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3日

【朱白】他真漂亮

一身淡蓝色西装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漂亮男人,刚一走出法庭进到吸烟室就不幸遇到了自己的对家。

白宇礼貌性地停下手中摸烟的动作伸出手,率先打了招呼,就听对方不屑地笑了一声,一双胳膊环抱在胸前,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朱氏集团的这次财产分割,你的委托人一直处于下风,白律师接这个案子真不知道是多空闲,大概是之前赢的几场案子都太轻松了吧,一下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白宇对这番酸得倒牙的言论只是回以了温和一笑,收回了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根放在嘴边,动作优雅地单手划开火机点燃香烟。

“哼,恐怕白律师之前的案子也是睡了不少委托人才接到的吧。”

仿佛不想和他处于同一个密闭空间里,高档职业装包裹住婀娜身段的女人转身正要走出吸烟室,她身后的白宇圈起嘴唇朝空中吐出一口烟雾,带着笑的声音漫不经心地飘了过来,“我怎么听说有人想爬上朱氏总裁的床,结果被一脚踹出来了。”

“血口喷人!白宇你小心我告你诽谤。”

女人恼羞成怒地转过身盯着白宇,形态慵懒斜靠在墙上的白宇摊摊手,将烟头压灭在烟灰桶里,一双藏在眼镜片后的桃花眼中笑意不知何时消失了,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随时奉陪。”

大多数人印象中的白宇,都是风流倜傥的。在庭上话虽不多,但关键之处总能四两拨千斤,往往见血封喉、一锤定音;在庭下他就如一缕烟,在人群中穿梭而过,挥挥衣袖从不停留。

周围人对白宇的评价,褒贬不一。

但总有一个结论是统一的:他真漂亮。

白宇走进法院三层的洗手间。这里属于办公区域,用的人比较少,干净。

大约三分钟后一个身姿挺拔体形修长的男人走进了白宇所在的洗手间。

下一秒两个高大的保镖站在了洗手间的门口,给门口放上了一块“暂停使用”的立牌。

白宇在洗手池前伸手,感应水龙头中就流出了温度正好的水冲在他的手心里。嗯,还是公家单位的待遇好。

他一边对着镜子整理头发,一边看着缓缓出现在镜子里的男人。

白宇笑了起来,声音里夹着的调笑意味像砂砾一般摩擦着朱一龙的心,他不动神色地盯住镜子里的白宇,仔细打量他身上淡蓝色的西装和内里同色系的衬衫,对老老实实扣到领口的那颗扣子表示了满意。

白宇跟随朱一龙犀利的眼神,也看到了自己的领口。他抬起手,白嫩圆乎的指尖搭在那颗扣子上,用那一看就没吃过半点苦的白皙手指把扣子一扭。轻松解开的衬衫下露出了一点细皮嫩肉,勾着朱一龙快要着火的视线火上浇油,白宇对着镜子里的男人舔了舔嘴唇。

朱一龙对他这做好挨操准备的自觉性笑了一声,表情里带着恼又透着宠。他抬腿向前走了两步,修长的手指顺势解开西装的两颗扣子露出里面的同款马甲和工整的白衬衫。

走到白宇身边朱一龙把西装下摆往两边一撩,伸出双手把白宇固定在自己和水池中间,挺动腰部把在西装裤下凸起立体轮廓的部位紧贴在白宇包裹在淡蓝色西装裤下的臀上。

“我刚从罗马回来,前脚下了飞机,就听人跟我告状说你上了我那个不中用的弟弟的床。”

“朱少不要乱说,你哪来的什么乌七八糟的弟弟。”白宇被他磨蹭得欲求不满地哼了一声,气息不稳地纠正朱一龙。

白宇的话听在朱一龙的耳中咂摸出了一点醋味。

“也是,我说错了。”

朱一龙笑了笑,说话的时候腰部像是被那臀上的软肉吸引了,自发地往前挺着白宇磨蹭,呼出的气灼烧着白宇的耳朵让他从耳根一直红到了露出三寸的脖子,“这世上能喊我哥哥的人,只有你。”

