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3日

【朱白】他真漂亮3:谁藏起了夏天

立夏的那一天并不是很热,天气反常地降了几度,放学后窗外还刮起了“飒飒”的风。

仿佛是有人故意把夏天藏了起来。

白老师倒是在这风声鹤唳中悠闲自在地趴在图书馆的窗边看书看风景。

他右手里像模像样地捧了本书,书的封面远看看不清,好像是一本漂亮的现代诗诗集。左手里举着一根冷饮,白宇边看书边用嘴去吮吸那冷饮奶白色的圆柱体,下巴胡渣上还沾了点冷饮化了流下的汁水。

白宇两条精瘦白皙的胳膊搭在窗台的边缘,长袖衬衫被他翻卷了起来,裹了一层纤细汗毛的皮肉被坚硬的金属窗框压出两道明显的红痕。大概是被硌疼了,白宇稍微动了动身体,他紧绷的后背上凸起的肌肉与白衬衫紧密贴合,显出内里背心的轮廓。

最后离开学校的学生抬头看见小半个身子探出窗来的白老师,热情地向他挥手道别,“白老师再见!”

白宇一手捧住蝴蝶一般美丽的书籍,一手挥舞手中的冷饮,眼睛眯眯嘴角上扬,见冷饮又在往下淅淅沥沥滴着融化了的冰水,赶紧用嘴沿着那如凸起的雪白色山丘一般的手腕骨往上吸溜,又吸又舔,一滴不剩地把冰水都吃进嘴里了,才张嘴含住半口冻得他牙齿直打哆嗦的冷饮收回身子,低头去看藏在窗框下的风景。

“老师你不是说要念诗给我听的吗?”

蹲在白宇身前的学生有着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

朱一龙仰着漂亮的脸看向白宇,一双眼睛自下而上紧盯白宇咬着冷饮的厚实的红嘴唇,眼神里透了说不出的媚。

对,又娇又媚。

白宇伸手摸了一把朱一龙的脸,想了想今天为何觉得他这么娇媚的原因,而这事他想起来就忍不住发笑。

因为朱一龙和他打赌赌输了,输了的人答应要穿女装,所以朱一龙此刻身穿一身女学生的制服蹲在图书馆的窗下不肯起身。

由于肩膀宽于女学生的身形,粗制滥造的短袖制服白衬衫严丝合缝地裹在朱一龙健壮的胸膛上。憋了一肚子坏水的白宇特地要求朱一龙不可以穿背心,所以这会儿他一垂眼就能看到朱一龙胸前两点艳红正被束缚在单薄的布料下,摩擦使得这一对红乳珠立得好似小荷才露尖尖角,既精致又香艳。

朱一龙的胸脯和肱二头肌在薄衬衫下勾勒出的形状热情似火,勾引得白宇胯下阴茎肿胀,鼓鼓地顶着米白色的布裤子,白老师恶趣味地往朱一龙面前挺了挺腰身,拿出在嘴里含化了一半的冷饮递到朱一龙的面前,耍赖地撒娇道:“还是你吃吧,太冷了。”

蹲得有点发麻的朱一龙换了个姿势,干脆把光裸的膝盖跪在地面上,他把下身穿的藏蓝色百褶裙裙摆往上撩了撩,故意向低头看他的白老师露出线条完美的大腿,同时露出的还有裙摆上被硬物顶出的一个暗示性极强的弧度。

朱一龙稍微抬起点身体,仰着脖子去够那根冷饮。白老师像逗小狗似的,手腕抬高,那冷饮便远离朱一龙的嘴几分,朱一龙将将要够到的时候,白宇又把手腕给收回去了一点。

白宇看着朱一龙抬起身体,一双肌肉线条清晰的小腿被长及膝盖下方的长袜紧窒地束缚着,他脚上还穿着自己的白球鞋。塞进百褶裙中的衬衫边被扯乱了,一个边角落在裙腰外,朱一龙倾身短小衬衫衣角下便露出他流畅的小腹线条,和稀稀疏疏的耻毛。

