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1日

【井然X杨修贤】极乐迪斯科

01

井然把小思从车上抱下来的时候,杨修贤刚从画室出来。小女孩一看到自己的爸爸,便蹦蹦跳跳地跑过去钻进杨修贤的怀里尽情地撒娇,叽叽喳喳地汇报今天的行程:“今天井然叔叔带我去迪士尼,还给我买了好多玩具,我吃了很好吃的蓝莓蛋糕,也给爸爸带了一个,井叔叔说你会喜欢的。”

杨修贤不爱吃蓝莓,酸得要命,是那个人会喜欢。

但是即使这样,杨修贤也会乖乖地把酸涩滋味的蓝莓蛋糕全部消灭干净。如果说有反抗的话,那估计只有在心情日记本上恶狠狠地写下一句:

小辫子蛋糕买了我最讨厌的口味,-100分

这本笔记本是井然送的,叮嘱他每天都往上面写自己的心情,类似于“今天天气很好,+1分”“今天喝到了暖暖的热可可,+2分”。杨修贤拿到了这个本子不干正事,每天都往上面记仇,加分本玩成了负分本。

“去把蛋糕放进冰箱里,然后把保鲜层的绿豆汤拿出来吃掉。”杨修贤拿出手帕擦了擦女儿汗涔涔的小脸,“绿豆消暑。”

02

那个人比他要更干净,少年人腰肢纤细又柔软,穿着宽大的校服笑起来会把颊边的奶痣裹紧梨涡里。杨修贤知道那人是井然暗恋了三年的对象,从他刚进大学的那一天井然就对他一见钟情了,可是胆小鬼不敢告白,也就让杨修贤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杨修贤不介意被当作替身,他的人生本就是偷来的,如果杨家的长子没有因为车祸而身亡,那么他也不会有机会被认回去,说不定会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学着自己的女支女母亲卖屁股跟陌生老男人睡觉。

现在留在井然身边多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白天有人陪,晚上有大鸟玩,连女儿也可以感受到缺失的父爱。他只需要忍受一点点别扭感:井然说自己的眼神总是太狐媚,不像那人那样眸底总是清澈透亮的,那么他会主动将自己的眼睛蒙起来换成后入式,陷入黑暗只是会有一点点无助与害怕,杨修贤最会的就是忍耐了。

他们每天都做爱,大部分时间都用的后门与喉咙,前面的小缝总是会受到冷落。杨修贤可以理解井然的做法,毕竟章远是一个健全的男人,而不是像自己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肉根下没有连着两颗小球,反而是开了一条两只宽的细缝。偶尔井然会用舌头轻轻将外面的两瓣嫩肉拨开,舌尖陷进那条细缝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撩着里面温热湿润的肉浪,翻出更多的蜜水来。若没有提前塞进去的棉条堵着,估计腿心会泛滥成灾,可是即使那儿已经如此主动地做好接纳的准备,井然也不愿意多碰一次。

对杨修贤,井然是不需要怜爱的:和他做爱不需要戴套,来感觉了什么都可以身寸进去,尿液米青液杨修贤全都会乖乖吞下去,薄薄的腹部被填满了会鼓起一个小山丘,就像怀孕了一样。杨修贤的敏感阀值很低,轻轻的触摸也能让他攀上一个小高潮,经历一场性事后他的全身总会湿得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下边铺着的防水垫也兜不住那么多的水。做到后面杨修贤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身寸出来了,只能哭喊着喘息着攀上干性高潮,手胡乱地抓着井然的的背,哆哆嗦嗦地又射出一条金黄色的水柱来。

在领取结婚证的前一个小时他们还在车里来了一发,杨修贤的肚子里含着井然的精水,稍微动一动里面的东西就会因为地心引力倒漏出来。民政局门口的楼梯好远好长,杨修贤夹着双腿爬上去时出了一身冷汗,薄薄的棉质内裤兜不住从女穴漏出来的东西,被泡得又湿又软,腿缝处也是湿漉漉的。

杨修贤不理解,为什么井然愿意和一个替身结婚。杨修贤不羡慕那个人,相反他只觉得感恩有那个人的存在——他不敢去奢望太多,也不敢去索要本就不属于他的爱恋,他活在黑暗中成为一个影子,能够在光下透一会儿气,这样就很满足了。