朱一龙的舌头舔过白宇裸露出的颈侧嫩肉,那里寻常不会有人触碰,也不暴露在风吹日晒之下,嫩得跟一块豆腐似的,可白宇情动地喘着气,那块肉就被牵动了,主动滑过他的舌头,撩得朱一龙的身下硬得就跟一块铁似的。

白宇转了个身,腰抵在水池边,身体后仰,手在下方摸索着去揉那坚硬如铁的玩意儿。

柔韧性还挺好。朱一龙在心里笑了一声,面上却是半点都不见柔情,他伸出手指在白宇的脸上一笔一划地描画了起来。

这男人,真是好看。不是一等一的五官,也不是清秀也不算妖艳,笑得没心没肺的时候还是个粗眉眯眯眼,过了体毛旺盛的青春期就蓄起了叛逆的小胡子,怎么也不能说是赏心悦目的一张脸,可偏偏组合在一起就很漂亮。

朱一龙俯身去亲白宇柔软饱满的唇,他肤浅地在白宇的唇上停留了一秒,又迅速抽离。

白宇不乐意了,他嘟起嘴,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旗帜高举的下半身就握在自己手上,这禽兽还装什么正经人呢?

白宇发了狠地去亲朱一龙,他知道这个男人正经八百的外表下那点龌龊心思,很早之前朱一龙爬上他的床的时候,白宇就看清了这人“衣冠禽兽”的本质。

那些人一点也不了解白宇。

白宇是斯文败类,但他的内心高傲得很。

能让他心甘情愿低头的人,全天下也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白宇刚到青春期的时候就能意识得到,朱家少爷投在他身上的眼神总像是要把他给钻出个洞来。本来他以为朱家少爷是要揍他,后来才明白过来其实这个贵公子是想睡他。归根到底也确实是在他身上钻了个洞,次次都得把他操得淋漓尽致才算满意。

白宇并不是很明白这个容貌端正资质过人的少爷到底看中了自己哪一点,但白宇的心里是高兴的。那个他青春期梦里的启蒙影像和覆在他身上翻云覆雨的人影最终重叠在了一起,心胸豁达的白宇很快就接受了他们位置颠倒的现实,谁让他的力量比起这看似秀气文弱的少爷还不足人家的一半强。

然而这个力量差距并未随着年龄增长而缩小,反是越来越难以挽回。

白宇环住朱一龙的脖子在他唇上吻着舔着撕咬着,本以为分开之前已经被喂得很饱了,可当唇齿相依时男人的荷尔蒙仍然轻易地催动了他身体里的欲望。

朱一龙也被他这幅欠操的样子勾起了迫切的食欲。

去罗马之前的夜里,他捏着眼前男人的窄腰几乎要把他操成一摊水,一夜翻来覆去只要有一点精力就再把他捞起来让这人哼哼唧唧地张开腿,露出一张操得合不拢的小口和萎靡不堪垂在黑色草丛里的性器,还有月光下满是红痕汗液的身体,和一张被泪水浸润了的漂亮的脸。

可这种时候就不要心软,漂亮男人总会在他面前佯装可怜兮兮的模样,朱一龙也不是没上过他的当。一时仁慈没把他操到抬不起腰,下飞机的时候就听人跟他说白宇出现在了夜店里,回来想算账的时候又被他一张甜言蜜语的嘴给哄得团团转,只想让他撅着屁股叫哥哥。

“哥哥你快点,下午还要接着开庭呢。”

白宇咬开朱一龙西装裤上的拉链,灵巧的舌头在黑色内裤上舔出了一根上翘的壮硕形状。他那双桃花眼里飞出的骚气让朱一龙摸着他脸颊的手改为五指插在了他的发间,恨不得将胯下硬物紧紧抵在他的喉间,看他张着粉色的嘴任由狰狞的性器在其中进出。

朱一龙是个实战派,这些年商场上言必行行必果的风格也是令他的竞争对手闻风丧胆。把幻想变成现实,这是他的好习惯,所以白宇蹲在地上的姿势被他下身挺动的力度逼得不得不变成跪在地上,眼角也抹上无辜的粉色,抬眸瞪着朱一龙气鼓鼓的模样终于是有了几分少年时的可爱,朱一龙伸手抹走了他眼角溢出的水光,放在唇边用舌头舔了一下。