大饱眼福的白宇看得是啧啧称奇,朱一龙这一身真是恰到好处地将女学生矫揉造作的清纯和男性豪放露骨的情色气息糅合到了尽兴。

终于玩够了的白宇恩威并施,把冷饮递到了朱一龙的口边。朱一龙张开单薄的嘴唇,含住那冰凉的滴着水的圆柱体,模仿着口交的动作前后抽送脑袋,尔后吐出冷饮转而用舌头在那圆溜溜的前端打着转儿,最后再次将那化水缩小了一圈的冷饮一口含住,深深地从头吸至尾。

“白老师,这个不够吃。”

朱一龙说着不再吸那湿得不成样子的冷饮,他的舌头舔上了白宇的手,沿着白宇圆润的手指尖一路舔到那被糖精沾染得黏糊糊的指缝里。

像猫舔水一般,一下一下地舔着白宇的手,一直舔到白宇的手腕上,朱一龙才算心满意足地伸出双手抓住白宇的胯骨将他往自己身前拉了拉,把脸贴在白宇凸起的裆部,深吸一口气,抬头对他笑得特别美丽,“这个才够味。”

白宇把诗集小心地放在一旁的书架上,他用空着的手抚摸朱一龙的黑发,五指插进那蓬松的发间,用力收紧把他的头压向自己鼓胀的性器,学着猥琐大叔的语气逗弄朱一龙,“乖孩子,你喜欢吃老师的大鸡巴吗?”

朱一龙玩味地皱了皱眉,勾起嘴角,用行动回答了他。

他娴熟地用牙齿咬住白宇裤缝里的拉链,身体往下沉的时候拉链自然就滑开了。

鼻息间是朱一龙再熟悉不过的属于白宇的气息。洗衣液混合了情动的麝香味,伴随着体温向朱一龙的脸上扑来。他长长的睫毛扑扇着,弯起眼睛又用牙隔着内裤的棉布去咬白宇硬邦邦的性器。

白宇俯瞰着朱一龙纤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的眼睛,但他张嘴露出的洁白牙齿很清晰,清晰地在他黑色的内裤上咬出了一圈湿漉漉的印子。

朱一龙用的力道不轻也不重,刚刚好让白宇爽到后颈发麻,仰起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享受的呻吟。

朱一龙反复地对那根包在内裤后的性器又舔又咬,白宇被他折磨得是又爽又急,逐渐那爽成了隔靴搔痒,他迫不及待地想把鸡巴捅进朱一龙湿热的嘴里去,想看学生用那张形状俏丽的唇帮他口交,想看他粗鄙的阴茎在这个好学生的嘴里被嗦得“啧啧”有声的画面,简直是百看不厌的美景。

朱一龙抬眼看见白老师眼中压抑不住的欲火,主动帮他把裤子解开,连着被他弄湿的内裤一并拉下,放出了白老师已经是血脉喷张的性器。

白宇手上再用力,腰上同时也毫不客气地往前一顶,前后夹击压着朱一龙的脑袋就把鸡巴给塞进了梦寐以求的学生的嘴里。

朱一龙也是配合地收起牙齿,尽量不咬到白宇完全挺立起的阴茎,让那即使勃起也依旧和白老师本人差不多粉嫩的鸡巴可以安安心心地在他嘴里抽插。朱一龙把双手放在白宇因为爽快而绷成两块石头的臀部上,趁着他放松的时候才一捏住那变软的肉又将白宇的阴茎给吸到了最深处,紧紧抵着自己的喉咙。

可这一下又猛又深,朱一龙还是没受得住,干呕一声将白宇渗着前列腺液的阴茎给吐了出来。

白宇被他这一下突然的深喉给刺激到双腿发软,他单手扶住朱一龙的肩膀,感受着他单薄衬衫下硬如磐石的三角肌,把另一只手上的冷饮递给朱一龙,“难受的话就缓一缓,别勉强。”

朱一龙这时倒是福至心灵,他挑起眉毛凑过去嗦了一口冷饮,含着半口的冷气去包裹白宇嗨到不自知的性器,这冷热交替的刺激让白宇整个人一哆嗦,一股酸麻涌上他的腰眼,爽辣的电击感一直流窜到尾巴骨。他不安地扭了扭屁股,朱一龙的双手仍是紧攥着那两块厚实的肉,其中一手的手指还顶着白宇的裤子去摸他股缝间承欢的洞眼,白宇不满地眯着眼睛哼了一声,声音软得跟那化了七八成甜腻腻的冷饮有得一拼,他的胳膊软软地搭在朱一龙的肩头,整个人像只没了主心骨的猫,嗲得过分。