他只是有一点点难受而已。

想到这,杨修贤愤愤地又在心情记事本上写下:在床上活不好话倒挺多,-1000分。

03

“今天在家都干了什么?”井然问着,伸出手要去捏捏杨修贤发尾的卷毛,那是

“睡觉,画画,抽烟。”杨修贤乖乖依次汇报道,“好他妈无聊。”

“画了什么?我看看。”平时井然懒得搭理杨修贤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只是养在家里的一只金丝雀,是不用花费那么多心思的,可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还要和杨修贤进行艺术交流,非人体的那种。

“这个。”

杨修贤拿出自己挂在阳台上的黑皮夹克,那是他在Vintage上买的二手货,皮衣内衬上有一块烧灼的痕迹,不仔细看看不见,小洞边缘还染上了红褐色怎么洗都洗不掉。这件皮衣怎么看都像是不祥之物,可杨修贤却把它当成了宝,买回来一天到晚总要穿着,还将之取名为“血迹之花”。今天还给外层作了画,背面勾勒出一个白色的倾斜十字架,穿上去就像金属十字架从背面扎进了心口处,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这个小洞。

“说起十字架,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井然兴致勃勃地说道,“那天我带你去写生,你在路上摔了一跤,我背着你走了好远好远才找到一座被废弃许久的教堂,我们在圣母像前做爱了。”

杨修贤的脑袋有些胀痛,无论怎么努力他都记不起在圣母像前发生的事情。让他回想以前的事情已经很吃力了,不知道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还是因为自己也懒得动脑。

杨修贤无奈地摇了摇头。

井然已经很习惯这样耐心地一遍一遍给杨修贤解释了,他每天都会跟杨修贤说很多关于他们以前的事情,即使知道杨修贤肯定也记不住,但他就是乐意说,说到兴处还会赏杨修贤一个吻。

这点杨修贤很喜欢,他也很喜欢。

井然重新回想起那一天来,他们刚刚进入大学后不久,身上的稚气未脱,也爱穿着高中的校服背着画板骑着车穿梭于山间林野之中。那天还下了一场太阳雨,一连好几天的热气蒸腾终于将云层压了下来,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将他们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淋得湿透。

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座废弃的教堂暂时歇脚,脱下身上湿漉漉的外套放到火上烤干,杨修贤从兜里摸出那包被打湿了的万宝路,借着临时烧起来的火焰点燃了,含在嘴巴里又潮又苦。井然不喜欢烟味,即使已经刻意地远离了,但他还是能感受到丝丝的烟味钻进他的鼻腔里,害得他喉间也阵阵发苦。

“不要抽烟。”井然出声提醒道。

“哦?”杨修贤这个人性子有些恶劣,越不让他做的事情他就越要做,他不仅要挨着井然抽烟,还要将嘴里含着的烟雾度进井然的嘴里,苦涩的味道在两人嘴里流连着,直至那缕白烟从嘴角溜出来,慢慢升腾上去。

井然没有动,在杨修贤的唇贴上来的那一刻他应该是被吓到了,整个人僵在原地,等到这个绵长的吻结束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姿势是有多么的暧昧。但是他没有退,相反却又扑过去加深了这个吻,他用口中分泌的津液冲淡两人嘴里的苦涩,唇舌交缠分享的皆是蜜意。

井然含住了杨修贤的舌尖,吮得杨修贤微微刺疼,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脱下对方的上衣,他们虔诚地跪坐在破败的圣母像下拥吻。井然会在嵌入杨修贤的那一刻伸手去抚摸杨修贤背部的蝴蝶骨,一遍又一遍的撞击让凸起的骨骼,仿佛那儿将会冲出一群飞鸟一般。

教堂外正下雷暴雨,教堂内也掀起了狂风,隐隐约约还夹杂着杨修贤隐忍的喘息声。井然撕咬着杨修贤的耳骨,反反复复地问同一句话——“喜欢吗?”“喜欢吗?”“你喜欢吗?”

