不少,混合着大量的前列腺液从飞机杯的边缘涌了出来。
     不停颤抖的穴肉绞缠着肉棒,朱一龙忍不住舒服的闷哼了一声,肉棒就这么顶在肠道的最深处射了出来,热烫的精液瞬间就涌入了腹腔。
     白宇忍不住的喘息了一声,被射精的快感让他的脑子有些晕眩了起来,连续射了三次让他的脑子彻底的空白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时,自己正被美人儿抱在浴缸里清洗着后面,迟钝的脑子这会儿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你根本不是女的啊!”白宇气愤的一把抓起了朱一龙的长发,恨不得拿一把剪刀来把他这头迷惑性的长发给全剪了。
   “我也没说过我是女的啊,”朱一龙无辜的眨了眨眼,扣着白宇的下巴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低低的在他的耳边笑了起来,“说到底还是你自己喝醉了没看清楚呢……小白,想要上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Dragonrose Utopia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