见白老师反应有趣的朱一龙还在左一口冷饮又一口鸡巴地交替吃着,不厌其烦。白宇被他搞得是有气无力,一边用手抱住他的脑袋一边把手软软地垂下,冷饮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最终化成了一滩奶白色的液体,吃不了了。

白宇甩了甩手,用手去抓朱一龙的衣服,在那雪白的衬衫上印下一个浅浅的污痕,污痕下透出的是朱一龙浅色的乳头。白宇低头去就着衬衫布咬那色情的肉粒子,咬得大力了朱一龙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手中圈着白宇阴茎的力道也不由大了一点。

“舒服吗?”白老师一脸天真地问学生,学生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危险的精光闪动。

朱一龙扣住白宇的脖子使他弯着腰靠得更近一点,两人理所当然地吻在了一起。

朱一龙的舌头还留了冷饮的甜味,长驱直入地探进白宇的口腔中,与他的舌头紧密地交缠着,手中也快速撸动白宇的阴茎,让他一个没忍住,颤抖着腰闷哼一声射了出来。

白宇睁眼看着自己射出的精液全都溅在了朱一龙的裙摆上,尤其有一滩明晃晃的正好落在中央那块被朱一龙的鸡巴顶起的山峰上。

朱一龙笑了一声,凑在白宇耳边低语道:“白老师,量挺足啊。”

白宇哼了一声,他今天贪凉光脚穿了一双魔术贴拖鞋,被朱一龙已经是念了个半天。这会儿堵着气把光脚踩在朱一龙的百褶裙裙摆上,脚心下又滑又凉的是他自己射出的玩意儿,白宇也顾不上嫌弃,用了点力气踩着那挺翘朝天的肉棒往后躺倒了一点,这新鲜的感官刺激使得朱一龙火热的老二激动地弹动了两下。

白宇玩得兴起就多踩了那性器湿黏黏的龟头两下,感觉那坚硬的热源如同有生命的活物似的在他脚心下滑动来滑动去,片刻后在一片摩擦的黏腻声中他听见朱一龙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喘息,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玩够了的白宇想收回脚,朱一龙却是牢牢抓住他细瘦的脚踝不放,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下面一览无余的欲望,对白宇笑道:“白老师你怎么不多和心爱的玩具玩一会儿,还是你玩腻了啊?”

白宇瞪大了眼睛看着朱一龙那笔直饱满的老二和老二下两颗鼓鼓囊囊的球,才发现他这人真是大胆,答应他穿女装也就算了,居然连内裤都没穿,直接真空上阵。

朱一龙雄伟的阴茎周遭毛发旺盛,看着就令人口干舌燥。大腿根却是光滑细腻,白宇摸过那一处的触感,丝滑柔嫩,与那可怖的性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时的朱一龙掀起裙子,挺着鸡巴用白宇的脚在自慰。穿裙子的女孩子本该柔柔弱弱、娇羞可人的,可朱一龙豪放的举动反而强烈地冲击着白宇的视觉感官。朱一龙认真地盯着白宇白皙的脚心在那粉色龟头上磨蹭的动作,腰部也随着白宇的脚一起前后移动,裙摆在他的动作下摇曳如荷塘里颤动的荷叶,似乎是有人在荷塘深处的船上做着淫荡之事,把整片荷塘都闹得秋月无边。

本来冰凉的脚心被滚烫的性器磨得也是发烫,白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口中渴得要命。他喉间滚动的喉结,衬衫领口瘦削的锁骨,和朱一龙手掌中握着的纤细脚踝,都是夺人心魄的利器。

