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3日

【井东】我是你的鬼

尤东东知道自己死了。他在死了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是死了的,毕竟他看到了自己流着血的身躯和飞扬了一地的设计图。他想弯腰去捡起来地上的图纸,可是他碰不到。

尤东东心想:哦,我死了。

死了便应该去投胎转世,尤东东托着脸坐在路边等牛头马面来接他,大概等了将近一宿,也没等到半个鬼差,当然一个完整的鬼差也是没有的。

天要亮了,尤东东就想:我是不是会灰飞烟灭?

结果也没有。

尤东东想:我去,我还真牛逼。不过初次化作一个没有投胎转世也没有魂飞魄散的鬼,尤东东十分没有经验,他不知去向,没有目的,只是在街上游荡,直到他看到摩天大楼上一则室内设计的广告。

井然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

但现在这个家伙站在他面前,满脸崇拜地眨着星星眼盯着他还叫他“男神”,身上的格子衬衫和脸上戴的黑框眼镜都看上去逼真得很,不仅看得到他还碰得到。

站在井然面前的尤东东似乎为了看得更清楚拿下沉重的黑框眼镜在衣角上擦了擦,井然看着他鼻梁上长期戴眼镜被压出来的凹陷痕迹,心想:这鬼的质感也太好了吧。

井然之所以接受了这个设定,是因为尤东东进入他家是穿墙的,而且他家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看不到尤东东。

井然坐在沙发上看着尤东东飘飘忽忽地在他家里走着,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哪怕他并不会碰到任何的物品,也不会发出任何不必要的声响,因为他是鬼。

井然发现尤东东除了可以站在地面上和被他触碰到,其他的东西他一概都是穿透过去的。不过井然只用手指戳了一下尤东东的衣服,还没有尝试去触碰尤东东的身体,虽然他对于“鬼”这个东西还挺好奇的,可毕竟是鬼,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毒。

身为设计狗的尤东东本来就是把井然作为男神来崇拜的,这下让他发现井然竟然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看得到还碰得着他的人类, 他对井然的崇拜更加是难以抑制。

井然画图的时候,尤东东在旁边托着脑袋一脸花痴地看着:我男神,怎么这么帅;井然刷牙的时候,尤东东在旁边托着脑袋一脸花痴地看着:我男神,怎么这么帅;井然睡觉的时候,尤东东在旁边托着脑袋一脸花痴地看着:我男神,怎么这么帅;井然吃饭的时候,尤东东在旁边托着脑袋一脸花痴地看着:我男神,怎么这么帅;井然上厕所的时候……

井然忍无可忍地对尤东东凶了一句,“你给我出去。”

尤东东被他一凶赶紧委屈巴巴地飘到了墙边,临出去还回头望了一眼井然,如果鬼会哭,尤东东应该已经在噼里啪啦地掉豆子了。

裤子挂在腿上的井然坐在厕所上,撑着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尤东东趁着井然睡着的时候,又去偷看井然的睡脸。

井然不仅设计图画得是才气斐然,连一副容貌也是生得刀刻斧凿,尤东东一开始是把井然当偶像一样敬佩他崇拜他。当他看到广告牌上的井然的照片时就想自己或许是有未完的心愿要完成才没有去投胎转世,所以他就去了井然的公司,并跟着井然回到了家。

本来他以为井然是看不到他这只鬼的,所以跟得是光明正大,连躲避都不带躲的。谁知道他刚穿墙进了井然的家,就看到井然一脸震惊地望着他,目光惊恐如同见了鬼——好吧,尤东东就是一只鬼。

结果在井然身边待久了以后,他发现井然哪哪都好,唯独一点不好,井然太孤单了。

他一个人画设计图,他一个人吃饭,他一个人沉默地抽着烟。他一个人看电影,他一个人喝闷酒,他一个人静静地哭。

井然仿佛没有心。

尤东东想:我是鬼,我都有喜怒哀乐,我都会在心里装着一个人,怎么一个人能活得这么寂寞呢?尤东东忘了,他是一个人变成的鬼,他又不是生来就是这冷冰冰没有实体没有存在感的鬼,他也曾经有血有肉有一颗柔软简单的心。

尤东东拉着井然让他陪他看电影,尤东东不能坐在沙发上,只能飘在空气里。井然看着身旁悬浮的尤东东,觉得有点别扭,于是他拉着尤东东的手让他坐在他身上。

幸好现在是夏天,抱着尤东东井然觉得家里的空调都显得多余了,这鬼真是透心凉,还没有半分重量。如果这鬼要是待到冬天,井然考虑如何给尤东东做个符合他身形的外套,像隔离热水袋一样地把他隔离起来,才能抱在手上,否则非得冻受凉。

井然问尤东东想看什么电影,尤东东想了想说:“招魂。”

一部尤东东想看好久都没找到人陪他一起看的鬼片。看着一直用手捂着眼镜偷偷摸摸地看还吓得往他怀里钻的尤东东,井然无声地笑了笑,一个鬼居然怕看鬼片,也是个够传世的笑话了。