是在问杨修贤关于这场性爱的感受,也是在问杨修贤的心意,可杨修贤没有回答,只是更热情回应着井然,他或许是喜欢的,只是说不出来,也不敢说。风筝断了线被狂风刮着跑,只剩那条极细极细的线飘下来。

井然的眸底还泛着湿意,发尾挂着汗珠,用着极其露骨的眼神盯着杨修贤。他不会掩饰自己的爱意,这样直白的表达让杨修贤无法逃避,只能用右手轻轻遮住井然的眼,再去舔走他发尾的汗珠。

04

“然后呢?我们做完爱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们吃了一个蓝莓味的小蛋糕。”

杨修贤对于这部分的记忆还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是井然又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人的替身臆想出来的事情,还是真实发生过。就像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手腕处为什么永远都戴着一条黑色的皮筋。杨修贤迫切地想要知道后续的发展,可是当他问完之后一抬头,对上的却是井然像是快要哭出来的眼睛,那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悲伤,如潮水般扑过来,像是在质问着杨修贤为何能如此无情。

井然抿了抿嘴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就那么干巴巴地盯着杨修贤指尖的香烟一点一点地燃尽,两人视线一对上又会接吻。

这个吻是苦的。

05

“爸爸的药快要吃完了,咱们这次要用什么理由把爸爸骗去看医生啊?”小思翻来覆去地数着塑料罐里的几个蓝色胶囊,问道,“上次医生说他的情况不太好,可能还要再加大药量,我希望下次可以和叔叔和爸爸一起出去迪士尼玩。”

“小思乖,爸爸身体不好,别逼他。”井然揉着小思的头发,这句话不仅仅是劝慰小思的,也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自从杨修贤出了车祸之后就开始记忆错乱,一会儿认定自己是其他人的替身,一会儿又把他的女儿当成陌生人,记忆退化的速度越来越快,有些昨天刚发生的事今天就记不起来了。杨修贤被长久地停留在了的呆滞的空白中,井然每天都会跟他说很多以前发生的事情争取把这张白纸写满,第二天一切又清零。

杨修贤还枕在井然的腿上睡得正香,他的“血迹之花”皮外套正盖在他的身上,他很难得会这么乖巧,这也让井然舍不得去怪罪他,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他的手环得更紧,然后侧身吻了杨修贤一下。

风正好从窗外灌了进来,吹动了杨修贤放在一旁的心情记事本,这里面满满都记载了井然惹杨修贤不开心的扣分事项,扣分理由也奇奇怪怪的:

不带我去迪士尼玩,-500分

小辫子不让我给绿萝喂酒,-1000分

绿萝喝酒死掉后,小辫子买了盆仙人掌糊弄我,还他妈是假的,-4000分

接吻的时候不主动伸舌头,-10000分

小杨先生就算失忆了也不饶人,在教堂内占井贤的便宜,不给亲就要冒着大雨回家;结了婚骑在井贤的身上要玩粗暴sm,不让玩就要离家出走;就算记忆错乱了也只会记得小辫子欺负他的那些事。

想到这里,井然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打算放下记事本,却没想到翻到后面写着的内容——如果说扣分的理由像是在“无理取闹”,那这些加分的事项更离谱了:

离开小辫子之后生了个女娃娃,长得很像井然+8000分

井然在医院把我接回家了,他说想照顾我一辈子+7000分

我记不住我们两个人的初次约会情景,小辫子没有怪我+4000分

小辫子说我们在教堂做过爱,太刺激了我喜欢+1000分

小辫子让我扎了两个小啾啾,真可爱+5000分

一起相拥午睡+4000分

领证前在民政局门口来了一炮+5000分

即使我忘记了他,他依旧爱我如初+20000000000分

06

这个世界一开始什么都没有,没有光没有土地没有水,只有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清。所以上帝第一日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第二日造了天,将水分分为上下,有了昼夜更替。第三日化了水,水可孕育万物,有飞禽走兽,也有鸟语花香。等到第六日他按照自己的样子捏了两只小泥娃娃,取名为人类。他想着这个世界那么大,总会装得下的,可却没想到多容纳一个也不行。

第七天上帝本来打算要休息了,现在一切又要重新来过,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七天所做的事情,又一遍又一遍地推翻一切。上帝想了无数的方法也无法终止这七日的轮回,于是他往里有投了一种新的东西,取名为爱。

井然活在了第七日。

(全文完)

后记:

“你知道小思的全名叫什么吗?”

“叫什么?”

“杨思然。”

思然思然,思念的,一直都是心上人。

——即使我忘记了你的姓名,忘记了你的容颜,忘记了我们过往的一切,也不会忘记爱你。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