朱一龙看着白宇脚踝上拴着的红绳眼中欲望浓得化也化不开,同样的红绳他的手腕上也系了一根,这是朱一龙送给白宇的小玩意,白宇怕被人发现就系在了脚上。

系在脚上,也足够了。

朱一龙抬起白宇的脚,俯身在他的脚踝上轻轻吻了一下。

白宇抖了抖肩膀,下半身的性器在无人抚慰的境地下又是慢慢地挺立了起来。

“哗啦”一声窗帘被狂风吹得一阵鼓动,吹拍到白宇和朱一龙的身上,像是要将他们两人推到一起的手,不留情地推着站立不稳的白宇扑倒在朱一龙的身上。

立夏的当天居然下起了骤然的暴风雨,确实是反常的天气。

但再冷的雨水也浇不熄这对师生心中的欲火。

白宇趴在朱一龙的身上,朱一龙抱着他,凛冽的雨水翻进来一点打在两人身上,朱一龙的衬衫走光走得更为彻底。

白宇投入且迫切地吻着朱一龙的嘴,他喜欢跟朱一龙接吻的滋味,喜欢被他的舌头侵占他唇舌时的快感,令头皮都禁不住发麻的快感。

此刻朱一龙的身上春光乍泄。

紧贴在小腹上的衬衫透出底下的肌肉纹理,他的裙摆已经在推搡间卷了起来,大咧咧地敞着下半身生机勃勃的欲望,两条长腿往前延伸,笔直的小腿上袜子也因松紧太过吃力而往下滑了些许。

依然沉醉于深吻的白宇爱不释手地用手把玩着朱一龙的胸前两点,乖巧地挺起腰身让朱一龙把他的长裤给扒了下来。

“白老师,我找到夏天藏到哪里去了。”

朱一龙用两根手指探进白宇湿漉漉的腿间,一点一点地插入那火热紧窒的甬道,他用鼻子蹭了蹭白宇的颈项,咬着他柔软的耳垂轻笑道。

“你看你这里又热又湿,是不是你把夏天藏起来了?”

被朱一龙的手操进了过度渴求的小穴里,白宇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他扭动腰身用后穴吞吃着朱一龙的两根手指,努力感受着身体里捉迷藏一样的兴奋点,他一脸贪得无厌地又去亲朱一龙的嘴,边亲边耍嗲地反驳他,“我才没有。”

“你撒谎。”朱一龙揉搓白宇臀部的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安静的空间里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击打皮肉的声音,白宇“啊”了一声身体重重一震,体内抽动的手指正好擦过让他直冲云霄的极乐点,白宇身前的阴茎又是颤抖着射出了一点稀薄的体液,沾在朱一龙的小腹上,淫糜不堪。

“快说,你把夏天都藏到哪里了,白老师?是藏在你这水汪汪的眼睛里,还是藏在这张吃不饱的小嘴里?”

朱一龙把沾了白宇精液的性器抵在他的后穴上,他捏着白宇的腰漫不经心地蹭着白宇紧缩的小穴边缘,就是不肯让白宇好受。

白宇被他磨得头上都沾了一层的薄汗,脸因为情动而涨得通红,可惜他袒露的前胸被背心遮住,只能看得见一丁点娇艳欲滴的绯色。

白宇伸手抱住朱一龙的脖子,眯着一双勾人的眼睛靠过去在他的脖子上印下了一个吻痕。

“在这里,我所有的夏天,都藏在了你这里。”

如果没有朱一龙的夏天,哪里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夏天呢,白宇不敢想象。

闭上眼睛沉腰坐下,即使是做了许多次,白宇一开始吃进朱一龙粗壮的性器仍旧有些费力。性欲上头但狠狠克制住冲动的朱一龙也不催促他,一双漂亮到令白宇神魂颠倒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红通通的、含着光。

朱一龙本来不过是想逗弄他一下,谁知道最后却被白宇的一句话所感动到。

白宇抓紧学生仍未长开但已足够结实的肩膀,难得勤奋地前后磨动着身体,让那根得天独厚的阴茎在他的洞眼里浅浅抽动,哪怕只能磨蹭到他三分之一的火热肠道,白宇也是爽到双腿打颤,坐也坐不稳。