而井然抱着尤东东看鬼片都没留下半点心理阴影,让尤东东对他又是满脸的崇拜之色:我男神,就是这么帅。

井然看他不加掩饰的眼神觉得好笑,心中一软又大发慈悲地对尤东东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我来帮你完成。”

尤东东想了想,“我想吃你做的菜。”

井然挑了挑眉,他一般做菜都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没想到今天还有人要吃他做的菜——哦,纠正一下——是有鬼要吃他做的菜。

不过井然既然已经自掘了个坑,也不能顷刻间就反悔。他带着尤东东去菜场,听尤东东左挑右捡什么蔬菜新鲜什么水果当季,还教他和菜场大妈讨价还价,井然觉得真是可笑极了,也是有趣得很。

然后做菜的时候,尤东东又提了许多自己的意见,虽说掌勺的还是井然,但做出的味道和井然自己做的是截然不同了。

井然拿起筷子的时候,尤东东就站在旁边看着,井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把尤东东给拉到腿上圈着他,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井然颇感惊喜地挑了下眉毛。

“好吃。”井然满意地对尤东东夸赞道,尤东东也是一脸的欣喜。井然看他的表情,突然意识到尤东东其实根本吃不到食物,还要吃自己做的菜,恐怕真实目的是想让自己吃点不一样的,这四舍五入也算是吃到尤东东做的菜了。

井然勾起嘴角笑了笑,又问尤东东,“你这个心愿,估计是实现不了了,再换一个吧。”

尤东东坐在井然身上,犹犹豫豫地伸手勾住了井然的肩膀,“我想……学抽烟。”

井然又是为难地皱紧眉头,这尤东东又碰不到烟,怎么抽?

尤东东咬了咬唇,鼓足了平生的勇气再加上鬼生最大的胆量,他小声地对井然说:“或许你可以喂给我。”

井然又是挑了挑眉。

井然点了一根烟,他放在唇边吸了一口,烟头闪烁了一下,尽管香烟是烫不到眼前的尤东东的,井然依旧把烟拿远了一段距离,绕开了坐在他腿上的尤东东。

尤东东之前都是侧坐在井然腿上的,这回他是面对面跨坐在井然身上,两人面贴面,眼对眼,尤东东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紧张到停止了——不对,实际上已经停止了。

尤东东喜欢看井然吸烟的时候微眯起的眼睛,和烟雾中迷离的眼神。井然的睫毛很长,遮掩在他那双海一般难懂的眼眸上,总是令尤东东心驰神往。

而今,他靠得如此近,近到他能听清井然的心跳声。

井然的唇,轻启开的唇瓣中一缕烟雾徐徐升腾着打着旋儿地向屋顶飞去。尤东东低头靠近,他靠得那般近,他也深吸一口气,鬼是不需要呼吸的,但他仿佛可以闻到那虚无的烟味,裹挟着井然的气息的烟味,扑向他苍白的脸。

尤东东张开嘴,让那烟雾无处可逃地飞向他的唇齿之中,井然的唇与他的唇之间就隔着这么几缕瞬间就消散无踪的烟,尤东东觉得自己的感情,也如这烟,不过问世刹那,就灭在了这阴阳之间。

尤东东退开身体,井然又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他口中含了一口烟雾抬起另一只手揽过尤东东冰凉的后脑勺,主动将唇贴在了尤东东的唇上。

是如同含了一块冰块一样的吻。

井然打了个激灵,全程睁着眼睛接吻的尤东东看到井然闭着的眼皮颤了颤,那纤长的睫毛像蝴蝶,扑闪了两下便要飞走了。

尤东东闭上了眼睛,他感觉不到井然的温度。

但这确实是井然的吻。

尤东东不见了。

井然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他摸了摸脸颊,是湿的,是谁的泪?

说好了做他的鬼的尤东东,不见了。

井然很气闷,他以为这个风起云涌瞬息万变的世界上人是不可靠的,谁知道连鬼的话都不能信。怪不得叫鬼话连篇,井然又是一阵郁闷。

他被一只鬼骗了感情,这件事让他到哪里去诉苦去。

井然又是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

他以为这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但这确实是与过去不同了,他感觉到了寂寞。既孤单,又寂寞,连一个人做惯的事情,再一个人来做都变得艰难无比。

井然想念他的鬼,井然无比想念尤东东。

尤东东知道自己是死了的。但这可能只是尤东东的一个误解,他并没有死,他被送到了医院抢救了过来,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尤东东确实有心愿没有完成,他还没有见过他的偶像井然。

尤东东的心愿完成了,尤东东不是鬼了。

尤东东弯腰追着捡井然掉在地上被风吹得洋洋洒洒的设计图纸,像一只东奔西跑的小兔子。

井然抱住了尤东东,他以为这还是那个只能被他抱住的鬼,只是鬼好像在微波炉里加了热,此时烫手得很。

面对霸道又不安的井然,尤东东一向是有求必应的,他一边拍着井然的肩膀一边答应他:“好好好,我是你的鬼,我哪里都不会去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