白宇感受到了朱总裁的恶趣味。

白宇的脑袋被放开的时候,他跪在地上咳了两声,嗓子有点哑,“……哥哥我的衣服脏了。”

“放心,我给你准备了新的,你穿这套不好看。”朱一龙把白宇从地上拽起来,扶着他虚软的腰身让他撑在水池上,解开白宇浅蓝色西装裤的纽扣和拉链,里面白色内裤下跃跃欲试的欲望刚被触碰两下就在他手心里流了一手透明的液体。

朱一龙边讨好着白宇的性器,边用牙齿尖磨着他的后颈,手指深入湿热黏糊的后穴换来白宇一声呻吟。

男人的声音不算沉也不算尖,就像一只手拍在朱一龙的心头,让他在白宇的肉上咬下一口,留了一个强硬的印记,又逼着白宇叫出一声,叫得他性欲高涨。

将性器捅进湿淋淋的洞穴里,朱一龙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这具身体就该被他深深浅浅地操弄,白宇浑身上下看着结实其实摸上去没有几两肉,就这臀上的软肉像磁铁似的吸着朱一龙的手和朱一龙的性器,让他抓住满手的肉欲抵死往里面挺腰,恨不能将白宇的最深处都刻上他的名字。

白宇的腿间被操得是湿漉漉的,分不清成分的粘稠液体顺着他的臀缝流到腿根,沾湿了卡在大腿上的内裤和西装裤。

这衣服果然是穿不得了。

朱一龙说的不好看,不过是占有欲在作祟罢了。白宇穿成这花蝴蝶的样子,还戴着装斯文的眼镜,也不知道在勾着哪个人的魂。

朱一龙想到这里又恶狠狠地把肉刃往内里捅了两下,他抬起白宇的脸让他看镜子里自己一张被操得熟透的脸,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好看看,只有我能操你。”

白宇看着镜子里不同于平时的自己,一张俊朗阳光的脸此时柔中带媚,尤其是那双躲在金丝边眼镜后的眼,正用不知足的眼神在望着操他的男人,追逐着足以神智崩溃的快感。

“哥哥……给我……”在朱一龙的默许之下,白宇实在受不住地叫着射了出来。

朱一龙太熟悉白宇的身体了,何种角度能让他爽到发疯,哪个褶皱可以使他哭泣,朱一龙通通了如指掌。

毕竟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宝贝。

白宇颤抖着趴在水池边享受高潮后的余韵,朱一龙摸着他通红的耳朵声音终于是放软了,“你为什么不同意做我的代理律师?”

白宇哼了一声,他想抽烟,摸到胸口的烟盒才发现那半包早已被压扁揉烂了。

裤子还挂在腿上的白宇露着白花花的屁股和大腿回头向朱一龙伸了伸手。

朱一龙从自己口袋里拿出烟,又从白宇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放在唇边点燃吸了一口。

他把烟递给白宇,白宇抽了两口事后烟才慵懒地说道:“我才疏学浅,万一输了不就把哥哥给输成穷光蛋了嘛。”

朱一龙对他这漫不经心的模样也是习以为常了,取下胸口口袋折成花哨装饰的手帕,给白宇收拾下半身的狼藉。

白宇伸手摸着朱一龙只射了一点还火热坚硬的性器,贪食地舔了舔唇,“哥哥我还饿着呢。”

“……”果然还是不能心软。

白宇换上朱一龙为他准备好的干净衣服,从内裤到白色衬衫到黑色西装再到袜子,一应俱全。他不由暼了朱一龙一眼,也不知道这个少爷脑子里的真实想法是想把他狂操猛干成什么失智的模样,不禁为今夜的自己感到一阵担心。

而只要拉好裤子拉链就恢复正人君子形态的朱一龙撩开西装外套,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望着镜子里在整理头发的白宇,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

他真漂亮。

这个男人,真漂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