朱一龙偷偷在底下托着白宇的腿颠着屁股配合老师并不尽力的节奏,将直挺挺的阴茎往白老师紧实的双臀之间顶送,往更深的夏天的弄堂里钻去,半点也不想离开。

“啊……顶到了……”咬着牙终于让全部性器都进到狭窄的甬道里,被朱一龙用力顶到深处的白宇觉得这一瞬间浑身都被填满了。

他的身体,他的心里,都胀得不行。

朱一龙抬头温柔地依偎过来吻白宇的唇,全心全意享受亲吻和性爱的白宇睁眼低头看了一眼身下被精液和蹭到的冷饮染得斑驳不堪的百褶裙,顿时血气上涌,阴茎更是硬到不行。

摸着良心说话,谁不喜欢穿短裙的美少女啊。

呸,更正一下,谁不喜欢穿短裙的美少年啊。

虽然是被美少年抱在怀里操,白宇也是爽到不知今夕是何夕。

朱一龙见白宇适应了阴茎的完全进入,甚至开始哼哼唧唧地叫个不停之后,越发不留情地抱着他的窄腰快速操动鸡巴,让白宇禁不住伏在他的肩头讨饶。

“啊……慢点……”

足以媲美窗外狂风骤雨的力度让白宇充分感受到朱一龙的情动难抑,以至于每当朱一龙用力抬腰操他时候,他胸前可怜的学生制服都给了白宇一种下一秒就会被崩裂的错觉。

好不容易朱一龙操累了,抱着白宇稍事停歇了一会儿。见朱一龙脸庞泛红,额头满是汗水,白宇缓过劲儿来便自己扶着朱一龙的小腹在他的鸡巴上起落。蓬勃的绛红色肉物深埋在白宇的后穴里,每一次抽动都提不情愿地离开一丁点又雷厉风行地钻回那个火热湿滑的销魂窟。

本想好好享受一下的朱一龙看白宇动到疲惫后就软软地依附在他的身上再也不动了,不禁无奈一笑。

推开白宇起身,朱一龙拽着他把身体软绵绵热烘烘的老师压在风吹雨打的金属窗框边,窗外雨势已然渐小,只有淅淅沥沥的雨丝飘落在白宇的头发和锁骨上,冰凉凉的,十分惬意。

朱一龙一把将白宇稳稳地抱了起来,生怕掉下去的白老师赶紧张开两腿夹紧学生精瘦的腰身,朱一龙毫不迟疑地就着他投怀送抱的姿势再度冲进了白宇的身体。

被倏然冲击,白宇身体下意识向后伸去,一双手臂无助地攀着金属窗框,他仰首看见头顶上乌云后裂出了一道金光。

朱一龙用足力气抱紧他的身体,铆了劲儿地在老师湿热的身上冲刺。白宇用一双长腿勾住学生挺翘的屁股,感受那根心爱的阴茎灼热又灵巧,挤压着他熟透了的小穴,带出里面丰沛的汁水,确实像是偷藏了夏天的滋味。

又慌又爽被操到极致的白宇咬着牙关发不出声音,朱一龙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臀部往大腿摸向全是腿毛的小腿,最终摸到那根拴在脚腕上的红绳。

俯身把头埋在白宇的心口,听着他剧烈的心跳声,追着那节奏冲刺了最后数十下,再也忍不住的朱一龙终于把精液全数射在了白宇的身体里。

而白宇早在朱一龙冲刺的时候就已经按捺不住“呜呜”地射了出来,射完之后他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身体仿佛腾空了一般,轻飘得很。

朱一龙把被操得腿脚发软的白宇抱下了窗台。

空气里满溢着雨后臭氧的气味,图书馆陈旧纸张的气味和性爱后腥膻的气味。

敞开衬衫,白宇慵懒地坐在地上看朱一龙收拾满眼狼藉。闲来无事的他托着腮,一双眼睛机敏如猫,爱恋中饱含了占有欲的目光在朱一龙的身上流连不去。

仍穿着百褶裙露了半个雪白屁股跪在地上擦污浊的朱一龙抬头看向他,看不透他古灵精怪的小心思,便皱眉问道:“白老师你在想什么?”

白宇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一本正经地回他,“我在想我应该做个诗人,你听我作的诗:谁藏起了夏天,哦……是穿着裙子的少年。”

朱一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白宇不满用脚踢了一下不受教的学生的屁股,笑眯眯地伸了个无比餍足的懒腰。他枕着手臂往后一躺,望着图书馆窗外的夕阳,满脸向往地说道:“我认真的在想,我们可以在回家的路上买个西瓜分着吃,一定很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